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第二百二十二章 酒壯慫人膽

類別:  | 衍生同人 | 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 半畝云海   作者:半畝云海  書名: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更新時間:2020-06-21
 
博宇和曾小賢兩人喝過酒,一起上了樓。

博宇擺了擺手,回了3602。

曾小賢則又進了電梯,去天臺吹了會風,等身上酒氣散盡才回到3601。

胡一菲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曾小賢像往常一樣嬉笑著和她打聲招呼就準備回自己房間。

“等等!”胡一菲叫住了他,稍稍猶豫,還是說道,“鍋里有我熬的醒酒湯,你喝一點。”

曾小賢頓了頓:“哦。“

他想說謝謝,又感覺他和胡一菲之間還要說謝謝的話太生分了,于是就哦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

曾小賢來到灶臺,盛出滿滿一碗醒酒湯,端著來到胡一菲身邊坐下,慢慢喝起來。

胡一菲的手藝還真不錯,這醒酒湯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雋永清香,喝起來感覺很好,效果也很明顯,剛喝兩口,曾小賢有些混沌的思緒就清晰了起來。

“喝完了別忘了給博宇端過去一碗。”胡一菲提醒他。

“我不!”曾小賢想都沒想的拒絕,“你親手熬的醒酒湯,只想我一個人喝,別人誰都不給!”

若是這話被博宇聽到的話,恐怕心都要碎了,這簡直就是在用實際行動來詮釋什么叫做重色輕友。

胡一菲現在對曾小賢偶爾冒出來的土味情話已經有了相當的抵抗力,并沒有接他的話茬,這讓曾小賢有點失落。

兩人一時間安靜了下來,只聽到電視里的綜藝節目主持人唾沫橫飛的說哥不停。

“吶。”胡一菲突然叫了曾小賢一聲。

曾小賢側過頭看向她。

“有些事沒必要一個人扛著,不是還有我呢嗎。”胡一菲的視線筆直的看著電視,仿佛剛才這句話不是出自她口中一般。

“一菲...”曾小賢感覺嘴唇有點干,下意識的抿了抿,視線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胡一菲的嘴唇上。

或是酒精的驅使,亦或是內心的渴望,或者兩者兼有,曾小賢突然想品嘗一下胡一菲口紅的味道。

距離上一次自己強吻她已經過去大半年了,曾小賢都快忘了這是什么感覺了。

“現在正好家里沒人,而且氣氛正好,我偷偷親她一下應該死不了吧?”曾小賢在心里想到。

不得不說,酒壯慫人膽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曾小賢的膽子在酒精的慫恿之下膨脹好幾倍,平時不敢想的事情,他現在不僅要想,還要付諸行動!

他緩緩向胡一菲那邊湊過去,胡一菲專注的看著電視,仿佛根本沒有發現他的小動作。

她這種默許的態度更助長了曾小賢的野心。

曾小賢的眼里只有那一抹紅唇,近了一些,又近了一些,已經近在咫尺了!

就在曾小賢將要得逞的一剎那,唐悠悠的房門突然從里面拉開,張偉和秦羽墨從里面走了出來。

他們兩個一出來就看到眼前這一幕,瞬間就明白了自己出現的不是時候。

“你們繼續,我們什么都沒看見。”張偉拉著秦羽墨就要退回屋子里。

“對對對!我們什么都沒看見!”秦羽墨也緊跟著說道。

這種局面,曾小賢還怎么繼續下去,而且他若是不把這兩個目擊證人搞定的話,明天公寓里一定傳遍了自己的八卦。

“你們兩個站住!事情不是你們看到那樣的,我剛才在和一菲說悄悄話。”曾小賢叫住兩人,然后說道。

“悄悄話難道不是嘴對耳朵的嗎?我怎么看你們是嘴對嘴?”曾小賢的借口太爛,秦羽墨就算想裝著信一信都辦不到。

“這你就不懂了,這叫心靈上的溝通,自然需要嘴對嘴了。”張偉在一旁幫曾小賢解釋。

本來淡定的胡一菲在他們的調侃下,臉色已經有泛紅的趨勢。

她不甘心坐以待斃,立刻展開反攻:“那不重要,反倒是你們兩個,孤男寡女的在房間里干什么了?衣衫凌亂鬢角蓬松,最關鍵的是,你們居然在悠悠的房間里?小年輕都這么追求刺激的嗎?”

“我們沒有!”張偉和秦羽墨異口同聲的喊了一句。

秦羽墨看了張偉一眼,示意讓他說。

張偉十分得意:“我們有人證,不是孤男寡女!”

