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276章 兇多吉少?

類別: 都市 | 異術超能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魚人二代   作者:魚人二代  書名:校花的貼身高手  更新時間:2011-07-05
 
第0275章林逸和原始人

陳雨舒搖了搖頭,站起身來,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箭牌哥,你回來了,要不要我幫忙?”

陳雨舒也不想做個蛀蟲,只會吃,能幫上手的,她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你在海邊四處看看,有沒有玻璃瓶子之類的,沒有的話,細鐵絲也行。”林逸將手中的枯樹枝直接丟在沙灘上,對陳雨舒吩咐道。

“喔,要瓶子和鐵絲做什么?”陳雨舒有點兒疑惑。

“瓶子底可以當做放大鏡取火,鐵絲用來吊住魚肉。”林逸解釋了一句,就開始去收拾一旁的鯊魚。

陳雨舒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這些東西以前在物理課上都學過,只是沒想過學以致用。不過,陳雨舒還是問道:“不是可以鉆木取火么?”

“可以,不過很麻煩。”林逸利索的將鯊魚從中間拋開,開始清理里面的內臟。

陳雨舒去海邊走了一圈,也不敢走遠,不過卻沒找到玻璃瓶,只找到了幾節生了銹的破鐵絲,不知道是哪個漁船上掉下來,之后沖到了這里的。

“箭牌哥,看來你真得鉆木取火了……”陳雨舒將找到的鐵絲交給了林逸。

“呵……”林逸苦笑了一下,“好吧,我一會兒快速的轉動木棍兒,然后你幫我對著它們吹氣。”

“喔,好。”陳雨舒點了點頭,鉆木取火,以前歷史課上有學過,大致的過程陳雨舒還是記得的。

這樹枝實在太脆,想來是很久不下雨,已經干枯的不能再干枯了,承受不了太大的力氣,林逸找了兩只,稍稍一用力就折斷了。

“林逸,你覺得這么取火很好玩兒?”林逸的耳邊忽然傳來了焦老的聲音。

“焦老?”林逸微微一愣,隨即苦笑道:“我不這么取火,怎么取火?”

“你鉆木的時候,只要默念軒轅馭龍訣第一層的心法口訣,你身體里的能量,就會傳遞到你手中的木頭上!”焦老說道。

“這樣也行?”林逸有些錯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身體里的能量還有這個功效。

“我已經說過了,只要你接觸的東西需要能量的時候,你運功的時候,就會將身體里的能量傳遞過去!”焦老解釋道。

“呃……這個我知道,不過我的意思是,連鉆木取火,這個也可以?”林逸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能量守恒定律你知不知道?能量可以從一種形態轉換為另一種形態,而你身體里的能量是萬能的精純能量,可以轉換為世上萬物的能量。”焦老有些鄙夷的說道。對于林逸的孤陋寡聞實在有些無語。

“恩?”林逸沒想到自己身體里的能量還有如此的好處:“那車子沒油的時候,我是不是也能代替汽油了?”

“不能。”焦老一盆冷水淋在了林逸的頭上:“你身體里的能量的確可以轉化為發動機的動能,不過卻不能轉化為汽油!如果你有能力在車子行駛的時候,將手和發動機連接,或許能做到這一點吧……”

“汗……”林逸有些無語,看樣子自己的確有些異想天開了。不過得到目前的這些信息,林逸已經很開心了,依照焦老雖說,在鉆木的時候林逸運起了軒轅馭龍訣,身體里的能量隨著雙手傳遞到了木頭上面……

“呼——”林逸手中的樹枝陡然燃燒了起來,把正在吹氣的陳雨舒給嚇了一大跳,差點兒沒燒到頭發。

“呀,嚇死我了!”陳雨舒趕緊躲到了一旁拍著胸口:“箭牌哥,嚇死我了,這火怎么說生就生了,一點兒前兆都沒有?”

“生火,能有什么前兆?”事實上林逸自己也嚇了一大跳,這么快?事實上,就是這么快。

“我看歷史書上寫的原始人鉆木取火,都是先冒煙,然后才慢慢起火的,哪里知道這么快?”陳雨舒摸了摸額頭上被驚出的冷汗:“不過可能是箭牌哥你太猛了,比原始人厲害!”

