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173章 如假包換

類別: 都市 | 異術超能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魚人二代   作者:魚人二代  書名:校花的貼身高手  更新時間:2011-06-12
 
記住密碼

安全驗證

搜索本版文章論壇群組用戶

››››校花的貼身高手第0169章害羞的陳雨舒至173章如假包...

查看:72回復:0

昨天12:49

楚鵬展了解了情況之后,就和福伯一起離開了,而林逸正準備回房間休息,楚夢瑤和陳雨舒卻從樓上又下來了。

“箭牌哥,剛才你們說什么?”陳雨舒是個好奇寶寶,之前和楚夢瑤在樓上偷聽,卻又不敢離得太近讓楚鵬展發現,所以聽也不清楚。

“沒什么,說了說公司的事情。”林逸說道:“楚叔叔的競爭對手。”

“哦……”楚夢瑤倒是對這個不感興趣,她還太小,沒有接觸過商場的勾心斗角,為人處事還很單純。她關心的是,爹地將林逸派來自己身邊的真正目的,既然不是和這個有關的,她自然興趣缺缺。

“箭牌哥,你老實說,楚伯伯派你來,是不是讓你追求瑤瑤姐的?”陳雨舒倒是不太相信楚鵬展和林逸只說了一些公司上的事情。

“嗄!?”林逸聽了陳雨舒的話,愕然的看著陳雨舒。

“喔,沒什么了……”陳雨舒也就是詐林逸一下,看他這個表情,自然知道自己的猜測有了些偏差,或者至少林逸和楚夢瑤一樣,也是蒙在鼓里。

林逸苦笑著摸了摸鼻子,陳雨舒這問題也太扯了吧?楚鵬展腦袋缺弦了?派自己來追求他女兒?是楚夢瑤長得奇丑無比,還是有什么隱疾,到了必須派人來追求的程度了?

不得不說,陳雨舒實在是異想天開,不知道她的小腦瓜里平時都裝了些什么東西。

“小舒,你亂說什么?”楚夢瑤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你怎么不問問是不是我爹地派他來追求你?”

“楚伯伯為什么派他來追求我?”陳雨舒眨了眨眼睛:“他沒有那么八卦吧……”

楚夢瑤翻了翻眼睛,氣得不行:“再說,我撕爛你的嘴。”

“喔……爛了也能說話呀,除非把嘴縫上,瑤瑤姐,你的邏輯不對。”陳雨舒反駁道。

“……”楚夢瑤轉身上樓去了,這個閨蜜太給力,楚夢瑤惹不起,還躲不起么……

“瑤瑤姐,等等我,”陳雨舒也轉身跟著楚夢瑤跑了。

林逸看著兩人的背影,搖了搖頭,至今為止,林逸還沒有上二樓看過,也不知道樓上是什么情景。忽然想到陳雨舒別墅的鑰匙還在自己手里,于是連忙叫道:“小舒。”

“恩?箭牌哥,你叫我?”陳雨舒回過頭來,有些疑惑的看著林逸,然后張大了嘴巴:“楚伯伯,不會真派你來追求我吧?”

“……”林逸差點兒沒絕倒:“我是來還給你別墅的鑰匙。”

“喔,鑰匙啊……”陳雨舒有些手足無措不太好意思了,“哈,我就開個玩笑……”

“我知道。”林逸很確定的點了點頭,陳雨舒,什么時候說過真話啊,她說的話,十句有九句半都是開玩笑的。

“嘻嘻,那就好……”陳雨舒松了一口氣,感覺自己的臉上有些發燒,剛才不知道怎么的就問出了這么一句話,還好自己一向都是瘋瘋癲癲的搞怪形象,不然難得的說了句真心話,讓人發現了,該多尷尬……

“對了,車子我先借來開幾天?不然跟著你們出去也不方便。”林逸問道。

“你開吧,反正我也不開。”陳雨舒擺了擺手:“別墅鑰匙,也先放你那里吧,你不是要電腦么?你有空的時候就去搬來好了!我困了,先去睡了啊!白白……”

