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三十三章 聯親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7-06
 
依李元昌之意,他本欲請李承乾出面,向李世民提起大唐與突厥人聯姻之議,而后將阿史那云許給他。

李元昌想的倒是挺好,但李承乾聽了李元昌的話,卻動了其它的心思。

李元昌剛走,李承乾便命人備紙研墨。一封奏章便自東宮送進了立政殿。

“父皇親閱,兒臣承乾敬奏:父皇神武,北伐突厥,生擒頡利,乃有今日北線之安,然今頡利病重,恐命難久。頡利若去,突厥人心勢必動蕩,故當下之要當為施恩突厥,安撫人心。兒臣竊以,或可擇一宗室子,娶頡利嫡女阿史那云,冊襄王,封定襄大都督,世鎮北地。一可安突厥之心,二可壯北地之勢,望父皇圣裁。”

李承乾的奏章中并未提及李元昌,更未提及李恪,但這封奏章卻無異于一把利刃,一下子插進了李恪的心窩。

李承乾的信中雖未提及何人迎娶阿史那云,但長安城中的明眼人都看得出,大唐宗室子弟中,沒有任何人比李恪更加合適了。

李恪少時為質突厥,本就與阿史那云走的極近,再加上李恪又與突厥眾多首領相熟,若是李恪迎娶了草原明珠阿史那云,再由李恪出面安撫,自然事半功倍。

而且如此看來對李恪也極為有利,李恪既能抱得美人歸,又能收攏突厥之勢,自然是一舉兩得。

可這僅僅只是表面而言,因為李恪若當真娶了阿史那云,那他付出的代價將會是易爵襄王,出任定襄,至此李恪一脈為大唐守備北線,永鎮漠南,不得再返長安。

自打頡利被擒,突厥國滅,頡利漠南故地便被分為六州,分屬定襄、云中兩大都督府,而定襄便掌漠南半壁。

若是對尋常皇子而言,襄王、定襄大都督、世鎮北地,這樣的官爵在漠南幾乎是說一不二的人物,自然算得上是極大的恩遇,但對于李恪而言,卻并非如此。

李恪要的不是橫行一方,高官厚祿,他若是為了這些,大可請旨外放,去往揚州封地便是,又何必留在長安,他要的是太極宮中的那張龍椅,手握傳國玉璽的無上權力,他要稱帝,而一個世鎮北地,回不來長安的皇子是不可能成為儲君,成為皇帝的。

用半個漠南換整個大唐江山,于李承乾而言自然很是劃算。

李世成對李承乾寵愛非常,當李承乾的奏折進京,第一時間便直抵李世民的案頭,而李承乾奏折中所言正中李世民之心。

李世民太需要這樣一個人了,頡利若死,突厥人便沒了名義上的首領,李世民同樣擔心生亂,李承乾奏折中所言,恰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若當真能有宗室子弟迎娶阿史那云,既能穩定漠南及突厥人,使李世民對突厥人放心,也能籠絡突厥人心,使突厥人對大唐放心,對朝堂而言自是極大的助益。

故而李世民方一看到李承乾的奏章,當即大悅,雖未直接指婚,但也命宗正寺查閱皇室譜牒,擇選適齡宗親。

一下子,一個艱難的選擇便擺在了李恪的眼前。

上疏請求聯姻,娶阿史那云,出鎮定襄,至此退出奪嫡之爭,與皇位無緣,抑或是對此事不聞不問,老老實實地縮在他的楚王府中稱病不出。

李恪若是稱病不出,固然保住了自己奪嫡的最后一絲機會,但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阿史那云嫁于旁人,甚至還會引起李世民對他的猜忌。

“本王這個皇兄好本事,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一招聯姻計,實在叫本王進退兩難。”李恪自右驍衛衙門回府,還未坐定,便自王玄策手中得到了從宮中傳出的消息,咬牙道。

在此之前,一直都是長孫無忌在同李恪為難,而這一次,卻是李承乾同他的交鋒,李恪著實是被他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王玄策看著李恪,問道:“此事已然如此,卻不知殿下如何權衡?”

王玄策的話倒是一下子問住了李恪,李恪頓了半晌,才道:“阿云絕不能嫁于旁人。”

王玄策聞言,眼中露出一絲緊張,接著問道:“那殿下是要放棄皇位,上書求娶阿史那云嗎?”

李恪聽著王玄策的話,面露難色。

若說李恪對阿史那云沒有絲毫的情意,那是假的,連李恪自己都不愿相信。

但若說求娶阿史那云,也還倉促地很,李恪根本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在這樣的前提之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