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七十八章:滿滿正能量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呃……和后世的才子風流形象不太般配啊,怎么看著,像個即將奔三的油膩青年。

方繼藩顯然是外貌黨,突然有一種你長得一點都不好看,我不想救你的感覺。

可是……來都來了。

方繼藩嘻嘻一笑:“可是唐解元?”

唐寅一愣,隨即凝視著方繼藩。

方繼藩還穿著下值回來的豹服,一看就是親軍的官員,腰間還配著劍,最格外醒目的是他腰間的‘金’(銅)腰帶,唐寅微微皺眉:“敢問公子是何人?”

方繼藩很實在:“方繼藩。”

一聽方繼藩三個字,錯身而過的一個商賈模樣的人身子一僵,然后嗖的一下便沖進了客棧里。

唐寅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好似來了京師之后,聽客棧里的掌柜和伙計說過,他努力的回想,突然想起了一個人來,頓時拉下臉:“噢,見過方公子。”

他神色冷峻,就好似是臉上有烏云壓頂一般,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方繼藩呵呵一笑,其實……他早就習慣了:“本公子對唐解元慕名已久,不如,我們借一步說話,有許多事,還要向唐解元請教。”

唐寅略一踟躕,卻是朝方繼藩行禮:“很是不巧,學生邀了幾個朋友吃酒,公子盛情相邀,學生卻之不恭,不過……還是下次吧。”

方繼藩啊……

唐寅本就是外鄉人,怎么敢招惹這等兇名在外的紈绔子弟,不過方繼藩乃是南和伯子,他惹不起,所以一面拒絕,一面卻是露出萬分抱歉的樣子。

再者,唐寅確實已經有了邀請,自己的同鄉徐經邀自己一起去見禮部右侍郎程敏政,程敏政也是應天府人,如今身居高位,徐經和唐伯虎都是應天府的士人,理應去拜訪。

當然,這種拜訪只是表面而已。

其實這本身就是時下的某種潛規則,一些有前途的舉人,來京參加會試時,往往都會拜訪自己的同鄉,而這些同鄉,無一不是朝中的命官,而大臣們呢,對于這些青年才俊,也會給予一些照顧,畢竟這些人將來都極有可能金榜題名,入朝為官,可以收為己用,形成朋黨;自己在會試之前給予他們一些幫助,將來他們做了官,便對自己死心塌地了。而這些青年才俊呢,也可仗著大臣在朝中的影響,平步青云。

所以對唐寅而言,這一次的拜訪,尤為重要,自己乃是解元,高中的機會極大,此番提早進京的目的,便是希望徐經能夠引薦程敏政,等將來自己中了試,就不必擔心仕途上的問題。

方繼藩一聽,不由皺眉:“吃酒?唐解元可是去和那徐經吃酒。”

唐寅一下子戒備起來,此人竟也知道?

不過他和徐經的關系一向不錯,這在江南士人們的圈子里倒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這京中臭名昭著的敗家子,竟是知道,那么,可就值得讓人堤防了,這說明方繼藩沒少關注自己,或許別有所圖。

唐寅還未矢口否認。

方繼藩繼續道:“甚至,可能唐解元還要去拜訪禮部右侍郎程敏政吧。”

這一次舞弊案,眾說紛紜,不過更多人深信,這是子虛烏有的弊案,可問題的關鍵就在于,程敏政此后做了考官,而且,徐經領著唐伯虎去拜見了他,不只如此,還送了禮。

單憑這一點,就根本說不清了。

唐寅臉竟騰地紅了,似乎一下子被方繼藩看穿,忙道:“學生……告辭……”

于是,匆匆要走。

這一次的拜會,實在太重要了,畢竟是自己好友徐經好不容易尋的門路,而且禮部右侍郎,位列三品,對自己的前途,有莫大的助益。

唐伯虎早已不再是數年前那放浪形骸的才子了,自父親去世之后,家道中落,一家人的重擔,俱都壓在他的身上,這使他的性子,比從前沉穩了許多,在他心里,眼下事關到自己的前途,還有家業的復興,決不可出任何的差錯。

他舉步要走。

方繼藩卻顯得很是尷尬。

果然做好人好事的人沒有好下場,可他見唐伯虎沒有矢口否認與徐經一同拜會程敏政的事,方繼藩心里倒是急了,還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今日你唐伯虎若是去見了那程敏政,到了那時,便是跳進了黃河都洗不清了。

不成!

不能讓你去。本少爺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方繼藩道:“且慢!”

唐伯虎嚇了一跳,臉都白了,他覺得最壞的事可能要發生了,這個敗家子,突然尋上自己,還將自己的底細摸了個一清二楚,肯定是別有企圖,家門復興在即,自己怎么怎么會被這等人纏上。

可他不敢惹方繼藩,畢竟在這京師里,敢招惹方繼藩的人,還真是鳳毛麟角,何況是他這外鄉來的考生,唐伯虎忙是朝方繼藩行了個禮,情真意切道:“學生若有任何冒昧唐突之處,還請公子見諒,只是學生……”

“不許走!”本少爺客客氣氣的留你,你竟不識相,既然本少爺要做好人好事,你不給面子,方繼藩只好用自己最擅長的方法了。

此等蠻橫的態度,早已令那客棧里露出的無數雙眼睛,俱都露出了駭然之色。

那些行路的路人,原本還想好事的來看看熱鬧,可聽身旁人低聲道:“沒聽見嗎?人家自稱姓方,南和伯府的……”

于是乎,路人們竟連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圍觀看熱鬧的優良傳統竟都忘了個干凈,紛紛避之如蛇蝎,一下子,便不見了蹤影。

唐伯虎臉色蒼白,全無血色,他猶如一只驚弓之鳥,委屈求全的道:“公子……下一次……”

“本少爺說了!”方繼藩喝道:“你他娘的不許走,你若是敢走,本少爺打斷你的狗腿!”

聽了這話,鄧健的眼睛驟然亮了,一下子有了光彩,心花怒放,方才自己還嘀咕呢,少爺怎么文縐縐的,原來少爺就是少爺,少爺從未忘本,這就是少爺的本色啊。

唐伯虎如遭雷擊,他從沒有見過如此蠻橫之人,他不由道:“公子非要留下學生,到底所為何事,學生不過是區區讀書人,一介書生,公子為何這般咄咄逼人?”

方繼藩露出了招牌似的蠻橫笑容:“因為本少爺高興啊。”

當然是因為高興,難道本少爺還告訴你,自己是穿越人士,知道你有難了,特來給你指一條活路嗎?你大爺,這么魔幻的事,說出來我自己也不相信啊。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