事實上,在別墅二樓昏暗的燈光之下,陳雨舒的臉色倒是不是那么的明顯,林逸也沒有注意太多:“好啊,那明天我過去將電腦搬回來。”

唐韻和劉欣雯在被人指指點點之下,走出了學校,唐韻有些郁悶,感覺到身后有無數雙眼睛在看著自己。

林逸,氣死我了!唐韻心想。

“韻韻,那我先回去了?”雖然劉欣雯和唐韻住的很近,但是因為每天晚上唐韻要去她媽媽的燒烤攤那里幫忙,所以兩人并不一起走。

“恩,那你那你路上小心,有空去看看小芬,她這幾天的情緒不是很穩定,周末的時候去她家,她一直不說話。”唐韻囑咐道。

“行,我一會兒就過去看看。”劉欣雯點了點頭。

唐韻一個人向學校后面的小吃街走去,媽媽正在生火準備燒烤,唐韻撅著小嘴,將林逸給她的燒烤配方放在了媽媽的面前:“給,這是配方。”

“哦?配方已經拿來了?”唐母頓時臉上一喜,很開心的拿過了配方。事實上,昨天林逸那么一說,唐母也沒把握林逸到底能不能給自己配方,畢竟也有可能只是隨便說說而已,當不得真。

但是沒想到唐韻今天真的拿回來了,那就預示著,自己這個燒烤攤以后的生意即將有了起色,唐母自然很高興:“有沒有謝謝人家?”

“謝過了。”唐韻撇了撇嘴,還謝謝他?謝謝他給自己情書?讓全校都知道了?

“你這孩子,到底有沒有謝謝人家?”知女莫如母,唐母一看唐韻的表情,就知道八成唐韻是沒有謝過林逸的,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女兒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有些傲有些清高,如果是生在有錢人家里,這種性子倒是很好,但是在這個家庭里……唐母暗暗嘆了口氣,等唐韻到了自己的這個年紀,就知道生活的艱辛了。

自己曾經不也像女兒一樣高傲么?但是生活的辛酸已經磨滅了自己的棱角,讓自己變得市儈。

“都說謝過了就是謝過了嘛!”唐韻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媽,我幫你吧……”

“不用了,今天早點兒收攤,回去試試這個配方,再晚我怕賣調料的下班,買不到上面的東西。”唐母說著,就收拾攤子準備回家了。

唐韻有些無奈的幫著媽媽忙活了起來,媽媽怎么就那么相信林逸?萬一這家伙只是隨便寫的配方呢?到時候配出來很難吃,還浪費了材料。

但是看到媽媽那副無比相信林逸配方的樣子,唐韻也只能隨著媽媽了。

在回家的路上,唐韻跟著媽媽去超市買了調料,因為只是試驗階段,沒有必要去調料批發市場,等試驗成功后,再大批的購進也不遲。

回到家里,唐母就興沖沖的開始按照林逸提供的配方腌制雞翅、肉串,嘴里還哼著小曲,這是對未來生活的渴望。如果燒烤攤的生意能夠變好,家里的窘況也能得到解決,或許,下半年就能夠攢齊愛人的手術費了。

就連躺在病床上的唐聚成,也很奇怪自家婆娘怎么了今天,居然會如此的高興。

“韻兒她媽,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兒不成?”唐聚成每天躺在床上,也沒什么意思,想幫愛人的忙也幫不了,除了睡覺,什么都干不了。

“韻兒的同學,給了我一個燒烤配方,要是做出來,咱家的生意保準兒紅火起來!”唐母將腌漬好的雞翅和肉串放進了冰箱冷凍了起來,說道。

“真的假的?那敢情好啊!”唐聚成聽了妻子的話,也很是高興:“如果真能成,那要好好謝謝那個同學了!”

“你家寶貝女兒清高的很呢,人家那男生對她有好感,她不理不睬,給人臉子看!”說到這兒唐母就有些來氣:“將來找個你這樣的,看她怎么過!”

