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104 釋懷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他竭力的想要守護住這個世界所有關于美好的事物,可一次次的經歷卻讓他一再失望,悲哀的發現根本找不到他堅持下去的動力。

利益至上,爾虞我詐,道德淪喪,人心不古,陰謀叵測……

他就像一個孤獨的衛道者在以一己之力努力的揮刀、揮刀、再揮刀……孤獨的奮戰著,捍衛著心靈中那最后的凈土,顯得是如此格格不入。

這種長期累積下來的負面情緒,就如一座不停蓄積能量的火山,一旦爆發就能把所有人都炸的粉身碎骨——也包括他自己。

凌云很清楚,劉俊偉的出現只是一個點爆他情緒的導火索,罪魁禍首其實是自己,因為在他的心里始終把她當做美好代名詞的標桿。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當他看到他苦苦為之守候的美好最終也在這物欲橫流的社會中墮落并背叛了他時,他憤怒,他悲傷,他失望,甚至于絕望!

就如一個虔誠的佛教徒,突然有一天發現他一直信仰的佛祖竟然光著**在做大保健,那種信仰崩塌的悲哀感會讓人瞬間絕望,絕望到想要毀滅這個世界。

所以,他理所當然的失控了,任由自己釋放出了心里的魔鬼,撕碎一切,毀滅一切。

否則,他絕不會來傷害她,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丁寧對她有多么疼愛和寵溺。

凌云很早之前就隱隱發現,丁寧有著很嚴重的心理病,那是一種精神上的潔癖,他憤世嫉俗,無法坐視丑惡的現實褻瀆他的心靈。

人們常說,生活就像**,如果無法抗拒,那就去**吧!

可惜,他是個地地道道的完美主義者,他不愿意向現實妥協,又無法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改變世界,改變命遠,只能試圖守護心中的唯美。

那種守護美好的信仰近乎于虔誠,虔誠到了近乎變態的地步,可一次次無情的打擊卻徹底摧毀了他所有的信仰。

而她,就是丁寧珍惜心中的美好,事情因她而起,也必須由她來結束。

堵不如疏,她必須要讓丁寧釋放出來心中的那股戾氣,用她的溫柔來感化他,讓他知道,美好的事物始終都在原地等著他,從來沒有消失過。

她伸出雙臂圈住他的脖頸,按住他的腦袋,用盡全身的力氣把他強行拉倒,溫軟的唇噙上了他的嘴,不顧渾身的疼痛,賣力的**著他。

她要用她的熱情,她的溫柔,她的愛來撫平他內心的毀滅欲望,來平息他的戾氣,來熄滅他心中的怒火,來安慰他傷痕累累的心。

深深的一個吻,就讓丁寧失控的情緒似乎得到了些許**,節奏也變的緩慢下來。

凌云就如一只溫馴乖巧的小貓,**著他的臉,他的鼻,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

不知道過了多久,丁寧心中的壓抑似乎因為找到了宣泄的渠道,怒火逐漸熄滅,眼中的猩紅緩緩褪去,有了恢復清明的跡象。

當凌云終于能夠開口說話時,臉上露出釋然而輕松的笑容,低聲的呢喃著:

“丁寧,我愛你,一直都愛,不管你信不信,我從來都沒有背叛過你,也從來都沒有變過,你是我的第一次,我……我太累了,我先睡會兒!”

話還沒說完,她就眼皮發沉疲倦的睡去,響起了輕微的鼾聲。

這種狂風驟雨般持久的狂野強度,即便以她黑帶四段的身體素質也無法承受。

雖然心里還有很多疑問,丁寧卻相信了她說的話,他看得出她疲憊的眼神里那一抹真誠,而**上那一抹刺目的嫣紅和她脖子上佩戴著的白金項鏈也是最**的佐證。

他痛苦的捂著臉,眼睛又澀又疼,視線都帶著血色的模糊,疼痛讓他徹底的清醒過來,看著渾身烏紫的凌云,他羞愧的無以復加。

帶著深深的自責和愧疚不停的拷問自己,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為什么要去傷害她?

不是口口聲聲說要守護愛護她一輩子嗎?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為什么?自命清高的丁寧原來特么的就是個混蛋。

他不停的捫心自問,卻始終找不到一個答案,特別是當他看到凌云睡夢中因為疼痛而緊蹙起的眉頭時,更是心疼的連呼吸都困難。

瘋了,真是瘋了,他竟然會對凌云做出這樣混賬不如的事情,不但強行的占有了她,還是如此粗暴殘忍的方式。

他顫栗著,不計消耗的把全身的真氣輸入到凌云的**,不斷的修復著她的傷勢。

直到把凌云身上的傷勢全部修復完畢,他所有的真氣也消耗一空,眼前一陣陣發黑后,虛弱的睡了過去。

石人發出濛濛的紅光,異能量在他**來回反復,修復著他走火入魔而受損的經脈和紊亂的精神力。

當他醒來時,感到渾身輕松,精神抖擻,一個柔弱無骨的身軀緊貼在他身上。

睜開眼就看到那雙明媚的大眼睛正深情的看著他,嘴角噙著幸福而**的笑容。

這讓他恍惚間產生了一種錯覺,就如多年的恩愛夫妻小憩后醒來時深情凝望似的,讓他嘴角露出一抹溫馨的幸福笑意。

“小跟班,你醒啦!”

