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六十九章:何不食肉糜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自中秋至初冬,西山已招徠了上千個流民,王金元不急著大規模生產,而是按照方繼藩的指令,先慢慢的讓一群本是散漫的流民開始了解工序,當然,還需采購大量的采礦工具。

不過這采礦用的鎬頭,大多都不趁手,且這時代,造作局里所制造的器具多是粗制濫造,尋常的打鐵鋪子,匠人也是良莠不齊,且產量也低,無法大規模的供應。方繼藩還想制造煤爐呢,最好連壺子一起造了,干一件事,賺幾份錢才是正道。

方繼藩便慫恿著朱厚照,前去向弘治皇帝請命,準許西山煤礦,建一座鐵坊。

此事,弘治皇帝沒有立即答應,其實想要大規模的鍛造生產工具,朝廷對此,一向是較為謹慎的。

在這鹽鐵專賣的時代,鐵礦幾乎被各地的官府所壟斷,不容許私人大規模的煉鐵,畢竟,這玩意既可以打造工具,也可以制造兵器。

既然宮中的態度不明,方繼藩也只好耐心等待。

倒是朱厚照為他忙前忙后,卻變得抱怨起來,唉聲嘆氣的樣子,像是受了虐待的小媳婦,追根問底,還是沒錢,沒有動力。

為此,朱厚照和方繼藩又偷偷溜去了西山一趟,在這大雪紛飛的天氣,一路行去,行人寥寥,不過在西山的山腳,卻已搭建起了一個個簡易的工棚,形成了一個簡單的小村落,工棚里炊煙騰騰而起,婦人們已開始撿米下鍋了。

男人們已上了礦,所以這‘村落’里只有幾個衣衫襤褸的小屁孩子流著鼻涕正在堆雪。

眼前這一幕場景,令朱厚照大失所望,他原以為自己和方繼藩做的乃是大事,不該是這般殘破和臟兮兮的,雖然這里不該是如紫禁城那般金碧輝煌,也該是一副繁榮的景象。

朱厚照想到礦上去,方繼藩卻是阻止住他,好說歹說,只在山腳下游蕩。

臨行時,卻遇到了提著鎬頭下工的礦工,礦工們一個個穿著緊身的衣服,渾身上下漆黑一片,不過這些精壯的男人渾身都是陽剛之氣,頭頂之上,竟因熱汗,而融化了雪絮。

“恩公……”居然有人眼尖,看到了方繼藩和朱厚照。

其中一個,舉著鎬頭就朝方繼藩和朱厚照疾沖而來,嚇得朱厚照身后的護衛一個個趕緊按住了刀柄。

這人毫不猶豫的拜倒,含著熱淚,朝朱厚照和方繼藩道:“小人見過兩位恩公……”

其實方繼藩已經嚇了一跳,因為這廝居然提著鎬頭就沖過來,而根據自己的豐富的人生經驗,一般朝自己沖來的人,十之,都是來尋仇的,畢竟……敗家子嘛,天知道從前的方繼藩,到底結過多少仇家。方繼藩毫不懷疑,自己總有一天,走在街上,會被人敲悶棍。

所以他第一反應,就是想跑。

直到對方喊了恩公,拜在了雪地上,他才輕噓了一口氣。

礦工們沸騰了,也紛紛涌上來,許多人低聲道:“就是這兩位恩公,王掌柜親口說的,咱們的東家是兩個少年郎,俱都眉清目秀,準不會錯。咱們拜恩公所賜,才給咱們在這礦上,有了一個飯碗。”

片刻功夫,這雪地上已跪滿了人,讓方繼藩開始有些懷疑人生了。

朱厚照更是目瞪口呆,見這一個個臉色黝黑的人,此刻卻一個個含淚看著自己。

嗯……

居然有一丁點的成就感。

可是……自己當真做了好事嗎?沒有吧,老方不是只讓他們來挖煤?喂喂喂,這分明是讓你們做苦力而已,你們感激什么?