唐母的話雖然有些刻薄,但是唐聚成也不惱,他躺在床上這半年,什么都想明白了,就因為自己沒能耐,才拖累了她們母女兩個,如果以前有點兒積蓄,也不至于這樣。

妻子對自己的不離不棄,讓唐聚成內疚的同時,也暗暗在想,女兒以后可不能也這樣受罪,這日子,真不是正常人過的!

可是,妻子的話又讓唐聚成有些擔心:“是不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可別像小芬那個男朋友那樣,只是玩玩而已……”

“我看不能。”唐母道:“那孩子身上一點兒紈绔的氣息都沒有,我感覺應該能對咱家韻兒不錯……”

房子不大,唐韻在屋子里將父母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有些暗暗著惱,也不知道媽媽怎么就那么看好林逸,這家伙壞著呢,還沒有紈绔氣息?一腳將鐘品亮踹飛,算不算紈绔?

想著林逸的事情,唐韻連學習都學不好,看了一會兒書,就有些煩躁,站起身來,走出了房間,卻看到媽媽已經將燒烤的東西腌制好了,正準備嘗試著烤幾串試試味道。

“媽,我幫您?”唐韻看不下去書,總要找點兒事情做。

“那你幫我穿幾串雞翅,我生火。”唐母將手上的竹簽子放在了一旁,就去生火。

哦——”唐韻去幫媽媽穿串,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不過聞起來,味道還是不錯的。

穿了幾串,唐母那邊也生好了火,唐韻將雞翅放在了燒烤架上,幫著媽媽煽火。

沒過多久,陣陣香氣撲面而來,就連不怎么愛吃肉的唐韻也不由得流了口水,心想,看來這林逸還真沒騙人,倒是有兩下子。

唐聚成也聞到了香味:“韻兒她媽,這味道不錯啊?”

“怎么?饞了?”唐母雖然沒嘗,但是僅憑這香氣,就可以斷定味道一定不錯,如果在學校門口或者小吃街那么一烤,來這里的顧客肯定不少:“馬上就好了,先給你嘗嘗!”

唐聚成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躺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母女有好吃的,還先給自己,這讓唐聚成覺得自己很沒用,要不是真的和妻子感情深厚,唐聚成知道自己要是有了什么三長兩短,妻子肯定會很痛心,他都想自我了斷了。

別看平時妻子總埋怨這個埋怨那個,說當初選擇錯了,不過卻還是為了這個家,每天持忙碌著,將這個家打理的井井有條。

“韻兒,將這個雞翅給你爸嘗嘗。”唐母將一串烤好的雞翅遞給了唐韻,讓她送給唐聚成。

唐韻接過雞翅,看著焦黃焦黃散發著誘人香氣的雞翅,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還真香呀!不過卻不舍得吃,跑到父親的病床前,將雞翅遞給了唐聚成。

“韻兒,你吃吧。”唐聚成哪能看不出唐韻垂涎欲滴的樣子?十歲的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平時雖說唐聚成也吃一些不太新鮮的肉串,但是那也是怕唐韻吃不干凈壞了肚子影響第二天上學,但是這雞翅明顯是新腌制的,新鮮的很,唐聚成就想給女兒吃……

“爸,我不餓呢,吃多了胖。”唐韻搖了搖頭。

“行了,你倆別爭了,老唐,你就趕緊吃吧,這邊馬上就又烤好了,我和韻兒吃這邊的!”唐母笑著說道。

“那行……”唐聚成聽妻子這么說,才點頭接過了烤雞翅,只咬了一口,就豎起了大拇指:“別說,味道還真獨特,我看這肯定能火。”

這時候,剩下的幾個雞翅也好了,唐母給了唐韻一串,自己也拿過來一串。

雖然唐韻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說,這回的雞翅,比之前媽媽烤的好吃太多太多了,這就和之前小芬的那個男朋友請自己和小芬還有劉欣雯在大飯店吃的沒有兩樣!

