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口香糖曖昧事件

類別:  | 衍生同人 | 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 半畝云海   作者:半畝云海  書名: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更新時間:2020-05-02
 
張偉站在吧臺旁邊,帶著傻笑,目光呆滯。

路過的女孩子都以看變態的眼神看著他,張偉卻毫無察覺。

博宇伸手在他眼前晃晃:“你干什么呢?正常點!”

“好漂亮…”張偉喃喃的說道。

呂子喬對漂亮這個詞的敏感程度幾乎和陳美嘉對帥這個詞的敏感程度不相上下,立刻順著張偉的目光看過去。

連帶著曾小賢也十分好奇的看了過去。

一個身穿白色束身長裙的女孩子正獨自一人小口的喝著百威,桌子上已經有了幾個空瓶,但她絲毫不顯醉態。

用一個詞形容,那就是顧盼生姿。

不是秦羽墨還能是誰。

不過博宇已經被胡一菲威脅過了,所以只能裝作不認識:“確實很漂亮。”

呂子喬摩挲著下巴:“附近什么時候有了這么高質量的女孩子?我怎么不知道?”

曾小賢則下意識的四處張望一下,沒有發現胡一菲的身影,才放心大膽的開始欣賞起來。

秦羽墨拎起包包,起身向著四人這邊走過來。

張偉立刻側過臉,生硬的掩飾著自己偷看的事實。

博宇心里一陣鄙視,你好歹也算是差點結婚的人,怎么嫩成這個樣子?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嗨,又見面了。”秦羽墨突然對著他們這邊擺了擺手。

博宇很清楚秦羽墨是在和自己打招呼,不過礙于胡一菲的威脅,他不能表示的太明顯,只能輕輕的點了點頭。

不過旁邊有人比他反應更激烈,張偉一個扭頭:“嗨~”

秦羽墨有些怪異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出了酒吧。

“你們聽到了嗎?她剛才和我打招呼!我有理由確定,這個女孩暗戀我!”張偉激動的說道。

博宇三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爆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哈!”

博宇拍了拍張偉的肩膀:“張偉,你知道人生三大錯覺中就有一個叫做“她喜歡我”嗎?”

“就是,我還覺得她是在和我打招呼呢。”曾小賢說道。

“作為一個律師,沒有證據,我會亂說嗎?”張偉開始講述昨天下午的經歷。

“我去超市買東西,偶然遇見了她,那種笑容,甜蜜優雅,仿佛春風拂過瀘沽湖,秋雨浸潤九寨溝…”

“…我們心照不宣的玩起了捉迷藏,這種默契,簡直無法形容。”

“我怎么聽著像是尾行癡漢啊?”博宇打斷道。

“嗯,同意!”呂子喬和曾小賢一齊點頭。

“別打岔!”張偉有些惱怒。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好好好,你說你說。”三人不再打擊他。

“然后胡一菲出現了,我和她說話的功夫,這個女孩就消失在我的視線中,不過當我結賬的時候,她就又出現了,還主動幫我刷了會員卡!”張偉說道。

呂子喬略一思索:“不對,你肯定隱瞞了什么,不然人家平白無故為什么替你刷會員卡?”

“好吧,其實我買口香糖,需要會員卡才能打七折,但是我的卡沒有激活,于是她就幫了我,還十分溫柔的對我說:是你的益達啦~”張偉只好說出了真相。

“怎么聽著像是在拍廣告?”曾小賢疑惑。

“不!這不是廣告!這是言情偶像劇!”張偉斬釘截鐵的說道,還從口袋里掏出一盒益達口香糖,滿臉幸福笑容的將其抱在胸口。

熟知原劇情的博宇當然知道,這盒口香糖雖然看上去和正常的一模一樣,但里面的口香糖吃了會讓牙齒變紅,三天都刷不掉。

胡一菲的這個惡作劇其實挺完美的,就是遇上了張偉這個內心戲頗多的家伙,居然一顆也舍不得吃。

反正劇情已經亂了很多,博宇干脆就再推一把,他對張偉伸出手:“正好嘴里有點干,給我兩粒嚼一嚼。”

張偉往后一躲:“不行!這不是普通的口香糖,而是我們之間的信物,包含著濃濃的情意。”

“喂,張偉,你要是真的喜歡人家女孩,就勇敢的行動起來,剛才人家女孩子一個人在這喝了半天的酒,也沒看你有什么行動,等人家走了在這里抱著一瓶口香糖發春算是怎么回事!”呂子喬很看不起張偉這幅樣子。

“我…”張偉一時語塞。

“再說了,你以為人家為什么偏偏送你一盒口香糖,而不是別的?為什么不送你巧克力?”博宇問張偉。

張偉陷入思索。

“因為她覺得這個對你有好處,能讓口氣更加清新,牙齒也能變白。”博宇不等張偉得出結論就揭曉答案,“但你卻把這盒口香糖當寶一般,留著不吃,豈不是本末倒置?下次你難道還要頂著口臭和泛黃的牙齒和人家打招呼?”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張偉略一思索,覺得博宇說的很有道理:“你說得對,我不該把注意力放在表象上。”

他說著,打開盒蓋,倒出兩粒口香糖扔進嘴里。

博宇再次伸手:“給我兩粒,別那么小氣嘛。”

張偉依舊不肯:“不行!這是她買給我的,就算吃也只能我一個人吃!”

博宇心說這可不能怪兄弟我,我都已經做好了和你共患難的準備,是你自己太摳門了。

曾小賢和呂子喬試了一下,也沒能從張偉這只鐵公雞的手里扣下哪怕一粒口香糖。

張偉嚼著口香糖,感覺自己都帥了幾分,沖著手背上呵了口氣,果然感覺口氣清新了許多,沖著三人咧嘴一笑:“怎么樣,我牙齒是不是白了很多?”

“額…”三人看著他一口通紅的宛如吸血鬼一般的牙齒,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白!很白!光潔的簡直能照出人的影子!”博宇搶著說到。

“我就知道,她給我的口香糖,效果就是出眾。”張偉滿意的說道。

回去的路上,張偉仿佛拍牙膏廣告一般,逢人就是一個只露八顆牙齒的標準微笑。

路人都蒙了,這人什么情況?中毒了?嘔血嘔的牙齒都紅了還笑得這么開心,難道是傳說中的含笑半步癲?

博宇三人走在后面,和張偉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太近的話,他們擔心張偉就會聽到壓抑不住的笑聲。

“這什么情況?”曾小賢揉著笑疼了的肚子,隨口問道。

“還能是什么情況,張偉被暗算了唄。”博宇隨口說道。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