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第一百六十七章 興師問罪

類別:  | 衍生同人 | 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 半畝云海   作者:半畝云海  書名: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更新時間:2020-05-02
 
張偉回到公寓之后,終于從鏡子里發現了自己的真實形象。

一瞬間,他如遭雷擊,僵在原地。

“怎么會這樣!”張偉抱著頭,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更令他痛苦的,無疑是被自己欽慕的女孩子捉弄這個事實。

看他這個樣子,曾小賢和呂子喬也不忍心繼續嘲笑他了,如果算上不久前的婚禮,張偉這已經是第二次被喜歡的女生所傷害,簡直慘到聽者傷心聞者落淚的地步。

曾小賢拍了拍他的肩膀:“張偉,往好處想一想,沒準是這盒口香糖有質量問題,不一定是那個女生想捉弄你,這也許是一個巧合也說不定啊。”

張偉猛然抬起頭,兩眼通紅,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真的?”

曾小賢看他這幅樣子,說不出話來,張偉若是心存曉幸,再去找那個女孩,卻又被捉弄了怎們辦?這個世界為什么受傷的總是舔狗啊?

張偉其實心里也明白,這不可能是巧合,看曾小賢不說話,表情立馬垮了下來:“不行!我要去找她問清楚,為什么這么對我!”

呂子喬伸手了他:“張偉,別激動,你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把牙齒刷干凈,不然這幅樣子是沒法出門的。”

“你說得對!”張偉跑去洗手間。

呂子喬拉著曾小賢和博宇一碰頭:“這件事不能就這么算了,敢搞我兄弟,必須付出代價!”

“沒錯!”曾小賢點頭。

然后兩人一齊看向沒有表態的博宇。

博宇知道這件事分明就是胡一菲的謀劃,秦羽墨只是個執行者的角色,但他也不能說出來,不然沒法解釋。

平心而論,這件事根本不算什么,他們平時開的很多玩笑遠比這個過分。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但開玩笑也是看身份的,朋友間損一句你可以一笑而過不放在心上反損回去,可若是心里喜歡的女孩子損了你一句,即便只是開玩笑,也會讓人耿耿于懷許久。

博宇回過神來,也重重的點了下頭:“沒錯,犯我兄弟者,雖遠必誅!”

過了一會,張偉生無可戀的走出來,嘴角還有沒擦凈的牙膏沫:“不行,刷不下去。”

“額,這個整人玩具我有所耳聞,顏色可以持續三天,三天內是無論如何都刷不下去的。”博宇說道。

“啊?我三天不能出門?”張偉叫了一聲。

“放心,張偉,就算你不能出門,但還有我們,我會幫你把場子找回來的!”呂子喬大包大攬的說道。

“不用,真的不用,等三天一過,我會自己去找她問個明白的。”張偉感動的說道。

“咱們兄弟,不用客氣,這三天你就在家安心閉關,等我們的好消息。”曾小賢摟著張偉的肩膀安慰道。

博宇三人在酒吧蹲守了一下午,終于等到了秦羽墨。

呂子喬對他們兩個打個眼色,帶頭向秦羽墨走去,曾小賢跟在后面,博宇則刻意落在最后。

“,殺人不過頭點地,你這樣做是不是有點過了?”呂子喬走到秦羽墨面前,拿手輕輕的敲了敲她的桌面。

這架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三個酒吧混混正在糾纏一個單身呢。

秦羽墨征詢的看向博宇,博宇聳聳肩,做了個封口的手勢,示意自己不能說。

秦羽墨也不以為意,美目流轉看向呂子喬,眼神玩味:“哦?我怎么了?”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我承認,張偉他跟蹤尾隨你確實有那么一點猥瑣,但這也不是你可以玩弄他的感情,傷害他的心靈的理由!”呂子喬說道。

“張偉?誰啊?”秦羽墨歪著頭做出疑惑的神色。

“還裝傻!就是昨天在超市你送口香糖的那個人!”曾小賢說。

“哦~”秦羽墨恍然,露出一個笑容:“我想起來了,他還好嗎?”