“……”林逸很想問問,這算是對自己的贊美么?這比較的對象,也太讓人無話可說了。

“你添柴吧,我去弄鯊魚。”林逸將這里的事情交給了陳雨舒,快步向鯊魚走過去,用刀片將鯊魚肉快速的分割成了小塊,然后在海水里浸泡了一下,目的是洗掉魚肉上面沾上的泥沙,順便讓海水滲透進去,這樣魚肉會有味道,不至于吃起來什么味都沒有。

洗凈之后,林逸將鯊魚肉穿入陳雨舒撿回來的鐵絲上面,走回了陳雨舒的身邊,陳雨舒看到林逸回來,道:“箭牌哥,現在做什么?我已經弄好了!”

林逸將手中的一串魚肉遞給了陳雨舒,“先幫我拿一會兒。”

然后林逸在身后的那堆樹枝里面找了兩根最長的,一左一右插到了火堆旁邊的沙灘里面,將陳雨舒手中的魚肉掛了上去,然后道:“可以了,等著一會兒就可以吃了,不過少吃點兒,沒有淡水。”

不一會兒,魚肉就被下面的火烤熟了,散發出陣陣香氣,陳雨舒不由得咽了口口水:“箭牌哥,可以吃了么?”

“可以了,生一點兒也沒有關系,最多拉肚子。”林逸用樹枝翻看了一下鐵絲上的鯊魚肉,然后說道。

“那還是等一等吧……”一聽鬧肚子,陳雨舒的臉立刻就白了,這里沒有廁所,也沒有手紙,在這里鬧肚子,豈不是會被箭牌哥看到?那不是羞死人了?

“呵……”林逸笑了笑,將鐵絲取了下來:“現在已經可以了,你吃中間的,熟的透一點兒。”

“喔……”陳雨舒用樹枝夾了一片鯊魚肉從鐵絲上扯了下來,有些迫不及待的放在了嘴邊,咬了一小口嘗了嘗味道,然后就整個吞了下去,鯊魚的刺比較大,已經被林逸剔除了,所以只剩下了魚肉,也不怕被魚刺卡到。

“哇,好美味喔!”陳雨舒有些不敢相信,這烤鯊魚肉居然這么好吃:“我感覺,這個味道要比魚翅好吃多了呀,怎么那么多人愛吃鯊魚翅不吃鯊魚肉呢?飯店里好像都沒有這道菜的。”

第0276章兇多吉少?

“呵……你餓了吧……”林逸笑了笑,吃得起魚翅的哪有窮人?每天面對山珍海味,誰還吃的進去肉呢?而陳雨舒也不過是太餓了才會覺得好吃,否則換做平時,鯊魚肉是絕對沒有餐桌上那些鯉魚、鯽魚等普通魚肉鮮嫩的。

很多漁民捕捉到鯊魚后,只是將魚鰭也就是魚翅割掉,然后將鯊魚丟回海中,這么做雖然有些殘忍,但是也證明了鯊魚肉不好吃,不受人歡迎。

市場上很多最廉價的魚丸就是用鯊魚肉做的,原因也是成本低廉。

不過,對于鯊魚翅,林逸可沒心情吃,這時候還不如吃點肉實惠呢。

陳雨舒的飯量比較小,雖然覺得鯊魚肉很美味,不過也吃了兩塊之后就吃不動了,坐在一旁,捂著小肚子:“撐死了,不過好好吃,箭牌哥,我們把這剩下的鯊魚肉抬回家吧,給瑤瑤姐也嘗嘗!”

有了好東西,陳雨舒倒是不忘記楚夢瑤,看的出來,她們的關系真的很好,雖然經常拌嘴,不過姐妹感情卻是真的。

“那也要先聯系上福伯再說。”林逸將手機電池取了出來,將手機放在沙灘上,準備曬一曬。

當手機主板上的水份蒸發掉,還沒有被銹跡腐蝕之前,手機有可能可以繼續使用短暫的一段時間,等到主板完全被銹跡腐蝕,就徹底的完蛋了。

這是林逸以前聽一個朋友說的,林逸準備嘗試一下。

有人在游樂場的蹦極谷出現意外,本來這事兒不歸隊去管,這也不是重案要案。不過涉及到陳雨舒,連局長都下了命令,宋凌珊不得不親自帶隊來到了游樂場調查事情的始末。

一面找尋當時的目擊者,一面給海警打電話請求支援,在附近的海面上進行搜尋。

不過說實話,被繩索綁住了雙腳和腰部,就算會游泳的人掉了下去,也沒有什么生還的希望了,全身都被繩索束縛著,要怎么游泳呢?

