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一百四十一章:核驗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這狀況實是有些水深火熱,在朱厚照的心中,方繼藩的分量是很重的,他自是不愿方繼藩遭殃了。

好吧,只有找個給他們哥倆背黑鍋的了!

而跟著朱厚照來的劉瑾站在殿中角落里,只一聽,頓時一股可疑的液體濕了褲襠,兩腿一軟,便覺得天旋地轉,很干脆的栽倒了。

太皇太后目中帶著肅殺道:“來人……”

“奴婢冤枉啊!”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劉瑾知道已到了生死關頭,哪里還敢為方繼藩擋槍。

他磕頭如搗蒜,痛哭流涕地道:“奴婢是宮里的人,豈會不知道這宮中的規矩,奴婢……奴婢沒有代殿下抄寫啊,奴婢冤枉!”

一聽劉瑾喊冤,太皇太后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厲聲道:“既不是你,那究竟是誰?”

劉瑾下意識地抬頭,小心翼翼地看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一副怡然自若的樣子,面不紅、氣不喘,其實心里卻是緊張得厲害,他不發一言。

這一切都被太皇太后收在眼里,猛地,她想起來了什么,道:“是方繼藩嗎?”

劉瑾淚如雨下,期期艾艾地道:“奴婢不敢說。”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保準是方繼藩了!否則,劉瑾定會矢口否認,又怎么可能說不敢說呢?

太皇太后臉色蠟黃,顯得可怕!

她深吸一口氣才道:“如此的曲解經義,離經叛道,實是可怕啊,這樣的人還留在太子身邊,倘若誤導了太子,這是何其嚴重的事。哀家對方繼藩并無成見,甚至還覺得此人聰明透頂,和尋常的少年人全然不同。難得太子喜歡他,陪著一起讀讀書,也沒什么不好。可現在看來……”

她冷著臉,瞥了一眼這才知道事情比想象中更加嚴重的朱厚照,隨即喝問王艷道:“王艷,你立即從這邪經之中挑選出離經叛道之處,呈送到哀家面前來,到時再將皇帝叫來,這件事,哀家不得不管了。”

王艷本想應承下來,說到底,太皇太后是想先從經注之中進行批判,隨后再將陛下請來,當面質問的。

這方繼藩……怕是好日子到頭了。

可當他抬頭,就見朱厚照冷冷地看著自己,他心里便猛地咯噔了一下!

不成啊,在這經注之中挑錯,若是挑的好了,就得罪了太子殿下,挑的不好,太皇太后這兒,自己無法交代,這……其實是坑哪。

再者說了,他侍奉著太皇太后,一直都在和太皇太后讀經,這經書他倒是耳熟能詳,可經中的意思,卻是一知半解。

其實這是可以理解的,經書嘛,本就生澀難懂,這經里哪里是胡說八道,他也不知道啊。

經過一番短暫的深思熟慮后,他便哭喪著臉道:“娘娘,奴婢以為,此等道經,需請真人親自檢驗為好。”

太皇太后正在氣頭上,見王艷推諉,本是怒氣沖天,可聽了王艷的解釋,臉色也緩和了些。

不錯,哪能指望一個太監來找出經文的錯誤的啊,就算如此,也難以服眾!

那方繼藩畢竟是南和伯子,是太子的伴讀,而且近來據聞皇帝對此人多有夸獎的,想要說服皇帝,需名正言順方可!

于是她頷首點頭:“將此經送道錄司,命其召龍泉觀普濟真人親自核驗,這樣……也好給這宮中上下一個交代。”

王艷終于長長的松了口氣,至少……這事兒和自己沒關系了。

至于那龍泉觀的普濟真人,歷來受娘娘的信任,當初成化皇帝在時,道士滿天飛,個個借此機會想要討好成化皇帝,甚至還有一些人,到了借機亂政的地步,而普濟真人,卻并不曾摻和,依舊躲在道觀中讀經。

就算皇帝屢屢召喚,這位普濟真人都不肯入宮,說是修道之人,該以讀經修行為重,煉丹乃旁門左道,陛下召小道入宮,若是想要學經,小道欣然愿往,若是想要召小道煉丹,卻不敢去。

如此一來,這普濟真人便被冷落了,若不是太皇太后敬重他的為人,只怕早被其他道人戕害了!這家伙不開竅,大家都在煉丹,唯獨你在讀經,你什么意思,砸飯碗?

