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一百章:名師高徒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弘治皇帝有一搭沒一搭的聽著,可今日很奇怪,依舊還是沒有奏報來,弘治皇帝雖是有耐心,卻還是有些忍不住了:“再去問問,榜放出來了沒有,加急送來。”

謝遷老神在在,笑了:“陛下,不必急于一時,該來的,總會來。”

他淡然處之。

這就是自信,來自于狀元公的自信。

王鰲也不禁莞爾,其實他心里倒是有極大的期待,畢竟……自己的侄子也應試了,這一次若是能金榜題名,便算是光耀門楣,王家后繼有人。

等了片刻,終于有人來了,宦官氣喘吁吁的進來,道:“陛下,榜來了。”

一聽榜來了,弘治皇帝一笑:“取來。”

謝遷、王鰲等人,也都翹首以盼,說淡定是假的,誰不希望得知最終的結果呢?

這榜早就抄錄好了,送至弘治皇帝面前。

弘治皇帝低頭,下意識的道:“會元是……歐陽志……其次……劉文善……再次……唐寅……”

他聲音很輕。

可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畢竟,能入榜的人,都是俊杰,尤其是能名列榜中前三的,那就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了,會試可是三年一考,一個在位較長的皇帝,在位三十年,也不過是點選三十個這樣的精英。

當弘治皇帝一字一字將這名字念出的時候,暖閣里,一下子安靜了。

弘治皇帝倒吸了口涼氣。

霸榜,這是霸榜哪。

歐陽志名列第一,劉文善第二,這兩個北直隸的舉人,方繼藩的門生,簡直就是左右開弓,將蕓蕓學子反復的抽撻。

這個原本最有希望的唐寅,反而是屈居第三。

方繼藩這家伙……神了!

弘治皇帝此刻竟是不知該如何反應。

而劉健和馬文升二人,卻是眼眸一張,目中掠過了流彩。

謝遷驚訝的瞪大了眼珠子,覺得不信,陛下不會是在玩笑吧。

王鰲心已提到了嗓子眼里,雖然覺得驚詫,可他更加關心是自己是否榜上有名。

弘治皇帝再三看過了榜,最終才接受了眼前的這個事實,他頓時大喜:“這方繼藩,有意思,真有意思,此子,很有意思!名師出高徒啊,朕都佩服他了。”

連說三個有意思。

深吸一口氣,他抬眸,掃了諸公一眼,劉健也是眉開眼笑,好事啊,以后誰還敢說北地無人?他笑容可掬:“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馬文升也樂了,偷偷看了一眼無語的謝遷,不由道:“確實是可喜可賀,臣也要恭喜陛下。”

謝遷老臉一紅,似乎是方才吹得有些過份,臊得慌,他心里震撼,這方繼藩,到底怎么將人教出來的。

而今歐陽志雖為榜首,劉文善緊跟其后,反而沒有人對這二人嘖嘖稱奇了,卻都是心頭一震,佩服方繼藩的厲害。

這家伙……怎么看著,都不像是個敗家子啊,若他這樣都是人渣敗家子,那天下豈不都要找塊豆腐撞死自己?

弘治皇帝大喜過望,他瞇著眼,似乎越來越覺得,方繼藩這個家伙有太多不同尋常之處了,自己將其安排在太子身邊,果然是正確無比。

王鰲咳嗽一聲,厚顏道:“陛下,能否看看這榜上,有王道和的名字。”

會試三年一考,為了栽培這個侄子,自己可是操碎了心,現在榜單觸手可及,不問,實在心有不甘。

弘治皇帝滿腦子想著方繼藩這個家伙地事,此人靠著棍棒,真能教授出這樣的英才?可細細一想,又不對,許多世家,都是治家極嚴,也奉行棍棒底下出人才的至理,人家也揍,你方繼藩也揍,為什么你方繼藩,就揍的這樣的出彩呢?

難道……是因為別人家揍得輕了?

