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149 無良的親戚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吞噬了蜃蛟幾乎一半的蛟丹,擁有著遠超常人的精神力卻不會使用,要是夜獨行知道了一定會怒其不爭的大呼浪費。

在丁寧的認知中,精神力的作用無非是讓他精神飽滿不容易疲憊,而且能讓五感六識變的更加敏銳,從來沒有想過竟然也可以作為一種力量使用。

這讓他腦海中瞬間閃過隔空攝物這個詞,想一想自己隔著老遠控制著茶杯啥的凌空飛起,那逼格還不得高大上的突破天際?

就在他浮想聯翩之際突覺眼前一花,精神力出現在一個浩瀚廣博的空間里,空間里飄蕩著無數光點。

他好奇的試著觸碰一個光點,頓時一段記憶涌上心頭,這是一段被命名為92搶劫殺人案的偵破記憶,記憶里自己就是趙鋼,那種感同身受的真實感讓他有了瞬間的迷失。

丁寧渾身一震頓時醒悟過來,這里竟然是趙鋼的精神世界,那些光點就是趙鋼的記憶,這讓他慌不迭的收回精神力,再也不敢妄自窺探。

不說窺探他人的記憶是等于侵犯別人的,這是不道德的行為,光是那種融合別人記憶的真實感就很有可能會讓意志不堅定的人產生精神錯亂,誤把自己當成趙鋼,從而產生第二人格,也就是所謂的精神分裂。

特別是他注意到那個記憶光點被他的精神力觸碰后竟然消失,這意味著很有可能屬于趙鋼的這段記憶已經被自己吞噬,讓他永遠的失去這段記憶。

這個發現讓他不寒而栗,如果自己不知道輕重,把所有的記憶光點吞噬,那結果不言而喻,趙鋼很有可能會失去所有的記憶。

而自己的意志力稍有一點不堅定,恐怕就會把自己當成趙鋼,從而精神分裂擁有兩種人格。

這是一把雙刃劍,如果用于治病昏迷不醒的救人或者是偵破案件,可能會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但同樣的,也有可能把病人弄的失憶,把自己弄成神經病。

禁忌領域!這個詞驟然浮現在他的腦海。

雖然現在的科技很發達,科學家一個接一個的科研成果讓人類對神秘的大腦有了越來越多的了解。

但直到今天,人們發現的所謂大腦的秘密也只是冰山一角,無法一窺全豹。

據科學家研究結果表明,一般人的大腦開發率只有百分之六或百分之七,而愛因斯坦這樣的天才,大腦開發率卻達到了百分之十。

又有研究結果表明,大腦和其他身體器官一樣是需要呼吸的,但是呼吸系統提供的氧氣跟不上消耗,大腦開發率越高,越容易導致身體的快速衰竭,這也是人們常說的天妒英才這個成語的最好詮釋。

還有人猜測,人類的大腦和宇宙運行有著某種神秘的聯系,否則為什么大腦和宇宙的組成一樣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暗物質呢。

對最后一種說法丁寧是持認可態度的,畢竟從中醫的角度來說,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是獨立運行的小宇宙,冥冥中和宇宙的運行規律遙相呼應也在情理當中。

雖然這只是猜測,沒有任何的科學依據,但無意中窺探到趙鋼記憶世界的這個事實讓丁寧愈發肯定了這種理論。

誰能揭開人體這個最大的秘密誰就能成為掌控這個世界的主人,這讓丁寧對那個神秘組織開創者的心態有了深刻的認識。

當然,此刻的他可沒有閑心去想那么復雜玄奧的事情,腫瘤已經成功復位,不再壓迫中樞神經的趙鋼已經開始蘇醒,睜開茫然的眼睛,此時的他還處在渾噩狀態,但很快就會徹底清醒過來。

李雯雯已經喜極而泣,杜月文眸中閃爍著異彩。

丁寧轉身站了起來,沖周院長道:“我已經幫他把腫瘤移位,不會再壓迫神經,現在手術已經沒有任何難度,你盡快安排吧。”

“你不幫他動手術?這可是天大的功勞啊。”

看著趙鋼已經開始蘇醒,周院長毫不懷疑丁寧的話,對他的醫術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丁寧不以為意的咧嘴一笑:“我又不混仕途,要那些功勞無用,還不如給你做個人情,如果讓我主治會引來很多人的不滿不說,說不定就被有心人坐實了非法行醫的罪名。”

“那感謝的話我就不說了,總之,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你盡管開口!”

周院長感動的無以復加,發自肺腑的說道。

要知道眼下誰能救活趙鋼誰就是最大的功臣,丁寧已經為救治趙鋼鋪好了路,卻毫不居功把功勞讓給了長江醫院,這個人情實在是太大了。

“沒那么復雜,我只是嫌麻煩罷了,行了,我就不在這礙事了,你盡快安排人給他手術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丁寧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沖杜月文笑著點了點頭,看也沒看李雯雯一眼就轉身離去,頗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的灑脫。

杜月文咬著粉唇癡癡的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美眸中波光盈轉,粉腮上飛起紅霞。

“哥,你算可來了,我還以為你不要我們了呢。”

腫瘤科病房外,樂樂毫不避諱的挽著丁寧的胳膊,嘟著嘴嬌嗔的說道。

歡歡比較矜持,雖然也很想像**那樣和丁寧親昵,但眾目睽睽之下,她還是比較注意影響的,靜靜的站在一邊看著他,眉眼間全是歡喜之意。

“呃,哥臨時去看了個朋友,所以來晚了,別生氣啊!”