此后成化皇帝駕崩,其余道人,大都被驅逐,這普濟真人,反而扶搖直上,以至于連他所在的龍泉觀也水漲船高。

現在,太皇太后令普濟真人去核驗,實是再好不過了。

于是王艷忙取了經,隨即到了禮部,禮部道錄司的官員一看,得知乃是太皇太后下的口諭,哪里敢怠慢。

只是心下,卻不免得嘀咕起來,到底是多大的事,還要太皇太后親口吩咐呢?

若是尋常的道人,專門負責管理道門的道錄司官員只需一紙公文,便可將其傳喚來。

可這位普濟真人地位卻有所不同,因而禮部這邊,還是親自帶著親自前往西直門外的龍泉觀,到了山門,先是命人通報,隨即入觀。

普濟真人喻道純得知有太皇太后口諭來,本在呂祖殿中讀經,卻也疑惑起來。

他在成化二年時,便已封為體元守道悟法高士,此后掌龍泉觀,又封為普濟真人。等到成華皇帝駕崩,弘治皇帝登基,便敕為“安恬養素沖虛湛然演法靖化普濟真人”,名字很長,而且一般名號越長,就越厲害。

除此之外,皇家還賜予二品銀章,因而,在道門之中,許多人都認為,普濟真人乃正一道在北方的領袖。

須知整個大明,只有兩個道門獲得了合法的地位,北方為全真教,而江南則為正一道,這是自太祖高皇帝以來,欽定的兩大道門分支,至于其他道門,則因為沒有獲得朝廷認可,因而衰弱,或是最終成為兩大道門的分支。

全真教在北方十分盛行,幾乎沒有正一道的立足之地,其中尤以京師之中的白云觀為首,更是盛極一時。普濟真人則作為江南正一道的道人,卻在京師風生水起,也算是異數了。

于是喻道純親自來迎接,迎那官員至呂祖殿,二人分賓而坐,官員說明了來意,便呈上。

聽說竟有人歪解道德經,喻道純頓時露出了不悅之色。

這等離經叛道之事,其實已越來越少了。

自太祖高皇帝之后,欽定了正一道和全真教為正宗道門,朝廷對于道門的管束,也開始變得森嚴起來,為了防止有邪門歪道胡亂曲解道經,道錄司往往會對其進行重懲。

畢竟,這道經的注解已成了官方的行為,而且,有一些居心叵測之徒,借這道德經,暗中進行曲解,在地方上匯聚三教九流,圖謀不軌,也是屢見不鮮,所以對待這等人,喻道純天然的生出反感。

于是他鄭重其事地道:“就請放心,貧道定當仔細核驗。”

應下此事后,他送走了官員,喻道純便召集了幾個弟子。

這幾個弟子,具都在四五旬上下,已經跟隨喻道純數十年,眾人盤膝而坐,喻道純朝向一個弟子道:“你來念……”

“是。”那弟子頷首點頭,隨即取了,念誦道:“夫道者,元X虛無,混沌自然,二儀從之而生,萬有資之而形,不可得而為名,強為之名曰道………”

一開始聽的時候,喻道純臉色凝重,而其他弟子,也面露不忿之色。

雖然對道經的理解,正一道和全真教各有不同,而在正一道的內部,又有不少的分支,可無論怎么說,對于其他道派的注解,他們還是予以尊重的。

只是這不知從哪兒來的經注,顯然是某個別有用心之人所寫,現在太皇太后親自將此經注送來,大家第一個想法,這定是什么邪書。

不過……只起了一個開頭,忍耐不住的弟子們,原本早已摩拳擦掌的想要尋毛病,卻具都愣住了。

這一起頭,雖沒有深入,不過是先從道可道、非常道開始講解,卻似乎……并不覺得有什么問題啊。

而且,只這一開篇,非但不覺得是離經叛道,反而……竟還隱含著道德經中更深層次的道理。

弟子們面面相覷,一個個竟不知說什么好。

喻道純似乎也察覺出了不對勁,便朝誦讀的弟子道:“取吾來看看。”

現在,他倒是很想知道,下頭寫的還有什么,等人念誦,實在有些難耐,還不如自己親自來看更實在。

于是弟子忙將奉上。

喻道純則正襟危坐,開始看起來。

‘故首章之首,宜以道一字句絕,如經中道沖而用之之章,亦是首揭一道字……’

喻道純看到了下一句之后,瞳孔竟開始收縮起來。

這一句,依舊還是對‘道可道、非常道’的解讀。

他忍不住低聲喃喃:“故首章之絕,宜以道一字句絕……不錯,不錯,以道而絕,方是道德經的根本……”

這一讀之下,喻道純的眉頭擰得更深了,這本經注,相比于其他歷代的經注,竟非但沒有叛離的感覺,反而喻道純覺得,與自己所誦之經合二為一!

此等解讀,更令人耳目一新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