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141 懷疑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那發卡就是最普通的發卡,地攤上一塊錢一根,唐蕊也是為了方便戰斗才在額前別了一根攏住劉海,丁寧這樣做明顯是想要讓她心安理得的收下潤膚膏啊,感激的看了丁寧一眼,臉頰微微泛紅,在燈光的映照下美艷不可方物,美眸中波光粼粼,略帶羞澀的道:

“那我就厚顏收下了,等下次找到什么好禮物了,我再送給丁醫生。”

“哈哈,那我就期待唐姐的禮物了啊!”丁寧呵呵一笑,也沒當回事。

“一定!”唐蕊卻重重的點了點頭,在心里下定了決心,一定要給丁寧準備一件好禮物。

沈牧晴的房間里,丁寧有些心疼的看著強顏歡笑實則內心即將崩潰的柔弱**。

雖然知道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他心里也很不爽,但他現在已經有了凌云,不知道該以什么樣的立場去勸解她。

沈牧晴沒有矯情的問他怎么突然來了,也沒有跟他表功去保釋了小牛和韓麗。

只是在治療時她格外的動情,不但主動的索吻,還緊緊的摟著他的脖頸,似乎想要把他融入自己的身體里似的。

直到丁寧口干舌燥的結束治療正在洗澡時,沈牧晴突然闖了進來,緊緊的摟住他的腰,任憑水打濕了她本就單薄的真絲睡衣。

丁寧身體僵硬,用莫大的毅力沙啞著嗓子低聲道:“牧晴,別這樣好不好。”

“丁寧,你要了我吧,我家里給我訂了一門親事,可是我根本不想嫁給那個人。”

沈牧晴的眼淚和淋浴器的水混在一起,打濕了他的后背,讓他的心陣陣刺痛。

丁寧咽了口唾沫,苦笑一聲道:“你知道的,我和凌云……”

“我不管,我又不是要嫁給你,我只想把自己交給你,我不會去破壞你和凌云的感情,也不會讓你負責任,你要了我好不好?”

沈牧晴如同夢囈般的央求著,生澀的**他寬厚的背脊。

這樣的要求,又有哪個男人能夠拒絕?特別是沈牧晴現在又是最脆弱的時候,直接拒絕會讓她更加難過。

丁寧轉過身來,輕輕的捧起她的臉,認真的看著她柔聲道:

“牧晴,如果我沒有凌云,我一定會要了你,可是我不能對不起凌云,這是對她的不負責任,也是對你的不負責任,再說你現在的身體根本就不能承受那樣的刺激。”

“我可以的,今天我受到很強烈的刺激,用你教我的呼吸吐納術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你輕一點我肯定可以承受的。”

沈牧晴貪婪的印上他的唇,桃腮緋紅,眼神迷離:“丁寧,我喜歡你,我想成為真正的**,哪怕只有一次,我這輩子也不算白活了。”

呼吸吐納術不是萬能的,沈牧晴沒經歷過那種事情,自然不知道那種刺激有多么強烈,絕對是會有生命危險的,雖然丁寧隨時可以醫治她,但他怕自己到時候控制不住根本來不及停下來,那會讓她送命的。

他也很想收了這個禍國殃民的大美女,但他絕不能沖動,這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命,還是他喜歡的**。

這個時候的沈牧晴是感情最脆弱的時候,真要了她那絕對是趁人之危,他喜歡沈牧晴,但卻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要了她。

最重要的是,他已經從沈牧晴的眼睛里看到了她濃濃的死意,或許要了她后就是她的死期。

見他久久不語,沈牧晴突然推開他,輕輕一拉睡衣帶子,真絲睡衣脫落在地,露出一具宛如象牙般晶瑩雪白的身體,臉上浮起晚霞般的紅暈:

“你上次不是說讓我向你敞開供應嗎?現在我**了你的愿望,你就不能**我的愿望嗎?”

丁寧大腦轟的一聲,鼻血洶涌流淌,隨著淋浴頭的水染紅了地面,沈牧晴吃吃的笑,媚眼如絲的說道:

“看,你就算不喜歡我,也還是喜歡我的身體的不是嗎?那還等什么?來吧,讓我成為真正的**!”

丁寧擦了擦鼻血,苦笑著搖頭,認真的盯著她的眼睛:

“牧晴,如果你的身體允許,我一定會要了你,哪怕對不起凌云,哪怕被人罵人渣,我也會要了你,可是我不能,你不知道那種事對心臟的刺激有多大,你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了,乖,別鬧了。”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我都說了不要你負責了,你竟然還不動心,我真的就那么差嗎?”

沈牧晴眼神里帶著絕望,流著眼淚嘶吼著,早已沒有了平時的冷靜從容。

“不,你不差,你一點也不差,你是世上最美麗的**,我喜歡你,我也很想要了你,可是你的身體真的承受不住,我是醫生,我最有發言權。”

丁寧心疼的把她摟在懷里,努力想要**她說服她。

卻不料沈牧晴拼命的推開她,紅著眼睛大吼道:“你就是嫌棄我,你就是不想要我,你和其他人一樣都把我當成病人,我只想做個正常的**,我只想談一場戀愛,我只想要有個真心疼愛我的男人,就真的有那么難嗎?”

