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19 殺機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李文生為什么非要丁寧的手機,山雞可管不著,他只想讓殘虎出手,趕緊搶過手機換李文生許諾的尾款。

反正和李文生之間也是一筆交易,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把手機搶到手就行了。

殘虎向前幾步,站到了丁寧的身前,伸出了手:“拿來!”

凌云剛要站到丁寧身前,就被他攔住拉到身后,“站我身后,不要動!”

凌云臉色凝重的看著殘虎,伸手就要推開丁寧,嘴里下意識的說道:“讓開,我來!”

“你來個屁你來,男人辦事,**靠邊!”

丁寧沒好氣的一把把她的手撥拉開,見她臉色一變,立刻醒覺過來,點頭哈腰的腆著臉笑道:“我先來,不行你再上。”

“你別逞能了,這家伙很厲害!”

凌云不由分說的就強行沖了過來,不斷的加速,來到殘虎身前時腳尖一點地面身體已經凌空飛起,狠狠的一腳踹向他的臉部。

殘虎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之色,站在原地連動也沒動,凌云這種身手在他看來就是花拳繡腿,根本沒被他看在眼里。

只要在凌云的腿即將踢中他的面門時,他輕輕的一側腦袋,就能夠躲過這一擊,然后伸手一巴掌,就能把這個不自量力的**打的半死不活。

在他這樣的人眼里可沒有什么狗屁的憐香惜玉之情,他學的是殺人術,只要出手,不死也得殘廢,對白毛混混已經是手下留情。

他似乎已經預見凌云被一巴掌拍成重傷,摔倒在地奄奄一息的模樣,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猙獰的冷笑。

可當他的眼角余光掃到丁寧那好整以暇的神情,以及兩道肉眼幾乎微不可查的銀光時,他的臉色變了。

隨即他就感覺到自己已經蓄力的雙臂如同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整個身體開始麻痹,就連反應都慢了無數拍。

“噗”的一聲,凌云有些意外的看著被自己一腳正中面門而倒飛出去,鼻梁骨斷裂,涕淚橫流的殘虎,得意的拍了拍手,大咧咧的拍了拍丁寧的肩膀:

“沒想到這家伙是個銀槍蠟樣頭的樣子貨,早知道這么弱,就讓你出手威風威風了。”

“是啊,是啊,好容易碰到個弱雞,你也不給我個出風頭的機會。”

丁寧心中暗笑,挺了挺胸膛一臉驕傲的說道:“說什么我也是復興路二當家的,我也是個純爺們,怎么能躲在大姐頭的身后呢。”

“不錯,小妞……呃,是小寧寧,純爺們的小寧寧,現在有進步了,可以獨擋一面了,以后我就把復興公園的地盤劃分給你了。”

凌云俏皮的吐了吐**,夸張的拍了拍鼓囊囊的胸部,顫巍巍的蕩起一陣波瀾壯闊的起伏吸引眾人的眼球。

心里暗自驚嘆差點說禿嚕嘴,連忙改口稱呼他小寧寧,她在外人面前還是很注意丁寧的形象的,這個時候決不能喊他小妞。

丁寧暗自翻了個白眼,尼瑪,你還真大方,復興公園名為公園,實際上就是一片占地不足一千平米的小廣場,有一些簡單的戶外健身設施,平時扔塊兒磚頭都砸不到人,晚上就是廣場舞大媽們的天下。

那可是比戰斗力最強的城管都要強悍的存在,就算最窮兇極惡的黑社會也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這妮子,還真是繼承了她老媽鉆到錢眼里,把一分錢掰成八塊用,精打細算到骨子里的優良品性。

幸好自己無意于混黑道過日子,否則跟著這樣摳門的老大,非得活活餓死不可。

臉上還得帶著諂媚的笑容,屁顛屁顛的拍著馬屁:“謝云爺賞!”

“不用謝,這是你的忠心護主換來的賞賜,是你應得的。”

凌云眉開眼笑的揉著丁寧的頭發,一副**愛犬的慈祥面孔。

丁寧拼命的甩著腦袋表示強烈的抗議,想要擺脫她的魔爪,可這狗頭殺是凌云修煉多年的絕活,哪里是那么容易避開的,一會兒功夫就把丁寧的頭發揉的跟雞窩似的。

兩人旁若無人的“打情罵俏”,現場卻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所有人都膛目結舌的看著捂著臉躺在地上試著爬起來卻屢次失敗的殘虎。

這個之前還不可一世的boss級人物竟然就這樣被一個小護士給搞定了,這也太玄幻了。

特別是那些一向和凌云不合的護士以及垂涎她美色的醫生們,個個噤若寒蟬。

原來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護士之花竟然是一個具有隱藏屬性的終極boss,以后千萬不能得罪了她,否則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時之間,凌云成為了萬眾矚目令人驚嘆的焦點,只是此刻她的眼里只有丁寧,再也容不下別人。

殘虎羞憤欲絕,他完全可以無視鼻梁骨斷裂的這種小傷,畢竟那根本不影響他的戰斗力,爬起身來把凌云撕成碎片,但讓他恐懼的是,直到此刻,他的全身都是麻痹狀態,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用不上。