嗯……有道理。

他一面若有所思,一面低頭幫王鰲搜尋榜上的名字,終于,在第二頁,也即是第五十二名搜到了王道和:“有了,就在這里,會試名列五十二便是他,應天府吳縣舉人王道和,沒有錯吧。”

沒錯了。

一聽自己的侄子在榜上,王鰲喜出望外,激動的眼角濕潤了,干癟的嘴唇咂了咂:“家門有幸,家門有幸啊,不枉老夫費心一場,不枉老夫費心……”

會試五十二名的成績,超出了王鰲的預期,一般一場會試,取士在兩百至三百人之間,前三者為一甲,此后數十名,為二甲,而再之后,則是三甲同進士出身,自己的侄子,中了會試,便算是貢生了,只要殿試不出太大的差錯,二甲進士就十拿九穩,名列二甲啊,進翰林院很有希望,將來的前途,也不會太差,即便比不上王鰲,也足以挑起大梁,支撐王家的家業。

弘治皇帝見王師傅如此,倒也為他欣慰。

劉健、謝遷、馬文升見狀,也紛紛恭喜。

王鰲笑了:“哪里,哪里,愚侄愚鈍,憑的,不過是下了一些苦功罷了,老夫私下里,也教授過他一些方法,這才僥幸得中……”

雖是謙虛,可得意之情,還是溢于言表。

他的期望值,其實并不高,也不指望侄子能和唐寅、歐陽志這些人一般,春風得意,能考這個成績,就足夠欣慰了。

弘治皇帝覺得神清氣爽,今兒王師傅高興,那方繼藩,似乎也大大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甚至,他覺得自己找到了某種獨門秘技,讓自己對未來太子的教育更加有了信心。

于是爽朗一笑,見那送榜來的小宦官還在:“為何榜單送來的這樣遲。”

這句話,本只是隨口一問罷了。

小宦官便道:“回稟陛下,貢院外頭,無數讀書人哭做一團,好生悲戚,奴婢初去時,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所以耽擱了。”

哭作一團?

這倒是讓暖閣里的君臣們狐疑起來。

許多人都有看榜的經驗,這落榜的人多,有人哭也是常有的事,可不是還有人金榜題名嗎?所以那個時候,氣氛應該是嘈雜的才對,有人哭,有人笑,有人癡狂,有人破口痛罵。

可似這小宦官的描述,倒像是哀鴻遍野似得,這……怎么可能?

簡直是匪夷所思。

弘治皇帝皺眉:“這是何故?”

小宦官踟躕了一下,道:“奴婢打聽了一下,只是聽說,放榜出來的時候,方繼藩有一個門生,考的不好,方繼藩當時氣得跺腳,喝令那門生跪下,痛罵一通,說什么你不配做我的門生,還說什么真是恥辱,丟人現眼;更說什么要將他逐出門墻,考的這樣差,不如死了干凈云云。總之,就是一通臭罵,那叫江臣的舉人,都嚇得哭了,真是一味認罪。此后,等方繼藩帶著他們的門生一走,貢院外頭,便是滔滔哭聲不絕,聲震九天。”

弘治皇帝覺得這沒有邏輯,方繼藩罵自己考的差的門生,關他們什么事?

這個叫江臣的門生,一定是名落孫山了,罵就罵嘛,這家伙不是歷來棍棒底下出人才嗎?可和后頭的一群人滔滔大哭,實在聯系不上來。

王鰲捋須,他心情不錯,雖然詫異于歐陽志和劉文善二人占據了頭榜和次榜,可自己的侄子,那也是二甲呢。

他捋須,笑吟吟的道:“這方繼藩,太嚴厲了,不過……嚴厲一些,也是對的。老臣對自己的侄子,歷來家教也很嚴格,絕不容差錯,否則,他也不能金榜題名。”

弘治皇帝頷首點頭:“朕覺得有蹊蹺,只是一頓罵,如何能……”他一面說,一面下意識的去看榜。

猛然間,他似乎以為自己的眼睛花了,隨即揉了揉眼睛。

見鬼了嗎?

這排名第八的,赫然是順天舉人江臣的字樣。

名列第八……

這幾天人都在外面,還請擔待一下,馬上上架了,哎,會努力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