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第三百二十二章 麗春院頭牌

類別:  | 衍生同人 | 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 半畝云海   作者:半畝云海  書名: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更新時間:2020-08-26
 
“閨女啊,快和我說一說你們那是怎么好上的,現在發展道哪一步了?有沒有內個啊?”回到公寓,胡媽媽就拉著一菲回到房間,關上門,一臉迫切的問道。

“哪個?”胡一菲明知故問。

“哎呀,就是內個啊,媽也不是老古板,很清楚你們年輕人容易把持不住,但千萬要做好安全措施,知道嗎?”胡媽媽一本正經的說著相當不正經的話。

“媽咪啊,你再說什么啊!我和小賢是純潔的男女朋友關系。”胡一菲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在這個時候說實話。

“以我的經驗來說,男女關系就沒有純潔的!”胡媽媽反駁道。

胡一菲無言以對,只好轉移話題:“媽咪呀,你想不想知道展博那個臭小子是怎么追到宛瑜的,我說給你聽吧。”

胡媽媽立刻來了興致:“我還真挺想知道這個,你快說。”

胡一菲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理念,把陸展博和林宛瑜從相識再到相知然后到相戀的過程,事無巨細的講了一遍,聽的胡媽媽兩眼放光,就差鼓掌叫好了。

講完了展博的故事,胡一菲不給自己老媽追問的時間,接著說道:“媽咪,咱們去隔壁,我把我的朋友們介紹給你認識一下吧。”

“就是你之前說裝作你追求者的高管和富二代?”胡媽媽來了興趣,“好,去見一見。”

胡一菲像是攙著老佛爺似的,攙著自己老媽來到3602。

博宇和呂子喬還記得自己身負的重任,看到胡一菲和她媽媽來了,立刻站起來迎接。

不得不說,他們兩個真的是給足了胡一菲面子,打扮的都是人模狗樣,要多帥有多帥,胡媽媽對他們兩個的第一印象就非常的好。

“媽咪,這兩位就是我和你說起過的,呂子喬和博宇。”

呂子喬搶先一步,輕輕的牽起胡媽媽的手,和他老爹大仲馬如出一轍的使出一招吻手禮。

“你可以叫我的小名,呂小布。”

博宇則給了胡媽媽一個熱情的擁抱:“阿姨,我沒有什么小名,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叫我小宇。”

被胡一菲事先通知過的陳美嘉還有唐悠悠和關谷神奇,在一旁看的只感到惡寒。

“男生肉麻起來都是這樣子嗎?我都起雞皮疙瘩了。”陳美嘉小聲對唐悠悠說道。

唐悠悠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關谷是這樣嗎?”

關谷神奇慷慨激昂的表示:“我就絕對不會像他們兩個這樣子!”

“哎呀呀,一菲,你的鄰居們都好有禮貌啊。”另一邊,胡媽媽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

“不是每一個人都值得如此的尊敬,但是,伯母,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有一種五體投地的感覺...”呂子喬說道。

“行了行了!”胡一菲也聽不下去了,打斷了他,“別裝了,子喬,露餡了,我和小賢的關系被我媽知道了。”

呂子喬縱橫花叢多年,屢次被抓包都能全身而退,靠的就是一手處變不驚。

他接著說道:“一菲,你誤會了,我對伯母這么尊敬,并不是因為什么外界因素,純粹是因為她值得我這樣做。”

“沒錯,伯母,您能養育出一菲和展博這樣一對出色的兒女,說明您正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傾聽一下你的教誨。”博宇在一旁接話到。

呂子喬和博宇兩個人一起拍起馬屁來,威力立刻發生了質變,胡媽媽高興的走路都有點飄了。

胡一菲翻了個白眼:“媽咪,別理這兩個二貨,他們的腦袋已經有些不靈光了,我來給你介紹一些正常人。”

說罷,胡一菲強行拉著自己老媽遠離了呂子喬和博宇這兩個污染源,來到陳美嘉三人這邊。

畢竟是好朋友的母親,陳美嘉和唐悠悠還有關谷神奇也都立刻站了起來,這是基本的禮數。

“媽咪,這位是陳美嘉、唐悠悠、還有關谷神奇。”

“阿姨你好~”陳美嘉和唐悠悠都嬌滴滴的和胡媽媽打招呼。

關谷神奇則是一個九十度鞠躬:“您好,我是關谷神奇,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好好好,都坐下吧。”胡媽媽笑得合不攏嘴,“沒想到一菲還能有你們這些帥哥美女做朋友,有你們在,我就放心了,一菲她平時大大咧咧慣了,你們多擔待。”

“不會不會...一菲姐最照顧我們了。”陳美嘉和唐悠悠就陪著胡媽媽聊了起來。

女人們湊在一起,向來是有著說不完的話題。

陳美嘉好奇的問:“阿姨,你是怎么發現一菲姐和曾老師的...隱情的?”

