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三十章 長安樂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8-09
 
水印廣告測試

可是世間之事又哪有這么簡單,李恪雖不在長安,但叫長孫無忌煩心的事還是接連不斷。

“沖兒,揚州那邊可有消息傳來?”長孫無忌新任兵部尚書,他自兵部衙門下值歸來,第一件事便是對長子長孫沖詢問揚州之事。

長孫無忌有子十二,其中八子年幼,少不更事,年紀稍長些的四子便以長孫沖最為聰慧,行事穩重,故而長孫無忌也有意栽培,有些事情不方便交給外人做的,便會吩咐給他。

長孫沖回道“今日傳來的消息,李恪已經至揚州,暫還未見什么大動作。”

長孫無忌聞言,點了點頭道“李恪年歲雖比你小些,但他的心眼卻多地很,大意不得,揚州那邊你需得派人仔細盯著,如有反常之處即刻報我。”

李恪雖人不在長安,但長孫無忌對他卻絲毫不敢放松,仍舊遣了人去揚州,每日打探李恪的消息。

長孫沖回道“阿爹放心,揚州城那邊兒每日都命人盯著,出不得岔子。”

長孫沖不似長孫渙那般輕佻浮躁,穩重地多,長孫無忌也放心許多。

長孫無忌點了點頭,接著問道“牛進達呢,他可曾到了揚州?”

長孫沖回道:“四日前牛進達已過泗州,算著日子當是將至揚州了。”

長孫無忌聞言道:“如此便好,李恪不是等閑之輩,只有油鹽不進的牛進達去了,我才算安心。”

長孫無忌要牛進達前往揚州,自然就是為了給李恪使絆子,不使李恪在揚州太過順利,長孫沖也知長孫無忌之意。

但是自長孫無忌回府,前后不過短短數語,已經數提李恪之名,長孫沖覺得甚是不解。

長孫沖問道:“楚王已然南下,不在京中,阿爹又何必為他這般費心。阿爹若是下手太重,恐怕會把楚王逼急了,反倒不妥。”

長孫無忌聽了愛子的話,不禁嘆了口氣,眼中也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長孫沖是長孫無忌的嫡長子,沒有人比長孫無忌更加了解長孫沖。長孫沖一向聰慧,頗為機敏,更為難得的是他行事一向穩重,知曉進退,比之其弟長孫渙好上不知多少,頗有一家家主之風。

可長孫沖偏卻有一個最為要命的缺點,這也是長孫無忌對將來把長孫家交到長孫沖手中,唯一的一個疑慮,那就是長孫沖的心不夠狠,這也是在長孫無忌眼中,長孫沖最及不上李恪的地方。

李恪狠,他不止是對對手狠,他對自己也同樣狠。

當李恪還是少年時,他便能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設計做死康蘇密父子,更能為了自己的權欲,甘犯大險,把自己質于突厥,換取尋常皇子一輩子都積攢不來的聲望。

若是沒有為質突厥之事,李恪絕不會在短短數年間成長地這般快,快到連長孫無忌想動都動不得他。

長孫沖文弱,論弓馬騎射遠非李恪對手,刀劍槍戟更是提不上手,但這些長孫無忌都不擔憂,如長孫沖這般貴公子從不缺機會,本就不必憑借武途來求得晉身,長孫無忌真正擔憂的就是長孫沖的心性。

既敦儒,亦寡斷;既寬厚,亦文懦,缺了大丈夫立于世該有的殺伐果決之氣。

長孫無忌看著這個將來注定將會接替他,執掌長孫家的愛子,耐著性子解釋道“李恪外放揚州,不過是一時之計,李恪野心不失,早晚還有回來長安的一日,你我若是不能趁著李恪外放之機死死壓制住他,待他回了京,那便難了。”

長孫沖聰慧,長孫無忌之言他一聽便知,長孫沖聽著長孫無忌的話,點了點頭。

長孫無忌看著愛子的模樣,心知他必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只是明白終歸只是明白,以長孫沖的性子,能把的話學到幾成,那長孫無忌便不知了。

李恪南下,長孫無忌倒還有幾分憂心,但在李恪離京后,太子李承乾卻沒了每到眼前的威脅,原本每日緊繃著的心弦,一下子松了下來。

自打三日前李承乾借病告假,在東宮休養,他已是整整三日未曾踏足弘文館半步了。

太子乃國之儲君,他的身體抱恙,亦是國之要事,弘文館的先生也生怕李承乾的身子出了岔子,也不敢敦促,只能暫且任之。

只是弘文館的那些大儒不知,此時的李承乾并不曾臥病在床,而正在東宮內歌舞升平。

光天殿,為東宮正殿之一,本為太子寢殿,旁人輕易入不得內,而如今隨著李承乾佯作抱病,此處已成了李承乾每日與好友取樂的所在。

“今日怎的又是這首曲子,本宮已經聽得乏了,實在無甚意思。”李恪自打稱病后,每日便會同好友一同賞樂舞,一連數日,漸漸地對東宮的樂舞已經有些乏了,看著殿中的樂女,不耐煩道。

東宮的樂舞李承乾看得多了自然覺得乏味,可他的一眾好友卻正好看地津津有味。

與李承乾一向交好的杜如晦之子杜荷對李承乾道“太子宮中樂人俱是上上之姿,無論曲藝、舞姿,還是容貌俱是極佳,何來的乏味一說。”

杜荷之言,既是實情,也有些奉承之意,不過李承乾聽了杜荷的話,卻搖了搖頭,問道“依你之見,本宮宮中之樂舞,比之平康坊的如何?”

杜荷雖然年少,卻也是青樓中的老客,他想了想,回道“太子宮中樂女同青樓的倌人不同,也算是各有千秋吧。”

李承乾聞言,心中的興致愈高,忙問道“本宮欲往平康坊一游,你以為可否?”

李承乾之言一出,大殿之中的幾人頓時訝然驚呼了出來,忙道“太子乃國之儲君,若往青樓之地,恐怕不妥吧。若是叫人知道了,有礙太子美譽。”

太子逛青樓,若是叫人知道了自不好聽,不過顯然李承乾有此想法也不是一日了。

李承乾道“三郎也是青樓中的常客,為何便不見污了他的聲名,本宮乃太子,大唐之儲君,有何處比不得他?這平康坊,本宮去定了。”

李承乾性子如此,凡事都好與李恪相較,原本是風月之事,竟也能把李恪提了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