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三十三章 立威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8-11
 
牛進達身經百戰,手下的功夫絕對不弱。水印廣告測試

就在席君買話音剛落后不久,牛進達已經被李恪逼地連連后退,疲于應付,牛進達這才知道自己方才的所想有多么可笑。

以李恪如今的的身手,只擋不攻,這天底下有幾人能將李恪拖到氣虛無力?至少他牛進達是萬萬做不到的。

牛進達若是盛年,或還可與李恪一較,但牛進達生于隋文帝開皇十五年,如今已年近四旬,勇武已漸不如當年,在李恪連番急攻之下,周身的破綻已漸漸多起來,動作也不必起初那般利索。

不過六個回合之后,李恪看準一個時機,見牛進達手上動作稍頓,手持木棒下端,向上撩開了牛進達橫檔著的木棒,趁著牛進達手中失力的剎那,手持木棒作圓,收尾倒持,刺向了牛進達的肩骨。

牛進達見狀,心中大急,再想揮棒去擋,可就在此時李恪竟是虛晃一下,又將手中的木棒收回下揮,轉而打向了牛進達的胯骨外側。

“嘭!”

一聲悶響,牛進達反應不及,李恪持棒結結實實地砸在了牛進達的胯骨下側,把牛進達整個人掀翻在地。

“嗯”

牛進達倒也是條漢子,李恪一棒雖為盡全力,但也下去不輕,牛進達大腿上外側受痛,不自覺疼地悶哼了一聲,竟忍住未呼出聲來。

“殿下武藝卓然,已得翼國公真傳,末將甘拜下風。”牛進達的額頭上大把地留著汗珠,也不知是累的還是疼地,只是手撐著地,對李恪道。

牛進達乃軍中大將,雖冒犯了李恪,李恪有意叫他吃些苦頭,但倒也無心重傷他,李恪見牛進達被自己一棒撂倒,連忙上前扶著牛進達道“本王下手不知輕重,牛統軍身子可還好。”

牛進達好歹也是身經百戰的老將,被李恪這樣的少年擊倒在地,臉上早就掛不住了。

牛進達被李恪扶著站起了身子,臊紅著臉道“多謝殿下手下留情,末將乃行伍之人,刀劍之傷尚且忍得,這些小傷又算得了什么,殿下不必掛懷。”

大唐軍將,凡是校場演武,丟了性命的都有,受些傷也是常見的,方才李恪那一棒下去并未下死手,也未挑得牛進達要害地方下棒,而是打在了大腿之上,牛進達自然知道是李恪是有意留手了。

否則若李恪方才打的不是大腿,而是再往上五寸,打的是他的腰眼,現在的他恐怕已經疼得趴在地上起不來身了。

李恪對牛進達道“今日之事,實在是本王之過,本王年少氣盛,爭一時長短,傷了統軍,還望統軍勿怪。”

牛進達擺了擺手道“無妨,末將皮糙肉厚,殿下這一棍子還未傷到筋骨,歇息兩日便好了,倒是殿下一身武藝不俗,陛下若知,必當欣喜。”

牛進達雖是世家子,但卻是忠厚之人,李恪打傷了他,但他卻無半分怨恨,但倒還念了李恪一句手下留情的好,倒是李恪的臉上有些羞紅了。

牛進達輕慢了李恪,李恪本欲拿這個自己撞上來的牛進達立威,給整個東南十二州的將官看看,故而李恪也算是有心打傷了牛進達的,李恪看著牛進達這副模樣,心里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李恪道“統軍還是先回去歇息兩日吧,待腿上的上好了再往府衙理事,這幾日你且先告假,本王一概準了。”

牛進達聽了李恪的話,卻搖了搖頭道“前任邗江府統軍去職已有數日,衙中還是許多要務尚未理清,府衙暫還離不得末將。左右不過些許小傷,何須告假休養,待末將上些藥,稍稍緩緩便該好了。”

牛進達越是如此,李恪反倒越發地不好意思了,李恪看著牛進達一瘸一拐地走著,極是不便,于是對身旁的王府衛率道“你們尋兩個人架著牛統軍出宮,另外牛統軍腿上有傷,恐怕騎不得馬,你等套上本王的車駕,送牛統軍回府。”

“諾。”李恪身旁的王府衛率得令,對李恪應了一聲,架著牛進達出了府門。

“好端端的一個忠介誠臣,可惜卻不能為我所用。”李恪看著被王府衛率架著離去的牛進達,搖頭嘆了一聲。

牛進達乃軍中宿將,亦為早年便跟隨李世民身后的元戎老臣之一,雖官職不顯,但在長安禁軍中卻頗有威望,李恪若是能拉攏了他,自是如虎添翼。

可偏卻牛進達性情忠直,除了李世民,他誰的帳都不買,李恪想拉攏他,難比登天。

席君買看著李恪的模樣,問道“殿下可是生了愛才之心?”

李恪點頭道“牛進達的性子敦厚,為人也忠耿,只可惜他是關隴世家子弟,又是父皇老臣,輕易拉攏不得。”

席君買聞言,不解地對李恪問道“殿下既頗為欣賞牛進達其人,方才又為何要執意同他較量,還打傷了他呢?”

李恪回道“牛進達敦厚的性子確是頗和本王的胃口,但他輕慢本王在先,本王若是不拿他給東南十二州的將官打個樣子,他們恐怕真當本王年少可欺了。”

牛進達是實在人,但有時候實在人做的實在事卻未必就是好事,也有可能是糊涂事,甚至有時這些實在人犯的事比起那些奸邪小人更為棘手。

如今牛進達輕慢了李恪,李恪便用這個從龍老臣來給東南十二州,各軍府的將領通告了一聲,在東南,在他李恪的地盤上,凡事便需依著他李恪的規矩來辦,如若不然,牛進達便是下場。

席君買聽了李恪的話,也頓時明白了過來。

今日李恪必是故意打傷了牛進達,而且還故意搞大了動靜,命人將牛進達架出了王府,套了馬車送回去。

恐怕要不了兩日,牛進達開罪楚王,被楚王提進臨江宮,重責一頓,打地連地都下不來的消息很快就會傳遍東南,到了那時,李恪立威的目的自然就達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