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32 無疾而終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丁寧覺得好委屈,雖然說**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可該硬的時候硬,該軟的時候軟,為什么遇到這女漢子時就硬不起來呢?

看著凌云眼底燃燒的危險火苗,連忙跟受了氣的小媳婦似的連連擺手:“不虧,不虧,我的初吻不值錢,云爺的初吻才值錢,我賺大了。”

“那是,算你識相,開車,本大爺要洗個熱水澡,美美的睡一覺,等待我家小妞的凱旋歸來。”

凌云得意洋洋的抖著大長腿,一副調戲良家婦女得手的得瑟樣,恨的丁寧直磨牙,回味的**舔嘴唇,一邊啟動車子一邊一臉遺憾的自言自語道:

“我聽人家說舌吻很刺激的,靈魂都能飛上天了,可惜不知道啥滋味。”

“去,美死你吧,你個臭流氓,大色狼,還想著舌吻。”

凌云的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嘴硬的說道,但眼神不斷的躲閃著丁寧炙熱的眼神,心里卻有種躍躍欲試的沖動。

“哎,萬一我要是回不來,不說到死還是個小處男,連傳說中的舌吻都沒有嘗試過,多虧啊!”

丁寧一臉惆悵的樣子,要多遺憾就有多遺憾。

凌云心里一疼,臉上火辣辣的,沉默片刻才顫抖著聲音說道:“靠邊停車!”

“干嘛?”丁寧心里樂開了花,卻滿臉無辜的明知故問道。

“讓你停車就停車,哪那么多廢話!”凌云兇巴巴的喊道,耳根子都紅透了。

“嘎吱”一聲,丁寧迫不及待的把車停在路邊,一臉無辜的看著凌云。

“閉上眼睛!”凌云羞的不敢看他,眼神閃爍著低聲命令道。

“干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丁寧不滿的嘟囔著,卻乖乖的閉上了眼睛,小心臟也開始砰砰直跳。

不會真要舌吻吧?這是不是太快了,何況還是和自己的兄弟接吻,怎么感覺那么怪呢?

正在他心浮氣躁之時,一股幽香撲鼻,嘴唇被一張柔軟的櫻唇顫巍巍的覆蓋,丁香小舌生澀的撬開他的牙關。

丁寧大腦轟的一片空白,尾椎骨一陣陣的**,貪婪的回應著那帶著生澀的吻。

什么兄弟,什么鄰居,什么女漢子統統都拋到了九霄云外,他只感覺自己的靈魂這一刻飛上了天,神游天外樂不思蜀……

溫柔鄉,英雄冢!

丁寧在這一刻突然明白了這句話的深刻含義。

原來這世上還有這么美妙的事情,比從死神手里搶回一條生命的成就感還要美好。

溫香滿懷,愛不釋手,食髓知味,百嘗不厭……

這一番激吻足足持續了十幾分鐘,直到都快要窒息了才戀戀不舍的分開。

“討厭,你的手放哪兒的?快拿開!”

凌云嬌羞的嗔怪道,只是聲音柔柔的,哪里有真怪罪的意思。

“不好意思,本能反應,沒想到,嘿嘿,還挺大……”

丁寧訕訕的收回自己的狼爪,還意猶未盡的搓了搓,那樣子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凌云翻了個白眼,連脖頸都浮起了一層嫣紅,扭過頭看向窗外,用一種言不由衷的嬌嗔口氣說道:

“流氓,我只是**你的愿望,你別想多了啊。”

丁寧心里有些不爽,冷哼一聲,陰陽怪氣的說道:“我怎么可能想多,我一個鄉下窮小子,要錢沒錢要房沒房,哪里配得上寧海本地的千金大小姐。”

“你……那是我媽說的,又不是我。”

凌云轉過頭怒視著他,看著他臉色越來越難看,心中為之一軟,柔聲道:“我媽那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別跟她計較。”

“我和她有什么好計較的,她說的本來就是事實。”

丁寧明知道這些話都是楚云秀所說,跟凌云沒有關系,跟她耍脾氣對她很不公平。

但凌云剛和他接過吻,轉身就跟他說那種撇清關系的話,終于還是激怒了他。

“你這個人怎么那么小肚雞腸啊?我媽胡說八道你也相信。”

凌云恨鐵不成鋼的擰著丁寧的耳朵,卻被他掙脫,神色前所未有的認真看著她:

“凌云,如果有一天你和我在一起,你媽卻堅決反對,還說你要是和我在一起她就去死,你會怎么做?”

“我……”凌云啞口無言,躊躇了半天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這個問題就跟女孩子問男朋友,我媽和你一起掉到河里你先救誰那個問題一樣操蛋。

楚云秀含辛茹苦的拉扯凌云長大,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必須要做出選擇時,她確定自己肯定會放棄丁寧,畢竟老媽只有一個,老公隨時可以再找。

丁寧并不是無的放矢,楚秀云其實人本性不壞,只是那個**具有著寧海本地**幾乎所有的特質。

勢利、現實、精明而貪婪,覺得自己是寧海人就高人一等,根本看不起外地人,丁寧對她百般討好,她卻從來沒有給過他好臉色看。

凌云想要和丁寧在一起,楚云秀是一個永遠都繞不過去的坎。

“不用說了,我明白的,她畢竟是你唯一的親人嘛。”

丁寧看著凌云躲閃的眼神,唇齒還在留香,可心里卻莫名的煩躁起來,面無表情的啟動車子繼續前行。

這個世界真的很可笑,人一出生就會被分為三六九等,充分證明了投胎也是個技術活。

他從來不會無妄自菲薄,也不會驕傲自大,更沒有想過試圖去挑戰這個世界的規則,但面對剛剛發芽就無疾而終的初戀,他依然覺得很憤怒,很苦澀。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莫欺少年窮,三十年河東轉河西。

你現在對我愛理不理,終有一天我要讓你高攀不起!