“哼,他們這些小年輕的這點小伎倆,那能瞞得過我的火眼金睛,我一眼就看出他們兩個有問題!”胡媽媽十分得意的說道。

胡一菲又翻了個白眼,沒有選擇戳穿自己老媽。

“真是太好了!”胡媽媽感慨一聲,“我做了一輩子會計,忙活了大半輩子,就差展博和一菲兩塊心頭病,沒想到展博已經找到了這么好的歸宿,一菲也找到了倒霉...真愛,現在你們兩個的終身大事都解決了,我就可以安心的...”

“安心退休了?”唐悠悠接著問。

“二次創業了!”胡媽媽說道。

“二次創業?”胡一菲看著自己老媽,十分懷疑的問:“你又想干嘛?“

“我想了很久了,要開一家婚姻介紹所,專門給那些單身找不到對象的大齡男女介紹對象,我連名字都想好了,就是把我的名字倒過來。”胡媽媽一臉神往的說道。

“阿姨,我還不知道您叫什么名字呢。”

“我姓苑,叫春麗。”胡媽媽說道。

倒過來,那豈不就是...麗春院?

幾人在心里琢磨了一下,都感覺這個名字有些不大對頭。

胡媽媽卻沒想太多,對著呂子喬和博宇招了招手:“兩位帥哥~你們有女朋友嗎?”

博宇搖了搖頭。

呂子喬也說:“阿姨,我也單身。”

(陳美嘉切了一聲)

“這太好了,以你們兩個的條件素質,完全可以來我的婚姻介紹所當頭牌啊!我一定給你們兩個介紹最漂亮的女孩子認識!”胡媽媽高興的說道。

“麗春院頭牌--博宇和呂子喬?”幾人心里都劃過這么一個念頭。

笑點較低的陳美嘉先忍不住了,捂著嘴吃吃的笑了起來:“哈哈哈!阿姨,你這個想法太好了,我支持你!麗春院頭牌呂子喬和博宇,哈哈哈哈哈!”

其他幾人也都忍不住了,低低的笑了起來。

胡媽媽不明所以:“喂,你們在笑什么啊?”

“這個...阿姨,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頭牌的事情就算了,你可以找子喬,他遠比我優秀!真的!”博宇立刻婉拒道,還推了呂子喬一把。

“是嗎?子喬?”胡媽媽期待的看著呂子喬。

“這個...”呂子喬也不希望自己的江湖名號由浪里小白龍變為麗春院頭牌,萬一傳出去的話,會被江湖上的朋友們笑死的,不對,有陳美嘉在,她一定會大肆宣揚,所以這件事肯定會傳出去!

想到這里,呂子喬立刻明白自己絕不能答應下來,可剛剛恭維的胡媽媽那么真誠,還被博宇落井下石推了一把,現在想要推辭都不太好開口。

不過呂子喬不愧是呂子喬,腦筋轉的就是快,他立刻轉換思路,如果事情不可避免的話,把陳美嘉封口也是一個還算可以的選項。

而如何把陳美嘉封口,最好的辦法莫過于把她拉下水。

呂子喬想通這一點,立刻笑著說道:“當然沒問題,不過我再向阿姨你推薦一個同樣有頭牌潛質的人。

“真的嗎?是誰?”胡媽媽立刻追問。

“當然就是她。”呂子喬轉到陳美嘉身后,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無敵美少女陳美嘉,可甜可咸,可純可污,簡直是無數宅男夢寐以求的最佳對象,她也一定能成為咱們麗春院的頭牌的!”

陳美嘉此時恨不得殺了呂子喬,但胡媽媽已經帶著殷殷期盼看了過來,“美嘉,你愿意嗎?我一定給你介紹個最帥的大帥哥,吳彥祖那個級別的!”

在吳彥祖的誘惑下,陳美嘉差點就一口答應了,但奈何麗春院頭牌這個名號實在有損形象,陳美嘉只好強做出一副惋惜的模樣:“人家當然是愿意的啦,但是...阿姨,我暫時不能加入麗春院...“

“你有男朋友了?”胡媽媽問?

