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第三百二十三 比親媽都親

類別:  | 衍生同人 | 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 半畝云海   作者:半畝云海  書名: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更新時間:2020-08-27
 
陸展博自然不會虧待自己老媽,選的也是一間極好的餐廳。

飯桌上的氣氛十分融洽熱烈,胡媽媽不住的往外倒胡一菲和陸展博兩人小時候的黑料,聽的大家哈哈大笑。

胡一菲攔都攔不住,最后只能生無可戀的聽之任之。

幾個女生還陪著胡媽媽喝了點紅酒,反倒是男生們因為要開車,都滴酒未沾。

吃飽喝足,陸展博結完賬之后,還響應了國家號召,把剩下的菜打包帶了回去(蹭熱點)。

來的時候胡媽媽坐的是曾小賢的車,回去的時候就坐了陸展博的車(秦羽墨離開之前把自己車鑰匙留給了他們,陸展博開的是秦羽墨的車。)

胡一菲本想也跟上去,卻被自己老媽很嫌棄的趕了出來:“你跟進來干嘛?我和我家宛瑜說說話,去陪你的小賢去吧!”

有了兒媳忘了親閨女,胡一菲撇撇嘴,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上了曾小賢的車。

從剛才到現在,這是難得的二人空間,曾小賢有幾分不好意思,又有幾分埋怨的對胡一菲說道:“菲菲~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和咱媽說啊,太突然了,人家還沒有準備呢~”

胡一菲心頭涌起一股無名之火,撲過來揪住他的耳朵:“咱媽?叫的挺親啊!用你那生銹的大腦想一想!這種事我怎么可能和她說!她分明是在詐你!你還居然真就這樣上當了!”

“啊?咱媽是在詐我?”曾小賢難以置信的問道。

胡一菲更是羞氣:“不許叫咱媽!“

“好好好,我媽~”曾小賢不怕死的說道。

俗話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胡一菲覺得是不是最近自己太放縱曾小賢了,他居然敢這樣調戲自己。

她捏了捏手指節,眼睛里閃著危險的光芒:“曾小賢!你又皮癢了是不是!”

“打人不提倡,打臉傷自尊啊!”曾小賢慌忙做出防御姿態。

胡一菲才不會管他說了什么,直接就痛下殺手!

可曾小賢早已今非昔比,在車里這種狹小的空間居然還能和胡一菲見招拆招的走上幾個回合而不落下風。

然后...胡一菲就注意到車窗外有閃光燈閃過...

有人在拍這輛車。

胡一菲用余光一看,發現不少路人正神情詭異的對這邊指指點點,不乏有人在偷笑拍照,還有帶著小孩散步的年輕媽媽捂著自家孩子的眼睛匆匆離去。

不僅如此,公寓其他人的車本來都已經開走一段距離了,現在居然都退了回來,停在不遠處。

胡一菲敢肯定,那群家伙一定趴在車窗后滿臉八卦的盯著這邊。

只是稍加思考,胡一菲就明白了周圍路人為什么會是這種反應。

假如你看到停在路邊的一輛車突然開始劇烈搖晃,恐怕任何人心里首先都會浮現出“chezhen”二字,絕不會有人想到車里面的人是真的在打架而不是在妖精打架。

胡一菲更煩了,好像自從老媽來了之后,自己做什么事都沒有順利過,老媽果然是自己的克星啊。

“趕緊開車!“她對曾小賢吩咐一聲,坐回了副駕駛座位里,現在暫且放過這家伙,等回到公寓,有的是時間料理他!

回到公寓,把車停到停車場之后,大家都下了車。

“一菲姐~好嗨呦~”陳美嘉一臉壞笑的說道。

“一菲姐~我原來以為你是偏保守的...沒想到啊,沒想到。”唐悠悠搖了搖頭說道。

而男生們都沒有說什么,只是對曾小賢比了個大拇指,一切盡在不言中。

只有博宇拍了拍他的肩膀:“曾老師,時間有點短啊...身子骨能頂住嗎?“

“誰時間短了!我實力強著呢!”涉及男性尊嚴,曾小賢趕忙說道。

“哎呀,我們兩個只不過剛剛在車里過了兩招而已!”胡一菲也趕忙解釋。

“哦~”眾人一副我懂的表情。

越描越黑,胡一菲嘆了口氣,不準備解釋了,不過不解釋清楚還很氣,于是她毫不留情的踩了曾小賢一腳,這才稍稍消氣。

曾小賢嗷嗚一聲,捂著腳到處亂蹦,博宇扶了他一把:“你看你時間太短,一菲都不滿意了,子喬,把你平時用的那些小藥丸分點給曾老師。”

呂子喬臉色一僵:“喂,把話說清楚,誰用小藥丸了!我也靠的是自己的本事好不好?”

