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358章 這也太壞了吧?

類別: 都市 | 異術超能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魚人二代   作者:魚人二代  書名:校花的貼身高手  更新時間:2011-07-25
 
用戶名:

密碼: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痛生活方式,所以不用刻意的去為別人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

查看文章

校花的貼身高手第0358章這也太壞了吧?第0360章跪CPU

第0358章這也太壞了吧?

蘇臺早還來不及說話呢,也被另一個保鏢給一拳放倒了,包廂里頓時傳來了哭爹喊娘的哀嚎聲。

如果有人不知道,此刻經過包廂門口,還以為里面殺豬了呢!

林逸撇了撇嘴,想要陰我?你倆自己先享受享受被人陰的滋味吧,拜拜了兩位。

用手機悄悄的錄了一會兒兩個人的凄慘模樣,林逸悄然無息的離開了四一八包廂,坐了電梯下了樓,一會兒的功夫就出了酒店。

林逸根本沒怎么喝酒,就抿了兩口紅酒,其實就算喝了很多,林逸也不會醉,所以來到停車場,林逸直接上了車,向別墅的方向駛去。

安建文和蘇臺早雖然貴為松山四少,不過要是知道了打他們的人是李呲花,估計也只能吃一個啞巴虧了。這個場子,找不回來了。

回家的路上,陳雨舒再次打來了電話,林逸笑著接了起來:“怎么,還有什么事情么?”

“瑤瑤姐又讓我查崗看看你有沒有做壞事。”陳雨舒笑嘻嘻的說道。

“呵呵,沒有,我已經快回去了。”林逸笑了笑,大小姐面冷心熱,倒是還很關心自己。

“小舒,你別亂說,我是怕這家伙出洋相被人拍下來,送到我這里不好看!”楚夢瑤哼了一聲,哪里會承認她的心思。

“嘻嘻,瑤瑤姐生氣啦!”陳雨舒吐了吐舌頭:“箭牌哥,你有沒有收拾他們兩個?”

“有,回去告訴你們。”林逸想想安建文和蘇臺早就覺得好笑,這兩個家伙也真是倒霉透頂,不知道李呲花所代表的勢力和安建文、蘇臺早比,哪個更厲害一些呢?

璀璨星光大酒店四樓的四一八包廂內,發生了一場單方面的狂毆,兩個保鏢很瀟灑的對著已經變成了豬頭的安建文和蘇臺早拳打腳踢!

“你們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安建文聲嘶力竭的大吼道,他趁著那個保鏢換手的功夫,趕緊大叫起來。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今天既然敢來找事兒,就別想站著出去!”蘇膠囊冷笑著回了一句,這邊卻小心的用紙巾給李呲花擦著臉上的血:“呲花哥,您沒事兒吧?要不要去醫院?”

“沒事兒!”李呲花擺了擺手,這個程度上的小傷還不足以影響他,就是嚇人一點兒而已,而且覺得很沒有面子,自己堂堂黑白通吃的大人物,居然被別人給拍的鼻子飛血,實在有點兒丟人!

“我是安建文!松山四少的安建文!你們敢打我?”安建文趁著能說話的機會繼續吼道,他可是害怕萬一一會兒這保鏢又一拳砸到他嘴巴上把他砸成個啞巴了。

“等等!”李呲花聽了安建文的話,微微一怔,趕緊擺了擺手,示意兩個保鏢先不要打了:“你說什么?你是誰?”

“我是松山四少的老三蘇臺早!他是安建文安哥!”蘇臺早從地上勉強的爬了起來,面目猙獰的指著李呲花:“怎么樣?怕了吧?”

“怕倒是不至于,不過這其中好像有什么誤會?”李呲花站起了身來,走向了自稱是安建文的那個人面前,“你真的是安建文?”

“廢話,”安建文抹了抹臉上的血跡,陰沉著臉說道:“你要不要看看身份證?”

“不必了,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相信了!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李呲花。”李呲花擺了擺手,讓兩個保鏢將安建文和蘇臺早給扶了起來。

“我他媽的管你是誰!什么呲花、二踢腳、大神炮的,你敢打我,你等著明天被抄家吧!”蘇臺早張牙舞爪的大叫道。

“臺早,你先不要吵!”安建文聽了李呲花的名字,頓時皺了皺眉,抬頭看向了李呲花,果然,和他從資料里看到的那個李呲花長得很像,不過現在的李呲花鼻子壞了而已:“你是呲花哥?”

“是的,我是李呲花。”李呲花點了點頭:“文少,我想是不是誤會了?你約我今晚九點在這里五樓的夜總會碰面,怎么提前來到了我的包廂?”

