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六十一章:上天的恩賜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龍顏震怒!

顯然,弘治皇帝現在是氣得不輕啊!

朱厚照有點發懵了,顯得不太自信,想要裝死,努力的開始想擠出一點淚水。

方繼藩縮了縮脖子,卻只能硬著頭皮道:“臣和太子,不是在做生意。”

這是……死鴨子嘴硬!

倘若他們兩個老老實實的認錯,倒也罷了,偏偏這兩個家伙還在此拼命抵賴,這就是態度問題了。

“你可知道,這是欺君之罪?”弘治皇帝這時,卻想好生教訓教訓這兩個家伙了。

方繼藩朗聲道:“陛下,臣和太子殿下,確實不是在做生意,太子殿下,憂國憂民啊,這些日子,天氣寒冷,太子殿下眼見百姓們衣不蔽體,而京師之中,木炭的價格一日高過一日,不知多少人饑寒交迫,為此,太子殿下擔心得每日都輾轉難眠。”

“對,對,兒臣心好痛,輾轉難眠!”朱厚照捂著自己心口,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

方繼藩隨即道:“為此,臣和太子殿下,為了天下百姓的生計,便買下了荒山,讓人采煤,對煤進行加工,用這煤來代替木炭,在這京師,一斤木炭三四十個錢,而煤炭,一斤卻不過區區三五個銅錢而已,太子得知之后,欣喜若狂,若能大大降低百姓們取暖的成本,這比之平抑糧價,更不知可以救活多少人,太子殿下和臣經營煤礦是假,可實際上,卻是為了百姓的福祉!”

多不要臉的人,才可以將這掙錢的事說得如此冠冕堂皇,朱厚照偷偷地看了方繼藩一眼,心里實在忍不住的佩服,厲害,厲害。

他則繼續捂著自己心口,如便秘似的:“是啊,是啊,心好痛,為了百姓的福祉……”

弘治皇帝一看這兩個家伙,就曉得十之不是什么好東西,他們哪里是什么為了百姓的福祉,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賣煤取暖……”翰林們已經鬧成了一鍋粥。

雖然翰林們平時都在象牙塔里,對這柴米油鹽之事敬而遠之,可他們還是有常識的,紛紛道:“胡說,煤如何取暖,這哪里是救人,這是害人。”

“殿下莫不是和這方繼藩一道,強買強賣了罷,殿下,怎么可以做這樣的事。”

強買強賣……

似乎這個理由,最是合適。

不是強買強賣,誰吃飽了撐著賣煤來取暖?多半是方繼藩的餿主意,想要斂財,便和太子一道,去取了那毫無用處的煤,強賣給人,他是太子,誰敢不給銀子?想一想那些可憐的百姓,他們上輩子造了什么孽,本就生活苦寒,卻含血含淚,遭太子和方繼藩的壓迫。

有人錘著自己的心口,頓時滔滔大哭起來:“太子怎么可以做這樣的事,怎么可以如此,秋日降下大雪,本已令百姓們困苦不堪,太子殿下不體恤他們,竟還強買強賣,這是國家之大不幸啊,這一定是方繼藩的餿主意。”

鑒于方繼藩的惡名,似乎……也只有這個解釋了。

弘治皇帝聞言,更是大怒,其實他一直都在忍耐,就想看看,方繼藩和太子到底在搞什么,他也略知一些采煤的事,不過并沒有干涉,可萬萬想不到,這兩個家伙采煤的目的,竟是為了將這煤當做木炭一樣賣出去。

弘治皇帝氣得發抖,狠狠地看了方繼藩一眼,他對方繼藩的印象,其實一直還算不錯的,這也是為何弘治皇帝一直默許朱厚照和方繼藩胡鬧的原因。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你們二人可知罪嗎?”

弘治皇帝一聲低吼,這是弘治皇帝給他們的最后一次機會。

“陛下!”就在此時,卻傳來了一個聲音。

眾人忍不住朝著聲音的源頭看去。

卻見一人,徐徐地站了出來。

敢在這個時候,打斷皇帝的,這世上沒有幾個人,不過,恰恰這個人就在這幾個人之中。

此人正是內閣首輔大學士劉健。

劉健學問博大精深,敢于仗義執言,以天下為己任,心胸開闊,不記私仇,既是首輔,也是朝中的君子,弘治皇帝對他可謂是信任有加。

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舉足輕重。

弘治皇帝正準備擼起袖子狠狠重罰這兩個家伙,卻被劉健所打斷,忍不住狐疑地看了劉健一眼,卻不得不道:“劉卿家,有什么話要說?”

劉健鄭重其事地拜倒在地道:“臣以為,無煙煤,確實很好!”

崇文殿里,頓時升起了一種詭異的氣氛。

太子荒唐倒也罷了,方繼藩這個人渣更不必說,他不荒唐,那真是太陽打了西邊出來。

可劉公……堂堂首輔大學士,陛下對其言聽計從的謀國老臣,居然也……

“老臣也以為,無煙煤好。”這一次,站出來的卻是謝遷。

謝遷早就憋不住了,他心直口快,早就想說。

嗡嗡嗡……

翰林們徹底的沸騰了。

謝公竟也和太子殿下還有那方繼藩一個鼻孔出氣?

這……到底發生了什么?

可就在所有人錯愕不已的時候。

李東陽亦是徐徐而出,他神色倒顯得泰然:“太子殿下與方繼藩二人,確實是功不可沒,單憑這無煙煤,不知拯救多少蒼生!太子與方繼藩如此義舉,活人無數,老臣佩服之至!”

這一下,弘治皇帝都愣住了。

別人的話,他一般都會有所保留。

可這三人,于弘治皇帝而言,既是君臣,也是值得信賴的密友,三個內閣大學士,大明的宰輔,竟是不約而同,對這煤贊譽有加,便連拯救蒼生這樣的話,竟也說了出來,這……怎么可能?

劉健的臉色很平靜,他一丁點都沒有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而事實上,堂堂大明內閣首輔,也絕不會在這個時候開玩笑。

弘治皇帝皺眉:“劉卿家,你這是何意?”

劉健正色道:“陛下,近來不只是京師,從北京城至通州乃至河南、山東諸地突降大雪,據臣所知,木炭的價格,一漲再漲,而尋常百姓呢,卻沒有薪柴取暖,凍死者,無法計數,民生多艱,陛下宅心仁厚,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百姓們饑寒交迫嗎?”

弘治皇帝動容,他凝視著劉健,一言不發。

劉健繼續道:“可無奈之處就是,即便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今太子殿下與方繼藩二人,竟是鼓搗出了無煙煤,此煤老臣親自用過,比之木炭更為持久,卻無味無煙,實乃御寒神物。臣還得知,一斤煤的價格,不過木炭的一成而已,價格低廉,誠如太子殿下所言,怕是連尋常百姓,都可以買來取暖御寒,臣敢說,有了這無煙煤,今年這場寒災,凍死的人口,將大大的降低。”

說到此處,劉健大為感觸,這嚴寒來時,他和內閣大臣們還憂心忡忡,誰曉得,被這小小一個無煙煤輕易的化解了。

這東西一出,猶如久旱逢甘霖,使他至今還感慨,這是上天的恩賜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