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好丈夫  第九百八十六章:朱厚照回宮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好丈夫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好丈夫  更新時間:2013-05-08
 
一輛馬車滾滾過了朝陽門。

這是一隊奇怪的隊伍,馬車雖然普通,可是周圍卻是南洲都督府衛隊的服侍,南洲因天氣炎熱,所以在衣物上與這里有些不同,都督府的兵衛一身凜然,小心翼翼的拱衛著這輛奇怪的馬車,駛入了寬闊的御道。

如今京師的人,眼睛都毒辣的很,只看神態和衣物,就能瞧出對方的出處,單看軍服,也能分辨對方的來路,從南洋到南洲,從天竺到極遠的昆侖洲,無論是哪里來的軍馬,他們都已經習以為常。

南洲的軍人,總是皮膚略帶幾分小麥色,一進京師,眼睛就免不了四處亂瞅,這是因為南洲荒涼,天氣又酷熱,所以一進這繁華的城市,就如鄉巴佬進了城。

可要是天竺來的軍人,皮膚則是顯現黝黑一些,不過所到之處,卻都帶著幾分戒備,甚至走路時,手都不禁會做出一副扶劍的姿態,據說這是因為楚軍在那里剛剛立足,天竺人口諸多,偶爾總有一些當地的土著滋事,所以這些人習以為常,神經總是緊繃。

無論如何,誰也沒有對這支隊伍產生再多的興趣。

現在的京師,也無人會有去興趣去關注這些事,現在仍是正德年,年號并未變,不過新皇帝已經登基了,只是奇怪的是,新皇帝登基,卻沒有改朝換代,似乎也沒有改元的意思,這實在有悖傳統,不過那一日的宮變實在讓人嚇人一跳,實在是參加的人太多,幾乎京師里的所有軍馬,還有貴族、商賈都湊了這個熱鬧。

皇帝雖是變了,可是大家的生活并沒有改變,照樣還是該上工的上工,該醉生夢死的醉生夢死。

生活節奏,已經無形中加快了許多,再也不復從前的悠閑。便是從前最清閑的讀書人,如今大多數也都入了衙門或進了工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做,未必所有人都能稱心如意,可是至少,所有人的生活都改善了許多。

車廂的簾子掀開。露出一個曬得黝黑的年輕人。年輕人的臉龐雖然幼稚,可是那臉色卻帶著幾分憂愁。

他一路北來的時候,就聽到了這壞消息,柳師傅登基了。

朱厚照就算再貪玩,當然也知道這意味著什么,他才是大明的皇帝,國無二君,天無二日,他甚至心驚膽戰的在想。這一趟入京,或許是他的人生終結。

怎么會變成這樣?

朱厚照想不通,他一直都很容易相信別人的,就像他曾經可以無條件信任劉瑾,對柳師傅,他更有幾分依賴和信任。

“看來。一切都不太一樣了,小六子啊小六子,怎么辦呢?”朱厚照坐在車里,將窗簾放下,他懷抱著一只小袋鼠,小袋鼠似乎不太受得了這寒冷的天氣,蜷在朱厚照的懷里。雖是被南洲的羊絨毯子裹著,仍是帶著不安,它伸出舌頭,舔著朱厚照的下巴。

朱厚照心事重重。將這小袋鼠抱的更緊,又是吁了口氣,現在的他,既想飛一樣入宮,去見自己的母后,去質問柳師傅,又帶著幾分畏懼,有一種禍福難料的感覺。

經過了一兩年的磨礪,朱厚照畢竟長大了,雖然他喜歡南洲的天氣,喜歡那里說話帶著幾分粗獷的人,可是朱厚照卻是知道,他必須回來,必須見見母后,必須給自己的祖宗們一個交代。

馬車已經到了午門。

南洲的都督衛隊正要將馬車交割給宮內的禁衛。

誰知在午門這里,禁衛們如臨大敵,一個武官昂然出來,道:“來人是誰?”

馬車邊的禁衛們竟然不知該如何稱呼朱厚照,一時詞窮。

那武官道:“可是陛下嗎?”

陛下……只能有一個人稱呼,不過朱厚照被人稱呼為陛下,似乎也沒什么不妥,都督衛隊的領隊連忙道:“正是,我等奉命保護陛下入京……”

“不能過。”武官不等這人說完,已經毫不猶豫的擋了駕,口吻中帶著不容置疑。

“可是……”有人要爭辯。

“沒有可是,說不能過,就是不能過。”

車里的朱厚照已經氣炸了,這是他的家,現在被人占了去,便是回家都不能,既然如此,那么還讓他回來做什么?

