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七章:上達天聽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那宦官得旨,匆匆去了。

可過不了多久,宦官便去而復返:“陛下,不妙,不妙了,通政司派人去方家問過了,說是南和伯………昏厥了過去……”

坐在一旁低著頭,仿佛是在反思的朱厚照,一聽有人昏厥,便精神一震,眼中閃著光,可目光一觸到父皇,忙又犯了錯似地低頭。

弘治天子詫異的忙道:“昏厥了過去?他正是壯年,又是驍將,這才剛剛凱旋歸來,究竟出了什么事?”

宦官哭笑不得的道:“據說……據說是被他兒子氣昏了,南和伯在外征戰,其子方繼藩,卻將方家的田產兜售一空,這還不止呢,連家中的瓶瓶罐罐都賣了個干凈,陛下,這是崽賣爺田,按尋常百姓家的說法,是敗家子啊。不只如此,他還將得來的銀子,俱都去買了烏木,南和伯聽了這噩耗,怒極攻心,還聽說,不但把祖產賣了,連祖傳的………”

弘治天子不禁道:“竟有這樣的人?”

宦官生怕陛下不信的樣子:“陛下有所不知,這南和伯世子方繼藩,在京師里本就是出了名的敗家子,自小就不肯讀書,成日游手好閑,吃喝嫖賭,樣樣精通,早已惡名遠播,他是南和伯的獨子,南和伯歷來對他寵溺,所以他就無所顧忌了,京里上上下下都曉得他……”

弘治天子皺眉道:“如此奸惡,聞所未聞,倒是可憐了南和伯,他在外征戰,為朝廷立下汗馬功勞,卻是后院起火,人之初、性本善,這是溺愛過度的結果啊,傳旨……”

弘治天子長身而起,在暖閣中踱了兩步,沉吟道:“命御醫診治南和伯,還有,其子方繼藩,不學無術、行為不檢……”天子顯然震怒,面帶殺氣,剛想狠狠懲罰,可轉念一想,嘆道:“罷了,子不教、父之過,南和伯新立戰功,而今又受此劫,若再罰其子……反而令他心里不安,校閱在即了吧,令此子參與校閱吧。”

宦官連忙應聲,猶豫了片刻:“往年校閱,這方繼藩都不肯去。”

弘治皇帝頓時拉下臉來:“便是綁,也要綁的去。”

一旁的朱厚照聽了,噗嗤一下,差點沒笑出聲來,忍不住幸災樂禍。

卻不料在這時,卻見父皇的目光如劍一般射來,朱厚照錯愕的抬眸,與父皇的雙目交錯,便見這本該慈愛的目光里,竟多了幾分殺氣……

朱厚照驟然覺得如芒在背,正待要開始裝一下可憐,卻不料弘治皇帝厲聲道:“你是太子,太子可以荒廢學業嗎?辯奸論讀了這么久,竟也背不出,如何對得起列祖列宗?”

朱厚照忙擠出眼淚來,嗚咽道:“是,是,兒臣不敢了。”

可今日,他發現父皇竟變得鐵石心腸了,面對他的眼淚婆娑,竟依舊還沉著臉,厲聲喝道:“平時就是寵溺你過了頭,今日若還放縱你,他日你便連方家的小子都不如,他丟的是祖業,可等將來朕駕崩了,你丟的就是江山社稷,你已不小了,還這樣不曉事,朕如何安心,三日之內,抄寫二十遍《辯奸論》,朕要親自查驗,倘若偷奸耍滑,朕決不輕饒!”

朱厚照從未見過父皇這般大動肝火,一聽要抄二十遍《辯奸論》,心如刀割,招誰惹誰了啊,卻忙點頭如搗蒜:“兒臣遵旨…”

弘治天子這才臉色略略緩和,卻依舊拉著臉:“去詹事府讀書罷,少在這里礙眼。”

朱厚照一琢磨,總算是回過了味來!

姓方的,你坑人哪,往后還有好日子過嗎?

御醫來了方家,其實方景隆只是受了驚嚇,昏厥過去罷了,很快便醒轉,只是目光呆滯了一些,想到家業一空,換來了一堆烏木,就這么堆在后院里,這位征南的大將軍,一下子萎靡起來。

丟人啊,老臉都丟盡了,崽賣爺田,算是沒臉做人了。竟連陛下都已知道了,還派了御醫……

方景隆也不算什么臉皮太薄的人,可每每念及于此,都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吃飯的時候,父之二人各坐長條凳上,方繼藩怕方景隆打他,所以故意挪遠了一些距離,至于飯菜,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旁的鄧健侍立在方繼藩身后,也很小心。

方繼藩心里七上八下,心里挺糾結的,只好暗暗長嘆,別急,等烏木價格暴漲,定要將所有的田產都贖回來,不,要買最好的。

啪……

方繼藩聽到動靜,嚇了一跳,口里還留著青菜葉子,一張俊美的臉霎時白了,還以為這一次是父親發了瘋,要揍人。

抬頭一看,卻見方景隆原是將筷子拍在了柳木桌上,接著仰頭,鼻子有些紅,甚是酸楚的模樣,目中微微有些濕潤,他嘆口氣道:“對不起列祖列宗啊。”

“爹…”方繼藩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別老提祖宗了……”他縮了縮脖子:“我總感覺陰風陣陣的。”

方景隆瞪他一眼,又看向鄧健。

鄧健也是驚訝:“少爺,你又叫爹了…是不是……”

方繼藩心里恨不得把鄧健這孫子撕了,我叫爹怎么了,他就是我爹啊。

可細細一想,罷了,自己實在不想又被大夫抓去研究。

到了這個份上,敗家已成為本能,做人不能忘本。

他便齜牙:“老東西,還讓不讓人吃飯?”

方景隆想說什么,抿了抿嘴,看著自己的兒子,又融化了,便忍不住慈愛地道:“繼藩,你總是長不大。咱們方家,是受了祖上恩蔭的,你自小不愛讀書,也不習武,別人怎么看待,為父一點都不在乎,可有時候哪,為父見其他公侯伯的子弟們去參加校閱,有了差遣,為父心里或多或少也有一些羨慕,今年校閱之期已到了,為父回京的時候還在想,繼藩若去碰碰運氣,該有多好,可誰曉得,回來就見你賣了祖產,這時為父便再沒有這盼頭了,現在只望你的病大好,再不復發,一輩子平平安安的,將來襲了爵,即便沒有差遣,也沒有關系。”

所謂校閱,并不是真的校閱。

大明的貴族子弟,幾乎都要當差,這是從太祖皇帝開始就有的規矩,畢竟大明的爵位雖是世襲罔替,可俸祿卻不高,比如方景隆,他就領三份祿,一份靠的是南和伯爵,一份靠的是他現在的職遣,比如他現在就在軍中任職,是五軍都督府的副都督,而另外一份,就是軍功,這一次他南征回來,肯定會有賞賜。

可若是不參加校閱,就沒有差遣,便只能靠爵位的俸祿度日了,貴族子弟們最看重的,便是這個,幾乎京里的貴族子弟們但凡有點出息的,要嘛在親軍二十六衛中任職,要嘛是在宗令府,要嘛在五軍都督府,可像方景隆這樣的,只能一輩子吃閑飯。

想要差遣,必須得通過校閱,而校閱,就是考試,是貴族的考試。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