“我……我請一個朋友來吃飯的……他說看上了這兩個妞兒,咦?人呢?”安建文一轉頭,卻發現林逸早已沒有了蹤影……

這誤會鬧得可夠大的了,這包廂的主人居然是李呲花!那么,這一頓打,很可能就是白挨了,之前安建文還在心里面發狠,等自己走出這個包廂,就調集人馬過來,絕對不能讓這包廂里的人好過!把他們抓去把腎割了都是便宜他們了!

但是現在,這口氣只能窩囊的吞進肚子里了。

“請朋友來吃飯?”李呲花微微皺了皺眉:“之前,那酒瓶子是誰丟進來的?”

“就是我那位朋友……”說到這里,安建文忽然對著走廊喊了兩聲:“林逸?林逸?”

“林逸?你請的那位朋友叫林逸?”李呲花的瞳孔猛然收縮了一下:“你是說,酒瓶子是林逸丟進來的?”

“怎么?呲花哥你認識林逸?”安建文聽李呲花的語氣,好像認識林逸一般。

“認識!怎么能不認識?”李呲花冷笑了一聲:“何止是認識,還是大仇人呢!文少,可以肯定的是,你被那個林逸給陰了!”

安建文聽了李呲花的話,也陰著臉陷入了沉思!他也不笨,聯系了事情前后的古怪,立刻也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就是林逸是故意的,他恐怕已經知道了李呲花在這個包廂,而且也早就知道雪雪和花花那一對頭牌也在,所以才故意的點了這兩個頭牌,然后把自己和蘇臺早當槍使,送到李呲花的包廂。

最后,他一個酒瓶子就矛盾激化,等自己兩人傻了吧唧的進去要人的時候,林逸卻跑了!

“媽的!”安建文氣得咬牙切齒,自己這一次,的確是被林逸給陰了!這小子簡直太壞了,如果安建文沒有猜錯的話,林逸一開始就沒有什么叫小姐的心思,而是上了趟洗手間后,看到了李呲花和雪雪花花,才臨時起意,想出這么一個損招來!

第0359章白挨打了

只是林逸并不知道,安建文和李呲花居然認識,而且還約好了晚上見面。按照林逸的想法是,就算安建文和蘇臺早不被打死,那也得被李呲花的人打殘了!

李呲花何許人也,被人打的鼻子噴血,不可能不作出反應。

“安少,對于之前的事情,我只能說聲抱歉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不過我也變成了這個樣子!”李呲花指了指自己的臉,聳了聳肩。雖然李呲花背后的勢力不弱,但是安建文所在的安家也不弱,而且還加上現在的蘇臺早蘇家,李呲花就更沒有預知結仇的必要了,況且兩個人根本就沒仇,還要合作呢,造成這一切的都是林逸那個混蛋!

“沒關系!”安建文擺了擺手,大丈夫能屈能伸,他也知道今天這事兒怪不得李呲花,要怪只能怪林逸,那家伙簡直太缺德了。

蘇臺早卻是有些憤憤不平,雖然這事兒是林逸惹起來的,但是你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吧?再說他也沒聽說過李呲花這個名字,誰知道他是哪個鳥?

但是看到安建文都不計較了,他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憤憤的坐在一旁,好在被打的也不太重,只是臉上變成了豬頭。

“雪雪、花花,去陪著這位蘇少消消火氣吧!”李呲花看出了蘇臺早心中的怨念,對那個雙胞胎頭牌招了招手,示意她們去陪蘇臺早。

雖然蘇臺早被變成了豬頭,但是雪雪和花花也不笨,知道這人是有身份的,能和李呲花平起平坐,那還能簡單了?

而且,他現在是豬頭不假,不過剛進來的時候也是帥哥一枚,陪著他也不算吃虧。

“蘇少……”兩個扭動的艷影圍住了蘇臺早,蘇臺早本來還是很有怨念的,但是現在李呲花將這兩個頭牌都讓給了自己,蘇臺早頓時心中那點兒怨念就消失的一干二凈。

他是沒什么城府的那種人,這一次來包廂的目的,就是為了搶女人,現在目的既然已經達到了,那就有了面子!對于李呲花如此懂事兒給他面子,蘇臺早自然不會再說什么,愉快的摟著兩個頭牌進了包廂里間的休息室。

李呲花淡淡一笑,他自然知道蘇臺早怎么想的,不過卻沒有將他放在眼里,讓他真正重視的人是安建文,這個能給他帶來利益的人。

“安少,恕我直言,你怎么請林逸吃飯?你和他是朋友?”李呲花必須要先弄清楚安建文和林逸的關系,雖然看到剛才安建文被林逸陰了之后很是惱火,但是也只是表象,誰知道他們之間有沒有深層次的聯系?

