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九十四章:開考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學生一定不辜負恩師。”雖然恩師很不靠譜,可是歐陽志三人,心底深處,還是對方繼藩心存著感激的。

這是師恩哪。

“考中了……”方繼藩笑吟吟地道:“一定要有良心。”

“……”歐陽志三人還是乖乖的作揖:“謹遵教誨。”

“還有……”方繼藩道:“一定要努力!”

“是……”歐陽志三人忍不住熱淚盈眶。

“太子押了五萬兩,賭你們贏;他讓為師給你們帶句話,若是你們三個沒一個及的上唐寅,便打斷你們的腿。”

“……”歐陽志三人臉上的感激之情,瞬間變成了苦大仇深。

方繼藩嘆了口氣:“放心吧,為師不會給太子殿下機會的。

“……”呼……歐陽志、劉文善三人松了口氣。

方繼藩咬牙切齒的繼續道:“因為為師也押了二十萬兩銀子,賠率很高,一賠三,賭你們名列前茅。若是你們輸了,為師不會給太子殿下打斷你們腿的機會,你們的腿,為師親自來敲斷。”

唐寅的腿腳還是有些瘸,他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客棧,有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

可自客棧里出來,唐寅卻是愣住了。

外頭人山人海,一見到唐寅出來,頓時歡聲雷動。

“好好考啊。”

“要加油。”

“決不可讓北人欺在我們頭上。”

“讓開,讓開……”

幾十個壯仆將人驅開,后頭還是一頂轎子,一個管事的興沖沖的上前:“我家兩位老爺,久仰唐解元,唐解元今要入試,老爺們特意吩咐,請唐解元乘轎去。”

唐寅眼眶濕潤了。

感動啊,想不到世上,還有這么多熱心腸的人,這是天要亡方繼藩那狗賊,否則,怎么會有萬千人如此熱情如火。

看著這黑壓壓的人潮,唐寅心中有一股暖流,升騰而起,人間自有真情在,宜將寸心報春暉。他昂首、挺胸,剛想說幾句。

卻聽人七嘴八舌的道:“壽寧侯和建昌伯好大的手筆,出手就是十萬兩銀子,家里的地,都拿去抵押了,賭唐解元必勝。”

“是啊,是啊,唐解元乃是應天府解元,歐陽志這等順天府的舉人算什么?我也押了十兩,雖說唐解元必定大勝,賠率不高,可這相當于是白撿的錢。”

“唐解元,我偷了婆娘的嫁妝錢出來,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好好考。”

“唐解元必勝。”

“……”唐寅臉若豬肝色,一時無言。

貢院已是里三層外三層俱都被順天府和五城兵馬司的人馬圍了個水泄不通。

無數的考生,魚貫進入考場。

弘治十二年,決定無數人命運的會試,終于拉開了帷幕。

歐陽志已進入了自己的考棚。

他心里頗有幾分感慨,他自覺地,自己是應當感激恩師的,沒有恩師,就沒有他歐陽志的今日。

可是……有時候恩師真讓自己哭笑不得。

可有什么法子呢,父母不能選,君王是何人,也非自己能做主。即便是恩師,一經拜入了門墻,也是不可以改的。

深吸一口氣,排除雜念。

雖是開春,可風依舊是冷颼颼的,看這天氣,怕是過幾日,還要下雪。這怪異的天氣,實是難料。

歐陽志搓了搓手,接著從考藍里取出筆墨來。

等到了吉時,有差役高呼:“大宗師有令,開題。”

“開題……”

“開題……”

許多差役,自明倫堂出發,手里舉著高高的牌子,開始向各個考場走去。

等這上頭寫著題的牌子移到了歐陽志面前。

歐陽志看著那牌子上寫著:“有美玉于斯。”

有……美……玉……于……斯……

歐陽志身軀一震。

竟是此題……

這道題,他真的再熟悉不過了。

恩師讓他們練習的幾道題里,就有這‘有美玉于斯’,而這道題,他已不知刷了多少次,當時恩師出這道題的時候,歐陽志還認為,這道題肯定是無用功。

因為一般的考官,根本不會出這樣的題,他們更喜歡出‘學而’、‘君子成人之’、‘為政以德’、‘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之類的題。

畢竟……這樣的題即便再如何刁鉆,或是再怎么去截題,可也是四平八穩。

何況當初,大家猜測的,都是四平八穩的王鰲為主考官,王公所出的題,一定是正大光明,蘊含大道的。

可誰曾想,此次主考,竟是李東陽。

不只如此,竟還出了‘有美玉于斯’,此題,太偏了,都說李公多智,擅長出怪題和偏題,今日……果真如此。

這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嗎?

又或者,恩師事先知道考題?

不,絕無可能,恩師的性子,本就不容于清流,李公乃內閣大學士,憑什么泄題給他?至于其他考官,如程敏政人等,更不可能和恩師打任何的交道。

唯一的解釋就是,恩師這樣都蒙中了。

鄉試中了一次,這一次會試,竟又中了一次。

外間都說,恩師乃文曲下凡,祖墳埋得好……這……歐陽志竟有些信了。

深吸一口氣,一下子,歐陽志已是躊躇滿志,信心十足了,他迅速的磨墨,接著從容下筆破題:“舉美玉以立言,若不容輕視其有焉……”

會試連考三場,待到了二月十五這一日,終于考完。

疲倦的考生們如流水一般,自貢院中出來。

而在貢院之外,更是人山人海。

無數人焦灼的等待。

一直等到唐寅自考場里出來,頓時歡聲雷動。

“唐解元,考的如何?”有人已圍了上來。

唐寅沉默了片刻,隨即一笑:“不錯。”

不錯二字,讓焦灼的人一下子臉色緩和了不少。

古人是謙虛的,謙虛就意味著,一個人說不錯的時候,這語境放在后世,就相當于是我也不是謙虛,這一場,我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若是不謙虛的說,其他的考生,都是垃圾。

唐解元才高八斗、滿腹經綸,他敢夸下這海口,誰敢不信?

于是乎,無數人歡呼雀躍,有人激動的眼眶發紅:“我押了三百兩銀子啊,我押了三百兩……”

唐寅雖然是厭惡這些家伙拿自己做賭注,不過……這三場考試下來,他超水平發揮,尤其是考試之前,閉門苦讀,這一次,他自覺地自己做題的水平,提高了不少,所以,他心情還算不錯。

一瘸一拐的前行幾步,身后有人道:“伯虎。”

這是極熟悉的聲音,唐寅回眸,頓時笑了,忙是朝這青年作揖行禮:“徐兄。”

這人就是徐經,是唐伯虎極相熟的朋友,此番會試,二人聯袂來京,徐經道:“你身子好些了嗎?哎,愚兄聽聞你被人打了,連夜去探望你,卻被人攔住,說是你受了重傷,需要救治,死活不肯令愚兄去見你,此后幾番周折,都打聽你的病情,天可憐見,你無事便好。”

唐寅苦笑,他哪里不知道,那客棧里頭的住客,都被蠻橫的方繼藩統統趕走了,倒是入住了不少方家的狗腿子來,以治病的名義,不得任何人來拜訪,他慚愧的道:“讓徐兄掛心了,萬死。”

這幾天就要上架了,新的一周,突然想讓大家表示一點啥。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