“韻兒,你覺得怎么樣?”唐母還沒吃,不過看到唐韻吃的挺香,覺得這次一定成功

后了。

“還好吧……”唐韻違心的說道,她不想林逸太得意,雖然林逸也沒在這旁邊。

唐母咬了一口之后,頓時眼前一亮:“你這孩子,這樣還算還好?你口味叼了是不是?我看這和那些大燒烤店的招牌烤翅沒有什么區別了!以后就這么烤了,我看成!明天我就去批發市場批一些調料回來。”

“應該能賣的比以前好吧……”唐韻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味道的確更加的吸引客人,雖然大多數的學生為了填飽肚子,對口味挑的不是很厲害,只要比學校的食堂好吃就可以了,但是不可否認,好吃的東西總會引來更多的學生購買。

“韻兒,這周末,你請林逸和他的那個同學一起來咱家吧,媽請他們吃燒烤,感謝一下人家!”唐母吃的高興,當然吃水不忘挖井人。

“啊?”唐韻愣住了,手里的雞翅也差點兒扔地上去,請林逸到自己家里來?自己沒聽錯吧?怎么能讓他來自己家呢?

清晨,林逸就被一陣手機鈴聲從睡夢中驚醒,這幾天林逸體會到了睡眠的好處,對身體的能量補充有著極大的作用。

“喂?”林逸迷迷糊糊的接起了手機。

“林逸?”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我是宋凌珊。”

“哦,母獅子,你好……”林逸迷迷糊糊的說道。

“什么玩意?林逸,你叫我什么?”宋凌珊一聽林逸的話頓時氣炸了,“你有種再說一遍?”

當初林逸覺得宋凌珊有些暴力,所以潛意識里就給她起了一個母獅子的外號,不過清醒的時候一直沒叫過,但是現在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順嘴就說出了心里面所想。

“呃……我正做夢呢,和一頭母獅子作斗爭!”林逸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有些汗顏的說道。就算心里面這么想,也不能說出來啊!

“哼!”宋凌珊冷哼了一聲,雖然知道林逸可能是在瞎掰,但是也沒有心思在這個問題上和他糾纏:“你有沒有時間?”

“干什么?”林逸問道。

“一會兒我去你學校找你,楊隊向我你。”宋凌珊道:“幫我破案。”

宋凌珊實在是無計可施了,山林里面的搜尋難度,簡直是要人命,

有些危險的地帶,不可能一一派人進去搜尋,結果拖了幾天,事情毫無進展,宋凌珊沒轍了,想起來了楊懷軍的,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撥通了林逸的電話。

說實話,要不是宋凌珊將楊懷軍當成大哥一般絕對的信任,她才不會給林逸打這個電話。因為在她眼里,林逸就是楚夢瑤的保鏢而已,能有什么大能耐呢?

“呵……”林逸聽后微微一笑,宋凌珊果然還是找上了自己:“行呀,那你得先幫我請個假,我這也不能成天逃課不是?”

“成天逃課?我這就用你一天好不好?”宋凌珊氣結:“你平時逃課,和我有什么關系?”

“昨天逃課是因為軍哥,今天逃課因為你,不都是你們警隊的事情?”林逸說道。

“軍哥?楊隊?”宋凌珊一愣,沒想到昨天楊懷軍也找林逸了,她自然不會覺得林逸是瞎編的,這種事情林逸沒必要騙人,自己一個電話就能求證,于是道:“好吧,那我先和你們主任說一下。”

“行,那你在學校旁邊的小吃街等我吧,早上那里沒什么人。”林逸起了床,準備穿衣服。

本來林逸今天打算和楚夢瑤、陳雨舒一起上學的,畢竟好幾天都因為有事情缺課了,雖然王智峰不會說什么,但是現在自己的身份還

是學生,不能總搞特殊化吧?

昨晚的飯菜楚夢瑤和陳雨舒幾乎都沒有怎么動,林逸看了一眼,也不好意思吃,留給她們兩個吃得了,一會兒找宋凌珊蹭飯去,找自己幫忙,一頓飯總不會不舍得吧?

