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四十三章 杜相罹患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31
 
“執失思力走了?”李恪親自送走執失思力后,又回到了內院,岑文本見李恪歸來,于是問道。

李恪回道“不錯,方才弟子已將他送走。”

岑文本想了想,對李恪道“陛下下旨,命突厥各部貴族家小遷入長安,人數多達萬戶,執失思力來此,想必就是為了此事吧。”

如今的岑文本已不是專司修文撰書的秘書少監,而是輪值省內,以被李世民垂詢的中書舍人,許多詔書都自岑文本手中草擬發出,很多情況下他比李恪的消息還要更加靈通。

李恪道:“正是,突厥各部貴族即將奉旨抵京安居,這個節骨眼上他們想借弟子的大旗來鎮壓京中的部分宵小。”

岑文本問道:“殿下在偏廳待了有些時候,想必是應了他了?”

李恪提起手邊的茶壺,親自為岑文本倒了杯茶,道:“執失思力于弟子曾有救命之恩,弟子不便回絕。”

岑文本看著李恪的樣子,卻知道事情絕沒有這么簡單,李恪向來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執失思力光著一張臉便要求李恪,李恪不可能答應地如此爽快。

李恪雖年少,但卻是只實實在在的小狐貍,李恪出手絕不會走空。

岑文本看著李恪的樣子,對李恪問道:“看殿下心情頗佳,想必方才必有所得吧。”

李恪笑道:“還是岑師知我,他們想借弟子之威,弟子正好也借他們人多勢眾,方才弟子親自送執失思力出門,現在就算執失思力自己說他不是弟子的人,也不會有人相信了。”

執失思力拜訪李恪,興許是有事相求,這倒不稀奇,但李恪竟親自送了執失思力出門,這若是叫旁人看在了眼中,自然就把執失思力劃做了他楚王黨羽了。

若非如此,以李恪堂堂親王的身份,又何必如此禮待一個胡人?

執失思力想借李恪之威,但李恪要的卻是執失思力這個人,一場交易誰賺的更多自然就顯而易見了。

李恪同岑文本正在飲茶說著突厥之事,而就在此事,李恪王府的護衛便突然走進了內院。

“啟稟殿下,娘娘命人自宮里傳來的消息。”護衛對李恪道。

楊妃在宮中為堂堂貴妃,只在長孫皇后之下,消息自也靈通,她既專程命人來傳,自然不是小事。

李恪道:“岑師不是外人,盡管講來。”

護衛回道:“方才政事堂朝會之后,陛下并未回宮,而是直往蔡國公杜相府上而去,很是匆忙。”

皇帝朝議之后未曾回宮,而是直奔大臣府上而去,此事著實怪異地很,李恪正思索著,忽然想起了一事。

李恪忙對身旁的岑文本問道:“杜相近日可曾參朝?”

岑文本回道:“昨日是臣在宮中當值,昨日杜相便告了病假,并未參朝。”

岑文本話音一落,一瞬間李恪明白了過來,唐史有載,蔡國公杜如晦英年早逝,他的止壽之期正是在貞觀初年,說不得便是這一次。

李恪忽然神色一正,眉頭輕鎖,對岑文本道“父皇如此焦急,莫非是杜相病危了?”

聽李恪這么一說,岑文本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大唐若論武功,眾將之中當以“李靖、李績”二李為首,但若論文治,首推房杜。

“建平文雅,休有烈光。懷忠履義,身立名揚。”

杜如晦史評之高,冠絕群臣,他在貞觀一朝的價值無人可與替代。

但是李恪最為關心的卻還不是他的價值,而是杜如晦死后整個朝堂的變動。

大唐宰相數位,中書令、門下侍中、中書侍郎皆可稱相,但李恪很清楚,所謂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陰陽,順四時,下遂萬物之宜,外鎮撫四夷諸侯,內親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職也。

滿朝上下,真正算得上是手握宰輔相權的只有節制六部的尚書左右仆射兩人而已,其他均是陪襯。

而如今,左右仆射分別握在房玄齡與杜如晦二人手中,而杜如晦若是去了,這尚書右仆射一職將花落誰家,李恪也拿不準。

但杜如晦的尚書右仆射是自長孫無忌手中承得,杜如晦若是去職,尚書右仆射八成便會重回長孫無忌手中,到時長孫一黨節制六部,吃虧的自然還是李恪。

岑文本看著李恪鎖眉的模樣,自然也知道李恪在擔憂的是什么,于是對李恪道:“殿下也不必太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