曾小賢推了他倆一把:“滾滾滾,別在這和我扯淡!”

幸好他們幾個說話聲比較小,不然若是被胡一菲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今晚公寓里說不得就要有血光之災了。

陸展博開車有點慢,比大家都晚了一會才到。

車還沒停穩,胡媽媽就跳了下來,一把拉住胡一菲的手。

胡一菲剛想說什么,胡媽媽就搶先立起手掌阻止了她:“不用解釋,媽是過來人,都懂,理解~理解~”

胡一菲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屈辱過,她只想問自己老媽:“你到底理解了什么鬼東西啊!”

夜色已深,一行人上了樓,互道再見之后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小窩。

“一菲,我睡哪里?”胡媽媽坐在沙發上,毫不客氣的問道。

“當然是和我一個房間了。”胡一菲答到。

“不行不行...”胡媽媽擺了擺手,“你睡覺打呼嚕,和你一間房我睡不慣。”

胡一菲崩潰了:“媽咪呀,我什么時候睡覺打過呼嚕啊!”

曾小賢在一旁幫胡一菲作證:“媽~(胡一菲瞪了他一眼),一菲她現在睡覺確實不打呼嚕。”

胡一菲一時間甚至分辨不出曾小賢是真蠢還是假蠢。

胡媽媽笑著說道:“一菲啊,你的房間就歸我一個人了。“

“那我呢?我睡哪里?”胡一菲問。

胡媽媽表情曖昧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曾小賢。

“你當然是去小曾那里睡了。”胡媽媽理所當然的說道。

胡一菲一時間懷疑自己是不是親生的,任何父母對自己女兒的男朋友不都應該是嚴防死守,盡可能的避免兩人獨處的嗎?為什么到了我媽這里卻偏偏反了過來?

胡一菲轉念一下,這好像也沒錯...因為家里其實一直是把自己當兒子養的來著...任何一個父母都會千方百計的讓自家兒子和他的女朋友盡量獨處...

“你們年輕人啊,不用太顧及我,偶爾在車里尋求一下刺激無可厚非,但終究還是要在家里這樣安全且私密的空間里,比較好一些...”胡媽媽一邊說著,一邊無比自然的回到了胡一菲的房間,還順手把門關上了。

“喂!媽咪!不行的啊!”胡一菲撲上去,狂敲自己房間的門。

門居然還真開了,但是不等胡一菲擠進去,胡媽媽就把她的睡衣從門縫里扔了出來:“睡衣給你了,別敲門了!我要休息了!”

胡一菲抱著自己的睡衣,孤苦無依...

“菲菲...”曾小賢一瘸一拐的走過來(他腳被踩了還沒緩過來),拉起她的手,“既然咱媽都說了,那你就來我房間吧...我想你了...”

胡一菲本打算自己睡沙發,或者把曾小賢趕去睡沙發,可聽到曾小賢最后那句“我想你了...”心緒竟莫名有些觸動,沒有第一時間拒絕。

曾小賢見胡一菲沒有說話,就拉著她的手向自己房間走去。

胡一菲雖然稍稍有些抗拒,但她的反抗力度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就這樣被曾小賢“強行”拖進了房間。

曾小賢心里也無比火熱。

自從從魔都回來之后,不知是不是因為害羞的緣故,胡一菲還一次也沒和自己溫習過功課,曾小賢明著暗著求歡好幾次,都被她無情的拒絕。

哪想到岳母來了,事情居然有了轉機。

胡媽媽現在在曾小賢心里,簡直比親媽還要親。

“先說好!只是睡覺而已!你可別動什么心思!”胡一菲抱著自己的睡衣,說話間甚至不自覺有些臉紅。

她現在心里居然莫名有些慶幸,自從被陳美嘉和唐悠悠教育過之后,自己就開始注意了內衣的穿著品味,即使在面對這種突發情況的時候,被看到也不會感覺土氣,丟面子。

“好好好,只睡覺...”曾小賢說著任何人都不可能信的鬼話。

雖然話是這么說,但兩個有過最親密接觸的男女共處一室之后,劇情的進展就變得理所應當了起來...

(此處省略兩萬一千三百二十九個字)

曾小賢再度醒來的時候,只感覺神清氣爽,懷中已經沒有了佳人的身影,不過空氣中仿佛還浮動著那心愛之人幾度歡好之后的體香,讓他甚至舍不得開窗通風。

換上衣服出來,曾小賢發現除了自己之外的幾人早都已經起來了,正圍坐在桌旁吃早餐。

“媽,昨晚睡得好嗎?”曾小賢坐到胡一菲身旁,問胡媽媽道。

胡媽媽嘆了口氣:“哎,不太好,這一晚上隔壁好像總有貓兒在叫...”