“你果然是故意的!”曾小賢說道。

“對啊,怎么了?”秦羽墨毫無愧意的說道。

“張偉他那么喜歡你,你怎么能這么對他!”曾小賢有些氣憤她的態度。

“抱歉,喜歡我的人很多,我不能對每一個都負責。”秦羽墨表現得很冷靜。

“那你至少應該去和張偉道個歉,他都快傷心死了。”呂子喬說道。

秦羽墨沒有回應,眼睛一亮,對著門口招了招手:“一菲,這邊。”

“一菲?”三人下意識的看過去。

不是胡一菲還能是誰。

胡一菲走過來,把包往桌子上一放:“你們三個,要對我的老同學做什么?”

“老同學?”呂子喬和曾小賢下意識的重復道。

“嘻嘻,一菲,他們正向我興師問罪呢。”秦羽墨笑著說道。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興師問罪?”胡一菲一喜,“你們中招了?”

“中招?難道是你策劃的?”呂子喬恍然大悟。

“對啊,不過按照我的原計劃,以你們見面分一份的性子,應該都會嘴巴變紅啊,怎么沒有?”胡一菲有些疑惑,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岔子。

曾小賢無比慶幸:“還好張偉的摳門勁上來,沒肯分給我們,不然我們也都中招了。”

三人對視一眼,博宇輕咳一聲:“一菲,這件事是不是有些過了。”

胡一菲眼睛一瞪:“怎么?難道只準你們惡作劇我,不準我惡作劇回來嗎?”

博宇整理了一下語言:“一菲,你想惡搞他們沒問題,但錯就錯在不應該把雨墨這個大牽扯進來,張偉因為雨墨送他口香糖,就誤以為她對自己有意思,現在發現自己中招了,傷心欲絕。”

胡一菲稍稍有些不自在:“誰知道他心理承受能力這么脆弱。”

博宇接著說:“你也知道的,張偉他剛剛在自己婚禮上被逃婚,本身就備受打擊,現在又遭遇了這件事,我們擔心會對他造成心理創傷,以后都沒法相信女孩子,所以我們是想請雨墨去和他道個歉,把事情說清楚。”

胡一菲煩躁的抓了抓頭發:“你們男孩子就是難辦,只要漂亮女生稍稍友善一些,就誤以為人家對你有意思,自戀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本來很簡單的事情搞得這么復雜!算了,要道歉也是我去,真是倒霉。”

秦羽墨挽上她的胳膊:“我也一起去吧,畢竟我也有責任。”

相關小說

2038年3月11日。

這一天將是所有地球人類都無法忘記的一天,就是在這一天,地球旁邊忽然多了一顆星球。無論是公轉還是自傳,這顆星球和地球都完全相同,還很有可能是一顆生命星球。

也就是說太陽系突兀的多了一顆行星,這顆行星距離地球比火星要近的太多了。原來火星算是太陽系的第四行星,自從這顆新的星球到來后,火星變成了第五行星。

這顆太陽系行星出現后,地球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國家都派出了最強大的航天團隊和科學...

盛輝國際總部的小型會議室里,容堇正捏著一把汗。

她沒想到來應聘一個小小的保潔員,竟然會驚動總裁盛西巖面試,而且盛總提出的問題實在是……

你喊兩聲我聽聽。

盛總隔著兩米寬的白色辦公桌,面色帶著三分笑意,話說的很輕佻,語氣卻并不猥瑣。

容堇抬頭和他對望了一眼,正撞上他幽暗的深灰色眸子。

他沒開玩笑。

容堇趕緊低下頭,沒敢應聲。

于是盛總繞過了辦公桌,俯下身,雙臂按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沉...