凌云仿佛兩年前的一個午后,死賴在他懷里睡午覺醒來時那樣溫柔,只字不提之前的事情。

可她能夠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丁寧卻不行,眼底閃過濃濃的愧疚,囁喏著說道:“凌云,我……”

“不許說,反正你已經逆襲本大爺成功,小跟班翻身做主人了,我已經是你的**,你一輩子都要對我好,休想甩掉我。”

凌云故作豪邁的說道,還**的往他懷里拱了拱,一臉賴上你的表情,紅透了的耳根卻出賣了她內心的羞澀。

丁寧如同雨過天晴般心花怒放,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來,他是如此深愛著這個**。

仿佛要把她融化在身體里似的,**的摟緊這個失而復得的**,似發誓,似許諾,神情鄭重其事的宣布:

“云兒永遠是我的云爺,小跟班一輩子都要和她在一起,不離不棄。”

“嗯,我信你!云爺也是,永遠和小跟班在一起,不離不棄!”

凌云像只小貓似的愜意的蜷縮在他懷里,緊緊的摟住他的腰,臉上的笑容嫵媚又動人。

大好的心情讓丁寧雀躍不已,感受著那驚人的彈性,頓時又蠢蠢欲動。

凌云立刻發覺了他的不懷好意,嚇的花容失色,跟受驚的小鹿似的怯聲道:“不要,人家差點被你折騰死。”

丁寧立刻就愧疚了,**著她的秀發,自責的柔聲道:“都怪我不好,我……”

“好了,人家開心還來不及呢,盼了那么多年,終于成功把自己打包給你了,能賴你一輩子,人家可是占了大便宜了。”

凌云善解人意的及時制止了他的懺悔,還俏皮的皺了皺可愛的鼻子,嬌羞溫柔的模樣仿佛換了一個人。

丁寧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憐惜和疼愛,湊上去輕輕的吻上她溫軟的唇,對此凌云并不抗拒,還很熱情的給予回應。

就在丁寧不老實的上下其手,喘息聲越來越重,隨時就要再度開啟大戰之時,門口傳來楚秀云的敲門聲:“云云,起來吃早飯了。”

一對狗**頓時渾身一個激靈,欲念全消,動作僵硬在原地,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

凌云深吸兩口氣,強行讓自己緊張的心情平復下來,用睡意惺忪的聲音喊道:“知道了,我這就起來。”

“怎么辦?怎么辦?都怪你,你就是想上老娘不能溫柔點嗎,這睡衣都被撕成碎片了,讓我怎么辦?啊……”

凌云拿著被撕成碎片的睡衣,抓狂的低吼道。

丁寧滿臉幸福的看著她傻笑,覺得其實這樣也不錯,最少他贏回了全世界,全身的每一個毛細血孔都舒展開來,傳遞著一個信息——舒坦。

但在凌云越來越兇狠的眼神中,他立刻拿出了一個稱職的小跟班為主子分憂解難的狗腿子態度。

“看來只能偷襲了。”

“怎么偷襲?”凌云一臉的懵懂。

丁寧賊兮兮的笑道:“把你媽打暈,等你換了衣服在弄醒。”

“那也只能如此了,不會有什么后遺癥吧?她可是我媽。”

凌云沒好氣的**他作怪的手,有些擔心丁寧公報私仇。

丁寧的臉上在發光,驕傲的哼了一聲:“她再是你媽又怎么樣?我還是你男人呢。”

“切,瞧你那小人得志的樣,我媽以后就是你岳母了,我警告你,不許欺負我媽,我媽現在已經不反對我們在一起了,以后你也要對她好一點,聽到沒有?”

凌云兩手護在胸前,防范著某人的偷襲,嚴肅的警告著。

“放心吧,以前你媽那么討厭我,我不一直都對她恭恭敬敬的。”

丁寧撇了撇嘴,有些不信的說道:“不過你媽說不反對我們在一起,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她那么……”

“好了,別說了,我馬上還要去上班,要遲到了,等晚上回來我再跟你細說,再不出去我媽又該催了,你趕緊去把她搞定。”

凌云翻了個可愛的白眼,猛然抓住昂首挺胸的二師兄**一捏,疼的某人齜牙咧嘴時連連討饒時才松手,一腳踢在他**上,洋洋得意的道:“再敢不老實,我就廢了你,趕緊去干活。”

面對暴力大爺的兇殘手段,丁寧華麗麗的敗下陣來,突然有種自己挖坑埋自己的感覺,以前怎么沒看出來這娘們這么心狠手辣呢。

悄悄的溜出門,見楚云秀正在廚房忙活著,背對著自己,一根銀針悄無聲息的射了出去,在她暈倒即將摔倒之時,上前一步扶住她。

“你個小王八蛋,連我老媽的豆腐都敢吃,被我抓住現行了吧。”

緊跟其后的凌云一腳踢飛沖著丁寧正狂吠的豆豆,柳眉倒豎,掐著腰兇巴巴的低聲喝罵。

可憐的豆豆嗚咽的悲鳴一聲,**尾巴躲到沙發后面,趴在地上可憐巴巴的等著懵懂的小眼睛看著凌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這個可怕的暴力女。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