現在自己要和安建文合作,如果安建文和林逸真的是朋友的話,那么這個合作恐怕也進行不下去了。

“朋友?”安建文冷笑了一聲:“情敵還差不多。”

“哦?”李呲花瞇起了眼睛,他捕捉到了一個有用的信息:“我說他怎么會陷害你們!”

“是我低估這小子的智商了,看來,他一直都知道我對他不懷好意,來吃了我一頓之后,還給我下了一個套!”安建文憤憤的道:“呲花哥,你和林逸……”

“林逸是楚夢瑤的保鏢,我們當時想要綁架楚夢瑤來達到一些目的,被林逸給破壞掉了。”李呲花輕描淡寫的說道,他自然不會將死了兩個黃階高手這么丟人的事情給說出來的,而現在計劃已經失敗了,金古邦也失去了對付楚鵬展的資格,李呲花也懶得去找楚夢瑤的麻煩,但是林逸這個仇,卻不能不報。

“哦?林逸真的是楚夢瑤的保鏢?”安建文一愣,之前他就有所懷疑,不過如果林逸真的是楚夢瑤的保鏢的話,那么自己還是很有機會的!

“以前我以為他和楚夢瑤之間有點兒不清不楚的關系,不過后來我發現,他和那個陳雨舒的關系好像更近一點兒……”李呲花說的是游樂場的事情,林逸居然舍命陪著陳雨舒跳下海,這倒是讓李呲花有點兒懷疑了。

“陳雨舒?哈,那太好了!”安建文聽了李呲花的話,頓時有點兒失態!不過也難怪,之前他處心積慮的想要給林逸制造點兒麻煩,也是因為聽說他是楚夢瑤的男朋友,現在確定他不是了,安建文的心里還是相當爽快的。

“怎么,安少,你心儀的女孩兒,不會是楚夢瑤吧?”李呲花也聽出了些端倪來。

“讓呲花哥見笑了,我和瑤瑤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安建文點了點頭:“我這次回國,突然發現林逸出現在楚夢瑤身邊,就把他帶出來摸摸虛實。”

“那小子不簡單,即使他只是個保鏢,你也得防著點兒他!”李呲花提醒了一句,他不介意利用這個機會挑撥離間,讓安建文也去對付林逸。

“我會的。”安建文點了點頭:“呲花哥,你們要對付楚夢瑤?”

“都過去了,那個計劃也終止,你不用擔心。”李呲花笑了笑:“就算沒終止,看在安少的面子上,我也不能再去動手了!”

“那就多謝呲花哥了!”安建文對于李呲花的態度很是滿意,兩人最初雖然有些沖突,不過那也是因為林逸的關系,現在話已經說開了,安建文還是要和李呲花合作的。

“安少,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你我都是直爽的人,有什么事情,就盡管開口說吧。”李呲花笑了笑,給安建文倒了一杯紅酒。

兩個人因為之前的誤會,倒是省去了彼此寒暄探聽虛實的那些太極手段,直接進入了交談的正題。

安建文看了一眼里間的包廂,那里面是蘇臺早的所在,又看了看李呲花身邊你的幾個人,欲言又止。

李呲花微微一笑,自然明白安建文的意思,對那自己的幾個保鏢揮了揮手,然后道:“你們先出去吧!”

“是!”那幾個保鏢二話沒說,就出了包廂,然后將包廂門嚴嚴實實的關好后,守在了包廂的門口。

“這個是自己人!”李呲花指了指蘇膠囊說道:“蘇膠囊,我的心腹!”

