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九十章:天上掉個餡餅吧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一團火焰,騰空而起,沖向了天空。

鄧健嚇得面如土色,見自己手腳好在,回過頭,便見這夜空之下,那一團火焰已至半空,一下子……銷聲匿跡。

就這樣……完了?

啪……

空中一聲巨大的爆竹聲,隨即,濺射出火花,無數的火花灑落下來,猶如火樹一般。

好看……

鄧健笑呵呵的看著那天空里的璀璨。

大家都伸長了脖子,那半空中的絢麗,映射在了他們的眼底,宛如希望之光。

鄧健已疾沖到方繼藩身邊,剛要說話,方繼藩大叫:“住口,我在祈愿!”

鄧健瞪大眼睛:“祈……祈愿……”

“對呀。”方繼藩還惦記著鄧健冒死放煙花的功勞,解釋道:“你看,這煙花宛如流星,流星劃過,要祈愿的,來年就可以心想事成。”

說著,方繼藩閉上眼睛,心里默念:“愿國泰民安,愿我的父親身體健康,愿所有人新年快樂。”

他還想祝愿許多美好的事。

可一旁的鄧健,眼睛一亮,原來煙花比菩薩還要靈?那試試看!他忙是在方繼藩身邊,低聲喃喃念道:“愿上天賜我一個婆娘,愿我的婆娘生個大胖小子,愿大胖小子長大成人,伺候將來的小方少爺。不對,不對,愿上天賜我一個大的婆娘,生兩個娃娃……”

他反反復復的念叨,猶如蒼蠅一般,這讓方繼藩無法繼續祈求國泰民安,闔家幸福了,心思一歪:“給我也賜一個婆娘吧,她叫朱秀榮,那個怎么樣都笑著,還笑得特溫柔的小姑娘!”

想到那個淺笑的姑娘,方繼藩竟覺得心里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覺。

呼……

回頭瞪了鄧健一眼,墮落了啊,被人帶壞了,鄧健一臉虔誠。

而這時,那煙花又是砰的一聲,接著,又是火焰升騰而起。

這是連響的煙花,足足二十一響,府中上下的人,從未見過世上還有這樣的煙花,俱都興奮的手舞足蹈。

方繼藩回眸之間,見方景隆也閉著眼睛,心里在祈求什么,想來方才他也偷聽到了自己和鄧健的對話,不禁笑呵呵的上前:“爹,你在求什么?”

方景隆睜大眼睛:“不告訴你。”

方繼藩曖昧的笑了。

看著方繼藩這曖昧的樣子,方景隆忍不住咬牙切齒:“胡想些什么?為父這輩子只求一件事,你若安好,便一切皆好。”

方繼藩哈哈大笑,伸手朝著方景隆的肩窩搗了一拳:“我好的很,死不了。”只是當方繼藩的臉朝陰影處側過去的時候,方繼藩的笑臉驟然凝滯,那永遠不正經的眼眸里,閃過了點點的淚光,他拼命的使自己的眼睛抬高一些,不想使這眼里匯聚成的溪流順著眼角滑落下去。

這樣的爹,哎……為何自己越來越有負疚感了呢?好吧……一定要爭氣啊,弘治十二年……我方繼藩來了。

乾寧宮。

這里燈火通明,弘治皇帝與張皇后,陪侍在太皇太后周氏左右,周氏鶴發童顏,燈火之下,依舊不顯老態,她面帶微笑,看著自己的兒孫,說不出的滿足。

朱秀榮淺笑著,舉止端莊大方,自然是得體無比。

朱厚照呢,卻是眼睛時不時的看著窗外,總覺得仿佛有心事。

“厚照,厚照……”

張皇后叫了幾聲,都沒有回應。

于是宦官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朱厚照身側,低聲耳語幾句,朱厚照才回過神,看向母后:“母后有何吩咐。”

“好端端的,你好好陪著皇祖母,在此發什么呆?”

“我在等煙花呀。”

卻在這時,那方家夜空的方向,突然傳來了巨響。

“來了……”朱厚照激動的不得了,嗖的一下爬起來:“開門窗,開門窗,所有門窗都打開。”

這乾寧宮的正殿,有數十扇門窗,宦官們忙是手忙腳亂的打開,于是,夜空一覽無余,朱厚照的眼睛,霎時亮如星辰,等那升上夜空的焰火炸開,頓時無數如流星一般的火焰散開,朱厚照大叫:“快祈愿,快祈愿,很靈驗的,本宮……嗯……本宮終有一日,要提刀勒馬,效仿高皇帝和文皇帝,六出大漠,橫掃天下!本宮愿皇祖母和父皇長壽萬年,愿母后青春有駐,愿秀榮永遠不要嫁出去……還有……愿老方財源廣進……”

一聽到祈愿,所有人好奇的看著朱厚照,卻見朱厚照果真合掌,虔誠的朝那夜空默默祈禱。

張皇后和弘治皇帝對視一眼,苦笑搖頭。

太皇太后周氏慈愛的看著朱厚照,像是癡了。

公主朱秀榮聞言,那笑的如海棠花一般的俏臉上,竟也微微的有了些許的變化,她如星的眼眸看向夜空,默默祈禱:“愿我的腦疾再不復發,再不必每日這樣淺笑,再不必有幾個嬤嬤隨時盯著……”

壽寧侯府。

“煙花……煙花……”黑燈瞎火的候府里,建昌伯張延齡興沖沖的沖進大堂:“哥,快來看煙花。”

一聽有煙花看,張鶴齡頓時覺得占了別人的便宜,嗖的一下便沖出來,遙向夜空,被這美景驚呆了。

“快祈愿,哥,快祈愿……很靈的,我聽詹事府的劉公公說的,他說這煙花很靈,祈愿了,便能心想事成,比菩薩還靈驗。”張延齡喜滋滋的道。

張鶴齡聽罷,忙是雙手合掌,看向這夜空里的萬千焰火:“上天開開眼,天收方繼藩,將他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這時,耳邊聽張延齡反反復復的念叨:“方繼藩生瘡,方繼藩生瘡,方繼藩生瘡……”

待那夜空一下子,歸入了沉寂。

張延齡喜滋滋的道:“哥……你祈的是什么?”

卻發現,張鶴齡惡狠狠的瞪著自己,氣得發抖:“沒出息的東西,沒出息啊,祈個愿你還生瘡……”

張延齡嚇尿了:“我……我……大過年的,哥……”

張鶴齡一聲嘆息,他突然察覺到,自己人生之所以悲慘,完全是因為有一個豬隊友一般的兄弟,搖搖頭,竟顯得寂寞,朝向黑暗的深處而去。

張府黑布隆冬,無非是因為張鶴齡舍不得火油錢,張延齡很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兄弟步入黑暗,不由道:“哥,注意腳下!”

嗷嗚……

話音落下,便聽到磕碰的聲音,黑暗中,張鶴齡的聲音道:“來人,來人,我腿可能折了,我腿折了,呃啊……來人啊……哪個混賬將這么大的石頭搬在這里…天哪,天哪,這是謀財,這是要害命啊…”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