丁寧很**這種兄妹間的親昵感覺,不嬌柔不做作,寵溺的揉著樂樂的小腦袋,換來她不滿的嬌嗔聲:“人家頭發都被你弄亂了。”

“好了,別鬧了,哥,你就是那個網上的神醫丁寧是嗎?”

歡歡阻止了**的打鬧嬉笑,滿懷期待的看著丁寧。

“什么神醫不神醫的,我就是個小醫生,行了,帶我去看看阿姨的情況吧。”

丁寧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但卻也間接承認了自己就是那個網上最紅火的丁寧,這讓姐妹兩美眸中迸射出歡喜的光芒。

直到現在她們還跟做夢一樣,兩百萬是她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的巨款,可丁寧說給就給了,讓她們充滿了不真實感。

這讓她們對丁寧的身份充滿了好奇,是游戲風塵的商業巨子?還是豪門出身體驗生活的大少爺抑或是某位大人物的私生子?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們上網試著查了一下,誰知道在千百度上一輸入丁寧這個名字,幾乎整個頁面上都是神醫丁寧的消息。

在她們以為只是同名的情況下點開了視屏,結果讓她們膛目結舌,沒想到這個無意間結識的便宜哥哥竟然真的是個神醫,

連肌肉壞死需要截肢的病人都能夠治好,那么媽媽的肝癌中晚期是不是也有希望?

單獨把她們姐妹兩拉扯大的母親對她們來說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兩姐妹心有靈犀,互視一眼就不約而同的決定,只要丁寧能夠治好母親,她們這輩子就跟定他了。

若是丁寧知道這姐妹兩的想法肯定會哭笑不得,他對這姐妹花真的沒有什么企圖,就是不忍心看著兩個女孩淪落風塵,在他有能力的情況下幫她們一把罷了。

當然,更多的是想彌補心底曾經留下的遺憾,再加上這姐妹兩也確實招人疼愛,他是真的把她們當做**看待的。

這是一間八人病房,條件很差,一進入房間,一股子消毒水和汗臭味混雜的味道就撲鼻而來,讓他微微皺眉。

姐妹兩的母親名叫孫蘭英,明明只有四十來歲,但半白的頭發和常年的辛苦勞作而粗糙的皮膚讓她看起來就跟行將就木的老人似的,病痛的折磨讓她即便是在昏睡中眉頭也緊緊的皺著,腹部高高隆起,整個人骨瘦如柴,已經完全脫相。

“歡歡、樂樂,我不是給你們打錢了嗎?怎么不換個好一點的病房?”

丁寧低聲詢問姐妹兩。

歡歡抿了抿嘴,神色中有些局促不安的低下頭:“昨天晚上我家那些親戚跑來要錢,說了很多難聽話,我們答應今天就把錢還給他們,這個病房雖然條件差了點,但是床位費也便宜。”

“他們當初敢借錢給我們,就是在打我家房子的主意,現在知道我們把房子給賣了,就撕破臉來逼債了,還跟我們算很高的利息,真是從來沒有見過像他們這樣的親戚。”

樂樂嘟著小嘴,臉上全是憤懣之色,看向丁寧的眼神里全是感激之色:“哥,要不是你給了我們兩百萬,我們就要被他們活活逼死了。”

“他們這是落井下石,還是人嗎?”

親戚這個詞對丁寧來說是神圣而充滿向往的,可樂樂家的親戚竟然做出這樣豬狗不如的事情,簡直比一些放高利貸的還可惡,這讓他義憤填膺,覺得是對親戚一詞的褻瀆。..

“最可恨的就是我三叔,竟然想讓我和姐姐去他的酒吧陪客人喝酒賺錢還債。”

樂樂氣鼓鼓的說道。

“哼,別理他,今天還清他們的錢,以后這樣的親戚就不要再有來往了。”

丁寧冷然替她們做了決定,兩姐妹連連點頭,樂樂嬉笑著挽著他的胳臂:“以后我們就哥一個親戚。”

“那就對了,哥以后會照顧你們的,等一下,我先讓人給阿姨換個房間。”

丁寧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很喜歡她依戀自己的感覺,能**他從小就希望有個**的愿望。

“哥,不用麻煩了吧,這里我們都住習慣了,再說,我們也問過醫生,醫生說現在床位很緊張,沒有多余的病房了。”

歡歡怯生生的扯了扯他的褂子低聲說道。

“你不用管,我來問問再說。”

丁寧拍了拍她的小手,拿出電話給周院長撥了過去。

別說丁寧剛給周院長送了個大人情,就算沒有這個人情,按照他對丁寧的重視,調個病房這樣的小事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周院長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掛了電話就立刻開始安排,五分鐘不到,孫蘭英的主治醫生就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