胡一菲埋頭喝粥,手卻在桌子底下把曾小賢腰間的軟肉掐成了三百六十度旋轉。

曾小賢面不改色的的說道,“哦,可能是外面小區里的夜貓,你知道的,現在正處于發情期...”

胡一菲把三百六十度旋轉成七百二十度...

陸展博和林宛瑜本想看熱鬧來著,但轉念一想,自己兩人早都光明正大的同居了,好像沒什么立場嘲笑他們兩個,于是也門頭喝粥,生怕惹火上身。

曾小賢雖然長進不少,但畢竟不是鋼筋鐵骨,七百二十度旋轉他也承受不住,只得悄悄伸出手,把胡一菲的老虎鉗給撥開。

“媽,你今天是想休息一下,還是出去玩一玩?我陪你,知道你要來,我早早的就做好了魔都的旅游攻略,一定讓你玩開心。”曾小賢無比熱切的對胡媽媽說道,他現在更加堅定了要瘋狂討好自己丈母娘的想法。

“我有什么需要休息的,還是出去玩吧!”胡媽媽果斷選擇了出去玩。

“媽,我和宛瑜也準備帶你出去玩呢。”陸展博說道。

子女太孝順就是會遇到這樣的煩惱,胡媽媽于是對陸展博安慰道:“今天先給你姐夫一個表現的機會,明天媽再和你們出去玩。”

“那好吧。”陸展博答應了下來。

于是在吃過早飯,稍事休整之后,曾小賢換好衣服帶著胡媽媽出門游玩去了,當然,胡一菲也在隨行之列。

曾小賢是做電臺主持人的,口才本來就不差,再加上他之前狠狠地惡補過這些旅游景點的歷史知識,所以每到一處都能說的頭頭是道,簡直比最專業的導游都要專業,聽的胡媽媽連連點頭,十分滿意。

中午曾小賢又訂了一間不遜于昨天的餐廳,品嘗了招牌的金湯魚翅煲,胡媽媽吃的很滿意,看得出來這道菜很合她的胃口。

吃完之后曾小賢甚至還在附近開了間酒店,讓胡媽媽午睡一覺補足了精神。

下午曾小賢接著帶胡媽媽游玩一下午,然后去大劇場享受了一番意大利樂團的交響樂演出。

一整天下來,胡一菲就感覺自己仿佛是多余的,好像人家才是親娘倆,母慈子孝的,胡媽媽也不管曾小賢叫小曾了,也像胡一菲一般叫他小賢,曾小賢也一口一個媽,叫的無比黏糊。

聽完交響樂之后,三人這才結束了一天的的行程,回到了公寓。

“小賢啊,今天讓你破費了。”胡媽媽眼角含笑,十分滿意對曾小賢說道。

“您太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曾小賢無比真誠的說道。

(胡一菲翻了個白眼。)

和昨晚一樣,胡媽媽又毫不客氣的霸占了胡一菲的房間,胡一菲只能“無可奈何”的再一次住進了曾小賢的房間。

次日,按照原計劃,陸展博和林宛瑜帶著自己老媽出門玩。

這次,陸展博體會到了自己老姐的感受,老媽她全程和林宛瑜挽著胳膊,兩人一直在私語聊天,完全的無視了他。

“來,宛瑜,這是阿姨給你的見面禮,我知道你家庭條件很好,但是也別嫌棄,快收下!”胡媽媽從包包里摸出一個看上去有些年代感的盒子,塞給了林宛瑜。

林宛瑜看向陸展博,用眼神征詢他的意見。

“既然媽給你了,那就收著吧。”

聽陸展博這么說,林宛瑜才接了過來:“謝謝阿姨~”

她本也想想曾小賢似的喊一聲媽,但奈何女孩子的臉皮不想曾小賢那么厚,所以猶豫了幾次還是沒說出口,依然叫的阿姨。

胡媽媽也不以為意,就憑林宛瑜這樣貌顏值,就算她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干,胡媽媽也會十分滿意的。

“阿姨,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林宛瑜取出之前和陸展博一起去店里挑的玉石。

“好好好,有心了。”胡媽媽也不客氣,眉開眼笑的收了起來...

胡媽媽在曾小賢和陸展博周到細致的照顧之中度過了無比快樂的一周。

然后...明天就是姑姑出院的日子了,而今天,曾小賢那姍姍來遲的岳父大人...終于抵達了魔都。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