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160 污女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靈魂層次的升華讓人形火焰也隨之產生了異變,一陣劇烈的顫抖后,人形火焰縮小了一圈,但卻變的更為凝聚清晰。

隨之而來的好處就是,他的五感六識更加敏銳,精神力籠罩的范圍再次擴大。

以前和小金雖然能夠精神交流,但卻無法感受到它的喜怒哀樂,但此刻,小金是什么情緒他都能感同身受。

還有楚云娜和豆豆,雖然她們距離很遠,但之前他還無法感應到她們的存在,可此刻他的腦海里卻亮起兩個光點,能依稀的感應到她們的位置。

丁寧腦海中閃過明悟,這是“神”的作用,“神”即意志力,意志力影響靈魂,靈魂影響精神力,精神力影響五感六識。

之前的他就如一個牽線木偶被靈魂所左右,可此刻經過蛻變,他的意志力已經能夠影響到靈魂,奪得了自己身體這臺機器的初步控制權。

雖然想要完全掌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這種明悟對他的影響是巨大的,讓他知道自己的道路該怎么走。

如果夜獨行知道他的變化,一定會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這個世界古武者不少,但能夠成為靈師的人卻是鳳毛麟角,萬中無一。

成為靈師的條件實在是太苛刻了,資質、悟性、先天精神力、血脈、體質、修煉功法、機緣缺一不可。

夜獨行本就有著靈師的血脈傳承,先天精神力足夠強大,又是先天靈體,還有著配套的修煉功法,這才在機緣巧合下成為靈師,成為古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被所有適齡古武者們苦苦追求。

丁寧卻在沒有血脈傳承、沒有配套的修煉功法、也不是先天靈體的情況下無意中開啟了靈師之路,這消息要是傳出去,必然會掀起整個古武界的大地震,那種后果,必然比成為小白鼠還可怕。

蚊子見丁寧似乎沒有惡意,心中的忐忑也逐漸消失,見小夭桃腮粉紅,眉眼**,一向很污的污女竟然連一個臟字都沒說,不由暗自苦笑,她知道這個閨蜜的春天終于來了。

“我姓衛,叫衛瑤瑤,大家都喜歡喊我小夭,黑面俠,你呢?”

小夭徹底的發了花癡,眼里閃爍著粉紅色的小星星,要不是還保持著少女最后的一點矜持,唯恐蚊子取笑她,她都恨不得鉆到后座和丁寧坐在一起攀談了。

“我……我姓黑,叫黑面俠!”

丁寧心思通透,眸中含笑,調笑著說道。

“你……你真沒勁兒,人家都告訴你真名字了,咱們也算是共患難的朋友了,你怎么連名字都不愿意告訴人家。”

小夭嘟著**的小嘴,帶著一股子幽怨嬌嗔道。

丁寧的桃花運夠旺了,哪里還敢再招惹情債,咧嘴一笑岔開話題:“你們怎么會跑到這里來?”

“哎,別提了,都怪那個該死的丁寧,我們跟著他,誰知道他七拐八拐的就把我們甩掉了,黑燈瞎火的也不知道就這么跑到這里來了。”

小夭咬牙切齒的摳著真皮座位套,恨不得把丁寧碎尸萬段。

“丁寧是誰?你們跟著他干什么?”

丁寧心里一動,連忙追問道。

“丁寧?噢,他是我們大姐喜歡的男人,我們剛好在秦蒼瀾的山莊看到他,擔心他不是什么好東西害了我們大姐,所以我們就跟蹤他想看他是什么樣的人,誰知道走著走著就迷了路,手機也沒電了,車也沒油了。”

小夭揮舞著小粉拳,一副好朋友講義氣的模樣。

“你們大姐?怎么搞的跟江湖幫會似的。”

丁寧心中一動,迂回的試探道。

“才不是什么幫會呢,我們就是在一起玩的比較好,嗯,怎么說呢,就是,就是朋友圈,對,朋友圈,大姐就是我們朋友圈里威望最高的那個。”

小夭似乎怕黑面俠知道她的身份后鄙夷她,連混的燕京圈子都改成了朋友圈。

“聽你們的口音,你們是燕京人吧?”

丁寧心中一跳,難道是沈牧晴?天啊,不會吧,連她的小姐妹都知道她喜歡自己了,這下子麻煩大了。

也難怪他會誤以為是沈牧晴,畢竟他知道沈牧晴來自燕京,一口京片子又十分純正。

而蕭諾是特警,又刻意的淡化自己來自燕京,經常會模仿來自天南海北的隊友們說話,所以口音比較雜,再加上她的出身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所以丁寧就沒往她身上去想。

成功誤會了“大姐”身份的丁寧心里有些歡喜,又有些發愁,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如何還能跟沈牧晴談情說愛?

好吧,雖然兩人把夫妻間該干的事差不多都干了,但一想起凌云,他還是覺得頭皮發麻,左右為難。

可眼下的情況注定他沒辦法避開沈牧晴,畢竟還要給她治病,再為難也要硬著頭皮去接觸。

不過在得知小夭和蚊子是沈牧晴的小姐妹后,丁寧還是下意識的想幫她們一把,推開車門下了車:

“這樣吧,我去想辦法弄點汽油,你們在這等我一會兒。”

“黑面俠你……你別走,我……我們害怕!”

