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一章 玄武門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武德九年,八月。

入了暮秋后的清晨已然有些微冷,空氣中夾雜著些許薄薄的涼意。

蒼白色的露水打在玄武門古色斑駁的城墻上,在陽光的映照下竟散發出鬼魅般的光澤。

在這些光芒的照射下,原本厚重地有些乏味的城墻竟仿佛有了什么迷人的魅力,吸引著千古以來無數英杰前赴后繼,竟不惜喪命于此,只為了成為這里的主人。

而就在此處,玄武門外,兩個月前的那場兄弟相殺仿佛還發生在昨日。

在這里,秦王李世民領天策府上下襲殺了太子李建成與齊王李元吉,成為了大唐皇帝的嫡長子,無可爭議的儲君。

兩個月的時間很長,長到足以洗刷掉那些令人作嘔的腥臭味,可兩個月的時間又很短,短到風沙還來不及撫平城墻上的劍跡刀痕,那些刺眼的傷痕仿佛還在哀嘆著兩個月前那場戰爭的血腥與無奈。

刀劍無眼,天家無情,千古如此。

史書永遠是由勝利者所書,就在兵變后三日,幽靜的深宮中便發出了一道圣旨。

“儲貳之重,式固宗祧,一有元良,以貞萬國。今有天策上將、秦王世民,器質沖遠,風猷昭茂,宏圖夙著,美業日隆。職兼內外,朝野具瞻,宜乘鼎業,允膺守器。可立為皇太子。所司具禮,以時冊命。”

“啪”地一聲,圣旨輕輕一合,一聲脆響,成王敗寇就此蓋棺定論,年輕的大唐即將迎來他年輕的新王。

當然,儲位之爭總是如此,無論結局如何總歸有人心有不甘,更何況是曾經權傾朝野,故吏遍天下的太子一黨。

早年秦王四處征伐,靖平海內,太子則坐鎮長安,節度關隴,太子黨用十年的時間在長安積累的舊部又豈是區區兩個月就能掃清的?

那些仍舊忠心與廢太子李建成的叛黨余孽們,正如一只餓了許久的兇狼,蹲在皇城的某一個角落,隨時準備擇人而噬。

玄武門毗鄰太極宮,連通皇城內外,位置之要舉足輕重。為了確保玄武門萬無一失,自兵變后,玄武門的守衛便交到了李世民心腹、天策府宿將秦叔寶的手中。

玄武門,其高四丈,其寬三丈,連通內外的是一條長長的甬道,在城門寬長的甬道中,數十名身姿挺拔如槍的士兵持槍佇立其中,一臉的肅穆。

而在甬道的西南隅,一個陽光照射不到的陰暗角落里,一個毫不起眼的士兵正微微半側著頭,站在陰暗中,一雙黑眸冷幽幽地盯著來人的方向,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這個士兵名叫楊寧,是大唐衛府中一名普通的副尉。

而在甬道的另一邊,正對著甬道的方向,三個少年正慢慢地走進甬道,往宮外走去。

這三個少年面容稚嫩,看上去不過八九歲的年紀,身高也相差不大,只是其中一個少年稍(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