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六十一章 頡利北征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世事瞬息萬變,戰場之上尤是如此。

沒有誰能早早地定論一場戰爭的輸贏,但在面對郁督軍山鐵勒九部的征伐中,頡利卻抱著必勝之心。

鐵勒九部曾為突厥臣屬,在縱橫北地的頡利的眼中,鐵勒人雖然一時猖獗,從阿史那社爾手中奪得了磧北之地,但只要他大軍壓境,他便能瞬間擊破鐵勒人的膽,重奪磧北。

磧北和薛延陀,對高傲的頡利而言是一種屈辱,他不會允許這樣的屈辱存在更長的時間。

貞觀二年,開了春,草原上的冰雪剛剛消融,頡利可汗便即刻下詔突厥各部,調集兵力,準備北伐鐵勒。

鐵勒九部,其中實力最為強勁的當屬薛延陀與回紇兩部。

薛延陀與回紇分別居于郁督軍山東西兩側,若欲攻取,自是逐一征伐方為上策,然頡利自傲,未曾將鐵勒的兵力看在眼中,竟下令兵分兩路北上。

頡利之弟欲谷設率各部征集而來的十萬大軍往東,取回紇,而頡利自己則親率汗庭最為精銳的突厥四設往西,取薛延陀。

這一戰,頡利有必勝之心,而與此同時,這一戰也關乎頡利在突厥中的聲望和威信。

這一戰,上到頡利,下到普通的突厥士卒,沒有人擔心此戰會敗,因為突厥雖然曾在大唐手中吃過些虧,但在草原之上,頡利和大唐依舊是無往不利,未嘗一敗。

頡利為在此戰揚威,借此通過李恪震懾大唐,頡利還特地將李恪帶到了身邊,親自觀摩此戰。

“三皇子,你看我突厥兵威如何?”頡利指著身后突厥四設的八萬大軍,對李恪得意道。

突厥四設,乃是除去頡利的附離狼衛外突厥最為精銳的士卒,兵甲、人馬俱是如此,頡利在大戰前這么跟李恪講自然是有炫耀的意思了。

這一戰的結果如何,李恪自然也不知道,但李恪卻知道,鐵勒九部的實力絕不會表面看起來這般簡單,鐵勒人能夠在未來突厥謝幕后據有草原,絕不會是易與之輩,頡利以如此高傲的姿態與鐵勒作戰,視敵為弱,雖兩軍還未交鋒,頡利已經輸了三成。

再者頡利非但不清楚對方的實力,他對自己的實力也過分高估。

頡利麾下的突厥四設興許尚有一戰之力,但欲谷設麾下的十萬各部聯軍卻都是臨時拼湊而成。

自去歲頡利對各部加賦,又強行插手各部內政,欲奪首領之權,各部首領對頡利就已經頗有微詞,此番又剛剛開春,正是恢復元氣的時候,卻又被頡利強征了兵馬,他們對頡利便愈發地不滿。

這十萬貌合神離的突厥大軍,又能剩下幾分戰力?

不過李恪雖然不看好頡利此戰的結果,但卻不影響他把頡利捧地更高些,畢竟捧得越高,他摔地才會越疼,才會越慘。

李恪裝模作樣地回頭看了看身后(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