誰知守門的武官繼續道:“陛下既是天子,豈可由午門出入。自然該當自大明門入宮。”

這一句話道出來,朱厚照才愣了一下,一時反應不過來。

他不該是東昏侯嗎?現在居然還有人稱呼他為陛下,稱他是天子,這倒是讓人沒有想到。

馬車只得改道,果然大明門那邊,大門已經大開,張永正翹首以盼,一見到了朱厚照的馬車,臉色帶著幾分激動,不管怎么說,這個皇帝畢竟是他帶大的,感情深厚,他連忙迎上馬車,拜倒在地,道:“奴婢見過皇上。”

車簾子被拉開,探出的不是朱厚照的腦袋,而是袋鼠的小腦袋,小袋鼠驚慌不安的看著外面的世界,身體瑟瑟作抖,也不是因為寒冷,還是害怕。

張永目瞪口呆。

緊接著才探出一個腦袋來,卻是張永熟悉的朱厚照,朱厚照并沒有理會張永,而是煞有介事的對小袋鼠道:“小六子,這就是張伴伴,你不要害怕,張伴伴很會照料別人的,你是不是餓了?放心,等見了母后,我就教人給你準備吃的。”

小袋鼠叫了幾聲,朱厚照露出了笑容,連忙扯下簾子道:“想必是凍壞了,張伴伴,你起來。”

張永無言以對,只得起來,道:“奴婢奉太后娘娘之命,迎接陛下入宮,娘娘久候多時,陛下速速入宮為宜。”

說罷馬車加快了速度,在張永的帶領下,飛快往坤寧宮去。

這一路,朱厚照在馬車里突然問:“柳師傅呢?”

張永現出幾分尷尬之色,道:“柳……皇上今日清早就去了諮議局,要晚些才能回來。”

朱厚照頜首點頭,沒有再說什么,馬車很快到了坤寧宮,而此時,張太后已是翹首守候了許久,朱厚照連忙下車,抱著小袋鼠飛快沖上去,眼淚揮灑出來,道:“母后……”

張太后亦是雙目含淚,卻是罵道:“你這混蛋,去了哪里,娘也不要了……”罵了一半,卻是罵不下去,只得將朱厚照扶起來,道:“你都黑了這么多,啊……這是什么……”

張太后被朱厚照懷里鉆出來的袋鼠嚇了一跳。

朱厚照興致勃勃的道:“它叫小六子,來,小六子快給母后打個招呼。”

張太后剛剛軟化下來的心,又不禁抽搐起來,怒喝道:“到了現在,你還是小孩子心性,哎……你進來說話。”

進了坤寧宮,張太后屏退了宮人,唯有一個奶娘,抱著一個孩子木然站在一邊。

朱厚照看著那孩子,忍不住道:“母后……你……你……這是我弟弟嗎?”

張太后頓時面無血色,怒罵道:“這是你外甥。”

“哦,哦……”朱厚照想到了是柳乘風的孩子,頓時不知該用什么心情去面對,不過他還是靠近了一些,由衷的道:“很可愛,很像姐姐,和我的小六子一樣可愛。”

說罷眼睛又落在袋鼠身上,道:“就是眼睛沒有我家小六子漂亮。”

張太后拿他沒有辦法,嘆了口氣,道:“皇兒,到了現在你還糊里糊涂,你可知道,你這一趟回來,是多兇險,哀家有時候真的在想,寧愿你不要回來,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今日回來,就不能再說胡話說糊涂事了,皇帝那邊,雖然在哀家面前多次提及對你甚是想念,可是皇帝是什么心思,誰能知道,待會兒他就要見你,你說話小心一些,決不可再自稱是朕,要叫他陛下,要行君臣禮,知道嗎?若是他向你說,讓你重新登基為帝,你切不可答應,就說你為人昏庸,不堪大用,這或許是他試探你也不一定,總而言之,你不要再糊里糊涂,這是事關著生死的大事。”

朱厚照心情黯然,淚花從眼中閃出來,道:“母后,這世上就真的沒一個可以信任的人嗎?劉伴伴是這樣,柳師傅也是這樣。”

張太后嚴厲的打斷他:“不許再叫柳師傅,要叫陛下。”

朱厚照咬著唇,不說話了,眼淚滴滴答答的落在懷里的袋鼠身上,小袋鼠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伸出舌來舔舐他的衣襟。

正在這時候,谷大用進來,道:“皇上已經回宮,讓奴婢前來接陛下去正心殿說話。”

一下陛下,一下皇上,叫的還真有些別扭。

張太后冷聲道:“你去,記著哀家的話。”

朱厚照唯唯諾諾,乖乖跟著谷大用去了。

第二章送到,今天晚上,還會有一更,放心,老虎的書,一向會給一個最圓滿的結局,小說嘛,總是有先抑后揚,總而言之,不會讓大家失望。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