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75 遇襲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現在我**沒有知覺,跟不是自己的一樣,其他地方一切正常。”

小劉護士很誠實的說道。

丁寧又扎了一針給她解開,笑著解釋道:“就算我不給你解開,你這種狀態也只能維持兩個小時,兩個小時后就會恢復正常。”

小劉護士活動了一下**,臉上全是匪夷所思之色:“丁醫生,你太厲害了。”

方明陽急吼吼的沖著丁寧大喊道:“扎我,扎我,快扎我。”

粉絲團頓時一片歡騰,這賤賤的樣子,賤賤的要求還真喜慶,不過念在他是個男人不會跟大家搶偶像的份上,眾人只是調侃了幾句,給他起了個“賤男”的綽號后,很大度的放過了他,沒有把他淹沒在口水當中。

丁寧很愉快的**了他的這個要求,然后……

某個賤男就悲催了,跟個棍子似的杵在那里,連話都說不了,只有眼珠子在滴溜溜的直轉,露出哀求之色。

只是丁寧此刻已經繼續給王國良做治療去了,直接忽視了他的存在。

被粉絲后援團的強悍戰斗力震懾住的磚家叫獸們又再次蹦了出來,站在道德的制高點,聲稱丁寧是個沒有醫德的醫生,在治療**中竟然把病人拋在一邊進行所謂的什么試驗,讓病人承受更多的痛苦,實在是不配做一個醫生。

在粉絲心目中已經被神話的丁寧再度遭到污蔑,粉絲們很氣憤,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來反擊。

雨過天晴卻用一句話就霸道的把磚家叫獸們打擊的啞口無言:“這說明什么?說明我們的寧寧對治療病人胸有成竹,絕對的游刃有余,你們行嗎?如果行,你也來個現場直播。”

“團長霸氣!”

“團長威武!”

“團長無敵!”

粉絲后援團再次霸屏,雨過天晴的團長地位得到了鞏固。

終于,丁寧接駁好了王國良的經脈,在小劉護士殷勤的幫他擦完汗后,專注的開始了最后一步,接駁斷裂和萎靡的血管。

好在動脈血管沒有受傷只是有些堵塞,用真氣疏通一下就好,這對丁寧來說很簡單。

相比于靜脈血管的修補,讓他感到麻煩的還是那些細微的毛細血管,修復起來極為消耗精力,難度不亞于修復經脈。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越來越多的人關注著這一幕,丁寧的粉絲后援團人數也在不斷的壯大之中。

但所有人知道,除了個別鐵粉外,絕大多數人都只是路人粉圖個新鮮而已,一旦最終治療失敗,恐怕立刻就會粉轉黑,罵的最歡的也是他們。

隨著丁寧神情的專注,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汗如雨點般滴落,不論是現場,還是網上都陷入了一片沉寂,緊張的關注著這一幕,等待著最終的結果。

直到丁寧長舒一口氣,站直身體露出笑容,接過小劉護士手中的毛巾擦拭汗水宣布治療成功時,所有人都沸騰了。

粉絲后援團更是**刷屏,那**的字幕根本沒有人能看清楚。

軍區院方迅速介入,對王國良進行全面的身體檢查,只等院方的檢查結果出來,這次事件就能得出最終結論,而中醫麻醉是否真實存在這個爭議最大的話題也會得到驗證。

二十分鐘后,夏院長很激動的拿著檢查報告出來,在所有媒體的見證下正式宣布,檢查結果顯示:王國良的傷勢已經穩定,只要靜心修養,假以時日必能夠恢復健康,沒有任何后遺癥。

王國良的戰友們歡呼著擁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但和之前的心情卻有著云泥之別,之前是辛酸絕望的淚水,而現在卻是喜極而泣。

記者們**了,不顧醫院保安的阻攔,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沖進休息室,想要親自采訪丁寧這個掀起醫學界大地震的新星。

院委會向上級請示后,立刻得到了指示,不惜一切代價留下丁寧,西南軍區會出面和他所就職的寧海醫院就賠償問題進行交涉。

直到這時,夏院長才尷尬的發現,丁寧到底在寧海哪家醫院就職他們還不知道。

可現在暫時顧不上這些,先找到丁寧表示院方的誠意才行,只要丁寧同意留下,寧海醫院那邊根本不用自己費心。

只可惜,不管是記者也好,院方也好,包括想要再度表示感激之情的王國良戰友們以及哪些聞訊而來想要請丁寧出手救治自己親人的病人家屬們都撲了個空,丁寧已經不知道何時離去,只剩下方明陽和一臉落寞的小劉護士。

而此時,丁寧已經和蕭諾正走在回軍區的路上。

雖然蕭諾竭力想做出生人勿近的冰冷模樣,但一想起丁寧戴著口罩,穿著方明陽的白大褂,鬼鬼祟祟的混進人群拉著自己的手悄悄離開時的模樣還是忍不住微微翹起嘴角。

當然,重點是他明明是想獨自開溜的,卻能在人群中第一眼發現自己,還不忘拉著自己離開,這讓她覺得莫名的有些甜蜜。

雖然知道他這樣做根本就是下意識所為,并沒有什么實質的意義,但她就是覺得很開心,特別是他很自然的牽著自己的手時,那種甜蜜感來的更加強烈了,強烈到讓她下意識的想要去遺忘他是個有女朋友的人。

