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第二百五十章 大吉大利,今晚...

類別:  | 衍生同人 | 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 半畝云海   作者:半畝云海  書名: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更新時間:2020-07-09
 
沿著痕跡跟蹤過去之后,事態的發展和他們預料的一樣,這兩男一女的組合完全是菜鳥,而且在這種步步危機的情況下,這三個人還玩起了三角戀吃醋的戲碼,兩個男人為這一個女生爭風吃醋的內訌了起來,真是讓博宇三人大開眼界。

本來還想看一場好戲的,可惜時間緊迫,博宇他們也就沒有留手,直接打了這三個癡男怨女一個措手不及。

面對著在掩體后交叉火力互相掩護的博宇三人,一個男生勇敢的展開了反擊,像是蘭博一般,一邊還擊一邊扭頭對那個女生喊:“小芳~你快走!不要管我!”

博宇感動的都要笑出聲了,這什么鬼啊,在演戀愛喜劇嗎?

那女生也不知道是不是嚇傻了,站在原地跺著腳、捂著耳朵、閉著眼睛尖叫哥不停,聲音尖銳的簡直和防空警報有的一拼。

然后...另一個男生抓著這女生的手,頭也不回的跑了...

“臥槽!”還在還擊的這男生當時就沒有了動力,特娘的,老子在這里阻擊敵人,到是便宜了情敵!

一晃神,忘了躲進掩體,這小伙子身上就中了一槍,退出了比賽。

另一邊博宇已經事先埋伏在了逃跑的必經之路上,輕而易舉的也把這倆人送出了游戲。

拿著戰利品重新湊到一起,曾小賢語氣輕松的說道:“這也太簡單了,這群學生素質不行啊。”

“得了吧,曾老師,你也好不到哪去,剛剛浪費了一梭子子彈,也沒打到人,最終還不是看我。”呂子喬對曾小賢吐槽道。

“我那是...預判壓槍,預判壓槍你懂不懂...”曾小賢立刻反駁,“再說了,你也沒比我好到哪去,不過就是運氣比我好一點而已。”

接連淘汰了三只隊伍,博宇三人的心態卻絲毫沒有飄,碾壓一群學生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三人沒有據點而守,依然選擇了主動出擊,呂子喬又發現了一些痕跡,不過找過去之后發現它們都消失在圍墻外,看樣子是已經被其他人淘汰了的隊伍留下的。

貓著腰轉過一個拐角,一個碩大的補給包出現在三人眼前,一看這里面就有好東西。

但奇怪的是,剛剛這邊明明打得火熱,這么明顯的一個補給包,怎么會沒被人拿走。

博宇三人都不是傻子,這明顯是一個陷阱啊,很可能有老陰比在拿這補給包釣魚。

略一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地形,曾小賢警戒,博宇和呂子喬計劃了一下行動的路線,然后向著周圍可能的埋伏地點一一摸過去。

就在他們馬上要抵達第二個可疑地點的時候,呂子喬立刻做了個手勢:“里面有人。”

既然找到了敵人,博宇三人還是按照之前的陣型,依托圍墻為掩體,準備打個出其不意。

可當剛剛交上火,博宇就感覺有些不對,對方的警惕性很高,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絲毫不慌,而且對方開槍不是一直扣著扳機,而是一發或者三發的點射。

這足以證明對方不是之前那種菜鳥學生,應該是經常來彩彈場打槍的熟練玩家。

對方有地形優勢,己方有先手優勢,居然一時間僵持不下,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博宇此時感覺有些可惜,閃光彈浪費在剛剛那隊人的手里了,不然這個時候很可能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就在雙方對射僵持之際,不遠處突然也爆發了一陣激烈的槍聲,同時工廠上方的大喇叭開始播報:“請參賽人員注意,目前剩余隊伍為:三隊。”

“這還不到一個小時,連規定時間的一半都沒到呢,居然只剩下三隊了...”博宇稍稍有些驚訝。

現在局勢對博宇三人來說很不利,若是一直僵持不下,等到另一只隊伍循著槍聲找過來,他們就很可能受到兩支隊伍的夾擊,那是必然打不過的。

“不能打了,先轉移,看看能不能讓他們兩支隊伍先打起來。”博宇說道。

呂子喬點點頭,把煙霧彈掏出來,拔掉鉤環扔了出去,然后在煙霧的籠罩下,互相掩護著撤離。

他們沒有走太遠,而是選了一個居高臨下的制高點,監視著周圍的情況。

剛剛和博宇交火的這三人,的確是經常玩槍戰的老玩家,射擊精準度和意識根本不是那些學生能比的,參加這個吃雞模式更是如魚得水,把那些呆頭呆腦的學生當木樁打,淘汰了四五隊的人馬,玩的那叫一個爽,就在他們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遇到了博宇這三個行動作風十分果斷的家伙,一交手就知道和剛才那些學生仔不一樣。

