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八章 慶功大宴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頡利可汗此次南下伐唐,乃是大勝而歸,依例草原上下自當大肆慶賀,以記盛事,而頡利好大喜功,便更是如此了。

大勝的慶功宴自頡利回到汗庭便開始籌備,殺牛,宰羊,備酒,整個汗庭的女人們足足忙活了一個下午的時間。

金山地處漠北,而時已入冬,草原的夜晚來的似乎比長安還要早上許多,剛到酉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草原的男人、女人們紛紛聚集到了大帳外的草原上。

“我們是蒼狼的子孫,長生天賜予我們強壯的筋骨,彎刀是我們的牙齒,戰馬是我們的翅膀,陽光下所有土地都是我們的牧場。”

李恪在侍者的引領下,還未到地方,就已經聽到了不停傳入耳中的突厥民謠。

在李恪的身后,蘇定方和王玄策一文一武,一左一右跟隨在李恪的身后。

“殿下,今日之宴恐非好宴。”王玄策聽著耳邊不停的歌聲,對李恪道。

李恪回道:“倒也無妨,本王知道今晚這宴不易對付,心里已有準備。”

王玄策道:“殿下已知便好,不過今晚這席雖不好吃,但卻也并非全不可取,今晚大宴,突厥各部權貴俱將來此,殿下可借機看看突厥各部對我大唐的態度,也好叢中斡旋。”

王玄策的話,倒是提醒了李恪。

李恪此次雖是為質北上,但這將來的北伐之功,李恪也未嘗不能沾上一二,以為將來奪嫡的資本,所以李恪絕不會枯坐突厥,王玄策的縱橫之術便有了用武之地。

李恪問道:“先生既有此言,想必胸中已有腹稿,不知先生有何教我?”

縱橫之道,本就是王玄策所長,而此次王玄策隨李恪北上,本就是下了功夫的,李恪發問,王玄策當即回道:“頡利暴虐,連年征戰,突厥臣屬各部與突厥汗庭早已貌合神離,其中最為甚者便屬鐵勒諸部,今日既有此機會,殿下不妨與鐵勒部首領接觸一二,試探試探他們的態度。”

鐵勒部十余年前曾于燕末山稱汗,只因東突厥強盛,鐵勒諸部攝于其威,在突厥連番侵略之下,鐵勒部為自保而自取汗號,入金山稱臣,可以說,鐵勒部對突厥本就存有異心。

而如今,隨著鐵勒諸部中薛延陀、回紇等部的逐漸強盛,鐵勒人的心思已經逐漸活絡了起來。

李恪道:“先生之言甚是,突厥上下絕非鐵板一塊,必能動之。然本王年少,此間門道還多有不通,還望先生助我。將來待我大唐北定突厥之日本王必當親自向父皇表奏先生之功。”

王玄策是讀書人,而且是一個頗有功名之心的讀書人。他此番不遠千里隨李恪北上,為的無非就是一個晉身之機,李恪的話說正到了王玄策的心坎里。

頡利安排李恪所住的大帳相距汗帳不遠,不過半柱香的功夫便(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