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十二章:小祖宗又不安生了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弘治天子命人將親軍府呈上來的數十份卷子分發了下去,他的案頭上,也有數份,那朱厚照聽說是策論,而且是關于平西南邊事的策論,似乎來了興趣,便可憐巴巴地看向自己的父皇。

可惜弘治天子沒有理他,一心一意的取了案頭一篇文章來,只草草看過,良久,方才淡淡道:“不錯,諸卿也可看看。”

說著隨手交給身邊的一個小宦官,那小宦官便將文章傳閱下去。

劉健低頭看了片刻,心里就有底了,陛下所謂的不錯,也只是‘不錯’而已,這篇不錯的文章里,行書還算端正,答題呢,則是闡述了如何對西南用兵,倒也說出了個子丑寅卯來。

當然……對于勛貴子弟而言,能這樣答,確實沒什么挑剔的。

接著弘治天子又連續看了幾篇,偶爾會頷首點頭,可有時,也會輕描淡寫的加一句評語:“這篇也尚可。”

他自嘲的笑了笑,雖是說尚可,可眉頭卻微微地開始擰起來,眼底深處,顯得失望。

隨即,他下意識的苦笑,這才想起自己竟是糊涂,這些日子,沒日沒夜的都在思考西南的問題,他是位責任心極重的皇帝,正因為西南長年累月的叛亂,更使他心里焦灼,不成想因為這日思夜想,情急之下,竟是將希望寄托在了一群少年郎的身上。

想到這里,弘治天子哂然一笑,心知自己過了頭,便也不報什么希望了。

弘治天子便道:“看了這么多文章,諸卿定是乏了吧,卿等告退吧。”

劉健等人便紛紛起身,行了禮,他們早就對這些功勛子弟的文章沒什么興趣,在他們看來,許多人甚至連童生都不如,讀這樣味同嚼蠟的文章,本就是一件極痛苦的事,于是安靜地從暖閣退了出去。

弘治天子也有些倦了,揮揮手,想將留在最后的那篇文章推到一邊,讓宦官們收拾起來,可目光一掠的功夫,猛地,一行字清晰入眼——改土歸流!

這詞,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他倒是一下子來了興趣,于是徐徐的將文章拿起,眼睛微微瞇著,這布滿血絲的眼眸所掠之處,竟見這文章里,竟分了三策‘以夷制夷’、‘推恩’、‘改土歸流’。

推恩令是最好理解的,西南的問題在于土人不肯歸化,所以朝廷設羈縻州,在西南冊封了許多世襲的土司,這些世襲的土司往往山高皇帝遠,自然成了地方上的土皇帝,許多叛亂,要嘛是土司壓榨的太狠引發,要嘛就是土司帶頭。

若用推恩的辦法,確實可以削弱這些世襲土司的實力,使他們不敢造次。

而這以夷制夷,其實并不新鮮,早在英宗皇帝時期,便已有了以夷制夷的概念,朝廷從湘西等地,將壯人和土家人糾集起來,將他們調入廣西,令他們平定當地的土人之亂,而所謂的獎賞,便是叛亂部族的土地和糧食,因此,這些人便被稱之為‘狼兵’,狼兵們為了得到土地和糧食,自然奮勇作戰,再加上他們不是本地的土著,所以即便得到了土地,得以屯田,可又需防范其他的土人,因此他們大多對朝廷忠心耿耿,深知只有和當地的官兵聯合,方才能保障自己棲息。

可這改土歸流……

這么多文章,都在闡述如何去剿滅叛亂,怎么進兵,怎么安撫,卻沒有一個切中要害。

可此文章,單憑改土歸流四字,便像是一下子點醒了弘治天子,弘治天子興奮得猛地拍案:“妙哉,妙哉,哈哈……”

這文章,乃是糊名的,弘治天子興沖沖地撕了糊名,一個名字映入了眼簾——方繼藩……

這個名字,倒是有一些印象……這個人好像是……好像是……

一下子,弘治天子臉色有些不自然了,他將文章擱到了一邊,又變得不露聲色起來:“斟茶。”

外頭早有都知監的小宦官候著了,一聽呼喊,忙躡手躡腳的進來,弓著身,上了一副熱騰騰的茶。

此人正是上次綁了方繼藩的小宦官,別看他在宮外得意洋洋、狐假虎威,可在弘治天子的面前,卻如一只被閹了的鵪鶉。

小宦官弓著身子,十分恭謹地道:“陛下,請用茶。”

弘治天子頷首,取了茶盞,輕抿一口,眼角的余光看到朱厚照還跪坐在一側,可現在他心思全放在那‘改土歸流’四字上,于是好奇道:“方繼藩……這人可有耳聞嗎?”

那小宦官是一直隨侍著弘治天子的,這些日子,已經從陛下口里聽到了三次方繼藩了,第一次,是這廝居然賣了祖田,氣得弘治天子夠嗆;第二次,牽涉到了校閱,弘治天子似乎憐憫起了南和伯,思來想去,既然南和伯教不住兒子,那就綁也要綁著這方家的不肖子去參加校閱,等校閱過了,再隨便將這廝丟進哪個角落里的親軍衛所,找個狠人去調教便是;前兩次都沒有好印象,這次卻不知又何故提起。

不過想來,陛下一定對此人是深惡痛疾的吧……

這小宦官叫劉錢,早就恨透了方繼藩,不過他是個極謹慎之人,卻不會貿然去說南和伯父子的壞話,只有找到了合適的時機,才敢不露聲色的落井下石。

而現在……機會來了。

小宦官忙道:“陛下難道忘了,這便是那賣了祖產的紈绔子,奴婢在宮外,也聽到了許多風言風語,都說他不學無術,成日混賬,甚至……還聽說他誹謗君上呢,此人狂妄得很,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經常說天……天王老子便是到了他面前,他都……”劉錢說到此處,很識趣的沒有繼續說下去。

這句話是極惡毒的,天王老子是誰,不就是皇帝嗎,他方繼藩滿口天王老子,反了他了!

但凡只要觸怒到了陛下的逆鱗,這一念之間,便是死無葬身之地。

此時,小宦官又繼續道:“自然,奴婢這也是道聽途說的……呵呵……”

這是給自己留一條后路,畢竟對方是南和伯父子,不能將話說死。

可最后他似乎為了佐證,又道:“奴婢還聽說,這兩日,這位小祖宗又不安生了,竟是自個兒跑去東市支起了攤子,說是要賣烏木,還是以市價十倍的價格兜售,陛下,這不是強買強賣,是欺凌良善百姓嗎?”

弘治天子雖不敢說是愛民如子,卻也稱得上是賢君,一聽欺凌百姓,頓時面上露出了厭惡之色。

朱厚照跪在一旁,一看父皇如此,心里竊喜,原來又是這個方繼藩,好大的膽子,竟敢比本太子還皮,上一次害得本太子抄了幾十遍的《辯奸論》,這筆賬還沒給這廝算呢,好了,現在惹得父皇震怒,真的是天王老子都救不得了。

“竟有此事?”弘治天子怒不可遏地道:“真是豈有此理!朕尚且不敢輕掠民財,他哪里來的膽子?他是不肖子,朕素有所聞,可念其父祖們的功勞,倒也網開一面,可他現在竟變本加厲,朕還能姑息嗎?此事,該徹查到底!”

話音落下,弘治天子突又想起什么,看向劉錢:“他在哪里強賣烏木?”

“東……東市……”劉錢心里已是大喜過望,這方繼藩,完了!

嘿嘿,教你敢對咱無禮!

萌萌的老虎求收藏求推薦!還有謝謝大家對老虎身體的關心,老虎會多多注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