看著情緒已經失控的沈牧晴,丁寧無奈的嘆息一聲,一把抱住她把她平放在地上蹲下身去……

十分鐘后,丁寧漱了漱口,心里郁悶的要死,想起自己前兩次做那種事都是神志不清的,唯一的一次清醒的體驗卻是為**服務,真是嗶了狗了。

沈牧晴是爽了,他卻差點沒憋死,不過也有著意外的收獲,貌似呼吸吐納術對沈牧晴的病情似乎很有作用,竟然承受住了那種刺激。

雖然期間也有著幾欲崩潰的跡象,但在他的隨時關注下還是用真氣給她穩住了,只不過這妮子戰斗力也太差了,才短短十分鐘就一潰千里,要是真槍實彈她絕對扛不住,幸虧他沒有冒險。

沈牧晴整個人癱軟在地上,全身都泛起一層粉色的嫣紅,俏臉上嬌艷欲滴,羞的緊閉著眼睛,長睫毛微微顫抖著根本不好意思看他。

她怎么都沒有想到丁寧會用這種方式讓她品嘗到做**的滋味,太讓人羞恥了,但也讓她很感動,畢竟他是個男人,能為自己做到這一步,她還能說什么,雖然沒有真正的突破那最后一步,但這種程度的親密已經讓她在他的面前沒有了任何的秘密。

這也算是成為他的**了吧,看著他有些郁悶的表情,沈牧晴吃吃的笑,心里充滿了幸福的**感,撒嬌的張開雙臂,“抱抱!”

“不抱,再抱我就真的忍不住把你辦了。”

丁寧苦著臉拒絕**,心里暗自腹誹,哥已經忍的很辛苦了,你還要**我,真是太過分了。

沈牧晴臉色嬌羞的爬了起來,輕輕的摟住他,下巴壓在他肩膀上,在他耳邊吐氣如蘭的**道:“要不要我幫你。”

“算了,我還是洗個冷水澡吧!”

丁寧怦然心動,但想了想還是搖頭拒絕,正**的時候他可顧不上沈牧晴,萬一要是出了事,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沈牧晴笑的像個妖精,**緊貼著他的脊梁輕輕的磨蹭著:“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哦,你真不打算考慮下。”

“別再勾引我,否則今晚非得出人命不可,趕緊洗洗睡覺。”

丁寧沒好氣的一巴掌拍在她的**上,才發現這妮子的**雖然沒有蕭大**的大,但也很挺很翹,手感還是很不錯的。

“那你晚上你留下來陪我好不好,我們……我們不做那種事,就一起睡好不好。”

沈牧晴眨巴著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他央求道,讓丁寧一陣陣心軟,差點就答應她了。

但一想起凌云應該已經醒了,她今天經歷了那么多事,正是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自己現在這樣已經夠對不起她了,哪里還能安心摟著沈牧晴睡覺。

再說四個保鏢可都是有著熱感應夜視儀的,治病時和沈牧晴在一起他們說不了什么,要是發現一晚上兩人都膩在一起,還不分分鐘傳到沈家去,萬一被那個和沈家聯姻的家族知道,自己又無故的添了一個強敵。

雖然不知道那個趙家是什么樣的家族,但能夠和權勢滔天的沈家聯姻,也必然弱不到哪里去。

他現在羽翼未豐,雖然未必真怕了他們,但沒吃到羊肉還惹一身騷這樣的事他是萬萬不會做的。

更何況凌云今天的經歷已經給他敲響了警鐘,他的力量還是太弱,根本沒有能力能夠保證身邊人的安全。

當即狠下心搖了搖頭:“真的不行,凌云今天被綁架了,我趕到姑蘇才把她救下來,她被嚇壞了,晚上我還要去陪她。”

沈牧晴驚呼一聲,情真意切的問道:“凌云被綁架了?報警了嗎?她現在怎么樣?”

看著沈牧晴發自內心的真誠,丁寧心里涌起暖流,這妞還算有良心,沒有光顧著爭風吃醋,還知道關心情敵,也不枉自己辛苦了一場。

當即把今天的事情能說的都詳細的說了一遍,包括拿沈牧晴當做誘餌,刺激她心臟病發作的猜測也沒有隱瞞。

只是隱瞞了自己會飛的事情,而嗅覺驚人的豆豆則被他毫不猶豫的出賣,成為了最大的功臣,。

當然,救下凌云的**,他也含糊其辭說是用迷藥把綁匪迷暈而一言帶過,畢竟自己身手不弱的事情沈牧晴并不知道。

沈牧晴臉色劇變咬牙切齒的說道:“到底是誰竟然如此歹毒。”

其實她的心里已經隱隱有了一個猜測,可當女孩的身影浮現在她的腦海中時,她卻怎么都不愿意相信那個笑容甜美的女孩會如此陰毒。

不會的,不會的,晨曦她就是個被寵壞的孩子,本質并不壞,絕不會做出這種陰險歹毒的事情的。

但是除了她,沈牧晴再也想不到還有誰會這么處心竭慮的對付自己和丁寧,畢竟凌云從始至終都是個受害者,是被當做誘餌的犧牲品。

一想到若不是丁寧發現的及時,靠著那條嗅覺驚人的狗及時的救出了凌云,又提前教會了她呼吸吐納術,今晚恐怕就是自己的死期。

而凌云也很有可能被那些混蛋侮辱后自殺,以她對凌云剛烈性格的了解,她被侮辱后絕不會茍延殘喘的活下去,這么毒辣陰險的計策讓她一想起來就不寒而栗。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