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二十八章 釋懷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初次拜訪,未能得到執失思力肯定的回答,這也本就在李恪的預料之中。

執失思力雖對康蘇密這些凌駕頭頂之上的異族人不滿,但他對頡利的忠心也不容置疑。正史之上,當貞觀四年,李靖北伐時,在康蘇密等人投降大唐之后,陪在頡利身旁戰至最后的,其中便有執失思力一個。

不過執失思力雖然沒有當場表明自己的態度,但李恪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前日執失思力救下了李恪,而今日,李恪又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了執失思力的地方,康蘇密不會不知道,康蘇密和執失思力之間本就有仇隙,此番又加深了一步,執失思力除了跟李恪合作,一起對付康蘇密,已經沒有了其他更好的選擇。

執失思力對李恪有救命之恩,而李恪卻如此算計執失思力,說來有些不地道,但李恪也別無選擇,他想在突厥人人的地盤對付康蘇密,就必須借助突厥人的手。

當李恪自執失思力出回到自己的大帳時,還未入帳門,便在門外見到了前來尋自己的阿史那云。

李恪將阿史那云請到帳中,命人奉上香茶,兩人便對面坐了下來。

阿史那云坐在李恪的大帳中,環顧望去,只見李恪的大帳布置與突厥人的全然不同,除了一張床之外,帷幔和屏風,還有滿滿一架子的藏書,文房四寶也擺在了很是顯眼的位置。

阿史那云抬頭再望向眼前的李恪,李恪容貌雖稚嫩,卻有著與尋常突厥少年不同的清秀,全身上下的衣著一絲不茍,一雙漆黑的雙眸如秋日的星空一般明朗,溫和,而又深邃,仿佛有著一股獨特的魅力,這樣感覺,這樣的少年,阿史那云還是初次見到。

“云殿下此時怎的突然來此?”李恪坐下,對阿史那云問道。

阿史那云聽了李恪的稱呼,也不回答李恪的問題,只是道:“你們為何還叫我云殿下,你我是表兄妹,云殿下這個稱謂實在是太過生疏了,以后你如父汗那般喚我阿云便好。”

“阿云。”李恪聽了阿史那云的話,輕聲喚了出來。

在突厥,阿史那云從未見過如李恪這般的少年,而在大唐,李恪又何曾見過如阿史那云這般的少女。阿史那云愛憎分明,恨就是恨,愛就是愛,比起李恪接觸過的那些女子,簡單上不知多少,李恪與她相處,也覺輕松許多。

阿史那云聽了李恪的聲音,臉上也露出了笑意,突厥雖大,但能喚她小名的卻沒有幾人,康阿姆雖與她幼時便一同長大,但也只敢喚她為豁真。

阿史那云本就生地很美,是那種不同于大唐女子的清麗,沁人心脾,仿佛一朵盛開在雪山之巔的雪蓮花,沒有絲毫的雜質。

說來阿史那云還是他的表妹,以阿史那云的年紀李恪更不會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單(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