博宇三人撤走之后,他們也知道不能在原地坐以待斃,不然被另一只隊伍找過來的話很可能出事,于是他們三個就貓著腰從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他們的轉移自然被博宇看在眼里,但因為對方很謹慎的沒有脫離過掩體,所以博宇沒有貿然開槍,在這個時候,誰先開槍就等于在向另外兩支隊伍通報自己的位置,所以只是一直監視著他們的行蹤。

現在的首要目標的找到第三個隊伍的人,不然博宇根本不敢貿然行動,在剩下三只隊伍的情況下,誰都不想讓別人做了漁翁。

呂子喬探著頭觀察了一會,然后說道:“不行,這個角度看不到另一邊,只能分兵了,你們兩個在這里盯著那三個人,我去那邊搜尋第三只隊伍,若是發現了他們,我就用鳥叫聲提醒你們。”

“行,小心一些。”博宇同意了呂子喬的計劃。

三隊人馬全都努力的隱藏自己,同時試圖找出對方。

沒有人想要拖到時間結束,然后企圖依靠淘汰人數獲勝。

一個游戲而已,若真的玩成那樣子也太無趣了。

似乎是為了緩和緊張的氣氛,曾小賢笑著對博宇說:“一個游戲而已,玩的像是在敵后特種作戰一般,真有點小題大做了...”

“這樣才好玩嘛。”博宇卻很喜歡這樣的游戲環境。

兩人隨意的聊著天,視線卻一直沒離開那伙老玩家的藏身之處。

另一邊,呂子喬借著望遠鏡仔細的觀察,終于被他找到了三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這支隊伍的三名成員居然都是女生,穿著迷彩服顯得英姿颯爽,而且行動間十分的謹慎,一看就是會玩的。

可這都不重要,呂子喬看著望遠鏡里面的人影,一時間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怎么有兩個長得一樣的女生,而且看著這么眼熟?這不是心凌的好閨蜜嗎?”

下面的赫然正是諸葛大力和rose。

呂子喬對rose的印象可謂是無比深刻,他這輩子沒怎么翻過船,居然不知不覺間被rose擺了一道,和一個偽娘去賓館開了房!

呂子喬把這件事視為自己平生最大的恥辱,不過這次有機會找回場子了。

他發出了一陣足以以假亂真的喜鵲叫聲。

“哇,子喬這口技可以啊,之前怎么沒發現?”曾小賢和博宇都十分驚訝。

可還沒等他們兩個趕過去,下面的諸葛大力拉著rose和另一個隊友立刻躲在墻后,向著呂子喬這邊射出了一梭子子彈。

“大力你太緊張了吧,是鳥叫而已。”rose不明所以的說道。

“有鳥叫很很正常,但有喜鵲叫就很奇怪了,這個季節魔都應該根本沒有喜鵲。”諸葛大力沉聲說道。

博宇讓曾小賢監視另一邊,自己趕了過來:“怎么了?暴露了?”

“我也不知道哪里漏了馬腳,不過下面是三個女生,還是你的熟人,那個叫rose的,還有一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呂子喬伏在窗戶下面說道。

“那一定就是諸葛大力了。”博宇高聲喊道:“大力,rose,好巧啊,你們也來打彩蛋呢?”

諸葛大力和rose對博宇的聲音并不陌生,一下子就辨別了出來:“是博宇哥呀?你和誰一起來玩兒的,心凌姐嗎?”

“不!是我!”呂子喬刷了一波存在感。

rose稍加回憶:“哦,你是在漫展上遇到那個帥帥的大叔吧?小曦回去之后還很想你呢。”

呂子喬臉色瞬間變得鐵青,rose這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等一會兒再敘舊吧,大力,既然咱們都是自己人,那就先聯手把另一支隊伍淘汰了,怎么樣?他們在對面兒二樓七點鐘的方向。”博宇高聲喊道。

“沒問題啊,你們先上,我們三個弱女子緊隨其后。”諸葛大力朗聲說道。

“好,我數123,咱們一起進攻。”博宇說道。

“沒問題。”諸葛大力答應下來

然后…并沒有人動手。

“大力,你們怎么出爾反爾呢?”博宇先發制人的質問道。

“博宇哥你不也還是一樣?”rose心里真的很佩服博宇的厚臉皮。

“重來一次,1…2…3!”倒計時結束后,博宇突然開槍,樓下的諸葛大力也心有靈犀一般同時開火。

兩方人乒乒乓乓的對射了起來。

那伙老玩家見到這種局面簡直想笑,本來他們還擔心這兩伙人會不會聯手先來淘汰他們出去,現在他們雙方先火并了起來,自然是松了一口氣。

稍作商議,他們決定主動出擊,漁翁得利,不然若是等到塵埃落定,勝利者得到失敗者的彈藥補給,又會變得很難打,現在才是插手的最好時機。

可事態通常不會按照不重要的配角們的預料所發展...