這一場治療費時很長,足足用了四個多小時。

此刻太陽已經下山,皎潔的月輝灑落大地。如水銀泄地般把從醫院到郊區軍分區這短短的三公里路程映射的纖毫畢現。

除了蟲鳴,靜溢的夜靜悄悄,連個行人都沒有,恍惚中仿佛又回到昨晚丁寧背著她長途跋涉的時光,短暫而又溫馨,甜蜜而又傷痛。

怔怔出神的蕭諾卻沒有發現此刻沉默的丁寧面如金紙,瑟瑟發抖,連腳步都有些踉蹌。

真氣和異能的雙重消耗讓丁寧變的極為虛弱,本就汗透了幾次的衣衫再被夜風一吹,讓他感覺頭暈眼花,腳步發軟。

他知道這是消耗過劇的跡象,心里暗自苦笑,早知道就不按照蕭諾的意思散步回去,打輛車回去休息了。

“你知道嗎?你現在出名了。”

蕭諾覺得不說點什么簡直浪費了這花前月下的浪漫時光,可丁寧卻始終一聲不吭,讓她不得不主動開口,打破這份尷尬。

“出名?出什么名?”

丁寧腦袋昏沉沉的,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他的本意也不是想要出名,而是確實想幫王國良一把,為中醫麻醉術打廣告也是一時起意罷了。

“你現在是網紅了,連粉絲都有一百多萬呢。”

蕭諾興奮的跟個小女孩似的,倒背著手面對丁寧后退著向前走,嘰嘰喳喳的開始說起丁寧治療時外界的反應。

精干而不失秀氣的短發在夜風的吹拂下凌亂,不施粉黛的俏臉上泛著興奮的**,清脆的聲音在夜空中回響,伴隨著她說到興奮時眉飛色舞的**聲,仿若一個月光下的精靈在翩翩起舞。

“咻!”

可惜這幅美景注定有些人無法欣賞,本虛弱不堪大腦一片渾噩的丁寧突然被極度危險的感覺籠罩。

眼角余光掃到一道黑色細影沐浴著月光直射蕭諾的心臟,他來不及多想,發自本能的縱身而起把蕭諾撲倒在地。

蕭諾正說的興奮,哪里想得到丁寧會突然撲向自己,淬不及防下被丁寧撲倒在地壓在身下,雄渾的**氣息侵襲著她的口鼻,讓她意亂情迷,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心里生出無限的羞澀與期待。

這個臭流氓,就是想欺負人家也換個地方啊,這雖然是郊區沒人,但偶爾也會有車輛經過的,被人看見多不好意思啊。

魂飛天外的蕭諾心如小鹿般亂撞,甚至閉上了眼睛,反手摟住他的腰,俏臉暈紅的嘟起了櫻唇,等待著和他的第三個吻。

丁寧發出的一聲悶哼,停也不停的抱起她就地一個翻滾,**把她推了出去。

毫無防備的蕭諾腳下一個踉蹌,腦袋重重的撞在一棵道邊樹上,眼前一片金星,疼的眼淚都下來了,忍不住怒罵道:“渾蛋,你干什么?”

“快,快走,趕緊回去保護猴子,來高手了,我去引開他們,如果兩個小時后我還沒回來,你就立刻帶著猴子回寧海。”

丁寧一把把她按倒在地,急促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蕭諾這才意識到出事了,想起之前自己一廂情愿的還以為他要吻自己,頓時臉上燙的跟火燒似的。

“咻咻咻!”

黑暗中一道道弩箭如同長了眼睛般向他們所在的方向不斷的攢射。

“快走,一定要保證猴子的安全,否則我們所有的功夫都白費了!”

丁寧低吼一聲,整個人如同一只捕食的獵豹般縱身而起,在弩箭織成的箭羽中撲向弩箭手隱藏的方向。

等蕭諾回過神來時,丁寧已經消失在了她的視線當中,打斗聲由近及遠,直至消失在遠處夜色中。

若不是地面上還殘留著射空的弩箭,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她茫然的握緊了拳頭,突然察覺手中溫熱的液體黏黏的,定睛看去竟然是殷紅的鮮血。

他受傷了,他為了救自己受傷了!

蕭諾猛然想起之前丁寧發出的悶哼聲,自己摟著他的腰卻沾了一手的鮮血。

這個必然的結論讓她如墜冰谷,無邊的恐懼將她淹沒,大腦中一片空白,耳邊回響的全是丁寧急促的聲音,眼淚如雨般潸然而下。

若你死了,我也絕不獨活,丁寧,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啊!

蕭諾紅腫的眼睛里閃過一抹堅毅,身為特警她始終牢記著自己的使命,絕不會辜負丁寧為自己創造的逃走機會,快步向軍區跑去。

只是想起丁寧臨走時如同交待遺言般的叮囑,她的心就痛如刀絞,無數次的想要和他保持距離,可每一次他都像一塊兒磁鐵般吸引著自己。

無法忘記,無法舍棄,原來這個男人的身影早就已經鐫刻在她的骨血里如影隨形,難舍難分。

蕭諾沒有發現,在她奔向軍區之時,道路兩側的草叢中七名黑衣人輪流發出悶哼,血腥味隨著清風彌漫。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