事實上,就算宋凌珊不找林逸,林逸也想將那天的幾個綁匪給挖出來了,原因無他,既然已經和李呲花撕破了臉,那也沒必要慣著他,先把這些小魚小蝦給弄了再說。

給楚夢瑤留了張紙條,告訴她今天自己繼續有事兒,林逸就開著陳雨舒那輛黃色甲殼蟲出門了,也不知道福伯的駕照辦回來沒有,早知道讓楊懷軍直接去搞定了,福伯還要再周轉的找一下關系。

開著車子經過棚戶區,林逸下意識的減緩了車速,卻看見唐韻正站在站臺前等車,昨天騷擾唐韻那個小潑皮也在,此刻正在手舞足蹈眉飛色舞的和唐韻說著什么,礙于車站人多,倒是也沒敢動手動腳。

唐韻冷著臉,不去理他,可是經不住那小潑皮的胡言亂語,有些不自在。

我擦!這小子昨天還沒吸取教訓呢?屁股不疼了?

林逸一打方向盤,猛地一腳油門,向那小潑皮沖了過去,車子拐彎的時候輪胎和地面的接觸發出了尖銳刺耳的摩擦聲。

在要撞上那小潑皮的一剎那,林逸停下了車子。對于這種性能極佳的小車,林逸掌控自如。

“啊……”站臺上等車的人,都被這一幕嚇了一跳,站在那小潑皮一旁的唐韻更是嚇得臉色蒼白。

不過,被嚇得最嚴重的莫過于那個小潑皮了,此刻正一頭的冷汗,驚恐的看著身前的車子,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當他確認了車子沒有對自己造成傷害之后,又跳了出來,指著林逸所在的駕駛位破口大罵了起來:“X你個媽!你會不會開車?眼睛長到腳底下了么?你給老子下來!不想活了是不是?”

這一刻,這小潑皮的囂張本性又露了出來。

說著,就要去拉林逸所在那一邊的車門,李二懶尋思,看這車子還不錯啊,好像是大眾甲殼蟲,要二十多萬呢吧?這回怎么也能讓這開車的賠自己個三千五千的。

林逸的車門行駛狀態下是鎖著的,李二懶自然拉不動,正要放棄,林逸卻猛地打開車門,往外面一推,頓時將李二懶給推了一個趔趄,一屁股又坐到了地上,一下子牽扯到了昨天的舊傷,直接捂著屁股哀嚎了起來。

“你這傷不是沒好呢么?我還以為你好了傷疤忘了疼呢,昨天在從公交車上玩了一次空中飛人,你還沒吸取教訓啊?”林逸此刻無疑是

很霸道的。

“你……原來昨天的人是你!”李二懶聽了林逸的話,一下子明白了,怪不得這小子突然的將車子開過來,原來昨天就是他。

“呵,你還不笨,就是腦袋有點兒缺弦。”林逸冷冷的看了李二懶一眼:“以后離唐韻遠點兒,下次讓我看見,就不是這么好運了。”

怎么說,現在全校也都知道唐韻是自己的女朋友,不管真是假是,唐韻的事兒,自己還真不能不管了。其實,就算沒有這場風波,唐韻的事情,林逸還是會管。

“X,我當是什么人,原來是唐韻的護花使者啊?”李二懶卻笑了起來:“嘿,唐韻就住在棚戶區,我看你能天天看著她……到時候,咱們新帳老賬一起算,是不是啊?唐韻?”

聽了李二懶的話,唐韻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蒼白,咬了咬牙,低下頭去。

林逸的眼中卻閃過一絲殺機。如果不是在這個場合,自己不是這個身份,這個李二懶此刻已經變成一具尸體了。

冷冷的看了李二懶一眼:“不要給我動你的理由,好自為之吧。”

說完,林逸一拉唐韻的手,“上車!”

“啊……哦……”唐韻此刻心里面很亂,有對林逸突然出現的慌亂,也有對李二懶那句話的無奈和緊張。被林逸這么一拉手,有些不知所措,連反抗都沒想到,就被林逸推到了副駕駛的位置里面。

安頓好了唐韻,林逸上了車,發動了車子,絕塵而去。

李二懶死死的盯著林逸離去的車子,最里面不屑的嘟囔道:“開個娘們款式的車,裝什么犢子,咱們走著瞧!”

