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七十五章:陪讀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對于陛下的決定,劉健竟沒有反對,包括了對方繼藩有一點不爽的謝遷,此刻竟也是沉默,似乎對此事,雖談不上樂見其成,卻并不反感。

陪太子讀書,這分明是將來要大用的征兆,想來,這也是陛下為太子殿下鋪路,是要搭起太子的班底。

方繼藩聽說陪讀,也曉得這其中的厲害,要知道,大明王朝是沒有太子陪讀的,卻有一個皇帝,有一個陪讀的同窗,那便是由藩王入京,克繼大統的安陸王之子嘉靖皇帝朱厚熜,朱厚熜還在安陸做藩王世子的時候,卻有一個陪讀,此人叫陸炳。當時誰也沒有想到,朱厚熜會成為皇帝,所以作為王子的朱厚熜,自然沒有太多禮法的約束,因而便由陸炳陪他讀書,此后朱厚熜登基成為皇帝,他的性格,向來多疑,幾乎所任用的大臣,無一不是保持著戒心,可唯獨對這個從小一起讀書的陸炳,卻是信任有加,倘若說這世上還有一個人值得嘉靖皇帝相信,那么,也只有這個少時的陪讀了。

現在……弘治皇帝突然下達了這個旨意,方繼藩怎么能不明白呢?

可是,方繼藩有點迷糊,大明沒有陪讀官啊,他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厚著臉皮道:“陛下,陪讀算什么官?”

猶如一盆冷水,直接澆在了弘治皇帝的臉上。

這廝……難道就沒有一丁點的情懷?這就如朕賞了你一幅好畫,你就劈頭來問這畫多少銀子?

深吸一口氣,弘治皇帝決定忍了。

他風淡云輕的樣子:“好了,退下吧。”

方繼藩沒問出個所以然,頗有些悻悻然,皇帝陛下顯然不太給自己面子。

不過……好像自己也沒有多少面子。

朱厚照只是如蒙大赦,忙是道:“兒臣告退。”偷偷朝方繼藩使眼色,意思是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方繼藩便行了禮:“臣告退。”

二人沒走幾步,剛到了暖閣門口,身后便傳來了弘治皇帝的聲音:“劉卿家,眼下平叛乃是當務之急,可眼看著,就要歲末了,明年開春,便是春闈,會試之事,也要及早準備……”

后頭的話,隱隱約約。

是啊,弘治十二年的會試即將要開始了。

方繼藩對這一場會試,滿帶著期待。

因為他還有三個門生,方繼藩還指望著三個門生能中進士,然后享受三個弟子孝敬自己的成果呢。

而弘治十二年的會試,本就是最波云詭譎的一場考試。

這一場考試,甚至在無數的史料中都大書特書,究其原因,是因為這一場考試牽涉到了某個考官的弊案,不只如此,還波及到了一個江南才子。

這個人……方繼藩早已耳熟能詳,不只如此,方繼藩至今還記得他的詩句:‘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折花枝當酒錢……”

當然,拜后世某位演員所賜,方繼藩但凡只要想到這個才子,方繼藩的腦海里隱隱便傳來一個聲音:紅燒雞翅膀我喜歡吃……

只是相比于影視劇中的形象,歷史上的才子十分落魄,二十八歲的唐寅現在已高中應天府鄉試第一名,成為名噪一時的解元公。

要知道,解元和解元是不一樣的,比如方繼藩的門生歐陽志就是順天府的解元,可這解元的含金量,可就差了許多,因為各省的人才不同,北方各省和南方各省的讀書人相比,考試就是差了那么一丟丟,而在南方各省之中,應天府、浙江以及江西三地,又是傳統的考霸之鄉,這三地的讀書人,堪稱是考霸中的戰斗雞,能從這里頭脫穎而出的人,幾乎半只腳,就已跨進了翰林院里了。

唐解元現在也該進京趕考了,他在北京將會因為幾個同鄉的關系,牽涉進弊案之中,緊接著,他雖是金榜題名,卻很快會下獄,遭受非人的折磨,最終朝廷宣布他將永不敘用,到了那時,意氣風發的唐解元便將進入人生中的最低谷,至此,落魄一生。

方繼藩心念一動,或許……自己可以拯救他,方繼藩不相信,堂堂的應天府解元會在科舉中作弊,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被人牽連了,因為和某些人走得近,最終成為受害者。

想要讓他擺脫舞弊的嫌疑,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進京之后,不去和這些人有任何的瓜葛。

除此之外,自己的三個門生,也該好生的用功,考題自己已經夾在自己布置他們的作業之中,這三個家伙,倒也用功,為了讀書和作八股,已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他們畢竟沒有唐伯虎的才情,所以只好笨鳥先飛。

方繼藩心里琢磨著,身邊的朱厚照自暖閣里出來,卻是長出了一口氣,摸著自己的心口道:“好險,好險,方同窗……本宮方才沒說錯話吧。”

方繼藩毫不猶豫的道:“殿下字字珠璣,佩服,佩服。”

朱厚照卻是心有余悸的樣子:“哪里,哪里,不過本宮見了父皇,心里便滲的慌。”

方繼藩道:“一樣,一樣,微臣也覺得,自己就如過街老鼠,而皇上便如天上的太陽,每次到了他面前,便有一種無處遁逃之感。”

“呀……”朱厚照頓時來了精神:“本宮也是這樣的,哈哈,好兄弟……”說著,勾肩搭背過來,順勢,一把勾住方繼藩的手肘。

被這家伙毛手毛腳的一通之后,方繼藩心里惡寒,忙是小心翼翼的觀測附近有沒有人,他甚至開始覺得,太子是不是對自己有什么不軌的企圖,轉而又想,自己是不是該去找個媳婦了,否則……別被人認為和太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當才好。

一想到媳婦,方繼藩便又來了精神,頓覺得龍精虎猛。

卻在這時,有宦官小跑著來,躬身行禮:“娘娘聽說太子殿下和方總旗進宮來見駕,特意命太子殿下和方總旗去坤寧宮,請方總旗為公主殿下復診。”

方繼藩這才想起公主殿下的病還未復診呢,乖乖和朱厚照隨宦官至坤寧宮,才一進殿,沒見公主殿下,倒是見張皇后依舊還是那雍容華貴的氣度端坐著,張家兄弟眉開眼笑的見人進來,一見到方繼藩,張鶴齡眉飛色舞:“方總旗,你好呀。”

很熱絡的樣子。

朱厚照自是一副討好似得樣子,跑去了張皇后身側坐著,方繼藩先是朝張皇后行禮,厚顏無恥的道:“臣見過姨母,姨母金安,呀,姨母的氣色更好了,臣差一點以為,公主殿下端坐在此呢。”

這番話已經突破了人無恥的最下線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居然形容成了小姑娘。

張皇后抿嘴一笑,頷首點頭:“好,好……”雖沒有表露大喜過望的樣子,不過女人被夸年輕,總是難掩心喜。

方繼藩這才看向張家兄弟。

張鶴齡很開心的朝方繼藩笑。

方繼藩呢,也很開心的朝張鶴齡笑。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