就在他們剛從掩體露頭的那一瞬,一發彩彈破空而來,精準的打在最前面那人的額頭上。

“我靠,這么遠你都能爆頭,博宇你開了自瞄掛吧?還有子喬,他開了透視掛!”曾小賢驚訝的說道,同時手里不停的向著那伙人點射。

“我常年玩射箭,有點兒心得。”博宇解釋了一聲,然后喊到:“呂子喬!別在那邊放空槍了!還有大力,那伙人已經被我干掉一個了,你們快上啊!”

原來那伙人聽到的熱鬧的開槍聲,全都是把子彈退下來之后放空槍的聲音,博宇和諸葛大力十分默契的選擇用這種方式來陰對面一手,效果顯著。

額頭中彈的那人被沖擊力打的一仰頭,然后才明白發生了什么,心里無比悲憤:“怎么可以狡猾到這種地步!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諸葛大力也沒有讓博宇失望,他和rose還有另一個女生十分果斷的從側面包抄過去,

兩隊人形成了夾擊之勢。

老玩家隊伍剩下的兩個人因為失去了可靠的掩體,還要防備從兩個方向射來的子彈,顯得捉襟見肘,應接不暇,沒堅持上五分鐘,就紛紛中彈,退出的游戲。

工廠上面的大喇叭播報:“剩余參賽隊伍:兩隊。”

槍聲消失,場面上再度回歸了平靜。

“大力、rose,你們什么時候再來公寓玩兒啊,心凌他還經常念叨你們兩個呢。”博宇套著近乎,拉著家常,暗地里卻一直在比著手勢,讓曾小賢和呂子喬分散開包圍過去。

諸葛大力沒有出聲,反而是rose在回話:“是嗎?我也想心凌姐了,還有關谷老師,過兩天有時間我們就去登門拜訪。”

“別改天了,一會兒玩完就跟我一塊回公寓吧,唉,一個游戲而已,我也不和你們幾個女生爭了,棄權好了。”博宇看著曾小賢和呂子喬行動,自己還在這邊吸引著她們的注意力。

“那當然好了。”rose隔空喊道。

“不行啊,這游戲沒有棄權這個選項,要不你們過來把我打死吧,我保證不反抗。”博宇信誓旦旦的說。

“那么麻煩干嘛?你站出來就好了。“rose也說到。

“你過來!”

“你出來!”

“你過來!”

“你出來!”

兩人毫無營養的拖著時間,然后陡然同時喊到:“動手!”

已經到達預定位置的呂子喬和曾小賢暴起發難,跳出來毫無憐香惜玉之意的扣動扳機。

rose當時就身中數彈,凄慘的退出了游戲。

不過呂子喬和曾小賢并沒有達成預期的效果,他們赫然發現留在原地的只有rose一人,至于諸葛大力和另一個女玩家,居然打的和他們是同一個主意,玩起了換家戰術,去偷襲在原地喊話的博宇。

博宇也和rose一個下場,身中數槍,不過警惕的他在中槍前也打出了幾發子彈,正中那個不知名的女同學,算是拉了一個同歸于盡。

此時的局面就變成了諸葛大力一個人對抗曾小賢和呂子喬兩個大漢,情勢非常的不利。

不過那已經和博宇沒什么關系了,他和rose兩人離開賽場,在休息區一邊看直播一邊聊著天。

“這是你們班級的同學來團活?”博宇問道,絲毫不在乎遠處幾個小男生敵視的目光。

rose搖搖頭:“不是,這是大力她們班級的活動,我是以家屬身份跟著來玩的。“

“家屬?什么家屬?”博宇心說你們兩個該不會公開出柜了吧?

“我當然是以大力姐姐身份出場的拉,我說我是大力的姐姐,根本沒人懷疑。”rose說道。

博宇松了一口氣,和心凌相處久了,自己思想居然不知不覺變得姬了起來,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一個稍稍有些清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你是以妹妹的身份!我才是姐姐!”

諸葛大力隨著聲音走了進來。

“有什么要緊的,大力,你已經很棒了!”rose跳起來抱住諸葛大力的胳膊,他們剛剛已經從直播中看到了諸葛大力的落敗,不過她在退場前還給呂子喬爆了個頭,最后因為子彈不足才被曾小賢給淘汰出局。

二十支隊伍,六十個人,最后只剩下曾小賢一個人,可以說對抗的相當激烈了。

成為唯一幸存者的曾小賢顯得十分激動,大家坐在一起打cs的時候自己總是拖后腿的那個,沒想到到了真人射擊的游戲里,自己反而成了左右勝負的關鍵手,成就感油然而生。

彩彈場經理鼓著掌走過來,給他們三人發了優惠券:“恭喜三位,表現得很精彩,歡迎下次來玩。”

看博宇三人收下了優惠券,他又問:“請問能給我們這個吃雞模式提一些建議嗎?”