“人證?屋子里還有人?”曾小賢趕緊問。

“有哇,子喬的寶寶,今天我和張偉照顧他一天,剛剛把他哄睡著。”秦羽墨說話的語氣十分自豪,在她看來,能夠哄一整天小孩子,這可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你們兩個照顧的孩子?悠悠呢?”胡一菲問。

“悠悠都照顧小寶寶兩天了,我們想著不能讓她一個人受累,就把任務接過來了,她現在應該和關谷在外面約會呢吧。”雖然他們接下這個任務純粹是因為關谷的請求,但這并不妨礙張偉說的時候稍稍拔高一下自己的形象。

果然,聽了張偉的話,胡一菲贊許的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這樣吧,明天照顧小寶寶的任務就讓我們兩個接下來吧。”

“我...們?”曾小賢下意識的疑問一句,隨即注意到胡一菲的視線掃了過來,立刻變成了肯定的語氣:“沒錯,我們!“

唐悠悠和關谷神奇在洗腳城做了一套足底按摩,然后又美美的睡了整整一下午,醒來時感覺渾身的疲乏都一掃而空。

雖然關谷神奇建議在外面吃個晚餐,但唐悠悠掛念小寶寶,就火急火燎的直接趕了回來。

到家一看,小寶寶正香甜而安靜的睡著,之前擔心的狀況一件也沒有發生,張偉和秦羽墨把孩子照顧的很好。

唐悠悠一時頗有些英雄無用武之地之感。

當她得知第二天胡一菲和曾小賢要照顧一天小寶寶的時候,心里非常的不情愿,但胡一菲和曾小賢也是為了不讓她太累,再加上關谷神奇在一旁幫腔,唐悠悠也就答應了下來。

接下來的幾天,公寓眾人嚴格執行了輪流照顧小寶寶的制度,在胡一菲和曾小賢之后,博宇和心凌也照顧了小寶寶一天,然后又是唐悠悠和關谷。

這樣一圈走下來,小寶寶俘獲了每個人的心。

長得帥,性格好,這樣的人無論他年紀多大,都會是一個受歡迎的人,就連一歲多的小寶寶也不例外。

關谷神奇也不再抗拒小寶寶的笑容,反而享受起和唐悠悠一起扮演寶爸寶媽的機會。

呂子喬則依舊執行著胡一菲給他的任務,每天去見那些想要殺了他的女孩子。

好幾次,他都想就這樣放棄算了,但是當晚上回家,看著小寶寶對他伸過來的肉乎乎小手,他心里就只有一個念頭:“不能讓孩子從小就沒媽,無論經歷什么,都要把孩子他媽找回來!”

但有一件事,橫在大家心頭,那就是自從小寶寶來了公寓之后,就沒有人聽到過小寶寶說哪怕一句話,一個詞。

正常來說,這個年紀的小寶寶,也開始牙牙學語,可以說一些爸爸媽媽這類的簡單詞語。

所以眾人心里都有了一個沒有說出口的猜測:“難道小寶寶不能說話,所以才被她的媽媽遺棄的?”

這個猜測太過讓人揪心,沒有人希望這個天真可愛的小寶寶居然是個啞巴,所以唐悠悠、心凌、秦羽墨三人一有空就湊到一起,抓緊一切機會教小寶寶說話。

可惜的是,小寶寶只是看著她們笑,就是不開口。

“一菲姐,咱們帶小寶寶去醫院檢查一下吧,他一直不說話,我心里慌。”唐悠悠找上胡一菲說道。

“去醫院可以,不過需要再等兩天,等鑒定報告下來再去,現在的話,連個身份證明都沒有,醫院不會收治的。”胡一菲說道。

唐悠悠憂心忡忡的點點頭。

今天關谷神奇也在陪小寶寶玩,據他說,和小寶寶玩耍能有效的激發他的靈感,畫出更好的作品。

“關谷,冰箱里有一袋方便面都被你捏成粉末了,我扔了啊!”博宇拉開冰箱看了看,然后對關谷神奇喊道。

“橋豆麻袋!不能扔,你知道捏出這樣一袋顆粒均勻的方便面有多不容易嗎!”關谷神奇趕緊喊道,制止了博宇。

博宇搖搖頭,真不知道關谷神奇捏東西解壓這的壞習慣什么時候能改過來,應該也快了吧,和唐悠悠熱戀之后,他就可以捏別東西了。

看博宇把那袋方便面放了回去,關谷神奇這才放心的回頭接著逗弄起小寶寶來。

小寶寶吃著手,對他一笑:“橋-豆-麻-袋。“

關谷神奇還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剛才是小寶寶說話了?

