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34 準備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和**之間的友誼有時候總是來的那么莫名其妙。

當丁寧神色認真的說出自己的請求,讓凌云在沈牧晴這里暫住兩天后,沈牧晴毫不遲疑的答應下來。

隨后,在丁寧的百思不解中,兩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手拉著手去參觀為凌云準備的臥室去了,還時不時的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別墅里響起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好的跟親姐妹似的。

讓丁寧忍不住望天長嘆,難道就是因為凌云跟沈牧晴解釋了什么是“每個月流血都不死的生物”,就讓她們的心緊緊的靠在了一起,從劍拔弩張成為了閨蜜?

或許這樣建立的感情,就跟男人之間一起嫖過娼來的友誼是一樣的吧,最終,百思不得其解的丁寧只能這么理解。

這讓他深深的感到后悔,早知道就不麻煩凌云了,自己親自告訴沈牧晴,說不定現在被她拉著手去參觀臥室的就是自己了。

可現在不是他意淫的時候,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轉移到了別墅的警戒上。

至今為止,他都沒有發現有人在保護沈牧晴,整個別墅里竟然連個下人都沒有,只有沈牧晴一個人在這里居住。

如果真是這樣,凌云在這里不但不安全,甚至連沈牧晴也會受到牽連。

他堅信依照殘虎的性子,絕不會放過自己和凌云,找到這里只是時間問題。

把沈牧晴喊來問了情況后,丁寧才明白過來。

原來沈牧晴一向喜歡安靜,不愿意有人打擾,所以別墅里連個下人都沒有,每天白天會有人來負責打掃衛生,給她做飯,做完晚飯后就會離開。

而保鏢也是有的,但都潛藏在附近,沒有她的召喚是不會出現的,這讓他放下了心,自己都沒有發現的保鏢的存在,應該是很厲害的。

而在交談中,最讓丁寧驚訝的是,沈牧晴竟然還是寧海大學大四的學生,平時都是住校的。

也就是這段時間,哥哥沈牧陽休假來看她,她才臨時住在這個閑置的別墅里。

這讓丁寧暗自感慨還真是不公平啊,奶奶的,果然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最少價值十幾個億的別墅就這么空著不住去住校,而自己租個四十多平的小房子住還要忍氣吞聲的承受著凌云老媽的冷嘲熱諷,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這讓他意識到自己現在的尷尬處境,就連凌云這樣的本地姑娘,人家老媽都看不上自己,更何況沈牧晴這樣的千金大小姐了。

咦,為什么要考慮沈牧晴,他們只是醫生和病患的關系,要不是沈牧晴有病,他們根本不會有任何的交集,是兩個世界的人。

這種感覺讓他很受傷,尤其在今晚,他的感觸極深,暗自決定要加快發展的步伐,早點達到老爹的期望,功成名就。

到時候左手摟著凌云,右手抱著沈牧晴,然后用錢砸暈凌云的老媽,腳踩葉淑蘭,吊打沈牧陽,她老爹要是敢嗶嗶,連他一起揍,雙美相伴,大被同眠,那小日子,實在是太邪惡了,嘿嘿……

丁寧神游天外,憧憬著未來美好的畫面,忍不住流著口水,發出極為猥瑣的笑容。

“丁寧…….丁寧……你怎么了?傻笑什么?”

凌云喊了丁寧好幾聲,才把他的魂召喚回來。

看著沈牧晴一臉關切的樣子,丁寧老臉一紅,連忙擦了把口水,正襟危坐的干咳一聲道:“那個,沈姑娘,凌云就拜托給你了,我先告辭了。”

“你要去哪里?”沈牧晴脫口而出,隨即羞的滿臉通紅。

那面若桃李,粉腮嫣紅的美艷模樣讓丁寧心中為之一蕩,好不容易才收斂心神,訕訕的道:“呃,我去辦點事,時間也不早了,你們早點休息。”

轉身看向抿著嘴唇,眼中已經有淚花閃動的凌云,丁寧正色叮囑道:“記住,我不來找你,你千萬不要離開這里,在這里等我。”

“我會等你!”凌云吸了吸發酸的鼻腔,重重的點了點頭,坐在沙發上低下頭再也不看丁寧,她怕自己再看下去會不舍得讓他走,可是他決定的事,是絕不會更改的,她也不想成為他的累贅。

“好了,乖乖的聽沈姑娘的話,我走了。”

丁寧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把她的頭發揉成了雞窩,才賊笑著向沈牧晴揮揮手向外走去。

沈牧晴定定的看著剛剛還在有說有笑的凌云仿佛被遺棄的孤兒似的,雙手抱著肩膀,佝僂著身子,瘦削的肩膀不停的聳動著,大滴大滴的眼淚向下滴落迅速打濕了她的裙角,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我見猶憐。

以她的智慧,立刻意識到能讓凌云如此失態的必然是丁寧。

想起之前丁寧讓凌云躲在她這里的原因,頓時心中為之一緊,難道丁寧要去找那幫匪徒?

這不可能,他只是個醫生而已,拿什么去和匪徒拼命,一定是凌云舍不得他離開,才傷心流淚的。

她心里生出一絲酸楚,凝眉看著丁寧遠去的背影,突然覺得那背影竟然帶著一股說不出的悲壯。

這讓她心里生出強烈的不安,快步走向凌云,憐惜的捧起她淚流滿面,看著她沒有絲毫焦距的呆滯眼神,認真的問道:

“凌云,你告訴我,丁寧去哪里了?他會不會有危險?”

