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47 妥協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或許是因為蕭諾長期鍛煉的原因,她的兩條大長腿結實**,極其具有彈性,盤在丁寧的腰上還在不安的**著,很快就讓丁寧口干舌燥,生出蠢蠢欲動的沖動。

看著蕭諾假裝鎮定,但實際上已經羞的閉上眼不敢看他的俏臉上布滿了緋紅,細密的長睫毛微微顫抖著,**的**微微開啟,露出半口整潔的皓齒,仿佛在向他發出無聲的邀請。

血氣方剛的丁寧哪里經受得住這樣的**,大腦中轟的一聲忘記了一切,呼吸急促的探出頭去,嘴巴印上了她的香唇。

蕭諾緊閉的眼睛驀然睜開,瞪的大大的,帶著不敢置信之色,腦海中反復徘徊著一個念頭:他親我了?他竟然親我了?這個臭流氓,他怎么能這樣?

理智告訴她不可以這樣,可那種過電般的**感受讓她大腦一片空白,身體很誠實的背叛了她的心。

她忘乎所以的回應著他的激吻,毫無抵抗意識的讓他**攻破她的牙關,還很配合的伸出丁香小舌和他短兵相接,悱惻纏綿……

費勁吧啦爬上岸的鱷魚抬起腦袋,一臉懵逼的的看著這辣眼睛的一幕,很想上去加入激戰,咔擦一口把他們咬成兩段。

可當它感受到丁寧的氣息時,頓時渾身一個哆嗦,心里暗罵晦氣,怎么又是這個兇神,之前丁寧在池塘里時散發出的殺氣可把它嚇壞了。

它哪里還敢作死,一甩**鬼頭鬼腦的又鉆進了池塘里,任憑這對狗**鬼混。

蕭諾感覺自己的靈魂飛上了天,原來,和喜歡的人接吻是這么美妙的事情,她沉浸在這從來沒有體會過的異樣激情里。

直到一只大手衣擺處伸進了她的衣服,迅速占據了制高點,那微涼的觸覺才讓她腦袋一清,恢復了理智,驚叫一聲推開了丁寧。

不敢看他炙熱火辣的目光,手忙腳亂的整理自己凌亂的衣衫,垂著腦袋,連耳根子都紅透了,聲如蚊吶般輕聲道:“不可以,我們……我們太快了!”

丁寧意猶未盡的**舔嘴唇,遺憾的看著她濕透的衣服凸顯出的傲人胸圍,強行按捺自己的心猿意馬,訕訕的干咳一聲:

“對不起啊,我……我沖動了。”

“沒……沒關系,就當……就當是我履行賭約了。”

蕭諾**著下唇,忸怩的垂著頭低聲道,雪白的脖頸上布滿了嫣紅色。

丁寧尷尬的撓撓頭,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說實話,對蕭諾,他說不上是什么感覺。

說喜歡吧,有些過了,說不喜歡吧,又有些虛偽。

總之就是那種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男人心理在作祟。

更何況蕭諾是個膚白貌美細腰臀肥大胸脯的絕色美女,還是個充滿成熟女性魅力的尤物。

特別是那股子冰山女神的氣質,很容易就能勾動男人征服的欲望,丁寧這樣的小處男一時把持不住一點也不稀奇。

沖動過后就是難言的尷尬沉默,丁寧暗自懊悔,雖然凌云還不能算是自己的女朋友,但最起碼他們是有感情基礎的。

和蕭諾才認識不到一天,兩人就接吻了兩次,第一次是中了楚云娜的招還情有可原。

可這第二次,明顯就是干柴烈火一點即燃,這是背叛,對凌云感情上的背叛。

丁寧陷入深深的自責當中,他始終把凌云當哥們,但從凌云主動把初吻給他后,他就明白了凌云的心意,也明白了自己的心里是有她的。

他是很在意凌云的看法的,也很珍惜和凌云之間的感情,盡管他不知道那是愛多一點,還是憐惜多一點,但他不想成為感情的背叛者。

剪不斷理還亂,一時之間丁寧心亂如麻,蕭諾明顯是喜歡上了自己,也把初吻給了自己,自己又該如何處理她的感情?在她和凌云之間,自己又該做出什么樣的選擇?

他考慮來考慮去,還是沒有任何決斷,兩個**他都喜歡,都想要,都不想放棄。

這是大多數男人的通病,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丁寧也不例外,這是男人的占有欲在作祟。

最讓他郁悶的是,就在他糾結之時,沈牧晴的一顰一笑也出現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特么的,老子原來就是個花心大蘿卜,見到美女都想要,這就是俗稱的渣男屬性吧,丁寧有些沮喪的想著。

“你在糾結對我怎么負責嗎?你不用在意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剛才也只是個意外,現在這年頭,連上了床都能分手,我們只是接個吻又算什么事,我一個**都不在意,你一個大男人有什么好婆婆媽媽的,我不是說了嗎?就當是我履行賭約了,行了,我走了,有緣再見。”

蕭諾看著丁寧臉上陰晴不定,自責糾結的表情,心瞬間跌落到了谷底,這才意識到在他心里肯定還裝著另外一個**。

這讓她心痛如絞,盡管她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歡上了這個男人。

可她是誰,她是蕭諾,驕傲的蕭諾,她從來不會去勉強別人,更不會裝可憐去接受別人施舍給她的愛情。

如果愛請深愛,如果不愛就請離開,這就是她蕭諾的愛情準則!