在公交車站,李二懶一個人倒是不敢將林逸怎么樣,昨天林逸掰開公交車門將自己丟下去的事實讓李二懶很心驚,至少可以斷定,林逸的力氣不小,自己屁股還有傷,和他弄起來,自己肯定吃虧。

但是李二懶自然不會甘心就這么算了,之前那幾句狠話并不是嚇唬林逸的,而是有根有據。他林逸還能成天貼身保護唐韻不成?

再說了,開個甲殼蟲算什么,自己也不是沒有靠山,到時候將這個事情和兵少說一下,不弄死他林逸?

暗罵了一聲晦氣,李二懶站起身來,看到站臺旁圍觀嘲笑的人群,罵了一句:“看個屁股?該干什么干什么去!”

李二懶這么一罵,人群笑的更大聲了,甚至有人小聲說道:“就是看你屁股摔開花了……”

李二懶雖然是棚戶區的小混子,但是也不敢和這么多人公然的作對,只能紅著臉拍著屁股走了。

車子行駛了有一會兒,唐韻才反應過來,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的上車了呢?還被林逸拉了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呀?

當時因為心里面很亂,所以唐韻被林逸推上車,直到現在才發現不對勁兒。

“呀,停車!”唐韻抬起頭來,有些無措的看著林逸,臉紅紅的,自己怎么就上了他的車子了?這下好了,要是讓人看到,那傳言豈不是變成真的了?

的確,傳言已經變成真的了,劉欣雯從家里面出來去車站坐車,看到唐韻,剛想叫她,卻見她被林逸拉著手上了車……

劉欣雯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叫出來,因為唐韻已經坐上林逸的車消失在了視線中……

“這個韻丫頭,居然騙我!都坐上林逸的車子,還說沒什么……”劉欣雯可氣的跺了跺腳,“這可怎么辦?她不記得小芬的教訓了么?”

正冒著火氣,一抬頭看見李二懶一瘸一拐的往這邊走來,就氣不打一處來,這李二懶喜歡唐韻,劉欣雯很清楚,平時有劉欣雯這個彪悍女在唐韻身邊,李二懶倒是真不敢太過分!

劉欣雯是什么人啊,拿著菜刀就能砍人的主,那是不要命的!所以李二懶輕易不招惹這種人。

“李二懶,你扭來扭去的干什么?是不是皮癢了,姑奶奶給你松松?”劉欣雯將火氣發泄在了李二懶的身上。

“沒,沒有!雯姐,我這摔了一跤,走不穩了……”李二懶趕緊搖頭,這娘們,自己惹不起。李二懶感覺自己真他娘的倒霉,背到家了,不但被林逸欺負,還被劉欣雯給數落了。

這事兒,自己一定得告訴兵少,讓那小子知道自己的厲害!至于劉欣雯,等自己和兵少搞好了關系,就不怕她了!

“停車?你不去學校?”林逸看著私下左顧右盼焦急的唐韻,問道。

“去學校,但是你放我下去呀,被人看見怎么辦?”唐韻有些急,但是又不敢亂動,這高速行駛的車子,

“我上午有事,不上學,一會兒將你放在小吃街。”林逸笑了笑;“這回沒問題了吧?”

“你……你怎么這樣呀……”唐韻想反駁,但是卻找不到理由,只能悻悻的瞪了林逸一眼,感覺自從和林逸認識以后,自己和他的關系就變得夾纏不清。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是恰巧路過。”林逸無辜的聳了聳肩。

唐韻才不會相信他的話,哪有這么巧的事情?昨天遇到,今天還能遇到?

