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三十七章 漢王入套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7-07
 
李元昌一向心高氣傲,自詡為大唐宗室第一才子,把自己視作如顧愷之那般天縱之資,故而對蕭沅若的話很是受用。

蕭沅若把李元昌哄地高興,李元昌當即大口一開,不醉不歸,接著,李元昌便借著雙喜臨門之意,連飲數杯。

李元昌本就不是海量之人,在旁人刻意恭維之下,不知不覺,便喝地有些昏沉了。

李元昌醉酒,蕭沅若豈敢怠慢,借口擔心李元昌醉酒摔了,自己萬萬怠慢不起,便如往常一般,另置了一處雅間,命在席間獻曲的伶人扶著李元昌進去歇息,好生照看,待稍稍解了酒后再行離開。

采荇堂本就有專供尊客醉酒歇息的內間,故而也便利地很,也無人多疑。

當日午后,一縷淡黃色的陽光透過薄薄的紙窗,灑在了采荇堂內間地面的青磚上,灑在了床沿邊,也灑在了李元昌的臉上。

午后的陽光雖不比正午時那般刺目,但映入眼中,李元昌在淺睡中依舊覺出明晃晃地一片,晃眼地厲害,不知不覺地竟慢慢轉醒了。

李元昌睡飽了醒來,頭還有些昏痛,顯然是因為午間多飲了酒,還未徹底緩過來,不過身子倒也無礙了。

李元昌估摸著時辰已經不早,心中還想著是不是該去一趟太上皇李淵的大安宮,請李淵出面,再幫他推上一把,確保他迎娶阿史那云之事再無變數。

李元昌心中想著,便想要坐起身子,可當他用力想起身的時候,卻猛然發現,原來自己的胸膛上竟是一只女人光滑的手臂,而在他的身旁,一個顏色姣好的妙齡女子正不著寸縷地睡在一邊,緊緊地摟著他,身上還有幾處淤青。

而至于他自己,也是同樣的一絲不掛,就連他的衣服也都被丟在了一旁的地下,散落了一地。

李元昌絲毫不記得自己做了什么,但看著如此香艷的場景,誰還不知方才這里發生了什么?

看到眼前的景象,李元昌的腦子“轟”地一下子炸開了。

李元昌本也不是什么矜持之人,雖年紀不大,卻也是青樓瓦肆中的常客,若是放在往日,這倒也算不得什么,可如今卻是特殊時期,不比尋常。

李元昌已面圣請求作為聯姻之人,迎娶阿史那云,此事大半個長安城都已知曉,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傳出于他宿妓的消息,只怕于他不利,甚至會影響到他迎娶阿史那云之事。

李元昌看著睡在他身旁的女子,心中想著如何才能叫她閉嘴,切莫擾了他的大事。

“你是何人,怎會在本王身旁?”李元昌粗魯地推醒了身旁熟睡著的女子,問道。

身旁的女子被李元昌粗魯地推醒,雙眼一睜,看著李元昌,眼中竟透出一絲畏色,猛地縮到了一邊。

“本王問你這是何處,你是哪家的倌人?”李元昌不知這女子為何會是這副模樣,再次問道。

女子回道:“此處是采荇堂的內間,王爺已經在此睡了許久,小女也不是哪家青樓的倌人,小女是在采荇堂唱曲兒的曲女。”

李元昌聽了這女子的話,心中大震,他當即環視了四周,果然,這房間的布置眼熟地緊,正是他往日在此歇息過的采荇堂內間。

李元昌問道:“本王為何會在此處?你又怎的會在此處?”

女子聞言,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之事,慢慢地啼哭了起來,過了半晌才抽泣著回道:“王爺午間飲多了酒,神志不清,小女便奉幾位公子之命將王爺攙扶進內間稍作歇息,好生照看。王爺是采荇堂的貴客,小女自當仔細照看,可誰曾想,王爺進了內間后竟突發色心,也不論小女從與不從,便將小女給”

這女子說著,到后面已經有些泣不成聲了,顯然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李元昌聞言,瞬間有些驚慌了。

原來事情遠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地多,此處并非是什么青樓妓館,而是他午間飲酒的采荇堂,而這女子更不是青樓中人,而是采荇堂里唱曲的良家女。

宿妓青樓,說出去雖不好聽,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最多就是叫人非議幾句,可這女子若是良家女,那便全然不同了,他這么做可是觸犯了大唐律例,是要被依律懲處的。

李元昌也是此道老手,他本能地掀開了被褥,低頭看了看床上,心一下子沉進了谷底。

純白的床單正中,點綴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