一個礦工哽咽著道:“多謝恩公收留了我們,使我們在這礦上,有了賣氣力的機會,否則……這寒冬臘月,怕是熬不過去了,小人有一個兒子,若不是來了礦上,便要餓死了,小人一直教訓他,教他長大成人,一定要記得兩位恩公的恩德,現在小人們在這礦上,有了一口飯吃,不只如此,每月還有一些薪俸,這都是拜兩位恩公所賜,恩公,請受小人一拜。”

“……”這一番話,足以在朱厚照的心底投下一枚震撼彈。

難道……讓他們做苦工,也足以收獲他們的感激嗎?

而他們的要求,不過是吃一口飽飯,這是何其卑微的念頭啊,可即便這卑微的念想,對他們而言,卻好似得來不易一般。

朱厚照從未體驗過人間疾苦,可今日見了這些礦工,竟有些不知所措,他無法理解這個世上,竟有這么一群人,會因為這些事,而收獲如此的感激。

朱厚照憋紅著臉,手足無措。

方繼藩卻已道:“好了,不必多禮,好好干活。”

礦工們只是眼睛通紅,有人噙著眼淚,有人放下鎬頭,只是一味的朝朱厚照和方繼藩磕頭。

而朱厚照,依舊愣在那里,他有太多東西許多消化,直到方繼藩將他從人堆里拉扯出來,朱厚照才突然眼眶通紅:“他們是不是在騙我們?”

“什么?”方繼藩一呆。

朱厚照深吸一口氣:“本宮的意思是,他們是不是想要巴結本宮,所以……”

朱厚照有這心思很容易理解,畢竟他的身邊,永遠圍著一群討好他的人,所以在他心里,想必這些人,也是想借機巴結吧。

方繼藩沉默了片刻:“他們并不知殿下的身份,所以我想,他們可能是真正的感激殿下吧,當然,主要是感激微臣,畢竟,對許多人而言其實只要能夠吃一口飽飯,便是上天的恩賜了。”

朱厚照頓時若有所思。

風雪里,年少的皇太子,心里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方繼藩則心里鄙視朱厚照,這家伙,真是何不食肉糜啊。

回到詹事府的時候,朱厚照卻仿佛有了心事一般,托著腮,遙看著雪,雙目之中,少了狡黠,卻多了一些惆悵。

“有時候,本宮在想……”朱厚照道:“若是這雪停了該多好啊。”

“……”方繼藩怒視著他,太子,你分不到紅,你就砸我煤礦的鍋?你還是人嗎?

朱厚照卻又嘆息:“你想想,許多人衣不蔽體的,凍得臉都裂了,他們真是可憐。”

這番話,卻一下子直擊中了方繼藩心里軟弱的某處,他奇怪的了朱厚照一眼,抬頭看天,天穹上,雪絮依舊飛揚,于是口里呵出了一口白氣:“對許多人而言,何止是一場雪令他們受凍呢,很多人,缺的也不只是御寒的衣衫,人活著,是很艱難的……”仰著頭,眼角有些濕潤,或許是難得有一種久違的情緒擊中了肺腑,方繼藩吸了口氣,嘆息一聲。

遠處,劉瑾朝這邊招手:“殿下,殿下,快來,真臘國進貢了三只沒有尾巴的猴子,哎呀,可稀罕了。”

朱厚照一聽,嗖的一下便朝劉瑾的方向疾沖:“哪里,哪里,本宮看看……”

“你大爺!”方繼藩惡狠狠的瞪了遠處的劉瑾一眼。

本來張家兄弟的性格,有人說寫的太蠢,可歷史上,這一對兄弟確實蠢,否則也不會在嘉靖登基之后,連風向都沒有看清,最終落到凄慘的下場。

還有人說二人吝嗇不合理,哎,真不知該怎么說了,巴爾扎克筆下的葛朗臺,也是這般的吝嗇,結果這位法國大文豪憑借葛朗臺的吝嗇形象,獲得無數贊譽,也沒有人說他寫的人物明明這么有錢,為了幾個銅板,寧愿虐待自己,反而這個人物,膾炙人口,成為法國文學作品中最經典的形象之一。怎么到了老虎這里,同樣的角色,就成了不可理喻。

老虎畢竟也不是文豪,寫書只是混口飯吃而已,算了吧,笑罵由人,習慣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