第0360章跪CPU

“你好,蘇先生,你的名字很有愛啊……”安建文聽后微微一汗,這名字,很給力。“呵呵……”蘇膠囊笑了笑:“和里面那位蘇少是本家,安少放心,這房間很隔音的,我們不也聽不到里面的聲音?”安建文點了點頭,才開口道:“呲花哥,相信你也清楚我們家是做什么買賣的,以前松山這邊,是我大哥在負責,我不管他怎么做,但是對于呲花哥您這位松山地下勢力的扛把子,我還是久仰大名的!所以特地來拜訪一下!”不管怎么說,安建文的一番話停在李呲花的耳朵里,都很舒心,安建文家里是做什么買賣的李呲花自然清楚,人體器官販賣嘛!不過,之前安建文的大哥安建德在的時候,卻沒有來拜訪過李呲花,仗著手下有一個黃階中期的高手,也沒把李呲花放在眼里。但是當時,安建德做的也是那種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買賣,雖然是非法的,不過和地下勢力也不太沾邊,李呲花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也不愿意因此結仇。畢竟黃階中期實力的高手不容小覷,雖然李呲花的身后還有更厲害的高手,不過兩個人也沒有必要爭個你死我活,就算將安建德收拾了,他做的生意李呲花也沒法染指,因為根本就沒做過器官買賣的生意,上家下家都沒有,也沒有渠道銷出去。只是,雖然如此,李呲花的心里面還是有些不爽的,畢竟在松山市,做這些非法買賣,不來他這里拜山頭,那有些丟面子!就算不給點兒份子錢,起碼也要擺個酒說一下吧?所以,對于安建文能夠主動來拜山頭,李呲花的心里還是很滿意的。“呵呵,文少,你有這個心思,我很高興!你放心,在松山地頭,還沒有我李呲花擺不平的人,擺不平的事兒!以后有什么事情,盡管開口好了!”李呲花大刺刺的說道。不過,他顯然是在吹牛逼,至少林逸他就沒擺平,不但沒擺平,還損失了兩個黃階高手,這虧都吃到姥姥家去了。“不……呲花哥,這次來,我不光是來拜訪你,而是來談合作的!”安建文擺了擺手,笑道。“合作?”李呲花微微一愣,自己和他,有什么合作的地方么。“呲花哥,你也知道,現在主動賣腎的人越來越少,人都不傻了,以前我哥那時候忽悠人,說腎割掉一個什么事情都沒有,不影響的,但是事實上,被割掉腎的人身體都會變差,現在已經沒有人上當了!”安建文無奈的說道:“所以,我準備向那些流浪漢和乞丐下手……在松山市的地盤上動手,當然不能不經過呲花哥您這一步了!”李呲花點了點頭,這個安建文還算醒目,如果僅僅是買賣器官的話,自己還真插不上什么手,但是要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做擄人的事情,那不經過自己點頭就去做,還真有點兒不將自己放在眼里了。“你的這個想法倒是可以,那些乞丐和流浪漢,就算失蹤了也沒有人會注意到。”李呲花點了點頭:“你想我怎么做?是幫你抓人,還是幫你平事?”“呵呵,能幫我抓人最好,不過我們自己也會抓。”安建文點了點頭:“當然,每個月我都會抽出一定的紅利給呲花哥,不會白讓你做的。”“恩。”李呲花滿意的點了點頭,器官買賣可是暴利,如果安建文能夠分他一筆錢,倒是個不錯的主意。“當然,呲花哥手里面,如果有那種剛死不久的人,也可以給我送來!”安建文道:“這個我們心照不宣,也會給你分紅。”“沒問題!一言為定。”李呲花點了點頭,如果換一個人的話,李呲花還不會這么爽快的答應下來,但是他知道安建文家里面的一些事情,他大哥已經搞了幾年的器官買賣,一直很隱秘,不曾出現過問題,所以和安建文合作,應該沒有什么風險的,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套規模化的買賣流程,不會輕易暴露。“呲花哥真是爽快人!”安建文微笑著點了點頭,舉起了手中的紅酒,雖然頭上鼻青臉腫的,但是安建文談成了一筆合作,還是十分高興的!有了李呲花的支持,自己的生意一定可以做大!而且,今天還得知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那就是林逸并非楚夢瑤的男朋友,而是他的保鏢!這樣一來就好辦了,不過對付林逸的對策也應該改變一下了……如果他真的是保鏢,拉攏一下他倒是比較不錯的主意,但是他要是不識相的話,那就不好意思了,自己只能對他不客氣了。楚夢瑤和陳雨舒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楚夢瑤等陳雨舒和林逸講完電話,問道:“小舒,他已經要回來了?”“恩,瑤瑤姐,箭牌哥說他正在返回的路上。”陳雨舒點了點頭:“他說他沒有不老實,沒有去找小姐!”“哼,男人的話,你還能相信?”楚夢瑤哼了兩聲:“小舒,你就是太容易相信人,可別被林逸騙了,我爹地還說,媽咪不是他氣跑的,可是事實呢?我偷偷看到媽咪留下來的字條,說的就是她被爹地氣跑的事情!”“喔……那怎么辦呀,那等箭牌哥回來,你問他吧!”陳雨舒心里也懷疑,箭牌哥到底有沒有經得起誘惑呢?“我聽說,要想男人說實話的方法,只能讓他跪CPU!瑤瑤姐,要不我們也試試?”楚夢瑤聽后大汗:“跪CPU?小舒,你方法過時了,我聽說現在都是跪電視遙控器了,換一個臺就打一頓!新版的CPU上已經沒有針腳了,起不到懲罰作用了!”“沒事兒,瑤瑤姐,我們可以把電腦通上電,將CPU的風扇拆下去,讓箭牌哥跪上去喔。”陳雨舒揮了揮拳頭。“……你想燙死他啊?”楚夢瑤無語,沒有風扇,CPU還不熱死。“誰要燙死?燙死誰?”林逸推門走了進來,正好聽到楚夢瑤的后半句話,有些納悶的問道。

瀏覽()

最近讀者:

網友評論:

內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