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五十二章 大雪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長安至郁督軍山,兩地相隔數千里,一來一回便是數月,當喬師望帶著大唐與薛延陀立君臣之盟的國書還唐時,已經入了盛夏,而當李恪透過南來送信的密使得知此事時,已經是秋初七月。

正所謂“胡天八月即飛雪”,漠北的雪來地遠比關中要早地多地多,而今年漠北的雪卻又比往年來地要早上許多。

方才七月,身在突厥的李恪便已經見了雪。

突厥人多事游牧,不事農耕,在突厥,可沒有瑞雪兆豐年這樣的說法,在氣候嚴寒無情的漠北,大雪便意味的凍死的牛羊,得不到充足草料的戰馬,還有來不及遷徙的牧民。

有時候的漠北,一場雪甚至都能毀滅一個本就弱小的部落。

當然,在突厥人的眼中,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雪是夢魘,但在李恪的眼中,這場大雪似乎就沒有那么可怕了。

“這漠北當真怪地很,這才是七月的時候,在大唐正是初秋,怎的這里竟起了這般大的風雪。”

清晨,本是李恪晨讀的時候,可就在李恪捧著書正默讀時,一陣大風竟吹開了李恪的帳門,將風雪灌了進來,李恪的侍女丹兒看著門外的大雪,輕聲抱怨道。

“這北地的大雪來得本就比關中早上許多,你待慣了便好。”李恪看著丹兒氣鼓鼓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這時,一旁的為李恪授課的王玄策聞言,凝了凝眉道:“這北地的大雪確實來地比關中要早上許多,可是這未免也太早了些吧,這天氣著實怪地厲害。”

一旁的丹兒見王玄策竟贊同他的話,忙應和道:“先生說的正是,這北地哪必得上咱們關中,今年才七月便這樣了,要真是到了隆冬還不得凍死個人。”

丹兒越是說著,越覺得外面冷地厲害,看著已經松掉了的門栓,嘴上有嘟囔了一句:“今日非得找人來好生修修這門栓,總是這樣也不是辦法,可不能凍著了殿下。”

李恪耳朵里聽著丹兒的嘟囔聲,笑道:“你呀,就是心境差了些,你看先生,雖然帳門開了,依舊八風不動,穩如泰山。”

丹兒聽了李恪的話,回嘴道:“婢子只想著一輩子伺候殿下,而先生將來是要出將入相的,婢子如何比得了。不過殿下口口聲聲說婢子心境差了,難不成殿下便看出了什么?”

李恪性子很好,從不輕易對屬下人呵斥,丹兒與李恪相處地久了,說話也不像起初那樣謹小慎微了,膽子反而大了許多,也敢同李恪說些玩笑話了。

“那是自然。”

李恪聞言,笑了笑,站起了身子,手中拿著書卷走到了帳門邊,看著帳外的漫天飛雪,輕聲道:“飛雪天山來,飄聚繩欞外。蒼云暗九重,北風吹萬籟。有酒招親冊,思與清顏會。熊席惟爾安,羔裘豈吾帶。公子不垂堂,誰肯憐蕭艾。”

丹兒看著李恪少年老成的樣子,一下子愣住了神。

丹兒雖是出身農戶,但她卻一向聰慧,早先在宮中便識得了許多字,近來一直跟在李恪的左右,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多有長進,李恪口中的詩句,丹兒也是耳聞的。

李恪口中所誦的詩乃是南朝謝朓所著的《答王世子詩》,謝朓其人名聲極大,丹兒倒是知道,但這首詩的意思,她卻只是一知半解。

就在丹兒不知該如何回話的時候,原本在一旁安坐的王玄策突然開口了。

王玄策不解地問道:“殿下喜讀謝玄暉?”

李恪想了想,搖頭道:“謝玄暉詩作雖用字清麗細膩,但多仿其先祖謝靈運,反倒失了他自己本該有的味道。本王所喜的,只是此詩與眼下的情景相當而已。”

在當世,謝朓的名氣固然極大,但在李恪的眼中,謝朓在詩壇上的成就還遠遠無法與大唐的那些名家相比。不過眼下大唐詩壇未盛,李恪心中的那幾位詩壇巨擘還不知在哪兒,故而李恪有此一言。

王玄策道:“謝玄暉的底子倒是不差,只可惜故地早了些,若是再晚些年,多沉淀些味道,其名或不在謝靈運之下。只是這謝朓雖然富貴,但一生未得重用,仕途蹉跎,以殿下的身份怎會想起他來?”

謝朓出身與瑯琊王氏并稱的陳郡謝氏,一生富貴倒是無憂,只是他一路仕途坎坷,不得重用,故而他的詩作中也頗多抑怨之句。

而方才李恪所誦的《答王世子詩》便是謝朓前往拜見豫章王蕭嶷世子蕭子廉所著,只是在王玄策的眼中,李恪的身份更像是身居高位的豫章王世子,而非求官的謝朓。

李恪道:“謝玄暉乃世家子,卻欲求官而不可得,本王雖為皇子,但與他的處境何其似也。只是謝朓尚且能去拜那王世子,本王的王世子又在何處”

謝朓為世家子,他想求的是官,而李恪為皇子,李恪想求的是什么,他雖未明說,但王玄策卻不難猜到。

以李恪如今的身份,除了長安的那張龍椅,還有什么能叫他求而不得的。

王玄策見李恪的神色似有愁色,忙安慰道:“殿下乃天潢貴胄,豈是草芥之流,殿下之能,又豈是謝玄暉所能比擬。殿下要走的路,原本謝玄暉光耀百倍,殿下何必已人憐己呢?”

李恪看著王玄策一臉鄭重的樣子,心中也頗受感動。他本只是應景而發,半是牢騷半是玩笑地說兩句而已,王玄策卻如此重視。

李恪笑道:“先生不必憂心,本王的心性還不至這般差,況且這漫天大雪對謝玄暉而言是阻撓歸程的災禍,但對本王而言卻未嘗不是助本王早日南歸的東風。”

王玄策何等聰敏,李恪之言一出,王玄策即刻便知道了李恪的意思。

大雪突降,突厥上下根本沒有半點準備,光是這短短幾日光景,被凍死牛羊已經不計其數,許多牧民也都流離失所,若是長此下去,必是一場巨大的天災,甚至整個突厥的實力都會大打折扣。

到時,連戰馬都喂不肥,士卒都吃不飽的突厥,如何是大唐的對手?

而就在此時,仿佛正是為了印證李恪的話中之意,門外突然走進了一個突厥的侍者。

“啟稟三皇子,可汗傳見,請三皇子速往!”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