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四十二章 夜談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初春,雖氣候已漸漸回暖,但夜間依舊清冷。

入了夜,乘著月掛中天,披著如秋水般微涼的月色,突厥帕夏趙德言出現在了汗庭的地牢之中,看望他的“老朋友”。

“沒有想到,此時已經這么晚了,過來看我的竟然是你。”康蘇密見趙德言深夜出現在地牢中,自諷地笑著。

趙德言的臉上不見絲毫的波瀾,對康蘇密道:“我奉可汗之命主審此事,若想見你自然是隨時都可以。”

康蘇密問道:“可汗為何不來。”

自打前日,康蘇密被自獵場帶回,關押在此處開始,趙德言是第一次露面,頡利更是一面都未曾露過,康蘇密更是沒有半點自辯的機會,他自不甘心。

趙德言聞言,搖了搖頭道:“看你?恐怕現在可汗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因你父子的事情,導致可汗的布局功虧一簣,可汗對你很是失望,你能活到現在便該知足了。”

康蘇密聞言,似是有些癲狂地笑道:“失望?我為可汗做牛做馬十年,今日卻落得這樣的結局,失望的不該是我嗎?”

康蘇密為了替頡利攬權,開罪了多少突厥王公貴族,今日他落到這般田地,頡利竟連一面都不想再見他,康蘇密的心里怎會好過。

趙德言對康蘇密道:“我們做臣子的本就算是如此,康大人這么些年,難道還沒有參透嗎?”

康蘇密為求頡利的信任,為求晉身之階,他做了頡利的孤臣,而孤臣本就是注定要面對這些,古往今來,又要多少孤臣能夠落得好下場的。

康蘇密聽了趙德言的話突然站起身來,對趙德言道:“趙大人倒是看得開?”

趙德言道:“你我都是可汗的寵臣,能夠有今日就是因為替可汗開罪了突厥各部。君之今日便是我之明日,看得開如何,看得不開又如何,終究逃不過一樣的結局。”

趙德言和康蘇密一樣,他們以異族的身份能夠有今日的官位和權勢,靠的就是頡利可汗的倚重。

今日,頡利要靠著他們開罪突厥各部,收攏部落之權入汗庭,可若是有朝一日,頡利已經實現了他的計劃,那他還有存在的必要嗎?到時頡利為了收攏人心,為了安撫突厥各部,又會不會拿他的性命作為代價呢?

康蘇密看著趙德言平淡的樣子,苦笑道:“你終究還是要勝我一籌,你們漢人有句古話,叫‘狡兔死走狗烹’,可惜現在狡兔還未死,我這只走狗就已經在劫難逃了。”

趙德言對康蘇密道:“急了,你終究還是急了,無論康阿姆行刺之事與你相關與否,你們這般冒失便是自尋死路。”

“冒失?”

康蘇密握著拳頭,緊緊地抓著冰冷的鐵籠對趙德言道:“阿姆是我的獨子,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他雖然年輕,行事沖動了些,但他絕不會貿然行刺豁真,這件事情的背后一定有人在搞鬼。”

康阿姆主動行刺李恪和阿史那云,結果卻被李恪的護衛盡數擊殺,這世上哪有這般可笑的事情?

趙德言問道:“那你的意思是?”

康蘇密道“這件事從頭到尾根本就是李恪的一個圈套,阿姆只是入了他的局罷了。”

對于李恪,趙德言雖接觸地不多,但也能感覺出這個少年的心機似乎深沉地很,但在康蘇密的面前,趙德言還是故作不知地問道:“以三皇子的年紀,也能有如此的算計和城府嗎?”

一個九歲的少年,通過一場春獵,將整個突厥汗庭玩弄與鼓掌之間,這句話說出去,都覺得匪夷所思。

康蘇密見趙德言似乎并不相信自己的話,反倒有些急了,他忙道:“李恪其人,雖看似年幼,但卻極有手段,若是再任由他這般設計,恐怕整個汗庭都將難安,需當盡快除之。”

康蘇密的話說的冠冕堂皇,一副為了突厥考慮的模樣,說白了還不是為了給康阿姆報仇,借頡利的手除去李恪。

但趙德言聽了康蘇密的話卻覺得有一些好笑。

現在的康蘇密也不知自己還能活到什么時候,已經變得太急了,急到他忘了頡利的心性。

以頡利驕傲的性格,他會覺得一個九歲的少年能威脅到他嗎?他會承認自己對一個九歲少年的忌憚嗎?

不會,當然不會,想要借此就要了李恪的命簡直是癡心妄想。

康蘇密已經入獄,現在外面的那些部落首領正是得意之時,說不得現在他們盤算這如何借助這次的機會,將趙德言也拉下水,借此將趙德言也一并除掉。

這樣的節骨眼,趙德言豈會愿意身陷其中,給他們對付自己的機會?

趙德言不想在李恪和頡利之間摻和地太深,出于一種本能的趨利避害,趙德言甚至不想和李恪搭上半點關系。

趙德言起身,忽然整個人的神色都為之一變,對康蘇密道:“怎么,康大人還以為自己是在外面呼風喚雨的可汗寵臣嗎?難不成你覺得今日我來審你就是為了替你傳話不成!”

趙德言的話一出口,康蘇密便立刻明白了趙德言的意思,這一次,趙德言是打定了主意,要與康蘇密,要與李恪劃清界限了。

康蘇密雖與趙德言不和,但畢竟共事多年,對于趙德言的品性康蘇密還是知道的。

康蘇密負手笑道:“趙大人助不助我沒有關系,只是你我半斤八兩,你現在在我面前抖威風,但愿將來你也還能笑的出來。”

康蘇密的話,說到了趙德言的心里,今日康蘇密的處境,未嘗不是趙德言未來的處境。

趙德言問道:“你是什么意思。”

康蘇密回道:“可汗生性薄涼,我們為他效力多年又能如何?趙大人何不早做打算?”

“你有法子?”趙德言聽了康蘇密的話,看了看四周,輕聲問道。

康蘇密點頭道:“我本就是西域康國人,我與西突厥統葉護可汗暗地里自然有些聯系。你若是能助我一臂之力,我未嘗不能送你一份人情,如何?”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