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十一章 薛延陀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李恪雖年少,但就之前所為也稱得上善飲,自然不會這么輕易地便醉倒,更何況李恪也沒有絲毫醉酒的樣子。李恪為何要席間請辭,就算李恪不明說,頡利也清楚地很。

今日大宴乃是是慶賀大捷而設,頡利也不愿掃了興,便準許李恪先行回帳了。

“方才宴席之上,若非先生回護,本王真不知該如何自處了,本王在此謝過。”李恪剛出了大帳,李恪便松了口氣,對王玄策嘆道。

王玄策忙道:“殿下嚴重了,臣乃蜀王府中人,為殿下分憂本就是份內之事,何當殿下一個謝字。”

李恪走在回去的路上,抬頭望著天空,今夜的天空密蔽,不見月光,如一張黑色的天幕籠罩在李恪的頭頂。

李恪看著黝黑的天幕,心也仿佛鉆進了一處深不見底的漩渦中。

他對突厥的情況可謂一無所知,今日方是他到突厥的第一日,便已遭連番為難,方才他雖全身而退,但將來他該如何斡旋,他一時間竟有些困惑了。

義成公主,頡利可汗,康蘇密,突厥各部,甚至是白日里見過的阿史那云,任何一個都足以叫李恪頭疼了。

“殿下可是身子不適?”王玄策走在李恪的身旁,見李恪面色沉郁,于是問道。

李恪搖了搖頭道:“本王身子無恙,本王只是想起方才宴上之事。”

王玄策聽了李恪的回答,這才想起,他眼前這個處事沉穩,時刻云淡風輕,逆境中也能與他談笑風生的三皇子,不過是一個年僅八歲的少年。

八歲的少年,縱然個子長的高些,縱然是天鳳子龍孫,也還只是一個年僅八歲的少年,方才突厥連番發難,莫說是李恪了,就算是老謀深算之人也足以頭疼了。

王玄策問道:“殿下可是在為宴上之事犯難?”

李恪道:“區區一個康蘇密,奈何不得本王,本王倒不看在眼中,不過義成公主的態度卻叫本王卻頗感棘手。”

李恪此前雖只與義成公主有寥寥數語,但李恪卻能感覺到義成公主有意與他結好,只是對于義成公主的親近,李恪卻不敢領受。

王玄策道:“義成公主所想,無非是再復前隋之業,然前隋已亡,如今是大唐天下。而且義成公主只是一介女流,雖地位不低,但在突厥汗庭中實力不顯,頡利不是蠢人,在大唐與前隋之前,他很清楚該如何選擇。”

李恪看了眼四周,對王玄策道:“正如先生之前所言,今日大宴本是結交草原異部,分化突厥之機,不料卻早康蘇密橫生枝節,壞本王大事,著實可惡。”

王玄策聞言,對李恪笑道:“殿下勿憂,今日大宴殿下雖未能熟絡各部,但各部首領想必已經識得了殿下,當知殿下絕非庸碌之輩,北上必有所為。”

李恪聽了王玄策的話,問道:“先生(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