“可以增加一些隨機陷阱。”

“空投也是要的,可以用無人機投遞。”

“一槍一條命的設定不太友好,至少給個三次機會吧。”

博宇三人七嘴八舌的紛紛提出自己的意見,這經理很認真的一一記下,然后告辭。

博宇給他們互相介紹一下:“這兩位是諸葛大力和rose,這是呂子喬。”

諸葛大力捂著嘴,眼睛里閃過異樣的色彩:“哦,你就是和小曦談戀愛的那個帥大叔?rose和我提起過你。”

呂子喬瞬間進入暴走模式:“這是誤會!我被這小丫頭騙了!事先根本不知道哪個小曦是個男的!”

“可小曦說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啊!”rose躲在諸葛大力身后說道,仿佛擔心呂子喬沖過來和自己算賬。

諸葛大力也十分贊同的點頭:“只要是真愛,性別一樣又如何呢?”

博宇總琢磨這話有點深意,該不會...

呂子喬簡直沒有辦法和這種小姑娘交流,他報了抱拳,果斷認慫:“我服了!兩位女俠!求你們別說了!以后我見到你們繞著走!”

博宇嘲笑了呂子喬一番,然后介紹曾小賢:“這位是曾小賢曾老師,著名電臺主持人,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勁爆的身份!”博宇賣了個關子,吊足了諸葛大力和rose的胃口,才揭曉謎底:“他是你們胡一菲胡老師的男朋友!”

“啊!!!真的嗎?”諸葛大力和rose聞言立刻圍著曾小賢轉起圈來,“胡老師居然有男朋友了,藏的夠深,曾老師,你厲害!”

聽到博宇這么介紹自己,曾小賢有點不好意思,有點得意,但終究沒有反駁:“因為我們比較低調,所以還沒有公開,一菲她在學校一定很受歡迎吧?”

“那是當然了,胡老師教授的經濟學專業性極強,我們很多人都愛聽呢。”諸葛大力說道。

曾小賢好懸沒笑出聲來,炒股買啥啥跌的胡一菲,居然教學生們經濟學,這不是誤人子弟嗎?

rose也在一旁附和:“是啊,胡老師可厲害了,聽說下學期她要兼任我們學校跆拳道社的指導教師,我和大力都準備到時候去和胡老師學兩手防身術呢。”

曾小賢用同情的眼神看著這兩個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什么的無知少女:“那你們可要做好心理準備,一菲她的訓練...很兇殘...”

正好大家碰到了一起,博宇就順勢邀請了大力和rose來公寓做客。

諸葛大力和rose欣然邀約,和她們那群同學說了一聲,就隨著博宇三人離開了。

那群天真無邪的單純少年心都要碎了,全校最出名的姐妹花,就這樣被外人拐跑了,爺的青春結束了...

心凌看到諸葛大力和rose的到來自然十分驚喜:“不是說去打彩彈的嗎?你們怎么一起回來了?”

“心凌姐...”rose跳過來拉著心凌的手搖啊搖,告起狀來:“博宇哥他在彩彈場遇到了我們,不僅不留手,還把我給淘汰了...你要為我做主啊!”

博宇心說好你個小丫頭片子,我說怎么在路上笑的賊嘻嘻的,原來是在這里等著陰我呢。

心凌無奈的白了博宇一眼:“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讓讓人家小姑娘...”

rose趁機對博宇比了個鬼臉...

還沒等她得意,耳朵就被人揪住了。

諸葛大力揪著她的耳朵:“參加比賽就要輸得起,哪有你這樣子輸了就告狀的?再這樣下次不帶你一起玩了!”

rose苦著臉求饒:“疼疼疼!大力你快放手!我下次還敢!”

“嗯?”

“我是說...下次不敢了!”

諸葛大力這才松手。

博宇十分的擔心,原劇情的諸葛大力雖然是個戀愛小白,但女人味還是十足的,怎么現在男友力這么強?難道真的要上演百合花開的劇情?這可真是是喜聞樂見了...

唐悠悠這個時候突然慌慌張張的從關谷神奇的房間里跑了出來:“有客人啊?”

她和rose以及諸葛大力簡單打了個招呼,然后把呂子喬拉到一旁:“大外甥,小姨媽現在需要你幫我個忙,你愿意嗎?”

阅读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最新章节请关注老幺()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