若你無法做出選擇,那就讓我來吧,如果這樣你可以輕松一點的話,更何況……

她用很輕松的語調,漫不經心的語氣,無所謂的態度來終結這份剛剛開花還沒有結果就已經凋零的愛情。

只是轉身離去的那一瞬間,臉頰有淚水滑落,隨風跌落在地面上摔的粉身碎骨,就如她此刻支離破碎的心。

丁寧伸出手想要攔住她說些什么,可嘴巴張了又張,終究還是什么都沒有說,阻攔的手無力的垂下,這份陰差陽錯的感情就此終結或者才是最好的結局。

那就這樣吧,丁寧失神的看著蕭諾倔強離去的背影,心里有著撕心裂肺般的刺痛。

如果說蕭諾之前還有著一絲期待的話,在他最終還是沒有留下自己時終于徹底的死心,心痛如刀攪,腳步加快消失在丁寧的視線里。

丁寧呆呆的站在原地悵然若失,回憶著這不到一天的時間里和蕭諾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她的窘態,她的尷尬,她的嬌憨,她的依賴,她的真誠,她的嗔怒,她的害羞,她的一顰一笑,她的冷若冰霜……

就如電影似的在他腦海中反復的播映,深刻的讓他想忘都忘不掉,

有些人,注定是路人,可有些人,注定會成為糾纏不休的永恒回憶。

蕭諾剛離開,丁寧發現自己就已經開始了想念。

想念她的冷,想念她的笑,想念她的依賴,想念她的要強,想念她緊張自己時的溫柔,想念她時而精明時而冒傻氣的可愛模樣。

直到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兩個小時,腹中饑餓傳來的咕咕聲才讓他從如醉如癡的回憶中醒來。

他有氣無力的走出院子,失魂落魄的行走著,直到走出好幾公里才遇到一輛返程的出租車,勉強打起精神攔車回家。

卻不知當他坐上出租車揚長而去時,蕭諾的身影卻在他身后出現,失神的看著出租車的尾燈在她的視線里逐漸模糊,她的嘴角才勾起一抹憂傷的弧度,淚眼婆娑的低聲呢喃道:

“對不起,尤許默,原諒我的放棄,我是個有未婚夫的人,所以,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可是,我從不后悔遇見你,因為,我是真的很愛很愛你,謝謝你的吻,讓我知道了愛情的滋味,原來是那么刻骨銘心,結束了,就當是一場夢吧,我們都會回到屬于自己的生活!”

伸手從背包里掏出手機打開,撥了個號碼:“喂,是我,來接我,我把定位發給你!”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才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歡呼聲,隨后電話里就被無數人爭搶,紛紛要求和她通話。

“隊長,你終于出現了!”

“天啊,隊長,你到底去哪里了?可急死我們了。”

“你都不知道,我們都快把寧海翻了一遍了,謝天謝地,你沒事就好。”

“隊長,你不知道,整個寧海都在找你……”

聽著隊友們那真誠熱切的關切話語,蕭諾冰冷的心終于泛起一絲暖意,沒好氣的大吼道:

“別廢話了,趕緊的來接我,掛了。”

“馬上就到,你可千萬別走開,兄弟們,走,接隊長回來!”

電話還沒掛,電話那頭就已經響起了急促奔跑的聲音。

市公安局會議室,沈墨儒掛了電話長長的松了口氣,眉宇間帶著喜色,立刻撥了個號碼:“老蕭,我已經得到消息,諾諾平安無事,已經歸隊。”

“老沈,謝謝了!那個,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蕭白羽沉聲感謝過后,躊躇一番后的說道。

“什么事,你說,只要不是賣國求榮,我都答應了。”

沈墨儒知道老戰友的心情很不好,很少開口求人,立刻大包大攬的答應下來。

“你知道諾諾現在還在生我的氣,根本不和我說話,能不能你出面和她談談,告訴她我答應她的要求了,讓她回來吧。”

“什么?”

沈墨儒的聲音陡然提高了八個分量,隨即興醒悟過來,壓低聲音吃驚的問道:“老蕭,你瘋了?你要讓諾諾去龍魂?你身為龍角,應該知道龍魂執行的任務有多危險,你這不是讓她去送死嗎?”

“哎,我也不想啊,可現在……諾諾那孩子從小脾氣就倔的要命,和他哥哥感情又好,自從楚南出事后,她就要求進龍魂,我不同意她就負氣離家出走跑到寧海當特警,已經兩年多沒有回家了,你嫂子整天念叨著他,老爺子也想她,特別是這次諾諾失蹤,他們都快瘋了,老爺子已經撂下了狠話,說找不回諾諾,就滾出蕭家,你嫂子也發狠說再見不到寶貝女兒,就要和我離婚,我也是沒辦法啊,進龍魂雖然危險,但在我眼皮地底下也有個照應,在寧海當特警不也一樣有危險,我想來想去,在婚姻大事上我已經替她做主了,在工作上,我就任由她喜歡吧。”

蕭白羽語氣里全是濃濃的無奈。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