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九十六章:放榜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謝遷繃著笑:“臣也很期待,歐陽志三人的表現。”

還是要謙虛的嘛,不能驕傲。

弘治皇帝似乎也看出了謝遷和王鰲骨子里的傲氣,不禁失笑:“是啊,拭目以待。”

其實他拭目以待的,未必是歐陽志三人,而是方繼藩……

這個家伙,不會只有那么點兒功夫吧,好歹……也得讓他的門生,進入二甲才是。

他猛地想起,在這會試的問題上,好似劉健一直緘默不語,他看向劉健:“劉卿家何故不言?”

劉健沉吟片刻:“老臣……也拭目以待。”

弘治皇帝撫案……笑了。

卻在這時,有宦官匆匆進來:“陛下,不妙了,詹事府火起。”

弘治皇帝臉上的笑容凝固:“何故起火,出了什么事?”

畢竟是關心則亂,弘治皇帝瞬間臉色蠟黃。

“已經撲滅了,殿下……放了個炮仗,震耳欲聾、火光四濺,好在只燒掉了半個屋舍,倒也沒什么大礙。”

弘治皇帝面色古怪起來。

看看人家,人家為了自己的前途,寒窗十年,伏案考試,那家伙呢,那家伙天天做一些狗屁倒灶的事。

弘治皇帝忍不住覺得自己手癢:“明日讓他來,還有那個方繼藩,一并叫來,朕的鞭子呢?”

“陛下……”劉健苦笑:“放炮仗,沒什么不好,少年郎,喜慶嘛,或許是因為……方繼藩三個門生考完了試……所以……”

劉健心里,竟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方繼藩不管怎么說,也有三個北人士人做門生,這家伙丟臉,好似讓自己老臉都擱不住一樣。

雖然是三個歪瓜裂棗,可不也得洗洗干凈,裝點一下門面嗎?

弘治皇帝臉色稍微緩和一些:“命人好生看住他們,朕總有不詳的預感。”

方繼藩幾乎是一路溜回家里的。

看到起了火,他眼睛都直了,想對著朱厚照一通怒吼,你妹的,叫你裝這么多藥。

可細細一想,他不就是有一個妹子嗎?還如此溫柔可愛,算了,看在他妹子面上,原諒他。

于是匆匆開溜,免得到時候,陛下那小皮鞭砸在自己身上。

回到廳里,便看父親方景隆喝著茶水,一面和楊管事在吐槽:“這些南方來的讀書人,還真是可惡,在外頭造謠生事,說什么不堪一擊,氣死我了!”

楊管事也顯得很不滿,他就是北直隸的秀才,欺人太甚哪這是,何況,這歐陽志三位舉人,可都在府上。在楊管事心里,這就是一家人,外頭的人居然如此侮辱咱們北直隸的士人,哼,他怒氣沖沖地道:“就是,欺我們北直隸無人。”

一見到方繼藩回來,方景隆忙笑道:“繼藩啊,當值回來了?嚇死爹了,爹方才還聽說,詹事府起火了呢,想著若是起了火,不會是你放的吧,現在你回來就好了,這定是詹事府里的奴才們不慎,沒咱們方家的事就好。”

方繼藩其實很想告訴他,這把火,還真和自己有那么一丁點關系,不過看著喜氣洋洋的爹,實在不忍心告訴他真相,便笑道:“爹也關心會試的事。”

“自然。”方景隆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被方繼藩轉移了話題:“主要是南方的士人可恨,看輕了咱們,為父還就不信了,歐陽志他們三個,這般的用功,為父是看在眼里的,噢,那個唐寅,難道腦子就比別人金貴一些,憑什么就比歐陽志他們強?豈有此理,氣死為父了!”

方繼藩感慨道:“爹真是明智啊。”

“還有更明智的。”方景隆瞇著眼,壓低了聲音:“為父也去押注了,讓劉賬房去下了五萬兩銀子的注,那個唐寅太可恨,為父就買他贏,哼,他贏了又如何,贏了,不還給咱們方家掙錢嗎?”

“……”臥槽……方繼藩臉都綠了,這個理論他琢磨不透啊。

方景隆手搭在方繼藩的肩上,其實這事他想瞞著的,不過賬上這么大筆銀子的支出,怕是瞞不住。于是語重心長的道:“反正我們橫豎都不吃虧,唐寅這樣的可恨,不從他身上掙銀子,過不去,是不是?”

一連數日,貢院那兒,終于放出了文告,將于二月二十七放榜。

消息一出,滿京師都是翹首以盼。

不只是來考的讀書人,便是京中其他僧俗人等,也都對此期待無比。

此次會試,下注的人實在太多了,上至王候,下至販夫走卒,都免不得想要過過癮。

等到了這一日清晨,唐寅在客棧中剛起,徐經等應天府的讀書人便已尋上了門:“伯虎……伯虎,快,快,再等一個時辰,就到了吉時,要放榜了。”

唐寅匆匆洗漱,他的傷已大好了,只有腿腳還是有些不便利,傷筋動骨一百天,不過即便過去了一百天,卻還需一些日子痊愈。

他心里既是期待又是忐忑,整了衣冠,便和徐經等人出門,許多士人七嘴八舌,他們既希望唐寅能拔得頭籌,又希望自己能夠金榜題名。

眾人結伴而行,沿途有認得唐寅的,好事者們也紛紛跟了來。

到了貢院這兒,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看榜的人比往年要多的多,烏壓壓的,仿佛見不到盡頭。

可有人大叫:“唐解元來了……”

于是乎,無數人自動的分開了人流,紛紛敬重的朝唐寅看去。

遠處,有人大吼:“唐寅必勝,唐寅必勝,嗩吶吹起來。”

嗚嗚嗚……

那嗚咽的嗩吶頓時威懾全場。

要知道,在后世,嗩吶乃是傳說中的樂器之王,無論是什么樂器,中的、洋的,只要嗩吶出場,管你發什么聲的,都得乖乖蓋下去。

所以此時幾十個漢子鼓著腮幫子一吹,這貢院外頭嘈雜的聲音驟然失了顏色。

徐經朝那吹嗩吶的方向一看,便低聲對唐寅道:“那是張家兄弟,別理他們,此二人,雖為國舅,卻和方繼藩一般,都是京里出名的玩侉子,為士林所不容。”

可張家兄弟,顯然沒有看出這貢院外無數士人對他們心里的鄙夷,二人紅光滿面,喜氣洋洋,這一次,他們可是押了重注,棺材本都拿出來了,這是撿錢哪,是撿錢!這錢都不撿,還是人嗎?

另一邊,方繼藩領著三個門生也到了。

大吼一聲:“方少爺來啦。”

無數人呼啦啦的看過來,人群聳動,很快讓出一條道路。

只不過,別人對唐寅讓路,那是出于敬重。對方繼藩,則是純屬害怕,這家伙當初可是將唐解元揍得生活不能自理啊,居然還敢大言不慚,說什么唐解元揍了他,天地良心,唐解元揍了他,待在病榻上足足兩個月,這家伙號稱被揍的人,四處活蹦亂跳……

方繼藩抿著嘴,帶著含蓄的笑容,今日他顯得格外的謙虛,朝所有人抱之以善意的微笑。

不過大多數人,都忙和方繼藩的眼睛錯開,盡力不去和這敗家子有任何的瓜葛。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