一顆自強的種子這一刻在丁寧苦澀的心中開始生根發芽,他恨恨的想著。

豐田霸道在華燈初上的街道上行駛著,只是車廂中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旖旎,只有一份難言的尷尬和沉默在流淌。

“我很小的時候,那個時候我還沒有記事,我爸就被我媽逼著離開了家去緬國那邊淘玉器,從此失蹤,我記得我媽……”

凌云背對著丁寧,看著車窗外,語調平靜的淡然陳述著,仿佛在說著別人的故事。

二十多年的心路歷程,這一刻被她用這種古井無波的語氣娓娓道來,丁寧默默的聽著她的訴說,卻知道她的心并不像她的語氣那樣平靜。

看著一向沒心沒肺整天只知道傻樂的她,丁寧心里疼的厲害,他很想把她擁在懷中,告訴她,我會守護你一輩子。

可他最終卻硬起心腸,沒有再去**她,他從來都不是語言派,而是行動派。

在他沒有足夠的實力證明自己,能夠踩著楚云秀這尊大佛出現在凌云面前時,他所做出一切承諾都只會被視為虛偽的狂妄。

凌云早已淚流滿面,在親情和愛情面前,她無法取舍,母親是她最親的人,她永遠不會放棄她。

丁寧逐漸沉浸在她的訴說當中,感受著無依無靠的孤兒寡母在殘酷的社會中如同刺猬般一樣生存;感受著一個女漢子的煉成方式;感受著她被人欺負時只能躲在在無人的角落里默默的**她的遍體鱗傷,那種無助與凄涼讓他深深的為之動容。

心中隱隱的陣痛,讓他暗自發誓,凌云,給我點時間,我會照顧你一輩子的。

只是當他聽凌云說那個半夜出現在她家門口疑似她父親的人時,丁寧也覺得毛骨悚然,不會是他老爸死了不放心,化成鬼來看望她們娘兩吧?

不可能,這世上哪里有鬼,一定是有人在裝神弄鬼,只不過這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這一點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楚云秀懷疑是他老公還活著的話,丁寧認為是無稽之談,什么樣的苦衷能夠讓一個人失蹤二十多年,到了家門口都不進去呢?

丁寧本能的和凌云是一樣的看法,認為一定是一個變態偷窺狂,在覬覦楚云秀的美色,甚至連凌云都是他的目標。

一定要找個機會,把這個變態揪出來,否則凌云娘兩就危險了。

半灣別墅區到了,這里是寧海最高檔的別墅區,每平米最低二十萬起步,每一套別墅沒有幾個億都休想拿下來。

家里有四套房子,賣掉也有兩千多萬資產的凌云看到這奢華別墅,也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似的,畏畏縮縮的隨著丁寧向別墅區里走去。

保安拿著高薪,自然盡心盡責,就連丁寧也是給沈牧晴打了個電話,保安才允許他們進入。

不知道沈牧晴是不是刻意為之,連他的來意都沒有問,就讓保安接電話,也不知道說了什么,保安就放行了。

丁寧還挺開心,本想開車進去,結果保安倨傲的說本田霸道這樣的車子太低檔,沒有進入別墅區的資格,差點沒把他氣暈過去。

要知道半灣別墅區極大,每一棟別墅都占地好幾十畝,光是走到沈牧晴所住的十六號別墅就用了差不多快一個小時。

“這小娘們就是在故意報復我!”丁寧看著十六號別墅的大門,恨恨的嘟囔著。

“她是誰?”凌云酸溜溜的問道。

丁寧白了她一眼:“怎么還吃醋啊?她就是我那個病人?”

現在想來還挺奇怪,在丁寧搬到高干病房后,沈牧晴和凌云每天都會去看他,卻從來沒有碰到過,還真夠巧的。

“哼,誰吃醋,愛誰誰,跟我有屁的關系!”

凌云嬌魘一紅,大哭一場發泄過后,又恢復到了女漢子的形象,這讓丁寧心里也舒服了一點。

“叮鈴叮鈴!”丁寧心里有氣,不停的按著門鈴。

“來了!”可當清冷的聲音淡淡響起的時候,丁寧下意識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和頭發,本能的想在沈牧晴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只是卻沒有發現凌云眼底一閃而過的狡黠之色。

親自來開大門的沈牧晴打開門后,看到丁寧眼中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喜色,但在看到凌云后,頓時收斂了笑容,特別是在看到燈光照耀下丁寧嘴唇上的口紅印后,她的心里莫名的泛起一股酸意,臉色就更加冷了,身體堵住門口連大門都不想讓他進,面無表情的問道:“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