“橋豆麻袋?”

“橋-豆-麻-袋。”

“天吶,小寶寶說話了!說的還是日語!”關谷神奇立刻喊了起來。

公寓眾人都被這勁爆的消息吸引了過來。

經過驗證,小寶寶除了會說橋豆麻袋以外,還會說毆斗桑和歐吉桑,也就是日語里的爸爸媽媽的意思。

“我兒子會說日語?”呂子喬對這個結果感到難以置信。

“說,你是不是殘害人家東洋少女了?”胡一菲逼問。

“沒有啊,我很愛國的。”呂子喬一臉無辜的說。

“難道是關谷的?”大家又把懷疑的目標指向了關谷神奇。

“肯定不是!若是我的,當初那張卡片上應該該寫的就是日語了!”關谷神奇說道。

眾人一籌莫展,不知所措,突然聽到敲門聲傳來。

門外的是一個長發大眼,身材較好的美女:“不好意思,打擾了。”

“你找誰?”胡一菲拉開門問。

這美女說話很生硬,一聽就不是中國人:“我要找我的兒子...”

她的視線越過胡一菲,看到正被唐悠悠抱著的小寶寶,立刻激動的跑了進來:“太好了,在這里!”

“是你?”呂子喬看她有些眼熟,稍稍回憶之后就想了起來。

之前在酒吧,他曾經和這個美女搭訕來著,可她似乎沒有多說的心情,而是問路要去愛森公寓3602。

呂子喬本著多條朋友多條路的想法,一本正經的告訴她,森是多音字,也叫“情”。

這樣,當她找到愛情公寓3602的時候,沒準就能發生點什么。

呂子喬算盤打的很好,可他萬萬沒料到,人家美女找愛森公寓3602不是小事,而是去找孩子的生父。

就這樣,在呂子喬的誤導下,美差陽錯的把孩子扔在了愛情公寓3602的門口。

若不是一個意外,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找錯了地方!

不過幸好,公寓里的人都很友善,把小寶寶照顧的很好,甚至還胖了兩斤,這讓美女松了一口氣。

誤會解除,歸根結底,這件事還是呂子喬惹出來的,大家一致對他進行了聲討。

美女脾氣也很好,對呂子喬這個亂指路的家伙也沒發脾氣,而是對眾人連連鞠躬致謝:“真是不好意思,麻煩大家了。”

“沒事沒事,應該的應該的。”所有人都很客氣的擺手。

事情說清楚了,美女就要帶著寶寶離開,一時間大家甚至都有些不舍。

特別是唐悠悠,她是對小寶寶最上心的,是真的把小寶寶當自家孩子來照顧。

還有呂子喬,他一直以為這就是自己兒子,甚至都動過金盆洗手,退隱江湖的念頭,哪成想到頭來滿腔真情付諸東流。

其他人的心情和他們兩個也都差不多,離別在即,氣氛一時有些沉悶。

“美女,你先坐下休息一下。”胡一菲把這位日本美女拉到沙發上。

“奈奈子...”這美女自我介紹道。

“好的,奈奈子,方便和我們說說情況嗎?孩子的父親是中國人,始亂終棄之后,你一個人來到這里找他,對嗎?”胡一菲問道。

奈奈子的中文不太好,對胡一菲說的話聽的一知半解,幸好有關谷神奇在一旁做翻譯。

聽完關谷神奇的翻譯,奈奈子的神情暗淡下來,有些艱難的點點頭。

“真是太過分了!怎么會有這樣的人!”呂子喬一拍桌子,義憤填膺的說道。

眾人全都拿眼睛瞄他,在座所有人都有資格說這句話,偏偏只有你沒有吧。

胡一菲嘆口氣,越發同情奈奈子,她一介弱女子,帶著個孩子,來到這語言不通的異國他鄉,就為了在人海中找到那個不負責任的親生父親,唯一的線索只是一張寫在卡片上的地址,真是太可憐了!太不容易了!

胡一菲正義感爆棚:“放心,這件事,我管了,一會我就帶你找上門去,那個負心漢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不然我就讓他知道花兒為什么這么紅!”

“沒錯,這件事我管了!”呂子喬也說道。

“帶我一個!”

“帶我一個!”

誰也沒有料到,這件事最終引發了愛情公寓和愛森公寓兩大集團間,曠日持久的戰爭。(開玩笑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