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十三章 拜師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岑文本家境殷實,此番隨李孝恭進京述職,一入長安城便著家人在長安城購置了宅院。

岑文本不過是客居玄都觀,待過了幾日,岑文本的宅院定了下來,岑文本便離了玄都觀,遷至了長興坊的新宅。

武德九年八月十三,李世民登基后的第五日,正是百官休沐之日,也是李恪拜師之日。

岑文本眼下官職雖微,但其才略李恪卻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李恪縱為親王,亦不敢有絲毫怠慢。

這一日,李恪卯時便起,在宮婢的服侍下更衣洗漱,不到辰時便已出宮,帶著幾名侍衛到了長興坊岑府門外。

“咚、咚、咚。”李恪親自上前,敲了敲岑府的大門。

過了片刻,岑府大門緩緩打開,從門內走出了一個四十有余,家仆模樣的中年男子。

“這位小公子清早叩門,所為何事?”岑府家仆開了門,見門外竟站在一個看似十歲上下的少年,于是問道。

李恪拱了拱手回道:“煩請通報岑大人,就說李家三郎奉父命前來拜見。”

李恪有意拉攏岑文本,自不欲以權勢壓人,于是并未開門見山地講明身份。

不過李恪雖未自表身份,但李恪儀表不凡,面帶貴氣,身后又帶著侍衛,一看便知是長安城權貴人家子弟,岑府家仆豈會看不出來。

岑府家仆聽了李恪的話,臉上露出了些許難色,對李恪道:“這位小公子著實來的不巧,我家阿郎正在晨讀,現在恐怕不便,小公子若是不嫌棄,可否先往偏廳稍坐。”

李恪聞言,擺了擺手道:“無妨,不必打攪岑大人讀書,我隨你先去偏廳等著便是。”

說完,李恪吩咐了一身,命侍衛在門外等候,自己隨岑府家仆進了門。

岑文本的宅院是一座四進的院子,本為一位蜀地富商所有,因要離京,故售賣院子,被岑文本盤了下來。

院子不大,比起李恪在東宮所居之宜春殿自然相去甚遠,但岑文本拖家帶口也不過十余人,住的倒也寬敞。

岑府家仆引著李恪到了正廳坐下,隨即為李恪奉上了一杯香茶,便安排李恪在此稍后,自己去后院的書房向岑文本稟告去了。

“春秋何貴乎元而言之?元者,始也,言本正也;道,王道也;王者,人之始也。王正,則元氣和順,風雨時,景星見,黃龍下;王不正,則上變天,賊氣并見...”

李恪在正廳中端坐,耳邊隱約傳來一陣輕微的讀書聲,李恪年少,耳目聰穎,書中的內容倒也依稀可聞。

岑文本讀的時西漢大儒董仲舒所著之《春秋繁露》,幾日前李恪曾在弘文館孔穎達的書案上見過,大概翻過幾頁,故而有些印象。

岑文本的讀書聲約摸持續了半炷香的功夫,待此卷讀完,岑府的家仆終于走上前去,向岑文本稟告了李恪(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