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十二章 門下駁詔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20-01-03
 
“朕祗膺大寶,欽承景命,勵精治術,安輯夷夏。九服同軌,一家,日月所臨,無思不服。豈伊人力,天實賜之。疆理都邑,襃錫親賢,與夫懿戚元功,共享其利。自我作古,不必專依前典,允今約古,隆基垂統。世祿傳家,足以載德圖身厚己,足以竭誠。

自然國有常奉,民獲其福。皇家宗室,及勛賢之臣,德行可稱,忠節顯著者,宜令作鎮藩部,宣條牧民。貽厥子孫,嗣守其政,非有大故,無或黜免。酬勤報效,仍宜有差,宜令所司,明為條例等級,具以奏聞。”

李世民一封“令宗室勛賢作鎮藩牧詔”由岑文本揮筆一蹴寫就,而后便依朝例,下發至了門下省。

凡大唐帝王圣旨,發至朝中,皆有一套規程,由中書省寫就,而后加蓋皇帝璽印,交由門下省,由門下侍中核驗,若是無誤,則可加蓋門下省官印,交由尚書省依旨行事。

換而言之,門下省便有審查詔令,甚至封駁圣旨之權,尤其是自打魏征入主門下后便更是如此。

魏征耿介,更兼強項,自打他貞觀六年代王珪為門下長官侍中之后,封駁李世民的圣旨便成了家常便飯。

分封之說本就不和眼下局勢,魏征反對的聲音最大,此時若是魏征在京,毫無疑問的,魏征必不會太顧及李世民的面子,將此封奏疏直接封駁。

不過眼下魏征正奉圣旨巡狩淮北,不在京中,自然無從封駁圣旨,這個擔子便落在了旁人的身上。

門下首官為侍中,而省中常設侍中兩人,一為侍中魏征,二為檢校侍中高士廉,魏征若在,這門下省事自是由魏征做主,可如今魏征不在,主事之人便成了高士廉。

高士廉乃長孫無忌舅父,和長孫家利益攸關,自也與李承乾的太子位利益攸關,高士廉也盼著李恪外封揚州,永鎮淮南,輕易不得返京,如此一來李承乾的太子之位才算是穩如泰山。

可李承乾的太子之位雖重,李世民的這種詔書卻也同樣重如泰山,甚至直接關系了江山安穩與否。

當李世民的詔令送到高士廉手中時,高士廉不禁眉頭緊蹙,一下子犯了難,他拿著門下省的大印在手中,印準也不是,不印準也不是。

他若印準了,屆時詔令下發至尚書省,天下分封,將來如若生亂,他便是審查不明,可他若是封駁,那李恪就藩揚州又算得了什么?朝務不是兒戲,他若是封駁了此詔,門下省便是當著滿朝文武在打自己的耳光。

高士廉沒有魏征的那種魄力與果決,他在這個時候選的路只能是求穩。

高士廉思慮了許久,終于還是退了一步,請三省,六部,宗正寺及御史臺各部首要員速至門下省議事,他要行門下推廷議之權。

門下省,內衙。

當滿朝要員自高士廉口中得知此事事,頓時滿座嘩然。

“不可此事決然不可,分封之事傷民誤國,豈能行之。”高士廉之言方落,正廳中便已有許多性子急躁些的大臣叫嚷了出來。

自晉亡之后,天下便廢止分封,多行郡縣,爾來兩百余年矣,如今李世民再提此事,還下了詔書至門下,他們豈能不驚。

自有君臣之說起,君權與臣權之爭便從未停歇過,但總歸是成了君臣共治天下之局。

若行郡縣之制,地方各郡縣官員皆為臣子,是為文臣治國,可若行分封,那各地方郡縣可就是以皇子為尊,宗室治國,便是天壤之別。

更何況,若是各地分封藩王,藩王便掌軍政之權,而所封藩王行事人品又大多良莠不齊,難免生亂,輕則百姓受苦,重則社稷顛覆,豈能穩妥。

而且就算分封的藩王各個都是賢能之輩,但藩王之下分郡王,郡王之下分國公,如此分封下去,每年光是朝廷養著這群藩王家室,便是一筆巨大的開支,長此下去,朝廷必定財政不支。

分封之事弊大于利,朝中大臣人盡皆知,可當就在廳中眾人紛吵的時候,有一個人卻一下子沉默了,這個人司空長孫無忌。

李恪外鎮,可穩固李承乾太子之位,固然是長孫無忌所愿,但如果因此而生分封藩王之事,那便更非長孫無忌愿意看到的了,現在的長孫無忌正是身陷兩難。

長孫無忌甚至想過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先行分封,待將來李承乾登基,他主斷朝政之時再行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