“他……他……嗚嗚嗚……”

凌云撲到沈牧晴的懷里,眼淚肆意的流淌,她其實很想找個人傾訴,差點就想說出真相了。

可話到嘴邊突然想起丁寧在路上再三叮囑她,他會武的事情絕不能告訴其他人,否則會帶給他殺身之禍。

為了丁寧的安危,凌云擦了擦眼淚,強顏歡笑道:“他回家了啊,那些人的目標是我,又不是他,他會有什么危險。”

“不對,你在騙我,他回家你哭什么?”沈牧晴死死的盯著她的眼睛,觀察著她神情的變化。

凌云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很快就鎮定下來,強顏歡笑道:“我舍不得他啊,萬一我要是被那幫人找到就必死無疑,從此以后我就和他就陰陽相隔,再也沒有了相見之日,我們每一次的分離都有可能是永別。”

沈牧晴狐疑的看著她,見她的話沒有露出什么破綻,再想想打傷殘虎的人是凌云,確實和丁寧沒有關系,那幫匪徒應該不會找他的麻煩才是。

這讓她心里的不安稍微減輕了一些,但還是覺得心里堵的慌,一種擔憂始終揮之不去。

隨即自嘲的一笑,人家是凌云的男朋友,自己跟著瞎操什么心。

這樣一想,卻讓她心里更不舒服起來,裝作閑聊的試探道:“你和丁寧認識多久了?”

“五年了,從他到寧海上大學的第一天,我就認識他了,他租了我家的房子,我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傻乎乎的樣子……”

凌云開始訴說和丁寧認識后的點點滴滴,沈牧晴靜靜的傾聽著,心里有些隱隱的羨慕。

如果他那時候認識的是我多好,那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就是我了。

哎呀,沈牧晴你瞎想什么呢?丁寧只是你的醫生,是個挺聊得來的好朋友罷了,更何況,凌云算得上是你的閨蜜了,你怎么可以惦記人家的男朋友。

沈牧晴心亂如麻,胡思亂想著,雪白的俏臉上浮起一層淡淡的嫣紅,看上去嬌艷欲滴,美不勝收。

凌云家的小區,丁寧如同一只鬼魅般出現在自己的出租房前,沒有急著進去,而是快速的繞著附近觀察了一圈,確定沒有人埋伏,這才躡手躡腳的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開燈仔細的檢查一番后,發現自己設置的那些示警小機關并沒有被人動過,這才松了口氣。

那這里暫時是安全的,當然,他倒寧愿殘虎現在找上門來,也比他整天防備著好,你不來找我,我也要去找你!

丁寧從床下摳出兩塊地板磚,從下面掏出一個樣式很土的老式旅行包放在**取出其中裝著的一個木盒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開。

盒子里裝著一把折疊弓和一個獸皮箭囊,還有十幾個瓶瓶罐罐,以及一把大號折疊刀、一套純黑色的衣服、一雙戰靴和幾個鴿子蛋大小的圓球形物體。

他拿出獸皮箭囊、弓、折疊刀、衣服和一個圓球放在**,然后把剩下的東西鄭重其事的收好又塞到了床底下,蓋上地板磚,小心的清除自己留下的所有痕跡。

這才**衣服,把手中沾了點水,把圓球在手中揉了揉,然后往頭頂一放,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那圓球化為了液體,沿著他的腦袋向下流淌,迅速的蔓延到他的全身,一會兒功夫,丁寧就已經變成了一個和他本來面貌沒有一丁點相似的陌生英俊青年。

就連頭發也變成了栗色,皮膚成為了古銅色,身材也和原來不同,相信就算他走在大街上遇到凌云,她也不會認出自己。

“巧姐的手藝真是巧奪天工,這樣的生物仿真偽裝皮膚完全把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這要是拿出去就是賣個上千萬也會有人瘋搶吧,就是感覺怪怪的,這跟畫皮有啥區別?還挺帥,不過,還是沒有我本人更帥點,嘿嘿!”

丁寧照了照鏡子,很滿意自己的新造型,很自戀的嘀咕著,還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做了個吹槍口的動作,咧嘴笑了笑。

自娛自樂了一會兒,他套上不知道材質的黑色衣服,把箭囊斜扣在腰間,折疊刀別在腰帶上,弓背在背上,腳上穿上戰靴。

隨后從自己換下來的衣服里掏出一大把銀針,**戰靴的腳髁處,露出蜂窩般的小孔,把銀針全都**去,關鍵時刻,這些銀針就是救命的武器。

又在**作了一番偽裝,裝作有人在睡覺的樣子,又在房間里搗鼓了一會兒,想了想,應該沒有什么疏漏了。

這才搖了搖脖子,渾身的骨骼一陣爆響,本來一米八五的身高,變成了只有一米八左右。

丁寧活動了一下關節,站在原地適應了一會兒,這才打開窗戶翻了出去。

沒多久,他的身影就出現在距離他家只有兩百余米遠的一棟建筑的頂層,靜靜的趴在樓頂看向他亮著燈的房間,很快和夜色融為一體。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