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四十五章:皇恩浩蕩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朱厚照看著那柄橫在方繼藩面前的尚方寶劍,突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現在他已徹底地排除了父皇是自己親爹的可能了,他忍不住捂著自己的心口,下意識的,覺得自己心口疼得特別厲害!

楊廷和等人也是目瞪口呆,一時之間,竟是有些猝不及防。

細細想來,有人眼前一亮,不錯,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平白揍太子,這是欺君大罪,可現在看來,揍太子的效果顯著啊,你看,太子現在不就正常多了嗎?想要皇太子成為明君,這方繼藩的辦法既然有效,那么就賜他寶劍,令他名正言順的揍太子,這……豈不是兩全其美?

陛下實在是謀慮深遠,神鬼莫測啊,佩服,佩服!

方繼藩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御劍,瞠目結舌,不禁道:“這個……這個……真的可以嗎?陛下不會見怪吧。”

“快將劍收了。”弘治皇帝將劍朝方繼藩胸口推了推:“不要有所顧慮,一定要盡力而為。”

“盡力而為……”這話怎么聽著,有點怪怪的……

這事情變化的還真是猶如過山車,方繼藩倒也不客氣了,心里唏噓一番,幸好朱厚照是個人憎鬼嫌的熊孩子啊,揍了他似乎都成了普天同慶的事,于是乎,方繼藩放松了,雙手接了過了劍。

這沉甸甸的寶劍在手中,像是一下子給方繼藩無以倫比的信心:“臣……謝皇上,臣一定再接再厲、埋頭苦揍、盡力而為!”

呼……

感覺良好。

卻在這時,外頭有宦官扯著嗓子道:“皇后娘娘駕到……長公主殿下駕到……”

原來卻是這邊皇帝龍顏震怒,另一邊劉瑾就一溜煙的往坤寧宮給張皇后報訊去了。

張皇后只有這么一個寶貝兒子,本在坤寧宮里教授長公主女紅,一聽之下,這還了得,皇兒有天大的錯,可別讓皇上氣糊涂,失出個什么好歹來。

說到張皇后,這弘治皇帝的后宮,除張皇后之外,再沒有其他后妃。夫妻二人感情甚篤,而張皇后也甚是賢惠,皇帝要提倡節儉,她便在后宮之中以身作則,親自織布,裁撤宮中的用度,堪稱是母儀天下的典范,唯獨只有一樣,便是護短。

現在皇帝擺明著要揍太子,她可是不依的,也顧不得后宮之禮了,帶著數十個宮娥和官宦,還有同在做女紅的長公主,便匆匆而來。

不等明倫堂中的大臣們起身告辭規避,張皇后已是疾步進來,鳳眸先是尋覓朱厚照,見朱厚照無恙,方才松了口氣,她面色姣好,卻絕不是那種絕色的美女,只是給人一種端莊,透露著一股近人的氣質。

朱厚照一見到靠山來了,眼眸頓時明亮起來,連忙上前去:“兒臣見過母后。”

張皇后心疼地將朱厚照攙扶起來,上下打量他:“皇兒,你又惹你父皇生氣了嗎?有沒有賠罪?”

朱厚照忙道:“兒臣沒有招惹父皇啊。”

方繼藩聽著張皇后的話,心里啞然失笑,這張皇后可是極精明的人,一開場,便問朱厚照是不是惹皇帝生氣了,下一句,則是問有沒有賠罪,估計只要朱厚照說了是,那么這件事,便可以揭過去,便是觸犯了天條,張皇后大抵也會對皇帝說,陛下,這是太子的不是,可他既已知錯,且已賠罪,陛下就不要動怒了云云。

張皇后顯然沒有想到朱厚照死鴨子嘴硬,卻也只是莞爾一笑:“無事便好,哀家來此,是因為你的太祖母方才念起了你,叫你趕緊去見駕,皇兒,你可是太皇太后的心肝,平時少一些游手好閑,有閑了,就該在太皇太后的面前,陪著她解解悶。太皇太后,最心疼的便是你。”

真是厲害啊。

弘治皇帝一點脾氣都沒有了。

張皇后的意思是,她來這里,可不是來鬧事的,也不是為了救這個寶貝兒子,而是因為太皇太后周氏想看看孫子。

這個時候,弘治皇帝莫說現在氣已消了,而且還龍顏大悅,即便當真是想揍死朱厚照,怕也得掂量太皇太后周氏的分量。

弘治皇帝因為當初乃是宮女所生,而在后宮之中,弘治皇帝的父皇又獨寵萬貴妃,萬貴妃自是將年幼的弘治皇帝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可以說,弘治皇帝的童年,是極為悲慘的,甚至到了朝夕不保的地步。

可就在這個時候,當時弘治皇帝的祖母,也就是成化朝的周太后得知此事之后,當機立斷將年幼的弘治皇帝抱去了仁壽宮里養著,有了這個祖母的庇護,那萬貴妃便再也不敢對弘治皇帝如何了。在仁壽宮里,是這位弘治皇帝的祖母教他讀書,教弘治皇帝做人的道理,在那時,成化皇帝昏聵不明,宮中昏天暗地,萬貴妃獨寵于宮中,年幼的弘治皇帝,也只有在這位祖母那兒,才得到一絲溫暖。

于是等到弘治皇帝登基之后,自是對太皇太后周氏孝順有加,稍稍有一點什么事惹來周氏的不痛快,弘治皇帝都憂心如焚,乃至于周氏惹了一個小風寒,弘治皇帝也會朝夕侍奉在榻前,不敢閉眼歇息。

現在張皇后只說周氏想孫子,那還有什么說的,天塌下來,弘治皇帝也不敢過問。

而張皇后一介婦人,帶著這么多人來了詹事府,在別人看來,這多少有些婦人護短的意味。

可當她祭出了周氏,任誰也不敢多嘴多舌。

這是孝啊,太孫孝敬祖母,本是應當的,張皇后乃是孫媳,現在祖母想皇太孫想的太厲害,咋的,為了她老人家不至思念成疾,張皇后怎么就不能來了?

方繼藩算是真正見識到了這位皇后娘娘的厲害之處,只三言兩語,便讓所有人一丁點脾氣都沒了。

牽著朱厚照,張皇后似乎還是不放心,故意加重了語氣:“皇兒,當真無事吧,待會兒,可別真有什么事嚇壞了你的太祖母。”

這個時候,朱厚照卻是抿著嘴,故意不答。

弘治皇帝無言,好不容易才從嘴里蹦出一句話來:“咳咳……無事,無事,厚照啊,去仁壽宮問安吧,快去。”

朱厚照便只好道:“父皇,兒臣遵旨。”

方繼藩看著這和諧的一幕,目光卻是落在了張皇后身后的一個羞答答的小姑娘身上。

方才方繼藩分明聽到除了張皇后,還來了個公主,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太康公主朱秀榮?

細細看著,這個小姑娘倒是長得極可愛,似乎也只比朱厚照年幼一兩歲,顯得有些靦腆,膚色白皙,吹彈可破,鵝蛋般的臉蛋,如畫的柳眉之下,是一雙含煙帶俏的眸子,年紀雖是還小,但顯然是一個美女坯子了!

或許是摸小香香習慣了,所以方繼藩但凡見了女子,總是難免帶著幾分,顯得很沒有節操。

因此,這位躲在母親身后的公主殿下察覺到了方繼藩的目光,頓時略帶嗔怒,卻又不敢聲張,只是將目光撇到其他地方。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