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130 小牛的心事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寧哥,你這是看不起我是不是?跟我談什么錢啊,我把她們送給你,她們就是你的了,你愛當床伴還是當**,那都是你的事,跟我沒有一毛錢的關系!”

很明顯,季軍根本不相信丁寧所說的話,笑容那個曖昧,讓丁寧恨不得給他一巴掌。

“哥,我們去哪?”

上了車,樂樂興奮的坐到副駕駛上,這里摸摸,那里看看,雀躍不已。

“送你們回家啊。”丁寧很自然的說道,卻不料姐妹兩神色一黯,都不說話了。

丁寧莫名其妙,還以為她們是在擔心自己說話不算數:“怎么了?趕緊把地址給我啊,放心吧,明天我就帶你們去醫院交手術費。”

“哥,我們沒有家了,自從我媽生病后,家里的房子也賣了,還從親戚朋友那借了不少錢,我和姐姐現在住校。”

葉樂似乎想起了家里的慘狀,眼淚又流了下來。

“好了,乖,別哭,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那我現在送你們去學校好了。”

丁寧揉了揉葉樂的小腦袋安慰道。

“回不去了,宿舍已經關門了,而且,我和姐姐這學期的學費也沒錢交。”

葉樂的情緒低沉下去,耷拉著腦袋輕聲道。

丁寧摸了摸下巴:“那算了,我給你們開個房間住吧。”

“那哥你去哪?回家嗎?”葉樂可憐兮兮的看著他,一副唯恐他跑掉不要她們的表情。

“家?算了,我也開間房住吧。”

丁寧苦笑搖頭,他現在哪里有家啊,本來打算去凌云那里鬼混的,結果……

甩甩頭,讓自己竭力不去想凌云的事情,琢磨著明天無論如何也要去看看房,先買套房子住下再說。

他倒是想帶姐妹兩回西郊院子的,但一想不知道跟凌叔怎么解釋突然多出兩**來,還是算了吧。

聽說丁寧也住酒店,兩姐妹都明顯的開心起來,就連不愛說話的葉歡也破天荒的喊了好幾聲哥。

那種被依戀的感覺讓丁寧心里暖洋洋的,嘿嘿,老爹,你要是知道多了兩閨女,一定會很開心吧。

找了一家四星級酒店,在停車場停好車要去開房時,葉歡紅著臉說道:“哥,等下開一間房就行了。”

“開一間房怎么行?不行不行,得開兩間。”

丁寧說什么也不同意,他怕自己的定力不夠,晚上忍不住把兩個**給吃了。

“不嘛,哥,晚上我們要和你一起住,我想和你說話嘛。”

葉樂拿出了她的殺手锏,撒嬌帶賣萌。

“那怎么行,你們可是女孩子,和我住一間房,傳出去多難聽啊,不行,絕對不行,有什么話等明天再說,都這么晚了,早點休息吧。”

丁寧的意志很堅定。

“我們怕你不要我們了。”

葉歡眼珠子一轉,咬著下唇輕聲道。

丁寧聞言一愣,是啊,雖然自己說的好聽,但對這姐妹兩來說,畢竟剛剛認識,她們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騙她們?

雖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也能理解,畢竟她們剛看到希望,自然不愿意讓自己這個希望脫離她們的視線。

搖頭苦笑一聲:“那行吧,開個套房好了。”

“耶!”

葉樂歡呼一聲,背著丁寧沖正露出狡黠笑意的姐姐豎了個大拇指。

好在現在已經是深夜,只有兩名懨懨欲睡的收銀員用古怪而艷羨的眼神看著他,否則,他肯定無顏見人了。

漂亮的雙胞胎姐妹和一個男人深夜來開房,想一想就讓人浮想聯翩,這絕壁是要雙飛燕的節奏啊。

丁寧覺得很委屈,這姐妹兩就沒有一個省心的,他越是怕影響不好,這兩丫頭越是一左一右的緊緊的抱著他的胳膊不放,還故意用胸前的飽滿蹭來蹭去的,好像唯恐別人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不正當似的。

用近乎逃跑的速度進了電梯,丁寧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尼瑪,那兩收銀員的眼神也太刺人了。

本想開個商務套房,沒想到已經沒有了,只能開了個標準間。

進了房間,丁寧搶先去沖了個澡就鉆上了床閉著眼睡覺,唯恐兩姐妹洗澡的時候太辣眼睛。

兩姐妹看他緊張的樣子,捂著嘴偷笑,一起進了浴室,那嘩啦啦的水聲**的丁寧又是一陣氣血翻涌。

連忙運轉《菩提心決》,強行讓自己靜下心來,很快進入深層次的修煉狀態,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似的。

也不知道這姐妹兩洗了多久,丁寧突覺兩具微微顫抖的溫軟身體鉆進了被窩,一左一右的依偎在他懷里。

丁寧一口鼻血差點沒**來,尼瑪,這是想要我老命啊,這兩妮子竟然什么都沒穿。

好在這姐妹花沒有動手動腳的,只是老實的躺在他懷里,跟小綿羊似的。

丁寧好為難,若是自己睜開眼趕她們走,那也太尷尬了,可是不趕她們走,自己似乎也太遭罪了。

別以為摟著光溜溜的大美女睡覺是一件多么**的事,光看不能吃的那種折磨能讓人瘋掉。

拼命的運轉《菩提心決》,讓自己再次進入深度修煉層次,漸漸的進入忘我境界,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阿彌陀佛,老衲做到了!