當聽到林逸也在其中,宋凌珊不由得一愣,那個男人也在?雖然宋凌珊對林逸的印象不太好,不過這個男人畢竟幫了自己兩次,一次是抓捕銀行的劫匪,一次是將黑豹擒住。

兩次可都是實打實的大功勞,林逸不要,這功勞自然就落到了宋凌珊的頭上,讓宋凌珊對林逸有一種說不出的古怪感覺。

說是感激吧,也不算感激,但是林逸出事,也是宋凌珊絕對不希望看到的。

“宋隊!海警那邊回話了,方圓一公里之內都沒有發現落水者,是加大搜索范圍,還是……”說話的是一中隊的隊長劉王力,宋凌珊今天是帶著他們一中隊過來的。

“我請示一下吧……”宋凌珊嘆了口氣,如果一公里之內還沒有發現兩個人,那么要么就是已經被沖到了更遠的地方,要么就是已經沉入了海底。

加大搜索范圍,估計也無濟于事,再找下去,所做的大多數都是無用功了。

陳局長的電話正在通話中,想來這件事情他所面對的壓力也很大,掉下水的人可是陳雨舒啊!陳家的寶貝孫女,要是就這么死了,后果可想而知……

宋凌珊又撥通了楊懷軍的電話,楊懷軍已經正式升任常務副局長,分管刑偵隊和隊,除了陳局長,楊懷軍就是宋凌珊的直屬上司。

“小宋,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么?我正在省里開會。”楊懷軍接到了宋凌珊的電話,問道。

“恩?楊局,您沒在警局?”宋凌珊也是一愣,沒想到楊懷軍今天剛好不在:“游樂場的事情,你還不知道?”

“游樂場出了什么事情?”楊懷軍真的不知道游樂場出了什么事情,之前開會的時候,楊懷軍的手機是關閉的,現在會議中間休息,楊懷軍打開手機看看有沒有下屬發來的緊急短信,剛開機不久,就接到了宋凌珊的電話。

“陳雨舒,還有您的朋友林逸,在蹦極的時候,繩索突然斷裂,兩人一起掉進了海里……”宋凌珊匯報道:“已經聯系海警幫忙對海面一公里進行搜尋,不過卻沒有發現兩人。海警那邊問我,是加大搜索范圍,還是……不過我個人認為,兩個人被蹦極的繩索綁在一起,落入海中,就算會游泳,恐怕也兇多吉少了……”

“兇多吉少?”楊懷軍有些古怪的重復了一遍這四個字,有一種好笑的感覺,不知道說什么好。

之前楊懷軍聽到陳雨舒的名字,心中下意識的一驚,陳宇天的妹妹要是出了事兒,這可絕對不是小事兒!但是之后聽到陳雨舒是和林逸一起掉進海里的,心一下子就放進肚子里,這種情況下,自己都死不了,別說是林逸了!有林逸在,陳雨舒肯定會平安無事,而宋凌珊,實在是想太多了。

“是的,一公里的范圍還沒有找到他們,要么就是被海水沖到更遠的地方去了,要么就是已經沉入了海底!”宋凌珊說道:“無論是這兩種情況的哪一種,都沒有生還的希望了。”

“小宋,你可以讓海警收隊了。”楊懷軍說道。

“哦?楊局,你是說,要放棄搜尋?”雖然宋凌珊的心里面,也是這么想的,但是事情關系到陳雨舒,宋凌珊還真有點兒頭痛!

雖然對陳雨舒的哥哥陳宇天印象不是很好,但是工作和生活,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兒。

“放棄?誰說要放棄了?”楊懷軍笑道。

“可是楊局,不是您說讓海警收隊的么?”宋凌珊一愣。

“讓海警收隊,不代表就是放棄了搜尋!”楊懷軍說道:“我又沒讓你們收隊!”

“可是我們……”宋凌珊有些不懂楊懷軍的意思:“海警都找不到人,我們又怎么搜尋?”

“誰讓你們去海里搜了?讓你們的人隨便找搜快艇,沿著附近的海岸線找一找,或許就能找到人了。”楊懷軍給宋凌珊指了一條便捷之路。

“海岸線?楊局您的意思是,找他們漂上岸的尸體?”宋凌珊是絕對不會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兩人會生還的

剛剛發錯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