這個發現讓他心中生出無窮的恐懼,要知道能把大象都麻翻的麻醉劑注射在他**藥效也撐不過一分鐘就會被他的身體化解。

正是因為他的身體特殊性,才會被派來神州國執行任務,就是為了避免任務失敗后被俘,扛不過刑訊審問而**組織的秘密。

卓絕的身手和萬毒不侵的特殊體質,成為他圓滿完成任務的信心保證,可此刻,他所有的自信卻因為一時的輕敵而崩潰。

雖然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一切都是那個正點頭哈腰,毫無**漢氣概,滿臉諂媚逗美女開心的小白臉搞的鬼。

這是什么手段?也太可怕了,殘虎看向丁寧的眼神中已經帶上了驚疑不定和一縷隱晦的殺機,能夠讓他渾身麻痹還找不到原因的家伙絕對是他的最大克星,這樣的危險人物必須要除掉。

丁寧還在陪著凌云旁若無人的逗樂子,眉頭卻微不可查的皺了皺,殘虎流露出的殺意雖然很隱晦,但卻瞞不了他近乎于野獸般的直覺。

這個人竟然想殺了自己?這讓丁寧覺得很委屈,你的鼻梁骨又不是我打斷的,為什么要殺我?老子招你惹你了?

隨即他心中一凜,生出殺意,這樣的危險人物既然無法化敵為友,就必須要盡快除掉,對敵人的寬容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如果僅僅是他一個人,他倒是不介意殘虎的報復,但若他盯上了凌云,那凌云則必死無疑。

按照殘虎的兇殘行為來看,這個人就像是個冰冷的殺人機器,連自己的救命恩人說動手也是毫不猶豫,可見其骨子里的暴戾和殘忍。

除掉這樣的危險人物,對每天目睹老爹日殺百豬,他也要親手宰殺十豬的丁寧來說毫無心理負擔。

他的人生信條很簡單,就是要把所有的危險扼殺在萌芽狀態,免得日后釀成禍而事后悔不及。

心地善良并不代表他會有婦人之仁,能夠對自己身邊親近之人構成威脅的存在一律剪除。

至于以暴制暴是不是會違反法律,這些都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畢竟他有著無數種讓人查不出死因的殺人方法。

更何況殘虎這樣的品性,必然是滿手血腥,除掉這樣的不安定分子,是造福社會的大善事。

“嗚…嗚…嗚…”

凄厲的警笛聲由遠及近,丁寧詫異的看向凌云。

凌云聳了聳肩,無需語言,只是眼神的一個簡單交流就知道彼此在說什么。

丁寧以為凌云報警了,凌云表示不是她報的警。

丁寧下意識的以為是圍觀群眾報的警,畢竟這事現在越鬧越大,有人報警也不為過。

當然,丁寧還考慮到這會不會是李文生報的警,畢竟為了拿回他醫療事故的罪證,已經接連策劃了栽贓陷害,混混尋仇兩場大戲,利用栽贓的手表在警察面前誣陷自己也不為奇。

可很快他就知道他猜錯了,警察來的不是一波,第一波來的是分局治安大隊的民警,另外一波來的卻是分局的刑警。

治安大隊的民警是胖頭魚帶來的,為了追討山雞所吃的霸王餐錢。

而刑警,卻是趙局長一個電話喊來的,圍觀半天聽到眾人的議論聲,終于弄明白了前因后果,價值好幾萬的手表失竊,保安想要抓捕小神醫,然后混混尋仇當眾斗毆。

旁觀的好事之人已經把經過攝錄了下來上傳到了網上,這事情已經構成影響極壞的刑事案件了,想壓也壓不下去。

長江醫院出現這樣的丑聞,已經嚴重的影響了醫院的形象,而身為衛生局一把手的趙局長也要承擔一部分監管不力的責任。

但趙局長是誰,能夠混到現在這個地位的老油條哪個不擅長危機公關,并能快速的從中捕捉到最有利于自己的因素,化壞事為好事。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打電話給區局的局長,讓他立即出動刑警來辦案。

別看他表面上怒火中燒,大發雷霆之怒,一連聲的大喊不像話,其實心里卻樂開了花。

畢竟處理好這樣的事情,更有利于宣傳他的正面形象,一臉苦澀的周院長只能充當背鍋俠了。

讓刑警介入,第一,代表著他對這次事件的態度不偏不倚,從嚴查辦。

第二,能夠表現出他身為衛生局局長,處理下屬機構出現危機時的卓越能力。

第三,才是他最重要的目的,拉攏丁寧,提升自己的政績。

在他看來,既然電梯里的監控拍下丁寧深夜進入十二樓的畫面,那丟失的手表不管真假,不管怎么說都跟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會讓他深陷泥潭。

再加上混混公然進入醫院尋仇這樣吸引眼球的事情,更是和他擺脫不了關系。

到時候只要他對丁寧表露出欣賞和善意,伸出援手,幫他擺脫這次事件的糾葛,讓他欠下自己的人情,到時候開口請求他在自己指定的醫院就職,成為自己積累政績的突破口,這才是他最終的目的。

為此,他甚至暗示秘書偷偷給電視臺和各大報社打了個電話,讓記者立刻趕來,要把這次事情鬧的越大越好,這也是一種另類的炒作。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