兩姑娘畢竟是黃花大閨女,敢主動鉆進男人的被窩已經是她們的極限了,若讓她們再主動做點什么也不太可能。

不過她們很奇怪這個帶給她們希望的哥哥怎么會有這么好的定力,面對兩大美女的主動投懷送抱竟然還能無動于衷。

難道他那個不行?兩姑娘不約而同的都有些擔心,為了驗證一下,于是這兩姐妹紅著臉偷偷摸摸的用手指戳了一下。

很雄偉,很高漲,兩姐妹放心了,看來這個哥哥真是個坐懷不亂的好人,沒毛病。

懷著對未來的美好憧憬,姐妹花露出甜甜的笑容,依偎在他溫暖的懷抱中沉沉睡去。

丁寧醒來時,天色才蒙蒙亮,精神力的提升,讓他每天只需要兩個小時的睡眠就足夠了。

看著懷中還在酣睡的姐妹花,丁寧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強忍著沖動,默念阿彌陀佛,躡手躡腳的爬起來去洗個冷水澡給自己降溫。

奶奶的,這樣的艷福真是吃不消,連他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定力。

出去跑了一圈,吃了早點,又打包帶了兩份,還順便買了兩套女裝以及內衣,再次回到酒店。

洗漱時他就發現這兩姑娘把全身上下的衣服都給洗了,晾在衛生間的排風扇前,難怪睡覺都不穿衣服。

又坐在沙發上修煉了一會兒,時間已經是上午九點了,丁寧不得不把睡眼惺忪的兩姑娘叫醒。

好吧,叫醒的**很香艷,春光外泄的事情就不細細言表了。

學校還沒有正式開學,丁寧取出手機先給兩姑娘轉了兩百萬,給她們吃顆定心丸,免得擔心自己跑了。

姐妹花感動的眼淚吧啦的,穿上丁寧給她們買的新衣服,趴在他臉上一人親了一口。

丁寧很**,這親臉是情感上的交流,兄妹間這種程度的親昵還是可以接受的。

把她們送到醫院,讓他郁悶的是,兩姑娘的媽媽竟然就住在長江醫院。

為了避免撞上凌云,他只送到了大門口,約好下午來醫院找她們后,在她們依依不舍的目送下駕車趕往天福公司去接小牛。

沒有什么波瀾的接到了請好假翹首以盼的小牛趕往仁和醫院。

一路上小牛表現的很興奮,丁寧打趣他是不是因為當上保安隊長了才這么開心。

小牛卻笑著說今天上午公司已經通過了他成為保安隊長的決議,但這不是他開心的理由。

讓他開心的是公司給予了他全權招收新保安的權利,這樣,他就能夠把自己一些因傷退役的戰友招聘過來了,即便這些戰友傷殘,但戰斗力也不是普通保安可比的。

這讓丁寧心中一動,好奇的問道:“因傷致殘的戰士退役后組織上不給安置就業嗎?”

這個問題讓小牛的神色有些黯然,經過他的講述,丁寧才知道,在對因傷致殘的退伍軍人國家是有著專門的政策的。

殘疾軍人評定殘疾等級是有講究的,1—4級殘疾是屬于完全喪失勞動能力者,除了較高的撫恤金以外,分散安置的發給當地平均工資的40%-50%的護理費,一般不再安置工作。

5—6級的殘疾軍人屬于大部分喪失勞動能力,城鎮戶籍的安置適宜的工作(如辦公室、室內、倉儲管理等非體力工作)

評定級別在7級以下(最小是10級)屬于輕傷或輕微傷一類的,一般無需加以照顧。

凡是部隊受傷者,國家在其退役時已經發給醫療費和傷殘補助費,安置在企事業單位工作的殘疾軍人是與普通員工一樣的待遇,唯一需要照顧的是國家規定舊傷復發的休假期按照工傷待遇處理。

國家的政策還是考慮的很全面的,但政策再好對這些傷殘軍人來說還是讓他們很難在社會上生存。

和平時期,還能在軍旅生涯中殘疾的軍人,大多都是從事高危行業的兵種,青春年華都是在部隊中度過的,已經和這個社會格格不入,完全脫節。

一些性格圓滑些的軍人還好,能夠及時的融入社會當中,左右逢源,甚至還能混的很不錯。

但更多的是脾氣耿直的軍人,在所分配的單位中很難和同事打成一片,

再加上能夠從事高危行業的軍人,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人,殘疾已經讓他們身心疲憊,如何還能受得了有些毫無道德的人侮辱他們,罵他們占著茅坑不拉屎,罵他們是廢人。

這就造成很多殘疾軍人在單位不能和同事很好的相處,甚至因為受不了那種有色目光而選擇離職,可離職后,他們除了打仗外根本沒有一技之長,外出務工更是很難找到工作,從而造成他們的生活異常窘迫,這不是個例,而是普遍存在的一種社會現象。

小牛擁有了自主招收保安的權利,自然把首選放在了同樣是因傷致殘的戰友身上,能夠幫助戰友,這才是他開心的原因。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