不過嘟了嘟嘴,唐韻也辯不過林逸,有些委屈,受氣包似的坐在那里,將頭轉過去,看著窗外,盡量不去看林逸。

“昨天的事情,是不是你造的謠?”唐韻看了一會兒窗外的風景,忽然想到自己還有事情要質問林逸。

“昨天?”林逸一愕,有些詫異的看著唐韻,不明就里:“昨天什么事情?”

“你……”唐韻也看不出林逸到底是真不知道還是故作不知,只能咬牙道:“你給我寫情書……”

“我給你寫情書?”林逸再次一愕,這才想到昨天學校里的謠傳,不由得苦笑:“我是那么無聊的人么?我要追求你,還用造謠么?”

“這……”

林逸說的雖然有點兒無恥,但是唐韻這回卻也沒有懷疑!

的確,林逸說的對,他要追求自己,還用得著造謠么?現在已經將媽媽討的很開心,恨不得讓自己和他交朋友才好,還有必要造這些沒有意義的謠么?那只能讓自己更惱他。

“可能有人看到誤會了。”林逸暗道,我的小姑奶奶,我造謠我有病啊,家里還有倆大小姐呢,昨晚還發了脾氣。

“哦……”唐韻委屈的應了一聲,扁了扁嘴:“那你以后……別總找我了……要不然,別人更會以為是那么回事兒……”

“呵,真的是巧遇。”林逸無奈,這怎么解釋呢?每一次都是巧遇。

唐韻也不理他了,用手托著下巴靜靜的坐在那里,直到車子開到了學校后面的小吃街,林逸停好車子,將車子的中控鎖打開。

唐韻打開車門下了車,忽然想到媽媽讓自己告訴林逸周末來家里的事情,雖然不太想再和林逸說話,但是現在不說,保不準媽媽又催自己單獨去林逸的班級找林逸,那樣豈不是更坐實了學校里的謠言了么?

想到這些,唐韻有些無可奈何的回過頭來,看著林逸,“我媽讓你周末帶朋友來我家。”

“嗄?周末去你家?”林逸愣了愣:“干什么去?”

“不知道!”唐韻下意識的說道,不過說完了,又怕林逸去班級找自己問個詳細,又道:“我媽媽讓你們去吃燒烤。”

說完,唐韻就頭也不回的小跑著向學校方向跑去,留下一臉愕然的林逸:你家在哪里?

雖然林逸知道唐韻家大概的位置住在棚戶區,不過棚戶區很大,誰知道唐韻家在哪里?

至于唐韻說唐母邀請自己和康去吃燒烤,估計是因為昨天的配方,她試驗過了,發現可行,所以先請自己和康試吃表示一下感謝。

“呵……”林逸搖了搖頭,伸手關上了車門,等著宋凌珊。

大概等了能有半個小時,林逸再次接到了宋凌珊的電話:“林逸,你們學校的王主任倒是挺好說話的,這就給你假了?你在哪里,我過去找你?”

“學校后面的小吃一條街。”林逸說道。王智峰的把柄捏在自己的手里,他能不給自己假么?再說宋凌珊找自己估計也和他說了,是公務上的事情,王智峰自然不會在這些事情上阻撓的。

“那你等我,馬上過去。”宋凌珊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林逸就從倒車鏡里看到一輛車牌為松G開頭的民牌獵豹越野車開了過來,松G是警局為了辦案方便,特意弄的一個民牌號段,不過這個號段現在已經被大眾所知曉,就和警車沒有什么區別了,甚至有很多權貴會托關系為自己的車子申請一塊這個牌照,好享受路上的特權。

宋凌珊來到小吃街,并沒有看到林逸,就看到一輛黃色的甲殼蟲停在路邊,正有些納悶想給林逸打個電話,就看到甲殼蟲的車門打開,林逸從車上下來,向自己這邊走來。

“你的車?”宋凌珊詫異的看著林逸的甲殼蟲,在她的調查顯示,林逸是楚鵬展請來保護楚夢瑤的,雖然有可能會給林逸配車,但是怎么也不可能配個這么個車吧?這和林逸的保鏢形象也不符合啊?