云隱宗,神鋒巔。

素來寧靜的宗門清修之地,如今黑云壓頂。時不時,翻涌的云層間有亮紫色的雷光鉆出,向著山頂上不知名處劈去。

說來奇怪,這雷光雖然聲勢浩大,但卻只聚在山頂,山腳下除了起一些風外,并無異相。

雖然無礙,但這漫山的隆隆雷聲,聽起來還是怪嚇人的。

山腳下正在清掃山路的外門新弟子,看著山峰上天雷滾滾,不由得抱著掃帚瑟瑟發抖。

旁邊的另一位老弟子見狀,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

兒啊,缺什么都不能缺銀子,大英雄手中刀劈山碎石,也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這是母親去世時,對段初說的最后一句話。

這一年,江北初雪突來,下了兩天兩夜。

臘月二十二,彭州府境內騎龍山,寒風凜冽雪花飄舞。

段初頭戴斗笠身穿黑衣,在山路上頂風冒雪前行。

彭州府天字號死囚,被皇帝欽批斬立決的悍匪謝羽文,下雪時趁機越獄。

謝羽文越獄后還趁著大雪,潛入騎龍山深處。

本來謝羽文該由段初操刀,兩天后在...

姜綰做夢也沒有想過她會有穿越的一天。

這種只存在里的荒誕之事竟然發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嚶嚶抽泣的小丫鬟,還有她被捆的嚴實掙脫不開的雙手雙腳以及肩膀處的隱隱疼痛無一不在告訴她——

這不是夢。

她真的穿越了。

在擁堵的走路都比開車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個尾,腦門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盤上,頂破天一個輕微腦震蕩的傷,她卻睜開眼睛成了河間王府唯一的姑娘。

這么隨便都能穿越,不是...

第1章龍王歸來

五月的金陵,微風和煦,廣玉蘭花開,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

此時,玄武機場前人山人海,喜迎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還是祖國的車尾氣聞著舒服啊!

葉輕魂剛走出候機大廳,就展開雙臂,對著家鄉的青山綠水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神經病吧,差點摸到我!

看他穿的土不拉幾的,還有錢坐國際航班?

路人紛紛側目而視,一副看不起葉輕魂的樣子。

見狀,葉輕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二少爺,求求您賣給老朽一個面子,跟我們回家吧!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請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給您跪下了!

一眾人當即跪在許強面前。

而許強目光如炬,眼神中沒有絲毫感情。

他目視遠方,冷冷道:

兩年前,爺爺聽信大哥的讒言,要把我趕出家門,許家上上下下,誰曾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記了?當日,正是你親自把我轟趕出許家!

現在許家人才凋零,與我有什么關系?都給我...

夜晚,江州市某條公路上。一輛乳白色的奧迪tt飛馳而過,在月光下猶如一匹銀色駿馬。車中,林馨兒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方向盤,一雙如水般的眸子中愁云密布,通過后視鏡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那是她的丈夫秦朗,因為掃黃被抓進局子,剛剛被她擔保出來。此刻,一臉淡然的秦朗卻滿腹思緒,內心波濤洶涌。這是兩百年前的地球?我竟然重生了?當初我被人陷害拋下懸崖,幸好遇到師傅子牙仙尊路過地球,出手相救。后來我跟隨師...

以我天下為禮,聘你永世為妻,碧落黃泉,千古相隨——夜尋。

風云山。

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

全身都在痛!

白星顏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她是被痛醒的。

仿佛曾有人吸取了她身上的血和力氣,狠狠虐了她一把。

她在哪?

這是什么地方?

意識清醒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白星顏,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于把你所有的修為吸食干凈了。這吸靈大法還真是厲害,縱然天才如你,不也廢...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丁毅。

丁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灰暗的出租屋內。

屋內空間很狹小,連十平米都不到。

除了一張鐵板床和紅漆木桌外,再無其他擺設。

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丁毅眼里沒有絲毫意外。

因為在‘死’之前,他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

只是腦海中的記憶還有些混亂,丁毅還不知道,這具新轉世之身的身份。

是的,丁毅占據了這具軀體,或者也可以叫‘奪舍’。

丁毅已經...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