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二章 皇子外放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7-15
 
白虹貫日,異象生后,大唐君臣們也沒了繼續宴飲的心思,大宴草草結束后,李世民便命京中各省,各部監首官同往甘露殿議事。

袁天罡最善“風鑒”之事,袁天罡的大名,來自后世的李恪豈會不知,對于袁天罡其人,李恪也是滿心好奇,正想著趁此機會好生看一看這個史上被傳作斷術通神的道士有否到底是何等模樣。

李恪進殿后不過片刻,殿中中官方一傳告袁天罡奉旨覲見,李恪便將頭扭向了身后,緊緊地看著大殿門口來人的方向。

遠遠的,李恪看著一個身著青藍色及膝道袍,腳踩云鞋,束發盤髻,頭戴蓮花冠的中年男子緩緩踏著步子進了大殿,這男子自然就是袁天罡了,袁天罡一舉一動不驕不躁,輕盈非常,倒是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意思。

可當袁天罡走的再靠著李恪近些,李恪能全然看清他的面部輪廓時,李恪卻訝然發現,袁天罡的樣貌他竟眼熟地緊,似是見過。

“袁天罡,玄都觀,棲云道長弟子。”李恪在腦海中想著這些東西,猛然回憶了什么。

武德九年,李恪曾陪同楊妃前往玄都觀還愿,他在玄都觀的后院遇到了兩人弈棋,其中一人是李恪現在的恩師岑文本,另一人便是眼前的袁天罡了。

原來他同袁天罡早就有過一面之緣了,可岑文本能同袁天罡弈棋,卻又不知岑文本和袁天罡又是怎樣的關系了,李恪想著,心中不禁也滿是好奇。

“草民袁天罡拜見陛下。”袁天罡被韋挺親自領著進了甘露殿,對殿上坐著的李世民拜道。

李世民抬了抬手,示意袁天罡起身,對袁天罡問道:“朕急詔真人前來所為何事,想必真人應該已經知曉了吧。”

袁天罡道:“回稟陛下,臣已知曉。”

李世民問道:“白虹貫日異象百年難遇,今日驟然出現,你可知吉兇?”

袁天罡抬頭看著李世民,神色平淡地回道:“白虹貫日主兇,主大兇。”

袁天罡在路上便已知曉此事,再加上他既為世外之人,自然不至輕易慌張,可他的話落入殿中君臣的耳中,便引起了一陣嘩然之聲。

原因無他,只因袁天罡說的實在是太過直白了,就連李恪也被驚住了。

“兇主何事?”李世民聞言,接著問道。

袁天罡緩緩回道:“白虹貫日,兇主江山社稷,或有宵小,或有天災,陛下切不可輕視。”

李世民聽著袁天罡的話,面露凝重之色,天相這種東西,固來無史籍可證真偽,但為帝王者,卻鮮有不信的,縱是英明如天可汗也未能例外。

李世民問道:“卻不知此天相應于何處?應于何人?”

袁天罡凝眉思慮了片刻,回道:“應于何人,尚且不知,然白虹貫日位在巽兌,當應東南,異象所應的當在東南向。”

“東南向?”李世民聽著袁天罡的話,微微皺了皺眉。

東南之位太大,有淮南、江南、嶺南三道,光是知道一個東南,能頂何用?

李世民問道:“真人既知何位,可知如何破之?”

袁天罡搖了搖頭道:“此乃神機,非人可能斷之,望陛下恕罪。”

李世民聽了袁天罡的話,也不禁有些失望,對袁天罡問道:“難不成此事就別無他法了嗎?”

袁天罡回道:“天顯異象,東南或亂,然天機難測,任誰都不可全然看破,人力所能為者,無非防微杜漸而已”

袁天罡的話倒也中肯,更未指向何人,但這句看似尋常的話落在了有心人的耳中,卻聽了不一樣的味道,對于他們而言,這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袁天罡話音剛落,便有太子左庶子于志寧出列道:“啟稟陛下,臣有事啟奏。”

李世民見狀,只當于志寧或有良策,于是道:“于卿何事?”

于志寧道:“異象之禍,應在東南,當主東南禍事,臣有三策奏于陛下,還望陛下聞之。”

李世民欣然道:“于卿但請直言。”

于志寧道:“東南大兇,無非天災,若欲破之,當因事而論,故依臣看來,當有三策可行。其一,命朝中重臣為東南三道黜置使,親往巡查各道諸事,清政務,訪民聲,以絕。”

命朝中重臣巡視地方,李世民本就有此意,而且此事無論關否天相,均于社稷有助,李世民自然應允。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