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四十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弘治皇帝面上的表情沒什么波動。

楊廷和站在一側,他也板著臉,其實他倒沒什么心理負擔,太子已經告了四五次病假了,我楊廷和若是縱容了你,就是千古罪人。作為太子的講師,他拿太子還真一丁點辦法都沒有,不能打不能罵,連擺個臭臉都要注意尺度,既然管不了,那就搬救兵吧。

片刻之后,朱厚照和方繼藩才小心翼翼的進來。

弘治皇帝抬眸,卻見朱厚照一臉很無辜的樣子。

這家伙做任何事,都不計后果,可一旦要算賬的時候,頓時便一副可憐巴巴,好似自己受了天大委屈一樣。

以往這一招,總是有效,就算沒效果的時候,張皇后見自己兒子如此,十之也要擋在朱厚照面前,令弘治皇帝無計可施。

可這一次,一見朱厚照這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弘治皇帝非但沒有心軟,反而心里怒氣更勝。

更何況,張皇后不是沒在嗎?

他眼睛一撇,再去看方繼藩。

方繼藩顯得比朱厚照更無辜,這俊秀的臉上,眼睛清澈,猶如寶石一般透亮,不曉得的人,還以為這家伙是遭了什么無妄之災。

方繼藩的眼睛努力的一眨一眨的,其實他更希望擠出幾滴晶瑩剔透的淚來,你的,朱厚照這廝演技太好,自己要顯得比他更無辜更冤枉才是。

可方繼藩糟糕的發現,他道行有些不到家,這淚水總是出不來,平時演猖狂的敗家子過了頭,現在又要裝可憐,實在無法做到得心應手。

弘治皇帝依舊默不作聲,只是冷冷地看著二人。

這殺人的目光,看得人心驚膽跳。

方繼藩很實在,二話不說:“臣……萬死。”

認慫吧,抵抗是沒有前途的。

朱厚照一見方繼藩認慫,心里大呼,本宮怎么就沒有想到!

他的眼淚便如潮水一般啪嗒啪嗒落下,仿佛他蒙受了不白之冤:“兒臣萬死。”

弘治皇帝的眼里,只閃過一道冷芒,則是冷笑地看著兩個人,大有一副專程看二人如何表演的樣子。

明倫堂里安靜得可怕。

楊廷和和聞訊而來的詹事府諸當值翰林一個個面帶漠然之色。

對他們而言,這皇太子本就荒唐,還有這個方繼藩,更是人渣中的人渣。

這兩個人壓根就沒一個好東西。

當然,平時大家都不好說什么。

可今天,也該他們倒霉了。

弘治皇帝終于開口,真正可怕的卻是,他現在竟沒有跳腳,而是語氣平淡地道:“你們的棋下夠了嗎?要不要朕陪你們下一局?”

這輕描淡寫的話,帶著無盡的寒意。

朱厚照覺得蒙混不過去了,只是眼淚啪嗒的落下,這是誠心裝死的表現。

方繼藩哭不出來,心里罵朱厚照你這坑貨,作死你要作死,作完死你特么就知道裝可憐,他只好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道:“陛下英明神武,若是下棋,一百個微臣,也不是陛下的對手,臣不敢下,也下不贏!”

弘治皇帝愕然一下。

這得多不要臉的時候,才能在這個時候,還能把馬屁拍的如此順暢。

他便不做聲了,重新打量二人,見二人換了衣衫,俱都穿著鼓囊囊的。

弘治皇帝臉若寒霜,便冷冷道:“這秋日正爽,你們穿了這么多衣服,很冷嗎?”

