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四十五章 蘭陵蕭氏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李恪答應將來能帶蕭后歸國,而投桃報李,蕭后便答應引薦蕭家族老于他認識,引薦蕭氏族老,說白了就是給李恪一個和蕭氏結盟的機會。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是李恪能將蕭后安然帶回大唐。

蕭后的話看似簡單,仿佛只是長輩帶著后輩回鄉探視,但聽在李恪的耳中,李恪心中卻別有一番味道。

蘭陵蕭氏,乃漢初名相蕭何之后,自晉以來,便是天下有數的頂級門閥,論淵源、論聲望,絲毫不在所謂的七宗五姓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名德相望,與唐盛衰。世家之盛,古未有之。”這便是編修唐書的歐陽修、宋祁對蘭陵蕭氏的贊譽。

“兩朝天子,九蕭宰相。”蘭陵蕭氏的清貴絕非浪得虛名。

大唐諸位皇子中,太子李承乾有長孫氏為首的關中門閥相助,李恪若想與之抗衡,拉攏其他世家門閥便是必然,蘭陵蕭氏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而且蘭陵蕭氏與滎陽鄭氏、河東裴氏、京兆韋氏、趙郡李氏、博陵崔氏五家并為大唐天下世家之冠,是為江南世家之首,若是拉攏了蘭陵蕭氏,便是拉攏了大半個江南世家,其中收益對李恪來說不言自喻。

況且蕭后在蘭陵蕭氏中地位頗高,由她出面引薦,對李恪來說絕對是事半功倍。

蕭氏在突厥數年,思歸已久,若非是為了南返,她也不見得愿意這么做。

李恪當即拱手謝道:“李恪多謝夫人,李恪向夫人保證,李恪將來必保夫人歸國。”

李恪聰慧,一點就通,立刻便至知道了蕭后的意思,不過李恪的反應落在了蕭后的眼中,蕭后也知道了李恪的志向,亦或是是野心。

蕭后同樣生于皇室,更曾輔佐他的夫君楊廣登上帝位,她太了解李恪這樣的人了。

李恪若是想老老實實地做個皇子,當他的太平王爺,他聽了自己的話后絕不該是這個反應。

蕭后看著李恪眼睛里一閃而過的亮光,在心里感嘆道:李世民少年時便非池中之物,他的孩子小小年紀便也是如此,將來大唐皇室,怕是也要熱鬧了。

蕭后對李恪道:“我雖是蕭家人,但我已離鄉多年,人脈不廣,我只是可以幫你引薦一二,剩下的我便愛莫能助了。”

李恪道:“那是自然,夫人愿幫李恪引薦,李恪已然足矣,豈敢再奢求更多。”

李恪的反應落在蕭后的眼中,閱人無數的蕭后覺得李恪似乎真的有把握將自己帶回,心中不禁起了好奇。

蕭后性子平淡,在突厥固然幫不上太多的忙,但光憑她的身份,義成公主和頡利就絕不會將他送回大唐。而此時的李恪自己也還是一個質子,能有什么法子助他離開突厥?

蕭后好奇地問道:“你當真有法子讓我返鄉?”

李恪點了點頭,堅定地回道:“有。”

蕭后接著問道:“哦?你的法子是什么?”

李恪故作玄虛道:“現在時機尚未成熟,說了也是無用,待將來趁機成熟了,夫人自然知曉。”

蕭后聽了李恪的話,摸了摸李恪的手臂,笑道:“你與尋常少年不同,光是看你對付康阿姆的手段,便知你不是易與的,我相信你。”

蕭后竟也知道自己設局對付康阿姆的事情?李恪聽著蕭后的話,不自覺地將眼睛看向原本坐在一旁的阿史那云,除了她,恐怕也沒有誰會在蕭后面前提及此事了。

阿史那云見李恪突然看向自己,也知道了李恪的猜想。

阿史那云點頭道:“這件事情我只告訴了外祖母,并未告訴旁人,你不必擔心。”

那日的事情阿史那云是看在了眼中的,也知道這全部都是李恪的布局,李恪雖不怕這些事情被旁人知道,但自己身在突厥,總歸還是低調些地好,自然是不希望旁人知道此事。

阿史那云也知道輕重,他都李恪設局誅殺康阿姆也沒有覺得多反感,反倒覺得李恪做的沒錯。

草原兒女性情直率,恩怨分明,一言不合刀劍相向的事情阿史那云也曾見過,康阿姆先對李恪下得死手,李恪想要他的命本就無可厚非。

這時,一旁的蕭后開口為阿史那云解釋道:“阿云只是怕我一人在此苦悶,每日說些話來同我解乏,沒有其他的意思。你大可放心,我的嘴巴還算嚴實,不會說漏的。”

蕭后的話,李恪是信得過的,蕭后在皇室沉浮數十年,若是嘴巴不夠嚴實,恐怕早就丟掉了性命,哪會活到現在。

李恪道:“夫人李恪自然是信得過的,只是此時干系不小,說出去終歸會有些麻煩。”

李恪的擔憂,蕭后也是知道的,康蘇密雖然犯了眾怒,但他在突厥身居高位這么多年,終究還是有些底子,李恪設計康家父子的事情若是搞得人盡皆知,難免帶來麻煩。

蕭后對李恪道:“康蘇密之事說來雖是你引起的,但究其根本,都是康蘇密咎由自取,他為了奉迎可汗,做了太多惡事,開罪了太多的人,就算沒有你,他也難逃一死。”

李恪聞言,問道:“夫人也知道康蘇密?”

蕭后點了點頭,眼中似有回憶之色,對李恪道:“康蘇密之流,我見得太多了。他們出身寒門,驟然得君王青眼,身居高位,一時間難免迷失,不知輕重緩急。可惜他們根基不牢,在朝中最后難免身死的結局。今日就算今日你不動他,他也難逃一死。”

蕭后身居高位多年,見慣了這些人。

早年隋朝還在時,隋煬帝楊廣便常提拔寒門子弟入仕,這些寒門子弟才干倒也是有的,只是他們一旦身居要位,便常會迷失,難以恪守本心,久而久之,要么犯了過錯,被有心的世家門閥除掉,要么就是被攀附權貴,被世家收納,淪為門下。

隋煬帝縱有心借助寒門子弟和所謂的科舉之對付世家門閥,卻也是天方夜譚。

而突厥雖無世家門閥,但卻有草原各部,今日的康蘇密便是苦無根基的寒門子,而各部首領便是權勢滔天的世家門閥,康蘇密開罪了他們,自然難逃一死。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