小夭此刻早就把恐懼忘到了九霄云外,恨不得永遠困在這里和黑面俠多一些接觸,把小腦袋伸出車窗,怯生生的說道。

“不用怕,我讓我的寵物在這保護你們。”丁寧裝模作樣的吹了聲口哨。

小金撲棱著翅膀從空中降落,落在丁寧的肩膀上,親昵的用嘴巴蹭著他的耳朵。

“哇,獵鷹,黑面俠你好酷。”

小夭的眼睛頓時瞪圓了,滿臉艷羨的驚呼著,就連蚊子也一臉的震驚,羨慕的看著小金。

“小金,在這里保護兩位美女,我去去就來。”

丁寧淡然一笑,轉身離去,在遠離她們的視野后,展開雙翼飛向西郊小院,從卡宴車上取出一個油桶,用吸管從油箱里**一桶汽油。

回去的路途他是慢悠悠的走回去的,畢竟荒郊野外的幾分鐘就弄來汽油,也太容易惹人生疑了。

走著也是無聊,干脆轉換下視野,看看她們在干什么。

只是這一看讓他鼻血差點沒飚出來,小夭和蚊子**了一會兒小金,小金高傲的昂著頭,根本不搭理她們。

她們也覺得無趣就開始聊天,沒有黑面俠在身旁,小夭這個污女再也不用偽裝,頓時原型畢露,一臉花癡的揉著自己**的胸部:

“噢,老娘的春天來了,我這久旱的田地終于等到了澆田人。”

“小夭,你別花癡了,你連人家長什么樣子都沒見過。”

蚊子無奈的搖頭,對小夭的腦回路實在搞不明白。

“你懂什么,這叫神秘感。”

小夭繼續發騷,充滿**的吐出小**在嘴唇**一圈,美眸迷離的說道:“長的再帥有什么用,帥哥我們見的還少嗎?但卻沒有一個人能讓我看上的,蚊子,咱們是好姐妹,我實話不瞞你,從我在地下拳場第一眼看到黑面俠的時候,我就淪陷了,那時候我就知道他就是我一直在等的人,太酷了,太man了,太有男人味了。”

“行了行了,你別發騷了好不好,你可是比良家還良家的污女,我就不信你連人家長什么樣都不知道就能愛上他。”

蚊子不屑一顧的戳了戳她的額頭。

“你懂個屁,這就叫一見鐘情,感覺到了就是到了,不管他長成什么樣,我就是喜歡他,就是想跟他**。”

小夭難得的臉紅了一下,壓低了聲音忸怩道:“他……他剛才幫人家穿小褲褲了,我都被他看光了,我一想起來這個就興奮,剛才跟他說話的時候,人家……人家都濕透了。”

“我去,小夭,你瘋了吧你?”

蚊子瞪大了眼珠子,嘴巴張的能塞下一顆鴨蛋。

“人家是說正經的,別說看到他的人了,聽到他的聲音,我就興奮的渾身發抖,比那啥還過癮。”

小夭一臉春情的陶醉著。

“你特么的瘋了,真瘋子,你丫的就一**,知道那啥是什么滋味嗎?還比那啥還過癮,你就吹吧你。”

蚊子做出嘔吐的**,一臉嫌棄的唾棄著她。

小夭調皮的吐了吐**,不服氣的說道:“雖然老娘沒和男人滾過**,但也知道那啥是什么感覺。”

“用那個?”

蚊子心神領會,沖著她的蔥白玉手呶了呶下巴。

“不然呢?你以為我像你還用工具啊。”

小夭撇了撇嘴:“丫的也不怕把膜給弄沒了。”

“切,傻妞,小心點就行了,**點可不是在里面,我告訴你……”

蚊子一臉神秘的開始給小夭傳經授道,其中的隱秘不足與外人道也。

丁寧聽的血脈賁張,口干舌燥,連忙轉換回視角,再也不敢聽下去。

這月黑風高的,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就把這兩污的不能再污的娘們給霍霍了。

原來**和**在一起聊天也會說這樣的流氓話啊,真是奇怪,牧晴怎么會和她們玩到一起去。

不過想想牧晴昨晚跟無師自通似的為自己服務,估計都是這兩污娘們教的,不行,回來得警告她遠離她們,別被帶壞了,不聽話就打小屁屁。

小夭和蚊子怎么都沒有想到,她們躺著也會中槍,簡直比竇娥還冤。

人家沈牧晴那是愛學習的好孩子,為了**丁寧,可是從網上整整下了十六g的愛**作片進行觀摩,迅速從純情少女向老司機過渡。

不管怎么樣,反正在回程的路上,丁寧是紅著臉老老實實的坐在后排,對小夭的搭訕是嗯嗯啊啊的敷衍了事,很有些坐臥不安的感覺,也幸好他還戴著面具,否則非得被兩姑娘發現他的異常不可。

直到找到一家加油站加油,兩姑娘順便去便利店買東西吃時,丁寧鬼頭鬼腦的溜下車,趁著兩女不備悄然離去。

不是他想不告而別,說心里話,他對小夭還是很有好感的,呃,雖然污了一點。

但他怕再和小夭待在一起,真要忍不住化身禽獸了,這姑娘大胸大**的,又那么熱情火辣,恨不得當場就把他推倒,實在是讓他招架不住。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