“陳雨舒的,先借我開幾天。”林逸也不隱瞞,反正車上有牌子,宋凌珊想要調查的話,直接查一下車主就可以了。

“這樣,那上車吧。”宋凌珊指了指副駕駛的位置說道。

林逸來開車門上了車,宋凌珊發動了車子,向警局的方向駛去。

車子行駛了一會兒,宋凌珊看到林逸也不說話,皺了皺眉:

你不打算說點兒什么嗎?”

“說什么?”林逸轉過頭看了宋凌珊一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是你找我么?怎么讓我說?哦……我想說的是,我腿上的傷已經好了,這回不怕你了,可以隨便捏。”

“你!”宋凌珊有些氣結,真不知道楊隊長看重林逸哪一點,怎么向自己這么個人呢?聽到林逸說這么無恥的話,頓時想到了那天在醫院里那一幕,有些恨恨的罵了一句:“流氓!”

“如假包換。”林逸淡淡的說道,悠閑的將身子靠在了椅背上,瞇上了眼睛。

“……”宋凌珊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林逸一句話咽得她沒了詞,半晌才道:“你能幫我找到那天銀行的劫匪?”

“你叫我來,還問能不能?”林逸撇了撇嘴:“真不知道你怎么升的職,除了二虎吧唧的,怎么沒點兒頭腦?”

宋凌珊差點兒將車子開到墻上去自殺,這林逸說話也太損了點兒吧?什么叫二虎吧唧沒有頭腦?的確,自己一些,每次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時候都沖到最前面,但是這也不能說虎吧?這只能說英勇一些……不過,楊隊也說過自己這個毛病,自己是帶隊的,每次都往前沖,不顧其他隊友,這不是搞個人英雄主義么?其實宋凌珊還真沒想那么多!

這就好比戰場上雙方交戰,主帥先沖上去了,要是主帥勇猛一點兒還好說,能帶動全軍士氣,要是一個不小心被敵方暗算了或者受傷甚至死亡,那么整個全軍也就亂套了。

宋凌珊事后自然也明白這一點,也好在沒有出什么大問題,讓她有慢慢改正的時間。

其實,這還真是宋凌珊想岔了,林逸所謂的二虎吧唧,并不是說她每次執行任務時候的英勇,在林逸看來,如果自己有能力和足夠的把握干掉敵人,那么自己就會動手,而不會讓隊友和自己一起上,畢竟自己有把握,就不需要可能出現的無謂犧牲。

而林逸說的宋凌珊虎,其實說的是她粗心大意,比如自己的腿受傷……她沒看見,又比如說,明知道自己腿受傷了,卻還要去按,那不是虎是什么?

“好吧……那希望在你林大少爺的幫助之下,能夠抓到那天跑了的幾個銀行劫匪!”宋凌珊咬了咬牙,恨恨的說道。心中卻道,等要是抓不到,我們再算賬!

“呵。試試吧。”林逸點了點頭:“不敢保證。”

“……”宋凌珊真想一腳將林逸給踹下車去,不敢保證你剛才還裝什么能耐?

“你向哪里開?”車子走到半路,林逸問道。

“去警局,然后商量一下怎么抓捕嫌犯。”宋凌珊解釋道。

“不用去了,直接去你們搜尋的范圍看看。”林逸搖了搖頭,自己的能力自己最清楚,不是商量就會有效果的,如果那些人真的在這個范圍之內,自己自然可以感覺到。

如果沒在的話,商量也沒有用。

“嗄?!”宋凌珊一愣:“就咱們兩個?”

“你不敢?”林逸似笑非笑的看著宋凌珊。林逸自然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自己的特別之處,幫助宋凌珊,一方面是因為楊懷軍,自己和楊懷軍的關系不用多說,既然楊懷軍信任宋凌珊,將自己介紹給了宋凌珊,那么林逸自然不會多說什么,也不會拒絕。但是另一方面,林逸自己也想將這幾個人揪出來,既然已經和李呲花對上了,那么就沒有必要再留什么面子和余地。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發表回復

回帖后跳轉到最后一頁

積分0,距離下一級還需積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