陳美嘉羞澀的搖搖頭。

“那你是...有喜歡的人了?”胡媽媽接著問到。

陳美嘉這次沒有搖頭,而是做出一副扭捏的樣子。

胡一菲在心里感慨:“戲精,你們全都是戲精啊!你們這群人都能撐起一部劇了!”

“這樣啊,那就不能勉強了。”胡媽媽也很遺憾,但也不能強拉心有所屬的漂亮女孩來自己的婚姻介紹所。

于是她看向呂子喬:“這么看來...我的頭牌就只有你一個了,子喬!”

呂子喬千算萬算,沒想到陳美嘉居然能用這一招巧妙的脫身,不由得暗道失算。

陳美嘉還在這時給了他一個得意的眼神外加一抹嘲弄的微笑。

呂子喬讀懂了她笑容里的意思:“想陰老娘我?你還早著呢!”

呂子喬很氣,但陳美嘉要是這樣就認為自己贏了,那還早著呢。

呂子喬也一臉遺憾的說道:“阿姨,對不起,我也要和你坦白一個事實。”

“你說。”胡媽媽示意他盡管說。

“其實...我也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呂子喬裝出一副純情少男的樣子說道。

幾個知道他本性的人都感覺胃部有些不適。

關鍵呂子喬在說這話的時候,偏偏還裝作不經意的看了陳美嘉一眼。

他的這個眼神被胡媽媽看在眼里,再加上剛剛陳美嘉看向呂子喬的那個眼神,胡媽媽立刻就明白了過來。

“哦~原來如此啊~”胡媽媽一臉八卦的指著他們兩個。

“我們不是!”陳美嘉趕忙想要辯解,可用眼神余光看到呂子喬,居然羞澀的低頭默認了下來!

呂子喬會害羞?你演的是不是太假了一點!陳美嘉已經抓狂的想要跳腳了。

但胡媽媽現在先入為主,越看越覺得這兩個人之間有事。

“你們年輕人看來都有自己的目標,看來是我冒昧了。”胡媽媽偷笑著說道。

“是啊,在感情上,我確實是一個害羞且保守的人。”呂子喬大言不慚的說道。

不僅陳美嘉,就連其他人也全都有一口鹽汽水噴死呂子喬的沖動了。

人不能,至少不應該這么無恥。

頂著眾人鄙視的眼光,呂子喬神態自若的和胡媽媽套著近乎。

呂子喬清楚,有陸展博的技術水平做后盾,胡媽媽的麗春院里面一定都是質量上等的大美女,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寶庫,所以現在和胡媽媽拉好關系就很有必要。

幾人正圍著胡媽媽聊天,陸展博和曾小賢推門而入。

“媽,你果然在這里,走吃飯去吧,我定了餐廳,宛瑜在樓下等著呢,大家都去,我訂的是大桌。”陸展博一進門就對眾人說道。

“呀,原來都到晚飯的時間了。”胡媽媽驚訝的看看自己手表,“和你們這些年輕人聊天就是開心,我都沒察覺到時間過得這么快。”

“和您聊天同樣讓我獲益匪淺...”呂子喬宛若舔狗附體的說道。

眼看呂子喬這樣討好自己未來岳母,曾小賢強行插進兩人之間:“阿姨,明天有交響樂演奏會,我買了前場的票子,能請您一起去聽嗎?”

胡媽媽臉上帶著慈祥的笑容:“還叫阿姨呢?一菲可什么都和我說了,你們都是年輕人,可以理解,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啊?”曾小賢沒想到胡一菲居然連這種私密的事情都和自己老媽坦白了,不由得非常心虛,畢竟自己睡了人家閨女。

但胡媽媽表現的這么善解人意,曾小賢這才放下心來:“嗯,我們一定注意。”末了還有些艱難的叫了一聲:“...媽”

“喲~~”

圍觀的眾人都不約而同的發出了這種聲音。

胡一菲一拍腦門,完了,全他媽完了。

她沒想到自己老媽居然心機這么深,整個下午都說笑如常不動聲色,然后突然就用這么一手把兩人的進度條給詐了出來。

胡媽媽其實只是隨口一詐而已,并不真的認為自家閨女已經和曾小賢發展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

但哪成想,居然還真有意外收獲!

她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胡一菲一眼,又看了曾小賢一眼。

兩人都緊張的聽候她老人家的發落。

誰知胡媽媽卻什么都沒說,對著陸展博一揮手,“帶路!別讓宛瑜一個人等急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