朱厚照忙道:“兒臣……病了……風……風寒……”

弘治皇帝拍案:“來人,將這兩個混賬的衣服脫開來看看。”

幾個宦官上前,猶猶豫豫的給朱厚照和方繼藩寬衣解帶,方繼藩的麒麟衣一解開,一件厚厚的襖子便露出來。

宦官脫了方繼藩的襖子,誰料里頭竟還有一件襖子。

方繼藩像是剝了一半殼的雞蛋,悲憤欲死。待那宦官繼續給方繼藩脫了襖子,于是第三件襖子又赫然在目,直到脫掉了第四件的時候,才露出了單薄的里衣。

楊廷和等人看得眼睛都直了,那朱厚照也好不到哪里去,等脫到了第四件襖子時,卻聽鏗鏘一聲,一個輕薄的鋼板摔落在地。

這太子殿下肚皮上竟還在最里墊了一層鋼板。

朱厚照臉皮厚得可以,居然也無事一樣。

方繼藩卻是使勁翻白眼,心里罵,太子殿下,我方繼藩將你當兄弟,你竟偷偷的墊鋼板?于是他怒視著朱厚照。

朱厚照終于慚愧地低下頭,當時在東宮穿襖子的時候,這鋼板確實是他偷偷塞進去,沒跟方繼藩說。

沒義氣啊!

朱厚照踟躕道:“父皇,請聽兒臣解釋,兒臣……兒臣……這鋼板,想來是服侍的宦官……一不小心……可能……”

“住口!”啪的一聲,御案被弘治皇帝拍的震天響。

這一下真的怒了。

弘治皇帝豁然而起,徹底爆發出來:“偷奸耍滑,成日胡鬧,不學無術!你要氣死朕嗎?你說,你是不是要氣死朕?”

“朕哪一點慢待了你,你病了,朕一宿一宿的不敢睡;你要讀書,朕給你精挑細選了這么多大儒。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你的書,讀到了哪里去?朕這么多年來,將一切的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不求你成才,但求你能做一個守成之人,你現在什么樣子。還有你方繼藩,朕何曾怠慢了你,你胡鬧且也罷了,竟還和太子廝混,你們兩個,朕早就看明白了,就沒有一個好東西,來人!”

宦官戰戰栗栗的拜下,靜候陛下旨意。

那些個詹事府的翰林官們,一個個看著那脫下來的襖子,似乎還沉浸在震撼之中,尤其是那一片裹了棉布的鋼板,這……真不知該怎么形容。

朱厚照嚇得慘然。

方繼藩被罵得不敢抬頭。

可一聽這來人二字,方繼藩便明白,滅頂之災要來了,陛下在盛怒,不打個半死都是輕的,于是他忙道:“且慢!”

且慢二字,直接打斷了弘治皇帝的話頭。

弘治皇帝氣得憋紅了臉,且慢……且慢……你還敢說且慢?

然后眾人默哀地看著方繼藩,這家伙到了這個時候還想狡辯?簡直已經不知道死字怎么寫了。

弘治皇帝怒道:“且慢什么?”

方繼藩努力的心平氣和,然后好整以暇地道:“陛下,其實……臣以為,太子殿下沒有不學無術啊,臣和太子殿下,冤枉!”

冤枉……

這意思還成了楊廷和冤枉你們了。

你們是什么貨色,別人不知道嗎?

弘治皇帝怒極反笑:“冤枉,好一個冤枉,朕會信你們的話?將他們吊起來。”

方繼藩卻是急了,本來以為說一句且慢,喊一聲冤枉,陛下會說一句有何冤屈呢。

看來戲文里的東西都是騙人的!

還好方繼藩的腦子倒是轉的快,立即大叫:“太子殿下,你近來學了什么?”

朱厚照聽罷,猛地想起了什么,連忙大叫:“孟子曰:伯夷辟紂,居北海之濱,聞文王作,興曰……”

只聽到朱厚照那一氣呵成的聲音:“天下有善養老,則仁人以為己歸矣、五畝之宅,樹墻下以桑,匹婦蠶之,則老者足以衣帛矣……”

弘治皇帝一愣。

怯怯的說一聲,新……新書……能求一點支持不,人家鑼鼓喧天求支持,老虎是如履薄冰,膽顫心驚……慘……慘啊。

《》這本書,現在還只是個孩子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