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三十八章 自作主張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7-08
 
李元昌乃太上皇之子,貴為親王,平日里仗著李淵的寵愛,在這長安城中也算是膽大妄為。

但縱然李元昌膽子再大,有兩個人他卻是萬萬不愿得罪的,一個毋庸置疑,自然是皇帝李世民,而另一個便是魏征。

魏征性情耿介忠直,雖曾為隱太子舊臣,但卻沒有半分降臣該有的謹小慎微的模樣,反倒時常犯顏上諫,因為所奏之事還數次惹惱李世民,就連一向以直諫著稱的王珪都自覺不如,說出了“每以諫諍為心,恥君不及堯、舜,臣不如魏徵”之語。

李元昌固然尊貴,但魏征有時連皇帝的面子都不給,他李元昌又算得上什么?

就在魏征從刑部下值回府的路上,便遇到了自稱是那女子阿爹的中年男子攔路伸冤,狀告漢王李元昌玷污了其女。

魏征為人忠亮節義,而這中年男子攔路所伸冤之事正是在魏征刑部尚書職權之內,他豈會坐視不理。

脾氣暴躁的魏征受了這人的狀子,當即大怒,親自帶人前往采荇堂,欲要捉拿李元昌,請旨治罪。

當魏征拿著狀子,風風火火地趕到采荇堂大門時,此時的李元昌已經得到了魏征已至的消息,便想要趁著魏征趕到之前收拾好,然后矢口不認。

李元昌一面命隨自己趕來的仆從擋住正要上樓的魏征,一面自己急忙四處尋摸著衣服,想要先將衣服穿好。

可李元昌實在是高估了他的仆從,抑可說他是低估了魏征,光是靠著他的那幾個人,豈能擋得住犟脾氣的魏征。

“魏尚書止步,漢王殿下正在屋內歇息,還請魏尚書勿要擅闖。”李元昌的家仆也知魏征不好惹,上面便抬出李元昌來,想要鎮住魏征。

可魏征連皇帝李世民都輕易鎮不住,區區一個漢王的名頭他又怎會忌憚。

魏征看著擋在身前的漢王府家仆,喝道:“本部受百姓訴狀,特來此捉拿嫌犯李元昌,你等速速退下,否則便是連坐之罪。”

在他們奉命擋住魏征之時,李元昌已經下了死令,他們也退縮不得,面對魏征的呵斥,他們縱心中生畏,卻也只能硬著頭皮道:“魏尚書這是何意?王爺尚未召見,你便要硬闖,莫不是要犯上嗎?”

論官爵,李元昌乃是親王,自在魏征之上,漢王府家奴的話倒也沒錯。

可他們這話對旁人說興許還有用,可魏征連皇帝的帳都不買,李元昌便更不會了。

“今日本部非進不可,莫不是你們還敢攔我不成。”魏征說著,也不管漢王府家奴的反應,自己硬著頭皮便往內間走去。

這些漢王府家奴的腰間都佩掛有刀劍,可魏征當面,他們豈敢拔刀?

魏征的大名他們豈能不知,就連魏征數次觸怒皇帝,尚且無礙,他們又能拿這頭犟驢如何,難不成還敢將他扣押不成?他們自然沒有這個膽量。

魏征說著,全然不顧擋在他身前的幾人,直往內間而去。

“砰!”

魏征到了門外,猛然一腳踹開了房內,身子矯健非常,哪像是一個年過四旬的文人。

隨著魏征的一腳,房門為之洞開,魏征抬眼一看,果然,屋內的李元昌正一面披著外袍,一面匆忙地系著腰帶,顯然是未能在魏征破門之前收拾停當。

王玄策做局,自然不會只做一處,他不僅要依照李恪之意,叫李元昌無法迎娶阿史那云,同時他還有自己的想法。

魏征正在采荇堂捉拿李元昌,與此同時,王玄策已經悄悄地來到了頡利的右衛大將軍府。

王玄策之所以悄悄來此,防備不是李元昌和李承乾,而是李恪,因為他是背著李恪來的。

“下官王玄策,拜見豁真。”頡利府上的偏廳中,王玄策對阿史那云拱手拜道。

阿史那云聞言道“先生叫錯了,阿爹已非突厥可汗,我亦非突厥豁真,眼下我不過一尋常突厥女罷了。”

王玄策道“豁真于殿下和我有恩,無論時局如何,在在下心中,豁真永遠都是豁真。”

阿史那云倒也不想同王玄策去計較這些,只是問道“日前我已同楚王見過,不知此時楚王遣你來此又有何事?”

阿史那云知道,王玄策乃李恪心腹,除了李恪,還有誰能喚地動他,故而阿史那云想當然地以為王玄策是奉了李恪之命來此。

不過王玄策卻搖了搖頭回道:“在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